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牀頭打架牀位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牀頭打架牀位和字體大小: A+
     

    “能讓你這麼緊張的,該不會是……陸先生跟你說了什麼話吧?難不成他真的跟你求婚了?”木木仔細盯着蘇小歌的表情,順着她的模樣再將這話說了出來。

    但這話卻扣動了蘇小歌的心絃,只覺得渾身的血液就像是在那一刻凝固了似的,臉頰紅的居然像是能滴出血來。

    “別胡說,沒有,沒有的事兒,根本就不是這樣,快點睡覺!時候不早了,明天還要去上學!”蘇小歌支支吾吾的,沒有正面回答木木的話,對他的問題也是失口否認。

    可木木一看便知,嘴角上這才勾起了一抹笑意,倘若能夠看到蘇小歌步入婚姻的殿堂,也算是了卻自己的一樁心事。

    他在心中感嘆,自己這個做兒子的也真是爲母親操碎了心呢!

    這一夜,蘇小歌躺在牀上輾轉反側,一直都在想着陸景亦的話,總覺得這樣的求婚是不是有點太不浪漫了?

    她還幻想着可以在一個很浪漫的地方,陸景亦單膝下跪,向她掏出代表愛情的鑽戒,說些溫情的話,有家人的祝福,伴着鮮花和掌聲,那樣才能夠讓她有足夠的美好回憶。

    可他只不過是坐在沙發上,給自己遞了杯溫水,隨隨便便就要和他結婚,這是不是有點太草率了?

    蘇小歌越想越覺得自己不夠本兒,她纔不可能就這麼輕而易舉的答應陸景亦呢!那也太便宜他了啊!

    木木在她身邊睡的也不太舒坦,旁邊的人一直在翻騰,能夠睡踏實才有鬼呢!

    陸景亦在隔壁的主臥裏,倒是一直偷笑,想到剛纔蘇小歌在自己面前那副侷促的模樣,他的思緒一下子又回到了五年前。

    曾經的蘇小歌也是這樣,雖然時過境遷,她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不諳世事的少女,可現在,她在自己面前時,雖然還是這樣。

    陸景亦越發的篤定,他一定要給蘇小歌一場盛大的,終生難忘的婚禮,也絕對不會讓蘇小歌就這樣平白無故的跟在自己身邊受了這麼多的苦。

    宋映雪把電話打給了江月,向她哭訴了自己的經歷。

    江月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兒,心中暗歎,這個宋映雪也真是的,竟然對自己的丈夫一點辦法都沒有,也真是夠可以的!

    “行了,你就別再哭了,那可是你自己的丈夫,你就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江月明顯有種說風涼話的嫌疑。

    宋映雪當下完全聽不出來,除了她之外,她雪已經再找不到可以幫助自己的人,她還在不斷的抽泣着,“我,我能有什麼辦法,他現在心裏只有慕小歌,居然居然讓我滾出這個家,還要跟我離婚,我怎麼辦?”

    她抹了一把臉頰上的淚,心中實在委屈難耐。

    “什麼?他居然要跟你離婚,呵呵……男人都是一個德性!”江月突然有種感同身受,竟也默默的可憐起宋映雪來。

    雖然他們的性格不一樣,可是遇到的男人卻都是一樣的,同樣都是爲了蘇小歌想要拋棄他們。

    一瞬間,江月也點燃了心中的怒火,聲音也變得狠厲的起來。

    宋映雪默默的點點頭,“是啊,他好像知道了那件事,所以,所以我們……”

    “簡直豈有此理,你幫了他那麼多,他居然還說這話?是不是又是因爲那個賤女人?”江月恨得咬牙切齒,緊緊攥着拳頭,恨不得現在就將蘇小歌抓到自己面前來。

    宋映雪長長的嘆了口氣,“當然就是因爲她,我想讓她去死,讓她永遠不再出現在乘風面前!”

    她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冷,臉上有一種魔性的憤怒,咬着牙,也跟着捏起了拳頭。

    “呵呵呵……好啊,那我們就好好計劃一下?”江月對她的態度很滿意,隔着電話點了點頭。

    “但是乘風……我該怎麼辦?”有那麼一個瞬間,宋映雪又突然落寞了下來,一想到陸乘風,她的心中全是脆弱。

    “小兩口打架可不從來都是牀頭打牀尾和的,這點辦法你還能沒有?”江月趁機跟了一句,一下子便把宋映雪點明白了。

    “好,我知道怎麼做了,謝謝你!”她忙不迭的對江月道謝,匆匆掛斷了電話之後,又扭頭看了一下門板,慢慢的便計上心來。

    宋映雪默默的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狼狽的衣衫,便慢慢的離開家。

    陸乘風在家裏待着,生了很久的悶氣,等他再次來開門時,發現宋映雪早就已經不知所蹤,他憤憤的哼出一聲,這才離開家。

    本來還想再去找蘇小歌的,可總覺得自己也佔不到多少便宜,隨即也就就此作罷了,渾渾噩噩的在公司待了一個下午,也沒做多少工作,下班時,他還在辦公室裏磨蹭了好久,一直不想回家,總覺得那個家現在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可回的。

