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隱瞞了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隱瞞了什麼字體大小: A+
     

    蘇小歌走在最後,也勾了嘴角,對她說道,“總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做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好好的在這裏反省,如果我們有機會見面,我希望能夠看到曾經的你。”

    說完,她也只給江月留下了一個背影。

    隨着門被慢慢的關閉,江月失魂落魄的跌回到了位子上,她好像又想到了和蘇小歌在一起的曾經。

    那時候她們還是閨蜜,兩人無話不談,自從遇到宋天諭之後,她才慢慢的變壞,開始算計,開始嫉妒。

    也許就是因爲自己那些嫉妒心慢慢發酵,纔會讓她一步一步的走錯了方向。

    她實在是想不通宋天諭跟她說的話,也想不通蘇小歌的話,所有的問題,全都化成了一個巨大的問號,一直徘徊在江月的心間。

    也許接下來的十幾年,自己一直抱着這些問題過活,就不會再那麼寂寞了吧……

    “好了,回去吧!”身後的守衛向前邁了兩步站回到她的身後,大聲提示了一句。

    江月這纔像是條件反射一般,立刻站了起來,轉過身,默默的跟他們向監獄裏走去。

    她的背影那樣的蕭條。

    也許宋天諭說的是真的,也許自己接下來的這十幾年將不會再見到他們了。

    出了監獄回到蘇小歌的車上,宋天諭心中空蕩蕩的,他的眼有些酸澀,竟默默的流下了一滴淚。

    蘇小歌見狀,沒說話,趕緊抽了張紙巾遞給他。

    宋天諭接過紙巾低着頭擦拭了一下眼角,又像是沒事兒人一樣的,擡起頭看向蘇小歌,“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沒什麼,真希望她能想開點。”蘇小歌也默默的嘆了口氣,繫好安全帶,調轉車頭,向市裏走去。

    將宋天諭負責送回酒店,她也沒再逗留,立刻開車回了家。

    這會兒,時間已經不早了,陸景亦肯定已經快下班了,最近這些天,她都沒有顧得上去關心他的公司,也不知這幾天他總是早出晚歸的,工作到底怎麼樣了?

    總算是把宋天諭這邊的事情告了一個段落,回去的路上,蘇小歌在超市精心的挑選了一些食材,準備做一頓好飯,好好犒勞一下陸景亦。

    “陸先生,時間不早了,還是趕緊回去吧,免得我媽一個人在家會寂寞。”這幾天木木一直都在陸景亦的辦公室裏,陪他一起工作,甚至連幼兒園都沒去。

    陸景亦每天早上都帶他走,晚上會帶他回來,並沒告訴蘇小歌,這邊還以爲孩子還在乖乖的上幼兒園,倒也沒發現些什麼。

    聞言,陸景亦擡手看了下時間,此刻已經6點多了,索性就趕緊合上了手頭上的文件夾,擡起胳膊伸了個懶腰,“好吧,那咱們早點回去,你媽整天一個人在家裏也怪無聊的。”

    他的口氣,儼然像是跟蘇小歌多年的老夫老妻。

    木木彎了下嘴角,父子兩人,便一起回了家。

    開門時,一股飯菜香味兒飄了出來,木木異常興奮,大聲喊着,“媽,看來你今天心情不錯,竟然會主動下廚?”

    他換了鞋子,匆匆的向廚房走去。

    蘇小歌轉過頭來,看着兒子興高采烈的回來,便俯下身,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木木乖,今天在幼兒園過得還開心嗎?”

    她眉眼帶笑,期待着孩子的回答,可這話,卻直戳木木的心窩,他尷尬的嘴角稍稍抽.動了下。

    “呵呵呵……開心開心。”開心個大頭鬼!

    木木真是不知該跟蘇小歌解釋些什麼,自己都多少天沒去幼兒園了,若不是因爲陸景亦一直幫他瞞着,恐怕老師都要追殺到家裏來了。

    只是那種地方怎麼能夠配得上自己這超高的智商的?

    “開心就好,我今天晚上煮了你們喜歡吃的飯菜,去趕緊洗洗手,待會兒飯菜就做好了!”蘇小歌根本就沒有懷疑他的話,輕輕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這才直起身來繼續做飯。

    陸景亦脫下外套掛在門口,向廚房裏張望了一眼,看到蘇小歌這麼輕鬆的樣子,也越發的高興。

    他已經很多天都見過她這麼高興了,還是這樣的感覺好,回到家妻子就把飯菜做好了,一家人其樂融融,夫復何求。

    很快,晚飯擺上桌,蘇小歌舀了米飯,分別推到父子兩人面前。

    “看你今天心情不錯,是有什麼高興的事兒?”陸景亦擡頭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也隨着她露出一抹笑容。

