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小寶不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小寶不見了字體大小: A+
     

    宋天諭一皺眉,轉身一看,一股煩躁之情立即涌上心頭,“你怎麼到這兒來了?”

    “我怎麼不能來這兒?電話裏不都跟你說的很清楚了嗎?誰讓你最後掛斷我電話的!”

    從外表上看,劉.欣悅當真是看不出這宋家發生了什麼大事,她總覺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至少宋天諭現在手中還有那個什麼所謂的原始股份,應該也還值不少錢吧,最起碼養活他們母子兩個不成問題,自己這幾年一直都沒有工作,根本就沒辦法離開宋天諭獨自生活。

    “呵……好啊,隨便你吧!”宋天諭冷笑一聲,懶得理她。

    反正自己現在什麼都沒了,只剩下這棟房子,她不就是想過來住嗎?那就隨便好了。

    “太好了,那我住哪間?算了,我還是自己過去看看吧!”劉.欣悅高興的立刻扯着兒子,站起身來,擡頭向樓上看了一眼,總覺得自己總算有了一番廣闊的天地。

    她拉着兒子立刻“噔噔噔”的上了樓,在幾間客房和主次臥之間轉了一圈,當然很快的就挑出了最大的主臥,也就是宋天諭和江月的臥室。

    看到他們牀頭上還掛着結婚照,劉.欣悅煩躁的撇了下嘴,“兒子,我們就在這住!”

    她很快的就換了牀單被罩,也把宋天諭的結婚照也被扔了出去,同時房間裏所有關於江月生活過的痕跡,也都全部一併扔掉。

    一天的功夫,就把這裏搞得煥然一新。

    晚上小寶,放學回來見到家裏多了新的小朋友和另外一個女人,他皺着眉頭質問,“你們是誰?”

    “喲,你回來了,你就是那個母老虎的兒子吧,不錯嘛,倒是跟她長得很是相似呢!”劉.欣悅看着小寶並不喜歡,拿腔拿調的對他冷嘲熱諷。

    “那你又是誰?你這女人是從哪兒來的?這是我家,這裏不歡迎你,趕緊給我出去!”小寶一聽這話,就不高興,只想將這個女人趕出家門。

    看着她旁邊的孩子還抓着自己的玩具,小寶立即上前一步,伸手便搶了過來。

    那小男孩“哇”的一聲便大哭起來。

    “啪!”劉.欣悅一看,上去就給了小寶一個嘴巴。

    瞬間,他的臉上勾起了五個手指印。

    小寶擡手捂在臉上,只覺得半張臉火辣辣的疼,他咬牙切齒的看着面前這女人,恨不得用自己準備的刀子一下子刺入她的心臟。

    只是他心中依舊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那把刀是爲蘇小歌準備的……

    他咬着牙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趕緊給我從這兒滾出去,信不信我讓我爸爸把你們全都扔出去!”他發了狠似的,在劉.欣悅面前叫囂着。

    “就憑你?哼!笑話!以後這個家就是我的,我說怎麼樣纔可以怎麼樣。”她惡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小寶,不屑的向他翻了個白眼兒。

    宋天諭聞聲,稍稍皺眉,向這邊看了一眼,當他看到小寶擡手捂在臉上時,就覺得事情有點不對,立刻起身朝這邊走了過來。

    “你們在幹嘛?”

    小寶見到自己爸爸過來了,一下扎進了他的懷裏,委屈道,“爸爸,那個女人是誰,她居然敢打我!”

    “什麼?你竟然敢打小寶,我看是反了你了!”宋天諭的眉頭一皺,立刻露出一臉猙獰,此刻,他全然不顧及自己的形象,已經這樣渾渾噩噩的在家裏呆了許多天,頭髮不梳鬍子不離,完全沒了之前那俊美的樣子。

    劉.欣悅看着他這副德性,也有些嫌棄,“這沒了媽的孩子,當真是無法無天,你也不看看他剛纔都幹了點什麼?現在反倒責怪起我來。”她對小寶不屑一顧,再次剜了他一眼,說話時全都是冷嘲熱諷。

    “他再怎麼樣也是我兒子,你剛纔打他了?”宋天諭將小寶摟在懷中,怒視着面前的女人,樣子似的要對她動粗了。

    劉.欣悅一看,不免緊張,趕緊改口道,“呵呵……都是誤會啊,你看我都搬到這房子裏來做女主人了,那這孩子以後我還不得幫你一起帶着麼,至少也算半個媽了,我可沒打他,只不過是跟他講些道理罷了。”

