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賬字體大小: A+
     

    “陸景亦!你等着,你早晚有一天也會像我一樣傾家蕩產的!哈哈哈……”宋天諭踉蹌了兩步,倚在辦公桌上,模樣很是狼狽,突然癲狂的笑了起來,可更加狼狽了。

    就連打架自己都不是陸景亦的對手,他當真是一無是處了……

    陸景亦根本沒理會,只是輕飄飄的撇了他一眼,自古以來就只有勝利者纔有囂張的權利。

    宋天諭的心情極其落寞,灰溜溜的拿上自己的東西,從公司離開。

    走到門口,他轉回身來看了一眼自己的公司,還長長的嘆了口氣,沒想到他辛辛苦苦奮鬥了十來年的產業,居然在幾天之內就被陸景亦給侵吞了。

    宋天諭失魂落魄的,坐回到車上,沉默了良久之後,才慢慢的開車回到家。

    自己在家裏已經沒了女主人,也沒了一點生活的氣息,平時江月時總是跟自己吵吵嚷嚷的,搞得他很煩,現在沒了她在身邊,宋天諭還當真是覺得不太自在。

    他默默的推開門,隨手把公文包和外套扔在玄關處,垂頭喪氣的往客廳裏走去,默默的坐回到沙發上。

    “來人!給我拿點酒來!”沉默了良久之後,宋天諭突然大喊了一聲。

    傭人聞言,立刻提了一瓶紅酒,還順手拿了杯子,“先生,您要的酒。”她恭恭敬敬的把酒放到宋天諭面前的茶几上。

    宋天諭沒理會,接過瓶子,拔掉瓶塞,倒了滿滿的一大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他心裏難受,只想用酒精麻醉自己。

    喝完了這一杯,又到了好幾杯,這架勢完全是在拿紅酒當水喝了,不多時候,這一瓶酒就見了底兒。

    “去,再給我拿一瓶來!不,兩瓶,不,把所有的酒都給我拿過來!”宋天諭一揮手,向傭人指揮道。

    “先生,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要喝那麼多酒?你怎麼喝下去會醉的?”傭人關切了一句。

    “少在這給我廢話,讓你去拿酒就給我拿酒啊!快去給我拿酒來!”宋天諭突然提起酒瓶子,使勁的砸向那個傭人。

    傭人心頭一驚,趕緊往旁邊躲開。

    “砰!”酒瓶子應聲落地,玻璃碎了一地,她嚇了一跳,立即就轉頭回去,又幫宋天諭拿了兩瓶紅酒過來。

    “先生,您要的酒。”她嚇得大氣都不敢喘,放下酒瓶,便匆匆的去收拾那些玻璃渣。

    宋天諭趕緊接過酒瓶,拔掉塞子,又給自己連續倒了好幾杯,他現在只想將自己灌醉,忘掉心中的這些苦悶。

    可人往往都是這樣,心裏越裝着事兒就越是喝不醉,就像現在的宋天諭。

    不多時候,另外一個傭人把小寶從幼兒園接了回來。

    見到宋天諭,小寶似乎並不開心,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沒有見到江月,每天都會跟宋天諭鬧上一場,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爸爸,你怎麼在這兒喝酒?你什麼時候要帶我去見媽媽?”小寶還是像平時那樣,擠到宋天諭旁邊,問個沒完。

    他一把拽下了他手裏的酒杯,煩躁的扔在一邊。

    宋天諭也皺着眉頭,同樣是一臉的不悅情緒,“你媽走了,你以後都不用再去見她了!”

    “你騙人,分明就是你跟媽媽吵架把她氣走的。”

    “我沒有!把酒杯還我!”宋天諭向前探了下身子,從小寶手中將就被搶了回來,又抓起瓶子給自己倒上了一杯。

    “爸爸你別再喝了,媽媽雖然做了錯事,可是你不能這樣對她。”小寶見到宋天諭這煩躁的態度,也被感染了,皺着眉頭險些將心中的祕密講了出來。

    宋天諭本來還沒在意,可突然又覺得不對勁,沒有任何人告訴過他江月現在被關在監獄裏的事,他怎麼會突然提到江月犯錯誤?

