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危險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危險期字體大小: A+
     

    此刻,蘇小歌正焦急的站在門口。

    陸景亦匆匆跑到她的面前,目光當中也甚是着急,“怎麼這麼不聽話,說了不讓你來非要跑這麼快!”他開口便是責備。

    蘇小歌這會兒可沒什麼心情在這跟他拌嘴,一心只擔心着宋天諭的情況。

    “剛纔那種情況那麼着急,我哪裏能想那麼多?”她隨便敷衍的回答了一句,眼神卻一直瞥向急診室。

    陸景亦又是一陣莫名的酸楚,扯着她的胳膊坐到了走廊的長椅上,“你先彆着急了,在這休息一會兒,那小子一定死不了。”

    他皺緊眉頭,不屑的瞥了一下急診室的門口,巴不得宋天諭現在死了得了,可剛纔那一刀分明就是沒有刺中要害,雖然人是暈過去了,可是命不見得保不住。

    木木也匆匆的跟着站到了蘇小歌的另外一側,擔憂的問,“媽,你現在情況怎麼樣?千萬別爲別人着急,你的身體還很虛弱,趕緊休息一會兒吧,要不,我們現在就回家?這兒就交給陸先生了。”

    他說着話又看了陸景亦一眼,用眼神向他示意。

    “對啊,你現在身體那麼虛弱,怎麼經得起這樣的折騰,要不就先回去,我在這兒就行。”陸景亦見狀,緊接着勸了一句。

    蘇小歌立即搖頭拒絕,“不用了,還是讓我在這守着吧,看不到他醒過來,我這心裏怎麼能踏實。”

    此刻的蘇小歌心急如焚,雖然心中早就已經沒了曾經對宋天諭的那份愛,可是他剛纔確實救了自己的命,換作任何一個人,此刻都應該很是着急吧。

    可她這些話,說的陸景亦再次犯了醋勁兒。

    他皺了皺眉頭剛要開口,急診室的門被從裏面打開了,隨即,一個戴着口罩,穿着無菌服的醫生匆匆的從裏面走出來。

    “請問誰是剛纔推進去的那位病人的家屬?”

    蘇小歌聞言,立刻從位子上站起來,“我是!醫生,他怎麼樣了?”她往前走了兩步,迎到醫生面前,一臉的急切。

    “病人失血過多,現在需要輸血,請您籤個字吧!”那醫生將手上的幾張紙傳過來,順手遞給了她一支簽字筆。

    “好,你們一定要救他!”蘇小歌祈求着,猶豫都沒猶豫,便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隨即,匆匆的按原樣還回給了醫生。

    “小姐,請您稍安勿躁,我們一定會盡力救治的!”醫生看到她這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又安慰了兩句,便立刻閃身回到了急救室。

    蘇小歌長出了口氣,站在門口,心情久久都不能平靜。

    陸景亦在她身後,卻醋意橫生。

    他知道,這種東西只有家屬簽字纔有效,蘇小歌很明顯現在和宋天諭已經沒了任何關係,可她還毫不猶豫的爲他簽字,這說明什麼?

    戀愛之後的男人就會變得這樣的小心眼,陸景亦也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可他就是對於蘇小歌剛纔的簽字耿耿於懷。

    小寶十分木訥的站在一邊,也循着蘇小歌的目光看向急診室,到現在他都沒有再看到自己的父親,一下子慌了神。

    他的手上還有斑駁的血跡,身子依舊在瑟瑟發抖。

    蘇小歌斜睨了一下站在旁邊的孩子,無奈的撇了下嘴角,這麼小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對自己動了殺機,想來該是和江月有關吧……

    她並沒去怪罪他,一切都是大人的教育和引導,孩子就像是一張白紙,大人在上面畫什麼,他就會是什麼樣子……

    陸景亦默默的看着蘇小歌,此刻,他身上還穿着婚紗攝影中心的淡粉色禮服,可是在自己面前卻顯得格外耀眼。

    自己身上的衣服跟蘇小歌的很般配,可是現在他總覺得他們之間有了一道新的隔閡。

    蘇小歌卻並沒有考慮這些,只是一直憂心着宋天諭的情況。

    他們之後便沒再說話,一直沉默着在急診室門口等候,四個人心中想的全部不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從指縫中溜走,等到急診室的搶救等關閉,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兒了。

    宋天諭被換上了藍白條相間的病號服,躺在病牀上,身上已經沒了觸目驚心的血跡,他被從急診室推出來,卻已經緊閉雙眼。

    蘇小歌立刻起身擔憂的看了他一眼,病牀旁邊圍了好幾個醫生和護士,匆匆忙忙的在門口尋找着病人家屬。

    “病人家屬在嗎?”一個醫生匆忙的喊道。

    蘇小歌再次往前迎了兩步,“醫生,我是,他現在情況怎麼樣?”她的聲音裏也還帶着些焦急。

    “病人傷到了肝臟,我們已經緊急手術幫他縫合了,不過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期,需要推到加護病房去。”醫生邊推着病牀往前走,邊焦急的囑咐着。