    看着外面的天色漸黑,陸乘風覺得心情一直都很不爽,公司裏也已經沒了人,他默默的下了樓回到家裏。

    宋映雪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只是一直躲在客房裏沒敢露面。

    從門縫中看到陸乘風回到家裏,她這顆心也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兒,自己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倒要看看陸乘風這次還會對自己是這種態度嗎?

    陸乘風並沒有什麼胃口吃飯,家裏的傭人誰也不敢打擾他,一路目送他上樓,回到臥室。

    宋映雪瞅準了這個機會,趕緊來到廚房,“下午讓你煲的湯煲好了沒?趕緊給少爺端過去,他平時工作這麼忙,總是不吃飯,腸胃會壞的!”

    她又恢復了之前的那副好態度,並不像是剛跟陸乘風乾過一仗的模樣。

    傭人點點頭,按照宋映雪的吩咐,端着那碗已經煲好的湯,慢慢向樓上走去。

    他知道陸乘風現在心情並不好,可礙於面子的面子,自己也只好硬着頭皮上了。

    “砰砰砰!”傭人敲響了陸乘風臥室的房門。

    “什麼事?”陸乘風的態度還算好,他知道宋映雪沒在家,能敲自己們的應該是傭人,多半是喊自己吃飯。

    “少爺,您晚飯沒吃,我給您煲了些湯,您多少喝一點。”說話的還是之前那個勸他不要生氣的傭人。

    陸乘風撇了下嘴角,心中也有些不忍,好歹這傭人在自己家也幹了這麼多年,一直勤勤懇懇的,他實在是不應該將對宋映雪的憤怒遷怒到她身上。

    “好的,你拿起來吧。”

    傭人一聽,趕緊扭開門把手,恭恭敬敬的將自己煲的那碗湯端進房間去,放在陸乘風的牀頭櫃上。

    “少爺,一定趁熱喝,涼了對胃口不好。”她又耐心的囑咐了一句,這才恭敬的欠了下身子,趕緊退出了他的房間。

    被別人這樣關心,陸乘風多少還覺得很窩心,看了一下襬在牀頭上的湯,端起碗來“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那溫熱的湯入喉,讓他整個身子都暖暖的。

    陸乘風彎了下嘴角,努力的擠出了些笑容,這才把空碗放回了牀頭。

    反正自己也沒什麼事做,陸乘風便起身洗了個澡,打算早點休息。

    每天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總是很耗費腦子的,好在今晚耳根清淨,他倒想早點睡個覺。

    可是從喝完那碗湯之後,陸乘風就覺得身體也有些燥熱,他還以爲是因爲湯是熱的所以纔會有點熱呢,走到洗手間去先把水溫調的很低,一直用冷水不停的在身上澆着,好讓自己不再那麼難受。

    他在浴室裏澆了十幾分鍾,可是那種渾身燥熱的感覺不僅沒有減少,反倒是越來越強烈,陸乘風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身子也越發的不舒服。

    他隨便找了條幹毛巾將身子擦乾,便立刻從浴室走出來,可他走進臥室的那一刻,卻看到宋映雪身着一條吊帶性感睡裙,半躺在牀上正在挑..逗的看着他。

    這畫面的衝擊力還真是挺大的,瞬間讓陸乘風的氣血上揚,他努力的忍着,憋的很辛苦。

    “你這女人,誰讓你回來的?!”他很是生氣,喘了口粗氣便擡高嗓門對她怒吼。

    宋映雪卻並沒覺得怎麼樣,趕緊從牀上坐起來,來到陸乘風的面前,擡起手輕輕在他的胸膛上撫摸着,眼神當中盡是嫵媚,分明就是在挑.....逗他。

    陸乘風的眉頭不悅的鎖緊,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你想要幹嘛?”

    “乘風,我們是夫妻,你說這麼晚了,我能幹嘛?自然是來盡我做妻子的職責了……”宋映雪勾着嘴角努力湊近陸乘風,嘴中哈出的熱氣撲在他的胸膛上,讓陸乘風心中燥癢難耐,

    他只覺得身體裏像是有一團火激烈的燃燒着,實在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

    瞧着面前女人這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陸乘風突然意識到肯定是有哪裏不對。

    “你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說!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麼?”陸乘風只覺得自己的氣息越來越重,看着面前的女人竟有些欲罷不能。

    他發誓這些絕對和喜歡無關,可他就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