    宋天諭轉過頭看向他,“你媽媽做了什麼錯事?”他湊近小寶,一股子酒氣撲面而來。

    小寶捏着鼻子在面前扇了扇,“如果我替媽媽向你承認錯誤,你會原諒她,讓她回來嗎?”小寶很迫切的希望挽回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眨着一雙大眼睛看着宋天諭。

    “好,你說說看,只要你把話都說清楚,我就會原諒她。”宋天諭順藤摸瓜,藉着他的話往下說,只想聽聽他說的到底是什麼錯誤。

    小寶默默的垂下頭來,思索了良久,像是很難將心中祕密講出來的樣子。

    宋天諭本來也沒放在心上,等了他半天,也並沒聽到什麼相應的回覆,本來打算就此作罷,再扭過頭去舉起酒杯時,小寶卻突然開口說道。

    “其實,去年奶奶不是因爲突發的心臟病……而是……媽媽把她推下樓去的。”小寶考慮了半天,纔將這個一直埋藏在心中一年多的祕密講了出來。

    他還以爲父母是因爲這件事情一直在吵架,所以現在也只能把這些交代出來想要挽回他們對自己的愛了,可他並不能分清是非曲直,江月一直要他保密,他就一直都沒說,現在總算是忍不住了。

    宋天諭一聽,心頭突然一緊,腦袋像是被一記重拳打蒙一樣,只覺得眼前全是金星,屋漏偏逢連夜雨,心裏對江月最後的那點念想也就此消失了。

    母親是去年去世的,當時還以爲她是心臟病突發,甚至最後連一句話都沒有交代,爲這事,宋天諭還傷心了好久,江月也一直默默的在他身邊陪伴着鼓勵着,直到幾個月之後,他才慢慢的將這些悲傷放下。

    王瑛在世時,江月一直和她的關係很好,宋天諭是怎麼都想不到,自己的母親居然是被妻子害死的。

    他把酒杯隨手一扔,雙手捏在小寶的肩膀上使勁搖晃着,“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奶奶是被你媽推下樓的?”宋天諭的聲音裏帶着顫抖,咬牙切齒的質問着。

    他手上的力道很大,捏的小寶肩頭生疼,他不斷的扭.動着身子掙扎着,“爸爸,你放開我,放開我呀!你捏疼我了!”

    他也沒想到自己說完這話之後,宋天諭會突然這麼生氣,小寶委屈的看着他,眼淚大顆大顆的涌出眼眶。

    宋天諭見狀,這才撒開了手,可他實在被氣到不行,根本就坐不住了,怒氣衝衝的抓起手機,打給了自己的律師。

    “去幫我準備一份離婚協議,要快!”

    “好的宋先生,離婚協議現在就可以幫你準備好,不過需要等到明天民政局上班之後方可蓋章生效。”律師擡手看了下時間,據實以告。

    “別在這兒跟我廢話,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儘快給我拿過來就好。”宋天諭氣急敗壞,對着律師大喊大叫。

    對方無奈的撇了下嘴角,掛斷電話之後便匆匆的打印了離婚協議很快,送到了宋天諭家中。

    拿着這份協議,宋天諭心中依舊咬牙切齒,隨即立刻簽上自己的大名。

    “宋先生,雖然您的公司現在已經破產了,可是如果協議離婚的話,您的所有財產將會分給您妻子一半。”律師坐在對面,提醒了宋天諭一句。

    “我知道你有辦法可以不用分給她財產!”宋天諭雖然喝了很多酒,可此刻他卻異常的清醒。

    律師勾了下嘴角,一副成竹在胸的態度,“那就要看宋先生肯不肯多出一倍的價錢了?”

    真是沒想到這律師居然在這種節骨眼上訛自己的錢,他明明知道自己破產了,真是牆倒衆人推啊……

    宋天諭突然有種腹背受敵的感覺,可轉念,就算自己名下沒有多少錢,不過別墅和跑車也還值些錢,要是當真分給江月一半,他自然是不甘心的。

    “好!不過是一倍的價錢,你放心做就好了!”

    “那孩子呢?”律師自然是考慮的周全。

    宋天諭稍稍皺眉,幽幽的說道,“她現在在監獄。”

    律師點點頭,“那好,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明天一早,我會把這所有的事情全都做好,到時您只管帶着離婚協議去找您的夫人簽字就好。”

    律師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睛,說着話,便起身對宋天諭稍稍鞠了一躬,很快就離開了他家。

    這一夜,宋天諭輾轉反側,心中一直浮現母親在世時的音容相貌,他是怎麼都想不到江月居然會是殺害母親的兇手,越發的覺得自己是看錯了她,原來蘇小歌說的都沒錯,江月果然只是一朵白蓮花,他只恨自己爲什麼不早一點醒悟!

    接手了宋天諭的公司之後,陸景亦處理清這邊的工作,就早早的回了家。

    這幾天,蘇小歌又恢復了不少,行走基本可以不用再扶東西了,見到陸景亦進門還掛着一臉的神祕,她還有些不解。

    “怎麼今天回來的這麼早,還神神祕祕的?難不成公司又談了新合同?”蘇小歌向他挑了下眉毛,她能想到的只有工作的事纔會讓陸景亦這樣高興。

    現在,她這樣子倒是有一種在家等待外出上班老公回來的小嬌妻模樣。

    陸景亦打量了蘇小歌一下,愉悅道,“也不算是什麼新合同吧,不過倒是筆大買賣!”他拉着蘇小歌的手坐回到了沙發邊,從包中掏出來一份股權所有書,遞到她手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