    蘇小歌聞言,心中不由得一驚,“這麼嚴重嗎?那……”

    她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甚至就連自己想要問的話都說不出口。

    自然家屬沒說,醫生也就沒有什麼義務要回答,索性便一路推着病牀,匆匆的走向了ICU病房。

    蘇小歌在後面跟着,其他人也只好一路追隨。

    小寶整個是慌了神,看到父親被推出來的那一刻,眼淚撲簌簌的涌了出來,他知道是自己失手傷了他,現在竟連說句話的勇氣都沒有。

    他不斷的擡手在臉頰上抹着那些波濤洶涌的淚,心中苦澀難耐,可又像是做錯了事似的,只敢走在最後,不敢上前。

    他生怕自己現在已經不能跟母親在一起了,又會失去了父親,到時候真的變成孤兒。

    醫生和護士一路進了電梯,蘇小歌立刻就跟着擠了進去,陸景亦緊隨其後。

    狹長的電梯裏放上了病牀,便顯得十分擁擠,蘇小歌只好往前湊了湊,來到了宋天諭的頭這邊,她俯下身子仔細的看着他。

    此刻,昏迷的男人臉色依舊十分難看,讓她不免擔憂起來。

    陸景亦站在牀尾處,仔細盯着蘇小歌的表情,不由得捏緊了拳頭,礙於醫生護士在場,他什麼都沒說。

    很快,出了電梯,醫生將宋天諭推到了ICU病房。

    這裏是不允許病人家屬入內的,蘇小歌站在門口依舊十分焦急。

    “醫生,他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什麼時候才能脫離危險期?什麼時候才能到普通病房去?”蘇小歌關心着一個病人家屬關心的一切,一直對醫生問個沒完。

    這些醫生怕也是見慣了這種場面,回答的十分官方,“現在情況還不能確定,需要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家屬儘量在這裏,多觀察着點,有什麼問題及時聯繫我們。”

    交代完,那醫生便轉身離開了。

    蘇小歌伸手想抓住他在問些什麼,可終究還是沒機會。

    “現在可以跟我回家了嗎?”陸景亦實在按捺不住,來到蘇小歌身邊,咬着牙發問。

    “你沒看到他現在還沒脫離危險期嗎?我怎麼能夠安心回家?”她皺着眉頭,又隔着病房的窗子向裏面張望了一下。

    此刻宋天諭虛弱的躺在那裏,嘴上還戴着呼吸機,旁邊擺放着各種儀器,身上還插了許多根管子,怕是任誰都沒想到他的情況居然會如此嚴重,蘇小歌也越發的覺得對不起他。

    “他現在在病房裏,我們又不能進去,既然什麼都做不了,非要在這裏耗着嗎?非要把你自己的身體也會垮才滿意?”陸景亦強壓着心中的怒火,可滿心都是對蘇小歌的關心。

    “我沒事兒。”女人開始有些不悅了,覺得陸景亦這是見死不救,況且明明剛纔就是宋天諭救了自己,她應該感激對方纔是。

    “你這女人爲什麼要這麼固執?還是說你根本就對他餘情未了?!”蘇小歌的話成功的激怒了陸景亦,他火冒三丈,上前一步一下扯住她的胳膊使勁晃了晃。

    蘇小歌的眉頭莫名的皺緊,煩躁的瞪着面前的男人,一臉的質疑。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承認自己回來之後確實和宋天諭有過些曖昧,可是當時那完全就是爲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從來就沒有再對他動過心思,現在也只不過是念及他對自己的救命之情罷了。

    自從拿到離婚協議的那天起,蘇小歌的心中,就再沒了宋天諭……

    “我什麼意思?你心裏清楚!”陸景亦使勁咬着牙,表情立刻就冷了下來。

    此刻他只覺得穿着這身晚禮服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異常的可笑。

    蘇小歌並不想跟他多解釋些什麼,總覺得他如果理解自己,什麼都不用說,他自然就能理解,倘若真的不理解自己,那解釋千遍萬遍又有什麼意義?

    一瞬間,蘇小歌變得佛繫了許多。

    她瞪着面前的男人和他僵持了一會兒,可陸景亦卻始終都是這種態度,蘇小歌眼底裏掠過一絲失望,默默的低下頭來,坐回了ICU病房門口的長椅上,並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

    木木實在看不下去了,趕緊走到母親旁邊,輕輕搖了下她的胳膊,“媽,你這又是何苦呢?既然現在這男人已經在醫院了,不如你就先回去休息會兒吧。”

    無論何時,他還是會站在自己母親這一邊的,耐心的勸說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