    她趕緊陪上了笑臉,態度可比剛纔好多了。

    “如果你要在這裏待,以後不要讓我看到這些事,否則趕緊給我滾出去!”宋天諭煩躁的瞥了她一眼,摟着小寶走進餐廳,吩咐傭人做好飯。

    晚飯,小寶只是隨便扒拉了幾口,和這個女人同桌吃飯實在讓他有些反胃,吃過之後,抹了抹嘴,遍顧自回到房間。

    他知道母親一時半會都回不來了,現在自己家裏有了其他的女人入住,自己的位怕也很難保住了,看那個比自己小一點的男孩,扎着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小寶就覺得煩躁不堪。

    只是他現在將所有的心思全都用在蘇小歌身上……

    第二天一早,天剛亮,小寶就起了牀,沒經過任何人的同意,悄悄溜出了家門,甚至等到傭人醒來喊他起牀時,發現他的房間裏早就空無一人。

    傭人到處找,都沒找到孩子,氣得滿頭是汗,可敲了宋天諭的門半天,得到的只是劉.欣悅的訓斥。

    “大早上的,不讓人睡覺發什麼瘋?!”

    “小姐,我有事找先生,小寶不見了……”傭人有些委屈,就這樣隔着門板向裏面彙報。

    “不見了不會去找嗎?趕緊給我滾開,老孃還要睡覺呢!”說完,劉.欣悅翻了個身,並沒打算再理會。

    門口傭人被嚇了一跳,心裏很是忐忑。

    昨晚宋天諭喝了很多酒,恐怕這會兒睡得正死,也聽不到自己說話。

    眼看着求助無門,她只好再出去找人了。

    小寶按照自己費盡心力查找的地址,一路搭車早早的等在了周圍,他懷中揣着一把刀,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一定要殺掉蘇小歌!

    陸景亦驅車一路帶着母子兩人來到了曾經他們拍攝婚紗照的那家影樓,這次他可是絲毫都不敢怠慢了,下了車仔細的纏着蘇小歌的胳膊,慢慢向前走去。

    蘇小歌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幹什麼?我還沒有七老八十的走不動吧?”她的手往後縮了一下,想要掙脫。

    可陸景亦不肯鬆手,執意挽着,搞的木木在一旁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無奈的撇了下嘴角,看着這男人的樣子,確實有些關切過頭了。

    “我這不是怕再出上回的事嗎?呵呵……”陸景亦笑了笑,向影樓裏走去。

    門口處還是上次那個經理接待了他們,見到一家三口到來,立馬露出一副眉開眼笑。

    “陸總,慕小姐,總算把您一家盼來了!”經理一身工作裝,站在門口恭恭敬敬的向他們鞠躬,一副久違了的模樣。

    蘇小歌稍稍勾起了嘴角對她點點頭。

    “好,既然是這樣,那就先去換衣服吧!”陸景亦並不想耽誤太多時間,生怕蘇小歌會累,索性擡起另一隻手一揮,示意對方帶她去換裝。

    “好的,陸總,我這就帶慕小姐去換衣服!你也請吧!

    慕小姐,這邊請!”經理對陸景亦點點頭,很明白他的意思,隨即便向前伸了一下手,對蘇小歌做出邀請狀。

    這裏,蘇小歌已經來過一次,自然對流程早就輕車熟路,她跟陸景亦點了下頭,又看了看木木,這纔跟着經理向後臺的更衣室走去。

    “慕小姐,上次您怎麼了,爲什麼半路走了?”經理只是想跟蘇小歌多聊兩句,可沒想到又戳中了她的痛處。

    “上次……我們中途出了點意外,所以,所以……”蘇小歌輕輕勾了下嘴角想掩蓋心中的不安。

    想到上次江月將自己帶走,最後推下海去的事兒,還心有餘悸,也因此發生了後面一系列的事,如果不是因爲這些,說不定陸景亦的競標就不會失利。

    “不好意思,慕小姐,是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如果不好回答就算了。”經理尷尬的笑了笑,趕緊收回了自己剛纔的那些話。

    按理說她應該是很會察言觀色的,只是自己都沒想到剛纔那些話那麼不中聽。

    蘇小歌輕輕搖頭,“其實沒什麼的,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她已經在心中將這件事情默默的放下,既然現在選擇了和陸景亦走在一起,就不能去計較之前的那麼多了。

    “好的,慕小姐,咱們不說別的,您還是選一下服裝吧,陸總的套系當中還有4套服裝,記得您上次選了一套z國風的,那這次是不是還要再嘗試一下?”經理說着話便將她引到了服裝區。

    這裏,蘇小歌之前來過一次,當時,自己還看中了幾套服裝來着,自己本就是做服裝設計的,對這些自然是印象深刻。

    她輕輕點頭,臉上略帶着笑容,轉過頭來不斷的在那些服裝中間遊走着,回想到自己上次穿着那身中式禮服,卻被別人摟推下海去,蘇小歌還覺得有些不太自在,所以這次她想撇開這種款式,選了其他的禮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