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八十章 再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八十章 再見了字體大小: A+
     

    只是沒想到突然會有人來探視,更沒想到竟然會是宋天諭和蘇小歌。

    她跟着守衛來到了探視室,打開門,見到這些人,不由得吃了一驚,愣在門口,反應不過來。

    守衛在身後,推了她一下,“愣着幹嘛?還不趕緊過去?”

    江月這才反應過來,木訥的往前走了兩步,目光隨即變得惡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恨不得上去上她兩刀,也不知道這麼多天過去了,小寶到底有沒有實施計劃?

    她心中對蘇小歌始終有個解不開的疙瘩。

    “江月,我們又見面了!”蘇小歌的嘴角上勾起了一抹冷笑,看着面前這女人,很是不屑。

    她現在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早就沒了曾經的那副盛氣凌人,現在的江月,簡直像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婦女一樣,皮膚蠟黃,還剪了短髮,整個人瘦的基本上只剩了皮包骨頭,想來這牢獄的生活,肯定很差。

    “蘇小歌!是你?!這個女人,肯定不得好死!”江月咬着牙狠狠的從牙縫裏吐出這幾個字。

    有了上次的教訓,她強壓着自己心中的憤怒,不再去做什麼過激的行爲,可是卻還是難掩對蘇小歌的憎恨。

    “呵呵呵……那還真是讓你失望了,這次我又沒死成。”蘇小歌故意對她挑了下眉毛,目光還斜睨了一下旁邊的小寶。

    江月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皺着眉頭看向小寶,延伸很複雜,有期待,有責備,還有其他很多異樣的東西,自己是把希望全都寄託在他身上了,看來又失敗了……

    此刻小寶又顯得怯生生的,總覺得面前的母親很可怕,可他又非常想念和母親在一起的生活,這才慢慢的往前挪了兩步,想要投入她的懷抱,可又有點猶豫。

    “小寶,愣着幹什麼?快來媽媽的懷裏!”江月看着自己的兒子,似乎是有些不認識他了,一陣心酸涌上心頭。

    聞言,小寶這才慢慢的來到了江月懷中,他的眼淚立刻就涌了出來,輕聲在她耳邊說道,“媽媽,你不要再抱着仇恨過活了,那個女人並沒有那麼壞,我們就饒了她吧。”

    “你說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媽媽現在都是被她害的,她是不是也跟你下了什麼迷.魂藥?”江月突然眉心一皺,擡高聲音,訓斥着自己的兒子。

    小寶立即搖頭,“沒有,真的沒有媽媽,你就不要再這樣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還想要曾經的那個媽媽……”

    他畢竟還是個孩子,會講的道理有限,可卻能夠看得懂蘇小歌並不是像江月說的那樣壞,所以才一直不斷的求他的母親想讓她將心理的仇恨放下,既然現在都已經被關到了這裏來,若是還要抱着仇恨過活,那江月的後半生也一定會非常的悽慘。

    “簡直是豈有此理,簡直是莫名其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個女人絕對不得好死,你等着,我總有一天會出去,無論過多久,我都不會放過你!”江月擡起頭狠狠的盯着蘇小歌,使勁咬着牙,那一臉的猙獰異常的可怕。

    “夠了!”宋天諭突然擡高聲音,怒視着面前的女人,“醒醒吧,爲什麼你到現在還不知悔改,都已經被關到監獄裏來了,還在想着那些事情,你什麼時候纔可以將這些仇恨放下?其實所有的事都是你捏造出來的,全都是子虛烏有的,並沒有人想要傷害你,自始至終你纔是那個壞人!”

    宋天諭卯足力氣大聲的向江月怒吼着,只希望她能儘快清醒。

    自己現在已經想開了,不再去計較了,可是這女人始終都放不下……

    雖然現在他們離了婚,可他也希望能夠好聚好散,畢竟他們兩個還有一個兒子,畢竟這女人也曾在自己身上付出了那麼長時間的青春……

    “你憑什麼指責我,你算我的什麼?我們兩個現在已經離婚了,離婚了知道嗎?你沒有權利管我,你給我閉嘴!”江月的情緒突然又變得極其激動,怒視着宋天諭,對他大吼大叫。

    “離婚了又怎麼樣?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不想讓你再過從前那樣的生活,平平淡淡的不是很好嗎?現在你罪有應得,被關在這兒了難道還不知悔改嗎?”宋天諭皺着眉頭,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

    這場面倒是讓蘇小歌看着有些好笑,當真是沒想到他們兩個現在已經離婚了。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不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付了宋天諭,沒想到還一石二鳥,順便連江月也一併對付了。

