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字體大小: A+
     

    關掉了空調,車廂裏面的氣溫緩緩的上升,蘇小歌這才覺得舒服了一些,就算是現在天氣,何時溫和和她這才做完小月子,身體對溫度還是很敏.感的,纔會反應的如此強烈。

    蘇小歌仰了下頭看到陸景亦俯視着自己那麼關切的眼神,有些埋怨,還有點兒不好意思,臉頰微紅,趕緊垂下眼眸來,緊張了幾秒鐘,又像想到什麼似的一把將旁邊的男人推開。

    “幹嘛這樣?我又沒事兒。”

    “還說你沒事兒,剛剛明明都打噴嚏了!”陸景亦的重點還是放在了蘇小歌的身體上,生怕她會在生病。

    “我說了沒事就沒事,哪有你說的那麼脆弱。”蘇小歌剛纔明明感覺到不舒服,只不過還嘴硬,垂着眼眸,小聲嘟囔了一句,又往木木旁邊靠了靠。

    這次,木木倒沒嫌棄,獨自坐在那裏轉過臉來擔憂的看了蘇小歌一眼,發現這會兒,她並沒有什麼事才放心了,倒也沒在其中摻和些什麼。

    那日,宋天諭帶着小寶去監獄探視江月過後,回家小寶就冷靜了許多,也不再跟他大哭大鬧了,每天都老老實實的,吃飯睡覺上幼兒園,表現的和平時一樣。

    宋天諭也就沒在意,還以爲他見到了母親,了卻心事,也就不再那麼鬧了,雖然他平時的表現很在意自己的孩子,可是並不瞭解對他真正的教育。

    這些年,都是江月一個人帶着他,所以對母親的話,小寶自然是言聽計從的。

    她回家之後,按照江月的吩咐,在廚房裏找個水果刀偷偷的拿到自己臥室去,一直藏在枕頭底下,伺機尋找對蘇小歌下手的機會。

    雖然對於殺人,他並沒有任何概念,可是對於江月的吩咐他是牢記於心的,他並沒有像木木那樣廣闊的關係網,自己調查了好久,才總算是找到了蘇小歌的行蹤。

    小寶將所有的怨氣全都寄託在了蘇小歌身上,以爲是她害得自己沒辦法和母親團聚,所以也像江月那樣的憎恨她。

    宋天諭的公司破產了,他又不願意繼續留在那裏爲陸景亦賣命,於是這些天他整日在家喝酒度日。

    “天諭,怎麼最近給你打電話都不接的?你到底是在忙些什麼?”

    外面的女人,電話一個接着一個,可是宋天諭一個都不想理,他已經拉黑了好幾個。唯獨只剩下了劉.欣悅,也就是在外面給他生了一個兒子的那個。

    “幹嘛?又想找老子要錢嗎?”宋天也喝的醉醺醺的,皺着眉頭質問對方。

    約麼着時間又到了月初,是該給對方生活費的時候了,可是自己手頭上並沒像以前那麼闊綽,現在自己生活都成問題,那裏還管得了對方?

    “哎喲,別把我想的這麼無情好不好啊,錢倒是小事,我怎麼聽說你家裏那個母老虎……出事兒了?”劉.欣悅的消息並不算太靈通,江月已經入獄這麼長時間了,她才知道。

    “呵呵呵……她殺人未遂,被關到監獄裏去了!”宋天諭毫不避諱,冷笑了兩聲,想到母親就是被她害死的,心裏還在耿耿於懷。

    “什麼?被關到監獄去了?居然真的有這事兒啊,我之前聽別人說還以爲是假的,沒想到居然真是這樣啊,那你的別墅裏可不就剩你一個人了嗎?要不這樣吧,我們母子倆搬過去跟你一起住吧?”

    劉.欣悅根本就不擔心江月的死活,聽到對方入獄,稍稍一驚,隨即臉上便浮現出了一抹得意的笑,總算是熬到了苦盡甘來,現在宋天諭的大房子空下來了,自己真不想擠在他給租住的這棟小公寓裏,也想體驗一下這種別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

    “你想搬過來?呵……別做夢了。”宋天諭舉起面前的紅酒杯一飲而盡。

    他喝的醉醺醺的,臉頰脹紅,聽到對方說這話,聲音裏都帶着嘲笑。

    “你家裏都沒女主人了,我搬過去又能怎麼樣?天諭,你之前不是還說過要跟江月離婚,把我娶進門的嗎?”

    劉.欣悅一聽這話,立刻擡高了聲音,覺得這該是順理成章的事兒,自己這些年跟在他身邊就夠委屈的了,還沒成天鬧着要扶正呢。

    “你真想搬過來?”宋天諭喘了口粗氣,又抓起酒瓶子給自己倒上了一杯。

    “當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啊,這些年跟在你身邊一直任勞任怨的,現在那個母老虎蹲監獄了,你就不能趁着這個機會跟她離婚,跟我正式在一起嗎?好歹我也給你生了個兒子,一直這樣偷偷摸摸的,連個名分都沒有,你就不覺得對我不公平嗎?”

