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零二章 騙她生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零二章 騙她生孩子字體大小: A+
     

    陸乘風被從陸景亦的公司趕走之後心煩意亂,一頭扎到了酒吧裏,又繼續開始買醉。

    或許只有這種方式,才能夠讓他覺得自己沒有那麼不堪吧……

    他揮金如土,大把大把的在酒吧裏對着那些陪酒的小姐消費。

    酒吧裏,嘈雜的音樂說淹沒了一切,陸乘風舉着酒杯一杯接着一杯,只覺得自己好像怎麼喝都無法忘卻蘇小歌似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的神經總算是有些迷糊了,之後的事情他好像斷了片兒……

    宋映雪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找到了陸乘風,趕走了那些陪酒的小姐,顧自起身半揹着他把他帶回家中。

    陸乘風已經醉的不省人事,將他放到牀上後,宋映雪這才長出了口氣,看着牀上躺着的男人心中莫名的心痛。

    此刻他醉得滿臉脹紅,迷迷糊糊的嘴中還在喊着蘇小歌的名字。

    宋映雪不悅的咬了咬牙,“蘇小歌!又是她!”

    她一用力,手上的傷還很痛,宋映雪只好慢慢的鬆開拳頭,想去幫陸乘風褪下外套。

    她付下身子,將他的外套脫下來,自己輕輕一抖,卻從他的衣兜裏碰到了一個堅硬的盒子。

    宋映雪的好奇心氾濫,慢慢的伸手摸向那個口袋,卻拿出來了一個戒指盒,打開一看,裏面的戒指大得讓她瞠目結舌,就連他們結婚時候的鑽戒都沒這麼大顆。

    宋映雪拿着戒指盒的手微微顫抖着,不可思議的看着牀上躺着的男人。

    她愣了半天,這才下意識的輕輕碰了碰陸乘風的胳膊。

    那一刻,宋映雪的神經有些錯亂,還以爲這東西會和自己有關係,難免有些複雜的情緒。

    陸乘風覺察到有人碰自己,可酒精作祟,他根本就沒辦法醒來,使勁皺了皺眉頭,煩躁的拍開了宋映雪的胳膊,翻了個身,又呼呼大睡起來。

    “乘風,這戒指……”宋映雪看到那枚戒指時不免有點激動,恐怕任何女人都會做出這種反應。

    鑽石本來就具有強大的殺傷力,更何況是從自己老公的衣服口袋裏拿出來的,宋映雪越發的激動,真想在第一時間向陸乘風求證。

    喝醉醉醺醺的陸乘風聽到有人打擾自己,再次不悅的翻了個身,他迷迷糊糊的喊道,“小歌小歌,你就答應我吧……”

    這話雖然說的模模糊糊,可宋映雪還是聽了個清楚,她手上的動作一僵,只覺得身子瞬間就失去了力氣,癱坐在牀邊,盯着那枚鑽石戒指出神。

    果然,又是她……

    她瞬間明白了這件事根本就和自己毫無關係,分明就是陸乘風買來取悅那個女人的,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有什麼強大的能力?爲什麼會吃的陸乘風死死的!

    她憤憤的將戒指盒關上,緊緊的捏在手裏,使勁咬着牙,心中難過不已。

    良久,宋映雪才把那枚戒指放到牀頭,起身幫陸乘風輕輕擦拭了一下臉頰,看着他比剛纔舒服了許多,心裏才覺得好過了一些,可只要自己一看到牀頭上放着的那枚戒指,這煩躁的情緒便不打一出來。

    休息了一會兒,陸乘風覺得有些燥熱難耐,因爲喝了很多酒,口渴的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他覺得自己明明在酒吧裏,睜眼時卻看到了牀頭上坐着的宋映雪,眉頭驀然的皺緊,“你?怎麼在這兒?”

    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沒過大腦,可突然環視了一下這房間,這裏分明就是自己的臥室,看來又是這女人將自己帶回來了……

    陸乘風稍稍掙扎了一下,其實再次向宋映雪投去了一個更加犀利的眼神,那目光當中盡是嫌棄。

    宋映雪見狀,趕緊站起來扶住陸乘風的胳膊,“乘風,你剛纔喝多了,是我把你帶回來。”

    “我的事情以後用不着你管!”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陸乘風截斷了,他使勁掙扎了一下,想甩開她。

    宋映雪又覺得非常委屈,那一瞬間眼眶再次溼.潤了。

    牀上坐着的明明就是自己的丈夫,爲什麼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他都會這麼嫌棄。

    “你是我的丈夫,爲什麼你的事情我不可以管?”宋映雪咬了咬嘴脣,強壓着心中的苦悶,哽咽的說出這句話。

    可換來的卻只是陸乘風對她的一記冷眼,他向旁邊一瞥,便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那個戒指盒。

