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零九章 臨終遺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零九章 臨終遺言字體大小: A+
     

    “從現在開始,你從哪兒來的給我滾到哪兒去!再讓我看見你小心你的狗命!”陸景亦看了一眼牀上的女人,也不想讓這個小李再多逗留下去,隨即便咬牙切齒的狠狠咒了一句。

    小李沒想到這事情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過去了,心裏還有點慌,即便是失業也要比被送到警局去好得多,他趕緊向陸景亦瘋狂的點頭,隨即便逃也似的抓起地上的衣服溜出了酒店。

    回想起來,心中還有些憤懣,若不是那女人勾引自己又怎麼會發生這些事情。

    小李皺了皺眉頭,還是覺得自己有點委屈,只是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是被被人當炮用了。

    蘇小歌被塞進麪包車裏,看着江月也一併坐了進來,她並沒有感覺到多麼緊張,只是覺得這女人的手法是在下做。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坐在後排座被那兩個壯漢夾在中間,蘇小歌多少有些不自在,她怒視着前排坐着的江月,滴滴的向她發問。

    “怎麼樣?呵呵呵……我知道你就是蘇小歌,竟然前幾年你沒有死明白,那今天我就讓你好好的死個痛快!”江月就好像是得了什麼天大的便宜一樣,仰天長嘯,那副癲狂的模樣就像是得了神經病。

    蘇小歌看着她這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憤憤的咬牙切齒。

    說起和這女人的恩怨,那說來可就話長了,只是自己實在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終究還是要和她糾纏在一起。

    “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胡來,我會讓你負責任的!”蘇小歌並沒多少懼怕,依舊怒視着對方。

    “負責任?呵呵呵……你覺得我現在還會怕負責任嗎?”江月勾起一側的嘴角,那笑容在她臉上顯得極其的陰狠。

    蘇小歌看着這車子駕駛的方向好像是往海邊走的,這條路她很熟悉,自己曾經走過無數次,甚至還清楚的記得那次陸景亦帶她在海灘上看煙花,只是現在氣氛,可沒有當時那麼浪漫……

    “你是想帶我去海邊?”蘇小歌向車窗外瞥了一眼,回過目光來繼續看着江月。

    “還是挺聰明的嘛!我看你現在這麼淡定,不知道待會兒會不會哭爹喊媽呢!哦,對了,你是死過一次的人,也許根本就不怕這些,呵呵呵……”

    她繼續發狂一般的大笑,就好像已經成功的將蘇小歌殺掉了一般。

    心想着,只要這個女人一死,所有的問題全都迎刃而解了!

    江月將淤積在自己心頭這麼多年的怒火,一股腦的全都拋在了蘇小歌身上。

    蘇小歌的眉頭稍稍皺起,突然起身想去扯住江月的胳膊。

    可旁邊的壯漢並不是吃素的,一下子將她摁在那兒,“給我老實點!”

    突然被鉗制住動作,蘇小歌很是被動。

    “怎麼?都到現在了,還想反抗?會不會太晚了?哼!怪只能怪你這麼多年居然還不死心,居然回來了之後還要想着勾三搭四,你這女人啊,天生就是賤命,做小三兒的爛命!死了都不會有人疼你,呵呵呵……”江月的話越說越難聽。

    字字句句就全扎敗在了蘇小歌的心尖上,她最討厭別人提到“小三兒”這字眼,尤其是曾經陸景亦和蘇夏夏還有那樣的經歷,讓蘇小歌覺得這詞對她的傷害越發的大。

    “你給我閉嘴!”蘇小歌怒吼着,使勁掙扎,想要抽出身來。

    可自己如此瘦弱,又怎麼可能是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的對手呢?她現在的掙扎全都是徒勞的。

    江月看着她這副樣子,笑得也更加得意了,“放棄吧!還是好好做做心理準備,免得待會兒我把你推下海去的時候,你會手足無措呀!”

    她安安穩穩的坐在副駕駛上,側着身子向後看着,那得意的表情就像是完成了她一直許下多年的願望似的。

    木木在原來的地方等了很久,可一直都沒有等到陸景亦的蹤跡,好在自己提前有準備,慕天昊接到木木的電話之後,便匆匆忙忙的趕到了這裏,接上了木木,便也向海邊趕去。

    在此之前,木木已經通過自己的勢力調查到了綁架蘇小歌的那臺車子的去向,所以他們現在必須要儘快的趕上,不管他們要對蘇小歌做什麼,他至少都要保證對方的安全才是。

    “舅舅,快!剛纔那臺車子就朝這個方向去的。”木木迅速的做到了慕天昊在車上,不斷催促着。

    慕天昊的眉頭緊鎖,一直揪着一顆心,他趕緊點點頭,迅速的將油門踩到底,向木木指的那個方向一路奔馳。

    儘管車子開的很快,可兩人一直都是十分緊張,唯恐蘇小歌真的會被對方怎麼樣。

    此刻,木木心中對陸景亦諸多的失望,他已經通過調查知道了這所有的計劃,之前沒采取行動也只是在考驗陸景亦對蘇小歌的真心,可現在這麼看來,在陸景亦心中,似乎還是宋映雪的分量重!