    “沒什麼啦,不過是給你們做頓飯而已,你們該不會是受虐狂吧?對你們好一點就不習慣?”蘇小歌說得漫不經心。

    “你該不會今天又偷偷去醫院了吧?那男人怎麼樣了?”陸景亦想到宋天諭,心頭突然一酸,可是還是努力的做出笑容,不讓自己表現的太過明顯。

    “沒什麼啦,他昨天拆了線,今天已經出院了。”蘇小歌心中暗歎,果然是有什麼心思都瞞不住陸景亦,也只好對他和盤托出。

    “那這麼說以後,就不用再去醫院了吧?就算是他替你擋了一刀,可是咱們也花了這麼多錢,算是還清了。”這也讓陸景亦心頭鬆了一口氣,他了解蘇小歌的脾氣,總算是看到對方出了院,她也就不會那麼擔憂了。

    這話倒也說到了蘇小歌的心坎上,默默的點了點頭,“是,我可不想欠他那麼多人情。”

    “好了,其實這也不算咱們欠他什麼人情,畢竟是他的兒子想要傷害你。”陸景亦撇了下嘴,還對之前的事情耿耿於懷。

    “好了好了,不提這事了,吃飯吃飯!”說着話,蘇小歌給木木加了點菜,看着他大口大口吃得香甜,便也露出了會心的笑。

    “你還是多吃一點吧,以後可不要再想那麼多事兒了。”陸景亦對着蘇小歌寵溺的笑了笑,還給她夾了一些菜。

    “好吧,我都在家裏休息了這麼長時間,明天就讓我去上班吧,再這麼待下去我整個人都要長蘑菇了!”她轉頭,向男人央求道。

    她在家裏閒的時間太久了,實在是心裏發慌,好不容易把宋天諭這邊的事情搞定了,蘇小歌別鬧了要去上班。

    陸景亦剛要張嘴,木木突然就被嗆到了,“咳咳咳!”他用力的咳嗽了幾聲,趕緊抓了張紙巾捂住嘴巴。

    蘇小歌一皺眉,擔憂的看着他,趕緊擡手在他的背上來回的撫摸着,“吃那麼着急幹什麼?又沒人跟你搶。”

    她趕緊倒了杯水,遞到木木手邊。

    木木立即抓起水杯“咕咚咕咚”的喝上兩口,才總算是緩了過來。

    陸景亦一眼就看出,這小子分明就是怕蘇小歌去上班時發現他沒去上幼兒園的事兒,嘴角上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看你還是不要那麼着急去上班了,陸先生又不是養不起你,就在家裏好好呆着唄。”

    停住咳嗽之後,木木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勸說蘇小歌不要去上班,這不免讓她感到有點納悶,“你這是在說什麼?我上不上班,跟他養不養得起我又有什麼關係?”

    蘇小歌又在木木背上拍了幾下,唯恐他說話再被嗆到。

    “哎呀,我說不用就不用了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固執呢?”木木緊張的一直找不到理由,說的極其尷尬,還趕緊跟陸景亦使了個眼色,希望他能幫自己。

    陸景亦這才幹咳了一下,“咳咳,對啊,我又不是養不起你,你就在家裏好好呆着唄,那麼着急去上班幹什麼?”

    “你們父子兩個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蘇小歌看了看木木,又看向陸景亦,覺得他們這一唱一和的實在不對勁,眼神突然變得十分犀利,似乎兩束激光直射這兩人的心房。

    木木立刻擡手不斷的在身前擺動着,“沒有沒有,怎麼可能啊?我和陸先生怎麼可能會有什麼事情瞞着你呢,我看你是想的太多了,呵呵……”

    他乾笑了兩聲,聲音裏透着心虛,不解釋還好,越解釋越把這事描的更黑,蘇小歌會信他纔有鬼!

    “你這個小鬼頭,平時最狡猾了,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是不是又揹着我們去幼兒園,還是在外面惹了什麼禍?更或者說……是你們兩個到底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趕緊給我老實交代!”

    蘇小歌眯着眼睛犀利的瞪着木木,真是沒想到自己辛辛苦苦養了5年的兒子現在到陣前反戈,成了陸景亦那一隊的,居然還有事情瞞着自己。

    “你亂說些什麼?我哪裏有什麼事瞞着你啊,我就說你想的實在太多了吧,有這個功夫不如就出去做做美容或者去逛逛街,買幾件漂亮的衣服,打發下時間,不要總是成天胡思亂想的像個怨婦一樣。”

    木木冷靜了下,反倒開始吐槽起蘇小歌來,居然還說的到頭頭是道,完全不像個小孩子能說出來的話。

    蘇小歌實在是被他這些語言所折服,她犀利的看着兒子,再次威脅道,“喂,木木小盆友,這就是你想跟你媽說的話嗎?別忘了,你可是我帶大的,你什麼樣我還不知道嗎?”

    木木被蘇小歌說得極其緊張,立即靠向了陸景亦那邊,“陸先生救命呀,快管管她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