    劉.欣悅突然操起了一副哭腔,皺着眉頭埋怨道。

    眼看着宋天諭身邊沒了人,她只覺得自己的前景當真是一片大好。

    “呵呵呵……真的嗎?那我要告訴你,老子現在破產了,沒錢了,就連生活費都給你出不起了,你還想跟我搬到一起來住嗎?”宋天諭突然一陣大笑。

    他現在已經落魄的什麼都沒有了,同樣也對這女人並沒抱多大的希望。

    果不其然,對方一聽這話,眉頭立刻皺緊,“你說什麼?你破產了?天諭,你該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呵呵呵……我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沒有要求過這些那些的,每個月你也只給我那麼一點點生活費,我還要一個人幫你帶孩子,我的大好青春都浪費在你身上了,我對你可是真心的呀!”

    劉.欣悅不信,又掏心掏肺的跟宋天諭說道。

    “隨便你吧,不信你去查好了!”宋天諭放棄了最後的抵抗,不願意再跟對方解釋些什麼,說完便直接按下了掛斷鍵。

    “天諭,你,喂?宋天諭,宋天諭!”劉.欣悅這邊意猶未盡,還想着再跟他多說些什麼,可是卻聽到了對面傳來掛斷電話的“嘟嘟”聲。

    自己大喊了兩聲,還是沒有控制住對方,劉.欣悅心中突然亂糟糟的,就在這短短的一個電話之內,她似乎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本以爲宋天諭身邊沒了那個母老虎,自己就可以搬到他的大房子裏去做他的太太了,真是沒想到,他居然會跟自己這麼說。

    “破產?不行!這事兒我得親自去查查!他可別是在騙我的。”劉.欣悅一直皺着眉頭若有所思,自言自語了一句,還對着自己點了點頭,立即抓着手機開始不斷的在網上查找。

    果不其然,關於宋氏集團的最新消息是已經宣佈被亦誠集團收購,所有的股東持有股份也都變成了原始的價值。

    至於這原始的價值值多少錢,劉.欣悅並不清楚,不過她確實是大吃了一驚,原來,那男人沒騙自己……

    這事情對劉.欣悅的打擊也着實不小,她只覺得心口一涼,宋天諭若是真的垮了臺,自己往後的生活可怎麼辦呀?

    想到自己的兒子,她依舊心有餘悸。

    不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她一定要去跟他爭取些撫養費,實在不行就把孩子扔給他,自己跑路算了!

    想到這裏,劉.欣悅便帶着兒子打了車,來到了宋家別墅。

    別墅裏,宋天諭把所有的傭人都遣散了,只留下了一個照顧小寶的飲食起居。

    大門口的門根本就沒關,院子裏好像很久都沒打掃過了,顯得有些蕭條。

    劉.欣悅帶着兒子下了出租車,粗略的掃了一下,即便現在這樣,她還是很滿意的,便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來。

    按響了門鈴,傭人立即過去開門。

    “小姐,請問您找誰?”她看着對過覺得眼生,也想不到誰還能在這個時候來家裏。

    “我找宋天諭,他在不在家?”劉.欣悅直接擡高聲音只呼其名。

    “您找先生,那您是?”傭人根本不認識面前這個女人,又見她帶着個孩子,對她還算是有禮貌。

    “我是誰?我是他外面的女人,這也是他兒子,現在你們家那母老虎不在,這房子剛好沒了女主人,我自然就是來接替這女主人位置的!”劉.欣悅勾着嘴角,那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好比避諱自己的身份。

    傭人一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關於宋天諭的秉性,她自然多少也瞭解一些,可沒想到江月這前腳出了事兒,後腳別的女人就直接找上了門,站在門口用着稍稍猶豫了下,不知該不該將她放進來。

    “那小姐,您先等一下,這事兒我要跟先生說一下……”傭人稍稍猶豫了下。

    “他在家?那還跟他說什麼,我去跟他說就好了!”說罷,劉.欣悅直接扒拉了傭人一下,扯着兒子的胳膊,大踏步的走進了別墅裏面。

    進到客廳,她環視了下,心中不由得發出一聲驚歎,“哇,好大啊……”這裏實在和自己那棟小公寓沒法比,她要能成爲這裏的女主人,那該是件多麼幸福的事兒。

    此刻,宋天諭依舊坐在沙發上,不斷的喝酒,一副模模糊糊的樣子。

    “天諭!”劉.欣悅立即往前一湊,在宋天諭的肩上重重地一拍,隨即繞過沙發,直接就坐在他對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