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拒絕誘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拒絕誘惑字體大小: A+
     

    怕自己聽不清,蘇小歌還趁機把聲音小了兩格。

    他實在是擔心那個宋映雪又會有什麼事讓陸景亦再次扔下自己,就這樣離開……

    那一刻,她心中一直敲着小鼓,似乎心頭也跟着擺上了一架天平,也不知道在陸景亦的這架天平裏,自己和宋映雪的分量到底孰輕孰重?

    她咬着嘴脣不敢出聲,只敢趁着陸景亦背過身去的時候偷瞄他幾眼,蘇小歌緊張的攥着拳頭,唯恐自己在這場莫須有的鬥爭當中會輸得徹底。

    宋映雪一手舉着手機,另外一隻手胡亂的抹了一下臉頰上的淚痕,心裏已經開始幻想,陸景亦會對自己說出那些很溫柔的話,她也只想靠着他的安慰才能夠心情好一些。

    只是電話裏的音樂一直響個不停,對方卻一直都沒有接聽,宋映雪的眉頭也稍稍皺了皺,不知道這麼晚了,陸景亦是不是已經休息了。

    她猶豫了半晌,正在自己打算要掛掉電話的時候,電話卻莫名的接通了。

    宋映雪心口提着的這口氣,突然一鬆,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臉頰上竟不可思議的浮現出了一點笑容。

    “景亦,你……你怎麼才接電話?”她的聲音裏還帶着些埋怨,可更多的是委屈。

    以前,在陸乘風這邊受了委屈,她總會向陸景亦去發泄,每一次陸景亦都會對她溫柔以待,也就是憑藉着這股力量,宋映雪纔可以久而久之的在陸乘風身邊呆下去。

    當然,這一次,她也同樣寄希望於陸景亦能夠哄哄自己。

    “哦?是宋小姐?”陸景亦突然迴應,可態度卻是極其陌生,而且他居然叫自己宋小姐?

    宋映雪的表情一變,覺得有些不對勁,“景亦?你在說什麼?”

    “宋小姐,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陸景亦沒理會她對自己的質問,反倒是向她提問。

    他基本上已經可以猜到宋映雪給自己打電話的目的,只是這次,陸景亦絕對不會像之前那樣,此刻,他心中想的全都是蘇小歌,關於宋映雪,在他心中的地位早就已經被剔除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乘風他……”宋映雪無奈的撇了下嘴角,心中很是落寞。

    一提到陸乘風,她心中就委屈到不行,說到最後,聲音也戛然而止。

    從前,她跟陸景亦提起這些事,根本就不用說的多明白,陸景亦就可以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隨之而來的,也肯定是對她的安慰。

    宋映雪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次,她自然也像從前那樣,但她沒想到,換來的卻是陸景亦的極度冷漠。

    “宋小姐,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的意思該不會就是告訴我,你的老公對你不好吧?”陸景亦突然的質問,打了宋映雪的措手不及。

    那一刻,她真不知該回復對方些什麼話,莫名其妙道,“景亦,你怎麼……是我啊,雪兒啊,以前,你是從來不會這樣的呀?”

    宋映雪心中一涼,就像是被陸景亦澆了一盆冷水一樣,心裏有些涼意,說話磕磕巴巴的,有點跟不上對方的節奏。

    “呵呵……以前嗎?宋小姐真是說笑了,以前的事情,恐怕是你誤會了,可是現在,我所關心的女人,只有蘇小歌一個!宋小姐有這時間還是多放些心思在你丈夫身上吧,說不定你們兩個的關係會好一些。”

    陸景亦操着一副義正言辭,冠冕堂皇的說道這些,可語氣當中,卻帶着些嘲諷的意味。

    這不免讓坐在沙發上的蘇小歌大吃了一驚,她本來還在擔憂陸景亦會說出些什麼驚世駭俗的話,唯恐自己這次還會被當成是炮灰,可沒想到,他居然竟這樣跟對方說自己。

    那一刻,蘇小歌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她手上還握着遙控器,可身子卻已經徹底轉了過來,出神的看着陸景亦的背影,此刻那男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起來。

    她心裏還在猜測着對方的話,撇了下嘴巴,發自內心的表示不齒。

    宋映雪也被陸景亦的話打了個措手不及,竟然有些慌神,之前他無論自己說什麼都不會怒不會惱的,可現在這是……

    “爲什麼,爲什麼你要跟我說這些?景亦,以前你不是總說你的懷抱一直都爲我敞開嗎?這纔多久,你居然被那個女人所迷惑……”宋映雪的眼淚不爭氣的又從眼眶當中流了下來,聽到陸景亦說這些,她心中也像是被針紮了一般那麼疼。

