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的身體裏留着我的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的身體裏留着我的血字體大小: A+
     

    “那好,小姐,請您跟我來吧!”醫生也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帶着蘇小歌直接走進了急診室。

    “慕小姐,您……”木星辰的眉頭皺了皺,還想再說些什麼,奈何自己根本就不是B型血,沒辦法替陸景亦分憂。

    蘇小歌對他點了下頭,表示自己明白他的意思,也不許他再說什麼話,便義無反顧的跟着醫生大踏步的向急診室裏走了進去。

    急診室裏冷氣開得很足,進去的那一刻,蘇小歌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看到這裏面擺了這麼多臺機器,還有一張一張並排着的急診牀,心中也不免緊張。

    她環視了一下,確定沒發現陸景亦,便皺着眉頭向醫生詢問,“剛纔的病人呢,他在哪?不是說正在急救嗎?”

    “小姐,請您稍安勿躁,病人在裏間的搶救室裏,我們需要先驗下血。”醫生向另外一側伸了下手。

    蘇小歌便跟隨他的步伐走了幾步,來到一個護士面前。

    那醫生向護士點了點頭,“幫她驗個血!”

    “好的!”護士一邊回覆,一邊麻利的拿出一隻修長的針,並讓蘇小歌捏起指頭。

    蘇小歌伸出手,按照她的做法捏起了左手的無名指。

    看着針尖碰到她的皮膚,一滴鮮血涌了出來。

    護士將那滴血刮在了一個玻璃薄片上,轉過身,在她身後的儀器上化驗了大概十來秒鐘,之後,便轉過身來,對醫生點了點頭,“B型血RH陽性,沒問題!”

    蘇小歌對自己的血型很是瞭解,只是之前她並不知道陸景亦跟自己是同一個血型的。

    聽到護士說道沒問題,自己也鬆了一口氣,看來陸景亦總算是有救了!

    “小姐,請您換上這個!”醫生從旁邊拿了一套綠色的無菌服遞給蘇小歌。

    看着自己手上的這件衣服和醫生的一樣,她還不免有點緊張,可爲了救陸景亦,自己現在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了,迅速的將這衣服套在身上,便跟着醫生向裏間的搶救室走過去。

    此刻,蘇小歌心上一直繃着一根弦,不知道陸景亦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搶救室中,幾個醫生正圍在陸景亦旁邊,幫他做了最後的傷口清理。

    蘇小歌向他的脖子上看去,那裏已經縫了幾針,手腕上也都被包紮上了紗布,現在陸景亦的臉色依舊蒼白,正處於深度昏迷當中。

    蘇小歌還是第一次看到這般脆弱無力的陸景亦,只見他的手背上梳着兩個針頭,一個上面掛着白色的液體,另外一個鮮紅色的,應該是血。

    眼看着那個血漿馬上就要用盡了,蘇小歌的眉頭再次緊鎖了起來。

    “小姐,請你躺到這邊!”醫生趕緊向旁邊伸了一下手。

    蘇小歌立刻隨着他的動作向另外一側看了過去,那裏有個類似椅子搬的牀,她也沒猶豫,按照醫生的指示趕緊躺了上去,並且,按照醫生的意思,將自己的手臂露了出來。

    見她準備就緒,醫生便拿着止血帶捆她的上臂,拆封了一包針頭,又拿出棉籤,沾了酒精在蘇小歌的臂窩上擦拭着。

    感受到那冰涼的觸感,蘇小歌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醫生手上的動作一頓,擔憂的看了她一眼,“不舒服嗎?”

    蘇小歌只看到他的口罩動了幾下,隨即趕緊搖頭,“沒有,快點幫我抽血吧”!她現在很迫切的相救陸景亦,生怕自己遲疑了,他那邊的血漿就會用盡。

    等蘇小歌的情緒穩定,醫生便拿着那針頭直接刺入了她的血管當中。

    疼!

    那種感覺是發自內心的,除了這個形容詞,蘇小歌再也找不到其他合適的。

    她甚至能夠聽到剛剛針頭被刺入血管時發出的“嘎嘣”一聲,她的另外一隻拳頭莫名的攥緊,努力的咬着牙,慢慢的看着自己身體裏鮮紅的血液順着針管流了出來,這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看着她的血一點一點的流入了血漿袋裏,蘇小歌就努力的嘴角上揚。

    她側過頭來看向另外一側牀上躺着的男人,會心的對他笑了笑……

    蘇小歌從來沒有想過,有這麼一天自己會心甘情願的爲陸景亦輸血,她只覺得自己手臂上的力量一點點的再流失着,心裏確實很滿足的。

    不多時候,眼看着那袋血漿已經鼓了起來,醫生便向蘇小歌點了點頭,“好了,小姐。”

