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還要瞞我多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還要瞞我多久字體大小: A+
     

    她想要看着陸景亦醒來,想問問他爲什麼又跟陸乘風大打出手……

    陸乘風一個人在坐在咖啡廳裏,看着陸景亦離開,這裏便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那經理生怕他再做出些什麼過激的事,只想讓他離開。

    “先生?您現在怎麼樣?需不需要我也將你一併送到醫院去檢查一下?”

    陸乘風緩了半晌,總算是有了站起來的力氣,他看了一眼經理,默默的搖了搖頭,慢慢的從咖啡廳裏走出去,坐回到自己的車上,還在悵然若失。

    他擡起雙手搭在方向盤上,低下頭去,在這裏也趴了好久,心中一直亂糟糟的。

    他想到了之前自己跟陸景亦大打出手,想當蘇小歌對他的冷漠表情,又想到蘇小歌旁邊站着的那個小孩子……

    仔細看來,那小孩子和陸景亦有幾分相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的事情全都在陸乘風的心底裏炸開,竟讓他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辦完了所有的手續,木星辰匆匆的回到病房,站在門口看着蘇小歌挽着陸景亦的手,不免有些尷尬。

    突然聽到開門聲,蘇小歌下意識的向門口看去,手上的動作僵在那裏,和木星辰四目相對,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蘇小歌下意識的慢慢教陸景亦的手放回到他旁邊,而木星辰卻覺得自己出現的很不是時候。

    “要不,慕小姐還是先回去工作吧,我留在這裏照顧總裁好了。”頓了幾秒鐘,他這才猶猶豫豫的開口。

    “算了,還是我留下來照顧他吧。”蘇小歌打斷了他的話,她怎麼能夠放心把陸景亦一個人留在醫院裏。

    木星辰也在等待着她這請求,隨即趕緊對蘇小歌點了點頭,離開了病房,剛纔又像是撞見了兩人什麼好事兒一般,讓他覺得尷尬不已,現在這個情況,自己也只能先回公司去幫陸景亦頂着了。

    放下公司裏的一切不管,蘇小歌現在只希望陸景亦能夠儘快醒來,可她只覺得身體很是虛弱,有點無力,在旁邊坐了好長時間,卻不見對方有醒來的跡象,自己的頭好沉,眼前慢慢的黑了下來……

    蘇小歌倒在陸景亦的旁邊,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多時候,陸景亦慢慢睜開了眼睛,看到牀邊正在熟睡的女人時,不免輕輕勾起了嘴角,雖然自己昏迷了這麼長時間,可醒來時還是很清醒的。

    他環視了一下這房間,又看了看自己手上打的點滴,很明確的知道了,他這是在醫院。

    陸景亦手腕上纏着厚厚的紗布,脖子上也貼着一塊繃帶,他覺得躺着有些累,又不想打擾到蘇小歌休息,只好強撐着慢慢扶着牀邊坐了起來。

    蘇小歌好像睡得很沉,一直沒醒。

    陸景亦趕緊看了下時間,此刻已經到了下午,看着趴在牀邊上的女人,不由得擔心輕輕撫了下她的頭髮。

    蘇小歌的手機突然響了,音樂聲並不大,依舊沒有吵醒熟睡中的女人。

    陸景亦便從她的口袋裏將手機拿了出來,爲了不打擾到她,他竟劃開了接聽鍵。

    “媽媽,你那邊情況怎麼樣?”電話裏傳來了木木焦急的擔憂聲。

    他和藍瀟瀟已經離開了好長時間,卻一直沒得到一個蘇小歌的來電,心裏一直擔憂着,當然,他除了擔心蘇小歌之外,順便也擔心陸景亦的情況,不知道此刻他到底脫離了危險期沒有。

    這聲音,陸景亦很熟悉,他的眉頭驟然縮緊,努力的回憶着之前在哪聽過,突然想到了曾經那個小大人一般跟自己談生意的孩子。

    他喊蘇小歌媽媽,那……

    陸景亦突然吃了一驚,愣了兩秒鐘沒有開口,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蘇小歌。

    沒得到迴應,對面的木木也不免更加擔憂,“媽?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對方再次發問,陸景亦這纔好像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突然揚起一側的嘴角,“你是木木?”