    “平平淡淡?你說的倒是輕巧!哼!”江月毫不領情,繼續怒視着面前的男人。

    他們在外面又怎麼能夠理解自己被關在監獄裏的辛酸,說什麼平平淡淡根本就都是扯淡,

    可她沒想到的是,自己現在能有今天的生活,也全都是拜自己所賜,全都她一步步給自己埋下的禍根。

    “話我只能說這些了,如果你聽不到心裏去,我也沒辦法,接下來的這十幾年,你就在這裏好好的反省吧,生活費我還是會按月打給你,不過,以後我都不會再來看你了。”宋天諭只覺得自己突然沒了力氣,聲音又放緩了許多,語氣很是低沉,說話有氣無力的。

    “你什麼意思?以後都不會來看我了,難道你要離開?”果然,江月還是對他很瞭解,從他的話音裏就聽出了宋天諭的意圖。

    他點了點頭,“是,我要帶小寶離開這兒。”

    “離開?你要去哪兒?爲什麼啊?生意不做了嗎?家還在這兒呀……”江月一時間慌了神,竟有些六神無主。

    就算是宋天諭跟她再怎麼吵架,就算是他們離了婚,可她始終沒有放棄過希望,總覺得有朝一日自己肯定能出去,到時候只要她再耍手段,宋天諭還是會乖乖的回到她的身邊,可是現在看着他這副極其認真的模樣,江月當真是有些怕了。

    不提這些還好,提到這裏,宋天諭的表情一變,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苦笑,他輕輕搖了下頭,“公司破產了,房子也被人偷偷賣了,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呵呵呵……”

    他苦笑了兩聲,把這些話說出來時,心中已經坦然了許多。

    自己淪落到現在,他誰都不怪,也只能怪自己了。

    蘇小歌看着他的樣子,居然還有點莫名的心酸,她真是恨死了自己的這個心腸,趕緊打消掉那些念頭,告誡自己宋天諭有今天都是他咎由自取,是他活該!

    可他的這些話,也讓江月心中“咯噔”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努力的搖頭。

    “不是真的,天諭,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嗎?那麼大的公司怎麼可能說倒閉就倒閉呢?再說了,房子怎麼可能被別人給賣掉了?那可是你的房子呀!”江月臉上掛着不可思議的笑,覺得他說的這些話根本就是在開玩笑,無非就是斷了自己的念想而已。

    “都已經到了這種時候,我還有什麼必要去騙你呢?”宋天諭一臉的坦然,似乎卸下了重擔,整個人都慢慢輕鬆了。

    他向小寶貝的揮手,示意他回到自己這邊。

    小寶看着父親,又仰起頭看了一下江月,慢慢的從她的懷抱當中掙脫,乖乖走回到宋天諭的旁邊。

    “小寶,小寶你回來,再讓媽媽抱抱你,媽媽好想你!”江月想要去抓住兒子,可是手上還戴着手銬,動作並沒那麼自如。

    當她伸出手去時,小寶已經回到了宋天諭旁邊,自己抓了個空心裏,她激動的想要站起來,可礙於身後的守衛還在,江月根本就沒辦法做那麼大的動作,只能是眼淚汪汪的盯着孩子。

    她在監獄裏正是最想的人就是小寶,最想做的事就是能夠見到他,孩子也是這麼多年來支撐她的動力所在。

    站回到宋天諭旁邊,小寶怯生生的看了江月一眼,小聲說道,“媽媽,求求你不要再這樣了,你好好的在這裏生活,我相信,很快你就能出來的,我等你!”

    他很認真的對江月點了下頭,也像是在一夕之間長大了一般,竟能說出這樣的話。

    江月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她實在是沒辦法,努力擠出一抹苦澀的笑,實在想象不到小寶在外面是過的怎樣的生活。

    “好了小寶,我們走吧。”宋天諭扶着桌子,慢慢站起身來,拉着小寶,打算轉身離開。

    “宋天諭,你站住!你告訴我你說的這些都不是真的,我們從來都沒有離過婚,你的公司沒有倒閉,房子也沒有被賣,我很快就會出去了,到時候我們還可以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江月異常的激動,雙手拄着桌子也立刻站了起來,滿含熱淚,想要去將那男人挽留住,看他的目光裏還帶着些希望。

    宋天諭回過頭來,卻留下了冷冷的一笑,“再見了……”

    她輕嘆了口氣,轉過身來,慢慢的向門口走去。

    江月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顆一顆的連在一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