    “這些……就夠了嗎?”蘇小歌似乎有些意猶未盡。

    並不是她覺得自己血多,而是真的很擔心陸景亦。

    回想到咖啡廳裏那濺了一地的鮮血,蘇小歌的心頭隱隱作痛,擔心這一點不夠給陸景亦救急。

    “這些血液差不多可以撐到血庫的血被調過來了!”醫生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雖然這麼一點血不足以補足陸景亦身上流失掉的血液,可畢竟蘇小歌的身體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這樣往外輸血。

    聽他這麼說,蘇小歌也就鬆了一口氣,默默的對醫生點了點頭,“那就好。”

    隨即,她又向陸景亦那邊看了一眼,看着醫生立刻把剛採集出的血漿幫他換上,她心裏有些暖,默唸着,希望自己能夠幫得到他吧。

    醫生幫蘇小歌撤了針,並讓她按着傷口,可蘇小歌卻心不在焉,站在那怔怔的看着陸景亦,只覺得自己身體裏空空的,也不知是因爲太過擔心還是因爲跟輸血的關係,她突然覺得一陣頭重腳輕,踉蹌了幾步,差點跌倒。

    “小姐,你還好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旁邊的一個護士見到蘇小歌的反應,趕緊扶住了她,擔憂的詢問着。

    蘇小歌輕輕搖頭,剛纔哭的太厲害,臉上的妝已經被哭花了,此刻,她一臉的蒼白,任誰都會對她擔心吧!

    “我沒事,謝謝了。”努力的穩定住身形,對護士搖了下頭。

    “那好吧,不過我還是建議您最好休息一下,這裏是急診室,還是請您先出去吧。”護士扶着蘇小歌的胳膊將她輕輕地放到了門口。

    шшш ▲тTk án ▲C〇

    蘇小歌一直不願意離開,可也拗不過醫院的規定。

    見到急診室的門打開,木星辰一個箭步衝到門口,卻見出來的人只有蘇小歌,他不免失望,皺着眉頭髮問,“慕小姐,總裁他現在怎麼樣?”

    他自然是將一顆心全都撲在了陸景亦身上,看不到陸景亦平安無事,就不能心安。

    蘇小歌對他輕輕搖了下頭,“應該沒什麼事兒了,我幫他輸了血,醫生說可以撐到血庫的血掉來了。”

    她說話時有氣無力的,聲音也是斷斷續續的,她是拼盡了全力在跟木星辰解釋。

    “是這樣啊,實在是感謝!”木星辰點點頭,語氣裏盡是謝意。

    蘇小歌還想再說些什麼,那種頭暈的感覺卻再次襲來,她不由得眉頭一皺,腳下一軟,差點就倒下。

    “慕小姐,你怎麼樣?”木星辰見狀,心頭驚慌,趕緊扶住了蘇小歌的胳膊,讓她坐在走廊的長椅上。

    那種眩暈的感覺還在繼續,只是身子有了依靠,自己也才覺得稍稍好受了一些,緩了幾秒鐘之後,蘇小歌纔開口道,“我沒什麼事,可能是輸血的關係吧,不用太過擔心。”

    聽她這麼說,木星辰突然有一些錯覺,好像在她身上看到了曾經那個蘇小歌的影子,也只好對她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

    他不知此刻自己還能在說些什麼能去表達對蘇小歌的感激。

    兩人在這裏等了半個多小時,就被醫生告知,陸景亦這邊總算是脫離了生命危險。

    血庫的血及時的送到,補充了血液之後,醫生便將陸景亦從急診室當中推了出來。

    見到急診室的門打開,蘇小歌趕緊站了起來,雖然還是控制不住的再一次頭暈,可她一直憂心着陸景亦,咬牙堅持着。

    看着他的病牀,蘇小歌往前一撲,好在自己的手扶在了病牀的欄杆上,纔沒有跌倒。

    “陸景亦,你怎麼樣?”她緊張的開口,聲音有氣無力。

    瞧這陸景亦依舊閉着眼處於昏迷當中,蘇小歌五官扭曲在一起,眉頭也擔憂的擰成了疙瘩。

    “小姐,請您先彆着急,這位先生已經脫離了危險期,先回病房去吧,他需要在稍事休息一下才可以醒來。”醫生在蘇小歌耳邊解釋了一句,便和其他護士一起匆匆推着病牀往病房趕去。

    木星辰趕緊去幫陸景亦辦理了住院手續,這些跑腿的活兒自然是落在了他身上。

    回到病房裏,蘇小歌還擔心着,醫生對她囑咐了很多照顧陸景亦的細節,她全都認認真真的聽着,絲毫不敢怠慢。

    直到醫生離開病房,蘇小歌才趕緊坐到陸景亦旁邊,拉起他的手來,可自己卻有些不知所措,時隔這麼多年,她竟不知陸景亦在昏迷時,自己還有什麼可跟他說的。

    蘇小歌莫名的心酸,卻也只能是輕輕的拉着他的手,看着他手背上裹到厚厚的紗布,心中一陣陣的翻騰着……

    想着他的身體裏流着自己的血,蘇小歌蒼白的臉上才浮現出了些許的笑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