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心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心眼字體大小: A+
     

    叛逆的心理在蘇小歌心頭蔓延着,讓她再次想到了陸景亦父子,不知道這兩個人此刻正在做什麼早飯有沒有,有人給他們準備,陸景亦有沒有去上班?木木有沒有去幼兒園?

    所有的問題全都縈繞在她的心間,讓她默默的抓起了手機,看着陸景亦的號碼出神,可最終還是沒邁出這一步。

    她在心中默唸着,誰要管他們,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便下意識的將手機放回到了一邊,強迫自己不再去動它。

    蘇小歌從醫院離開之後,劉馨悅便坐到了宋天諭的旁邊,看着他這昏迷不醒,面色蒼白的樣子,不禁有點煩躁。

    她碰了碰他的胳膊,“天諭,你現在怎麼樣?能不能聽見我說話?喂!你醒醒呀?”

    劉馨悅並不知道他這是怎麼回事,總覺得現在的情況十分棘手,之前,她是有人養着,現在不僅斷了經濟來源,還要在這裏照顧宋天諭,她心中越想越煩躁,面對這個男人時也並沒什麼好氣。

    她在這裏坐到了晚飯時候,肚子餓的咕咕叫,卻發現宋天諭一直都沒有醒過來的跡象,索性便扔下他不管,直接打車回了家。

    宋家別墅裏,傭人看到小寶回來,喜出望外,將他摟在懷中不斷的關切。

    “小寶,你這一天都跑到哪兒去了?真是擔心死我了!”傭人激動地熱淚盈眶。

    小寶搖搖頭,眼神還有些怯生生的,還沒從宋天諭受傷的那件事當中緩過來。

    “沒什麼,只不過是出去了而已,我現在這不是沒事嗎?”他並沒跟傭人說出實情。

    “下次可千萬不允許這樣了,晚上想吃點什麼,我去幫你做。”傭人疼惜的看了他一眼,手還不斷的在他綿軟的頭髮上撫摸着。

    “做什麼都好,我無所謂。”小寶破天荒的沒提任何要求,這倒是跟平時的他出入很大。

    平時吃飯時總是鬧着要吃這個吃那個的,今天居然會如此乖,這讓傭人還有些莫名其妙,只是看着他的情緒不太好,也沒在跟他沒完沒了,索性也只是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從牀頭上拿了一個自己剛剛洗好的蘋果。

    “你先吃着,我這就去準備晚飯。”說完,她便立刻起身匆匆的下了樓。

    晚飯時,宋天諭依舊沒回家,劉馨悅瞧着小寶的樣子,不禁煩躁不堪,不過見他一言未發,也就沒理會他。

    晚上一個人躺在牀上,輾轉反側,心中一直在暗自盤算着,倒覺得現在是一個不錯的時機。

    宋天諭傷的那麼嚴重,什麼時候醒來還說不定,自己難道要在這裏幫他看着孩子,還要爲他守活寡嗎?

    劉馨悅輕哼了一聲,自己纔不要做那樣的女人!

    她現在日子過得就已經夠委屈的了,況且自己連個名分都沒有,她憑什麼?

    越想越覺得委屈於,於是就開始翻箱倒櫃的翻找宋家別墅的房產證。

    蘇小歌在牀上一直躺到了9點多,實在是躺不下去了,也只從牀上爬起來。

    陸景亦始終沒給自己的電話,她也不可能主動給對方去電話,兩人就一直這樣僵持着,蘇小歌倒要看看他們能跟自己堅持到什麼時候。

    簡單的吃了一些午飯之後,她還是在憂心着宋天諭的情況,雖然有劉馨悅在那裏照顧着,可蘇小歌還是想去看看他是否醒過來了,只有自己親眼看着那男人脫離危險清醒過來,心中才能放下欠他的這個人情。

    於是,蘇小歌匆忙的換了件衣服,立刻去了醫院,按照昨天的病房號找了過去。

    站在門口往裏面一掃,窗邊並沒有人,牀上只有那男人,自己躺在那兒,蘇小歌稍稍皺了皺眉,心中還在納悶,劉馨悅去哪兒了?

    剛好有個護士過來換藥,蘇小歌便直接攔住了她,“護士小姐,這病房裏的家屬呢?”

    護士有點納悶,“這病房裏沒有家屬啊,從昨晚我值班到現在,都是這位先生自己在這兒的,說起來也挺可憐的,受了這麼嚴重的傷,身邊居然連個陪同的人都沒有。”

    護士輕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立刻走了進去。

    蘇小歌緊隨其後,也趕緊來到了牀邊,仔細的看着護士幫宋天諭換了藥,又重新將傷口包紮好,這纔對她點頭致謝,目送她離開。

    隨即,便一屁股坐在了病牀邊,心中還在納悶,昨天那女人不是過來了嗎?怎麼那護士說從他昨晚值班到現在都沒有任何人陪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仔細想了下,蘇小歌才被心中的想法震撼到,該不會是那女人看到宋天諭現在這樣子,也嫌棄他,轉身離開了吧?