    以前,她總是不答應陸景亦的請求,可現在看到他轉身離去,不再對自己感興趣,竟也如此的酸澀。

    或許女人都是這樣的吧,總是喜歡有那麼幾個備胎圍在身邊,好讓自己在傷心的時候,可以有人給自己做個墊背。

    但這一次,宋映雪的計劃卻失誤了……

    “宋小姐,我看你就不必在我面前裝了吧?!”陸景亦根本就不爲之所動,又冷冷的駁回了她的話。

    “我知道你還在因爲那件事情生氣,我想說那根本就是個誤會,乘風公司裏新聘到了一個設計師,那設計方案是新來的設計師幫他完成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剽竊。”宋映雪很自覺的就想到了陸景亦還在因爲之前競標的事情生氣,所以纔會這麼對自己說話。

    她立刻扯出了一個蹩腳的理由,想要搪塞過去。

    陸景亦根本就不可能相信,且不說是自己在酒吧裏已經聽到了她和江月說的話,而且那設計方案是自己看着蘇小歌一點一點做出來的,她的手比自己怎麼能夠不清楚?宋映雪說的這些話,實在是太幼稚了,難道還當自己是小孩子嗎?

    “呵呵呵……”陸景亦一陣冷笑,“宋小姐的解釋還真是精彩呢!既然是這樣,那我就祝福你的丈夫工作越來越順利吧!”

    “不,景亦,我想跟你說的並不是這些,難道你就不能念在我們過去的情分上,再相信我一次?”宋映雪想要極力去挽回。

    陸景亦卻勾了勾嘴角,臉上的那抹冷笑,像是能夠結出冰霜一般的淒寒。

    “我看宋小姐還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再鄭重的告訴你一次,我心中的女人只有一個,她就是慕小歌!”

    說完,陸景亦根本就沒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機會,把電話從耳邊拿開,直接按下了掛斷鍵。

    蘇小歌從陸景亦的話中久久都不能回過神來,看着他那高大的背影,心中泛起陣陣的漣漪。

    眼看着陸景亦掛的電話,蘇小歌像是受了驚嚇一般,趕緊扭過頭來,嚥了下口水,緊張的看着電視屏幕,裝作沒事人的樣子。

    突然間,陸景亦那張放大的帥臉出現在她面前,“這麼緊張是怎麼回事?剛纔是不是在偷聽?”他湊近蘇小歌的耳朵,在她耳邊呼着熱氣。

    蘇小歌的脖子被他搞得癢癢的,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轉過頭看向陸景亦時,撅起嘴巴很不服氣,“亂說什麼?我纔沒有偷聽,誰稀罕偷聽你電話!”蘇小歌瞥了他一眼,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聲音並不太大,有些底氣不足。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緊張個什麼?額頭上都出汗了!”陸景亦擡手輕輕在蘇小歌額頭上蹭了蹭。

    果然,她的額頭上浸出了一些細汗,陸景亦把蹭溼的手指拿到她面前展示。

    蘇小歌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推了陸景亦一下,“神經病啊你!”

    陸景亦勾着嘴角笑了笑,瞧這蘇小歌這副樣子,又想到了曾經的她……

    “當真沒有在偷聽我說話嗎?”他對蘇小歌挑了一下眉毛,眼神當中盡是玩味。

    “那你剛纔那些話是刻意說給我聽的?”蘇小歌一個沒忍住,還是中了他的圈套。

    陸景亦突然拉住她的胳膊,一下子將她扯到自己的懷裏,“剛纔那些話,全都是刻意的,但不是刻意說給你聽的!”

    他的話中略有所指,俯下頭看着懷中的女人,心情一片大好。

    蘇小歌還在思考着他這句話的意思,可不曾想到陸景亦卻趁她不備,將頭垂了下來,兩片薄脣,很快就印在了自己那溼.滑.的嘴脣上。

    蘇小歌眉頭一皺,悶悶的哼出一聲,開始時,還拒絕垂打了陸景亦兩下,可之後,也就慢慢的適應了,竟開始閉上眼睛,一臉的享受狀。

    只是親吻了一分鐘之後,她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使出全力一把將陸景亦推開。

    “陸景亦,孩子還在看着,你瘋了!”蘇小歌擡手捂在嘴巴上,含糊的說道這話。

    即便她說的並不是很清楚,陸景亦倒是聽了個明白,這種時候他的理解能力總是超乎想象。

    “我們是他的親生父母,又不是別人?怕什麼!”他向客房裏瞥了一眼,倒是說得坦坦蕩蕩,甚至還故意擡高的聲音。

    木木坐在電腦桌前,本來還沒注意到客廳裏的兩人在幹什麼,這會兒聽到陸景亦的話,眼珠轉了轉,也向客廳裏瞥了過去,看到他們兩個面對面坐着,蘇小歌還擡手捂着嘴巴,也大概能夠猜測的出來這兩人剛剛發生了些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