    聽到陸景亦的聲音,木木莫名的緊張起來。

    “你醒了?”頓了一秒鐘,他突然做出一副輕鬆的姿態向對方反問着。

    既然陸景亦都已經醒了,看來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這下自己也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是的,你是蘇小歌的兒子?”陸景亦再次想到了木木那副淡定的樣子,越發覺得他跟自己有幾分相似,心中十分渴望弄在他身上打開另外一份天地。

    “是,有什麼疑問嗎?”木木的態度越發的冷靜,完全不像剛纔那般焦急模樣。

    陸景亦突然呵呵一笑,“那你知道你的父親是誰嗎?”他想着跟一個木木賣個關子,可沒想到對方的回答卻是讓他出乎意料。

    “我的父親不就是你嘍?!”他平靜得出奇,完全不像是一個5歲的小孩子該有的態度。

    陸景亦被他驚得夠嗆,自己心中雖然很希望這就是事實,可沒想到從對方口中聽到這話時,他竟會這般的震驚。

    他舉着手機的手突然僵在那兒,此刻就連手腕上的點滴都好像靜止了一般,陸景亦的表情也僵在臉上,垂着眼眸看着身邊趴着的蘇小歌,心中卻翻江倒海,思緒一下就回到了幾年前。

    陸景亦的腦子很亂,不知木木是什麼時候出生的?也不是這些年,蘇小歌一個人帶着他經歷了多少的痛苦和折磨,猶豫了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蘇小歌的手突然動了一下,慢慢的睜開眼睛,向牀上看去,卻看到陸景亦已經坐了起來。

    她不由得吃了一驚,立刻坐直了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依舊覺得身體軟綿綿的。

    看到他舉着手機正在打電話,蘇小歌更加擔憂,她剛想開口,卻覺得他手上拿着個手機很是熟悉,那不就是自己的手機嗎?

    蘇小歌皺起眉頭帶着疑問看着對方,陸景亦這才緩過神來,對着電話呵呵一笑,“好了,我知道了,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現在能到醫院來嗎?”他想到之前和木木的一面之緣,也從來沒將他當個小孩子看待。

    “好!”對面的木木慎重的回答着,掛斷電話之後又從家裏溜出來,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來到了陸景亦的病房。

    陸景亦電話將手機遞給蘇小歌,還帶着一抹神祕的笑。

    “你在接我的電話?跟誰說話?”蘇小歌不免擔憂,謹慎的發問。

    “你這女人到底還想瞞我多久?”

    陸景亦的突然反問,打了蘇小歌一個措手不及,唯恐他是跟自己提到了木木的事,故意支支吾吾的不敢承認。

    “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聽不懂!”她緊張的把目光斜向一邊,沒敢去看陸景亦那質疑的目光。

    “兒子都那麼大了,這些年你一個人到底有多辛苦……”陸景亦突然向蘇小歌的臉頰伸過手去,那個纏着紗布的手輕輕將蘇小歌的下巴擡了起來,他出神的看着對面這俏麗的女人,心裏一揪一揪的疼。

    蘇小歌被他這動作搞得莫名的緊張,看來剛剛就是木木的電話無疑了,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

    即便是陸景亦捏起了她的下巴,可蘇小歌對眼眸也是微微下垂的緊,抿着嘴脣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又想到了自己這些年的心酸和痛苦,一個女人,單身帶着孩子,如果不是藍瀟瀟的幫助,也許她根本不會像現在生活過的這樣舒適吧。

    她曾經也想過有一天給木木一個完整的家,可沒想到自己精心編造的這些謊言,被拆穿的也太不是時候了吧……

    蘇小歌擡起手扒拉了一下陸景亦的胳膊,想要掙脫,可卻碰到了他的傷口。

    “額……”陸景亦突然悶哼了一聲,疼得眉頭緊鎖。

    蘇小歌被嚇了一跳,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疼惜的捧着陸景亦的手臂,“你,你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疼不疼?我是不是碰到你的傷口了,你要不要去幫你叫醫生?”

    她突然莫名的緊張,一連串說出好多話來,目光鎖定在陸景亦那包了許多層紗布的手上,沒想到自己真的會傷到他。

    陸景亦平復了一下情緒,又趕緊露出一抹笑來,強撐着說道,“其實沒什麼啦,我哪裏有那麼脆弱?!”

    看着陸景亦的表情突然一變,蘇小歌又狠狠的向他翻了個白眼。

    這伎倆,陸景亦怕是已經用過許多次了,可每一次都這樣管用!

    能怪自己心軟,還是怪他的演技卓絕呢?

    “你還是好好的躺會去吧!”蘇小歌帶着些嫌棄扶着陸景亦的肩膀,想讓他躺回去。

    陸景亦掙扎了一下,“我不要,躺了這麼長時間,身子都僵了,就讓我坐一會兒吧,也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傷,我沒事兒的。”

    想到自己和蘇小歌之間就有了孩子,他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重了,那種喜悅的情緒,無論如何都表達不出來,和她說話時臉上一直掛着幸福的笑。

    陸景亦也從沒想過自己突然就多了這麼大的一個兒子……

    蘇小歌現在還不願意跟他談了關於木木的事兒,極力的想要擺脫開這話題,可依舊耐不住陸景亦在這兒對她的種種拒絕。

    兩人相持不下,木木這邊卻突然破門而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