    這男人平時****,身邊的女人這麼多,可沒想到他出了這麼大的事,陪在他身邊的居然是自己?突然間,蘇小歌覺得自己真的很可笑。

    兜兜轉轉的,竟又回到了從前,只是現在她已經對這男人毫無任何感情。

    看着牀上的男人這副孱弱的模樣,蘇小歌還是輕嘆了口氣。

    她真的很不想心軟,可是在這件事上,還是由不得自己不心軟,看着那男人可可憐的樣子,她只好繼續坐在這兒守着……

    陸景亦的辦公室裏,父子兩人依舊在研究着如何去對付陸氏集團的策略。

    木木也通過自己公司的力量,給了亦誠集團最大的支持,現在他們兩個聯手,這生意談起來自然也是得心應手了許多,不過是短短的兩天時間,他們拿下了幾單大的生意,粗略預算,利潤就達到了幾百萬。

    臨近下班,陸景亦卻依舊在憂心着蘇小歌,雖然他在跟她慪氣,但自己已經一天一夜沒見到她了,真擔心那個傻女人會不聽話。

    陸景亦默默的拿出手機,仔細看了一下通話記錄,短信,微信,所有的聊天方式裏,蘇小歌全都沒有理會過自己,從昨晚掛的那個電話到現在,已經接近20個小時,這女人竟然都沒有再聯繫過自己一下,難道她看不出自己在生氣,就不捨得過來哄哄嗎?

    想到這兒,陸景亦鼓着嘴巴,心裏還在生悶氣。

    “陸先生,是在想我媽?”木木合上手頭上的文件,揚起臉向男人那邊打量了一下,對他現在這模樣,還覺得有些可笑。

    “可不就是麼,那個蠢女人,到現在都沒聯繫我,難道這種事兒我應該跟她道歉?”陸景亦稍稍皺眉,似乎是在向兒子發出疑問。

    木木自然是站在蘇小歌這邊的,立刻點了點頭,“當然!這種事情男人不主動,還要等着我媽主動跟你道歉嗎?真是的!”

    他滿嘴都是嫌棄,昨晚自己跟陸景亦在他的公寓裏睡了一宿,整夜都在擔心這蘇小歌的情況。

    “可是明明就是她不對,她明明就是跟那個男人已經沒什麼關係了,居然還要去醫院照顧他,這算是什麼道理?”陸景亦依舊在耿耿於懷關於宋天諭的事情。

    “陸先生,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心眼了?難道你就不怕那男人趁着這個機會把我媽追回去嗎?另外,你是再試圖跟一個女人講道理?”木木不悅的撇了陸景亦一眼,趁機嚇唬他。

    “什麼啊?你媽可能自制力這麼差嗎?”陸景亦很明顯是被木木的話說中了心思,他怎麼能不擔心蘇小歌會被追走。

    想到曾經那傻女人即便是拿着離婚協議書卻依舊在哭哭啼啼的模樣,他怎能不記憶猶新,

    木木沒說話,只是給了他一個輕飄飄的眼神。

    可陸景亦心中依舊是亂糟糟的,他實在按捺不住,便立刻給蘇小歌撥去了電話。

    他算是想明白了,在這種事情上,自己是完全不可能去跟一個女人講道理的,會講道理的那種男人,恐怕都不會得到女孩子的青睞……

    他堅定信念,迅速的撥通了蘇小歌的電話。

    “在家嗎?我們馬上就要下班了,要不晚上出去吃點好的?”陸景亦全然不提關於宋天諭的事,柔着聲音對蘇小歌發問,只想以此來化解之前和她之間的不愉快。

    聽到對面這樣說,蘇小歌不悅的翻了個白眼兒,心裏卻有點竊喜。

    “不用了,我現在在醫院。”她和陸景亦間的關係突然變的有點兒像彈簧一樣,兩個人不是這邊用力就是那邊放鬆,總是沒有了那種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的默契.

    聞言,陸景亦的臉立刻就拉了下來,剛纔還努力做出的笑逐顏開,卻瞬間僵在臉上.

    “昨晚不是回家了嗎?怎麼又跑去醫院了?”他的聲音立刻就低沉了許多。

    讓旁邊的木木也不由得捏緊了拳頭,自己的母親也真是的,竟又跑到醫院裏去了,他真是有點搞不懂蘇小歌了。

    雖然他並不相信她心中還有宋天諭,可是這些做法,難道不會影響她和陸景亦之間的關係嗎?

    “他到現在還沒醒,我自然要在這裏照顧了!”蘇小歌的口氣也是冷冷的,想到昨晚他對自己的態度,心中還帶着些怨念。

    “他?呵呵……叫的還真是親切呢!”陸景亦使勁咬着後槽牙,臉陰沉得難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