    騙子!大騙子!

    木木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咒罵着陸景亦,虧自己之前還想要跟他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蘇小歌坐的那臺麪包車越開越快,眼看着自己馬上就要被江月帶到海邊,她的心情也慢慢的緊張起來。

    “江月,我勸你還是不要胡作非爲,否則……”

    “否則怎麼樣?你咬我啊?!哼!老孃今天就是要給你點顏色看看!我就是看你這女人不順眼,不僅勾引我的男人,還去勾引別人的男人,你可真是厲害呀!”江月繼續對蘇小歌咬牙切齒,她扯着嗓子嘶吼着,在這狹窄的車廂裏面顯得異常的凜冽,聲聲都在刺痛着蘇小歌的耳膜。

    她的眉頭不由得縮緊,瞧着面前這張狂的女人憤憤的喘了口粗氣,她現在這副走火入魔的樣子,也不知現在還能跟她說些什麼。

    蘇小歌緊張的在向窗外看了一眼,心中就默默的期待着陸景亦能夠出現來救自己,她慢慢地預見到待會兒這女人肯定會對自己不利,看她這狠厲的模樣,怕是真的豁出去了!

    “行了,別看了,這種時候不會有任何人過來救你的,呵呵呵……等死你吧!”江月越發的得意。

    她好像是蘇小歌肚子裏的蛔蟲,就連她向窗外張望了下這麼個小動作都盡收眼底,竟然還能讀出蘇小歌的心思。

    蘇小歌對她說的這話有些驚訝,好像一切都盡在江月的掌握之中似的。

    他們在車廂當中僵持了不過十幾分鍾,車子很快的就抵達了海邊。

    這裏人不多,也完全沒有人注意到有這麼一臺破舊的麪包車停在這兒。

    看着車子挺穩,江月對蘇小歌旁邊的那兩個人打了個手勢。

    兩個壯漢齊刷刷的點頭,一左一右的鉗制住蘇小歌,連推帶搡的將她從麪包車裏拽了出去。

    “盪開我,你們到底想怎麼樣?”蘇小歌的表情不太好看,臉色也微微發白,跟她此刻身上穿着的這身中式禮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走在海灘上,腳下遍地都是形狀不規則的石塊,蘇小歌腳上踩着高跟鞋,深一腳淺一腳的根本就站不穩,基本上全程都是在被他們拉扯着被迫前行的。

    周圍的海風不斷的吹來,惺惺鹹鹹的拍打在他的臉上,讓蘇小歌感覺到一陣不快。

    “這裏很熟悉吧?還有什麼臨終遺言,趕緊交代吧,免得穿成這樣死了之後變成厲鬼!”江月分明就是一幅喪心病狂的模樣,那副猙獰的樣子倒真的和厲鬼沒什麼區別。

    蘇小歌用力的掙扎着,想要掙脫開他們的桎梏,可牽制住他的兩個人男人,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他們收了江月那麼多錢,自然是要把這活幹到位的,一直就死死地鉗制着蘇小歌,絲毫沒有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你們給我放開,放開我!警告你江月,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蘇小歌並沒有像江月想象中的那般害怕,只是在這關鍵時刻還在跟她說着這些周旋話,也讓江月突然就被氣到暴走,“怎麼?死到臨頭了還跟我說這些,我看你真是嫌命長!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給我去死!去死!”

    她歇斯底里在蘇小歌面前大喊着,發瘋似的像那兩個鉗制住他的人揮了揮手。

    隨即,兩人像是得到了命令似的,一路駕着蘇小歌連拖帶拽的,將她拉到了海邊一塊很高的礁石上。

    蘇小歌看着面前的一切,似曾相識,似乎又回到了幾年前她也從一塊類似的礁石上一躍而下的場景。

    江月站在一旁,得意的勾着嘴角,恨不能親手將她推到海里去。

    曾經蘇小歌跳海的那一幕,她可是親眼看到的,現在她就是死死的認定他們就是同一個人,既然曾經那女人就是這樣死的,現在索性也就給她來個痛快好了!

    “江月!你信不信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蘇小歌被推到礁石上的那一刻,心中也澎湃起了一股怒火,回頭向江月大聲喊叫着。

    可現在說什麼已經於事無補了……

    “那就等着你死了之後再說吧!

    動手!哈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