    “誰讓你動我東西的?!”陸乘風一轉身,揮手將那戒指盒抓了起來,不悅的低吼。

    這東西確實花了自己不少錢,可卻是買來送給蘇小歌的,現在放在牀頭櫃上,很明顯就是被宋映雪動過了。

    不提這東西還好,宋映雪本來就在耿耿於懷,見到陸乘風抓起了盒子還一副很在意的模樣,心裏便更加難受了。

    “這東西是買來送給她的嗎?”她咬了咬嘴脣,那些疼痛很快就蔓延開去,讓宋映雪再次覺察到心底的痛。

    “既然知道還問什麼?”陸乘風根本沒打算向她隱瞞些什麼,只是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便將那戒指盒塞回到了褲子的口袋裏。

    “爲什麼?!我到底哪裏比不上她?!”看到陸乘風這動作,宋映雪突然暴走,發瘋的向她大喊。

    陸乘風還沒有見過她這副模樣,不免心頭一驚,“你這女人今天是吃錯藥了嗎?”他迅速的冷靜下來,聲音也冷冽至極,低沉的訓斥着。

    宋映雪怒火攻心,狠狠的捏着拳頭,甚至指甲都嵌進了掌心當中,可她根本就感覺不到任何一絲的疼痛,站直了身子面向陸乘風繼續歇斯底里。

    “乘風,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想要我怎麼樣?爲什麼你要這樣對我?那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宋映雪向他發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陸乘風卻依舊保持着剛纔那副冷漠的態度,完全不屑於理會此刻這個憤怒的女人,覺得她的所有問題完全都是多餘的。

    他顧自起身,倒了一些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兩口,可心中依舊煩躁的緊,也沒在家裏做過多的逗留,便再次離開了。

    這次宋映雪也沒再去追上他,而且根本就沒有想再去挽留他,男人不愛就是不愛,跟女人不一樣……

    她心中對蘇小歌的記恨越發的強烈起來,她實在是沒辦法再等下去,必須要給蘇小歌些顏色看看!

    宋映雪跌坐在牀上,捏起被單,之前劃傷的傷口被她努力攥緊的拳頭再次掙破,有些血絲陰出了紗布。

    宋映雪心裏疼的難受,竟“呵呵”的傻笑起來,只覺得自己無論做了多少事,陸乘風都看不見,爲今之計,必須要從蘇小歌身上下手……

    陸景亦的公寓裏,趁着蘇小歌去照顧木木休息的功夫,陸景亦給木星辰打個電話。

    “就這些,明天幫我安排好就行!哦,對了,安排個司機過來。”

    陸景亦坐在沙發上身子向後仰去,愜意的翹起了二郎腿,考慮着明天的事兒,吩咐的很是仔細。

    對於陸景亦的安排,木星辰不敢拒絕,甚至不敢問到底是爲什麼,只是一味的點着頭,“好的總裁,我會幫你安排好的,明早9點會讓司機到家裏去接你。”

    “恩,被遲到。”

    “在跟誰打電話?”陸景亦剛把手機拿離開耳朵,蘇小歌就推門進來了。

    她剛纔聽到了一句,不免有點好奇。

    陸景亦毫無隱瞞的意思,向蘇小歌看了一眼,遍將手機扔在一邊,“木星辰啊!”

    “這麼晚了還要忙工作嗎?”蘇小歌稍稍皺眉,以爲陸景亦又在跟木星辰佈置工作,心中就有些擔。

    曾經陸景亦也是這般的工作狂,雖然現在要比之前的情況好了許多,可他這份工作起來不要命的架勢是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陸景亦的嘴角上卻突然勾起了一抹微笑,輕輕搖了下頭,“並不是。”

    他的回答讓蘇小歌不免有點驚訝,實在是猜不透他和木星辰之間除了談工作還能聊什麼,難不成兩個大男人這大晚上的會打電話聊天?

    見蘇小歌對自己抱以質疑的態度,陸景亦再次開口,“你胡思亂想些什麼呢?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不如我們早點休息?”

    他突然起身走到蘇小歌面前,話中另有所指。

    瞧着他這模樣,蘇小歌有些緊張,往後退了兩步,可陸景亦卻突然擡手扣住了她纖細的腰身。

    “你幹嘛?要睡就睡!”蘇小歌心頭一慌,看着陸景亦盯着自己看的這幅模樣,恐怕又在想什麼壞事兒。

    “你看木木生的這麼可愛,不如我們在抓緊時間再要一個現在這麼可愛的小孩子吧?”陸景亦的頭一低趴在蘇小歌的肩膀上,在她耳邊輕輕的挑.逗着。

    蘇小歌被這話說的心頭一顫,只覺得身子一僵,有點不知所措。

    這男人你也真是太過分了吧,又想騙自己生孩子,而且還說的如此光明正大!她纔不要呢!

    她先是一愣,反應過來之後猛地使勁將陸景亦推開,“去你的吧,誰要跟你生孩子!”她心裏有些嬌羞,緊着嘴脣努力不在臉上表現出什麼情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