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屋漏偏逢連夜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屋漏偏逢連夜雨字體大小: A+
     

    蘇小歌一聽對方這麼慌張的語氣,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好,他現在是在哪裏?”

    “就在,就在那個亦誠集團辦公樓對面的這間咖啡廳。”經理慌張的向門口看了一眼,甚至連路名都沒跟蘇小歌說,反正亦誠集團的大樓如此輝煌,這樣地標性的建築,怕是沒人不知道的。

    “什麼?公司對面,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蘇小歌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向窗外看了一眼。

    此刻,她甚至可以在自己的窗口看到馬路對面的那間咖啡廳。

    一時間,蘇小歌的情緒有些複雜。

    她隱約感覺到了陸景亦爭鬥的對象也許還是陸乘風,心裏彆扭到不行。

    也不知道這兩個男人這次大打出手是否又是爲了自己,她真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幕,所以就掛了電話之後,便匆匆忙忙的下樓,一溜煙兒的來到了對面的咖啡廳。

    進門的那一刻,蘇小歌就看到了亂糟糟的一幕,陸景亦倒在血泊裏,陸乘風呆坐在一邊,穿着重氣,身上還有絲絲的血跡。

    咖啡廳的經理已經撥打了120電話,此刻,門外120的救護車正閃着警燈,往這邊匆忙的趕着。

    蘇小歌趕緊衝了過去,看到已經不省人事的陸景亦,她那真是慌了神,一下子跪在陸景亦的面前,將他摟到了自己的懷中,甚至不介意他身上還在淌着的鮮血,竟緊張得眼圈都紅了。

    “陸景亦,你怎麼樣?你醒醒啊!你沒事吧?”蘇小歌就像是我根本沒看到陸乘風一般,目光全都鎖定在陸景亦身上。

    看着陸景亦緊閉雙目這虛弱的樣子,蘇小歌有些慌神,心裏像是被針紮了一般的疼……

    見到蘇小歌那一刻,陸乘風像是突然回過神來一樣,怔怔的看着她,見她根本就沒理會自己,也不免心頭一緊,“小歌,你……你沒看到我嗎?”

    陸乘風向前探了一下身子,渾身虛弱無力,他也根本站不起來。

    蘇小歌默默的湊過頭瞥了陸乘風一眼,申請裏全是不悅,此刻陸景亦身上這些傷肯定是他所造成的,蘇小歌哪裏還有時間去跟他寒暄?懷中的男人身上全都是血,倒在這兒昏迷不醒,只讓她覺得,天好像是要塌了……

    可就在此時,蘇小歌的手機再次響起,她實在煩躁不堪,可從口袋裏摸出來一看,卻是幼兒園老師打過來的,難不成是木木在學校出了什麼事兒嗎?

    可別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呀……蘇小歌十分緊張,一手摟着陸景亦,一手劃開了接聽鍵。

    “您好,是木木媽媽嗎?”對面的聲音很熟悉也很焦急,就是木木的老師。

    蘇小歌眉頭一皺,不免更加緊張起來,“我是……”

    “實在抱歉,木木媽媽,剛剛木木說要去上廁所,可許久都未見回來,我們出去找,卻發現整個幼兒園都沒有他……”對面老師的聲音急得都有些沙啞了。

    這走丟孩子自己要承擔的責任也實在太大了,主要是她也很擔心木木的安危,索性在自己找不到孩子的第一時間給蘇小歌打來了電話。

    老師的話像是一記重錘,砸在了蘇小歌的心間,她的大腦突然一片空白,自己的孩子會去哪兒呢?她的眼眸垂下來,落在陸景亦的臉上,此刻他昏迷不醒,兒子又找不到了,所有的壓力全都壓在了蘇小歌一個人身上,一時間,竟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木木媽媽,你在聽嗎?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現在要去學校外面找,如果……”

    “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找!”老師的話還沒說完,蘇小歌卻突然像是清醒過來一樣,立刻截斷了她的話,斬釘截鐵道。

    她的眉頭鎖得很緊,現在這種時候,自己也沒辦法指望別人了。

    看着救護車已經停在了門口,蘇小歌拱了下嘴巴,只好先把陸景亦交給醫生,自己趕緊去找木木了。

    對面掛斷了電話,蘇小歌狠狠咬了下後槽牙,心亂如麻。

    救護車上匆匆的跑下來了幾個醫護人員,他們還擡着擔架,很快就來到了咖啡廳裏,見到陸景亦躺在血泊當中,那幾個醫護人員動作倒也十分熟練,迅速的幫他檢查了傷勢,之後便簡單的包紮了下,將他擡到了擔架上。

    其中一個醫生模樣的人見到蘇小歌時,一眼沒看出她該是傷者的家屬,隨即,便向她詢問情況,“小姐,請問您是病人的家屬嗎?”

    此刻的情況十分緊急一聲,醫生急切的正面詢問。

    蘇小歌卻又有點猶豫,“我,我,我是他的同事……”考慮了再三,她還是隻能像對方這樣回答同事。

    “那這位先生的傷……”醫生戴着口罩,蘇小歌看不出他的全部表情,可從他緊縮的眉頭當中,也能讀出他對自己的回答並不是很滿意。

    “他的傷就交給你們了,我這邊還有些事情,所以……”蘇小歌也不免有點焦急,只想先把陸景亦交到醫生手上,自己好去找木木。

    可自己這句話還沒說,木木就像是變戲法一樣,也不知道從哪兒晃了出來。

    他迅速走到了蘇小歌面前,扎着大眼睛,有些無辜。

    蘇小歌不免一臉吃驚,剛纔還繃着的緊張表情突然放鬆下來,換上了一副瞠目結舌,她立刻蹲下來,一把將木木摟在懷裏,“你這孩子你去哪兒了?怎麼從幼兒園跑出來了?害我擔心死了!”

    那一瞬間,蘇小歌所有的堅強全都崩潰了,眼淚順着臉頰默默的流了出來,她當真是着急壞了。

    木木不知剛纔是幼兒園老師打過來的電話,看到蘇小歌這樣子,倒也覺得有些無奈,輕輕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哎呀,好了,這麼大人了,怎麼還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快別哭了,怪難爲情的。”

    他倒是像個大人一般在安慰着自己的母親。

    聽他這麼說,蘇小歌這才破涕爲笑,臉上掛着淚花,可那笑容裏卻全是欣慰,這才慢慢的和木木分開,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仔仔細細的看着面前的兒子。

    發現他並沒有什麼異樣,懸着的一顆心也纔算是踏實了下來,好在兒子沒有走丟。

    另外一側呆坐着的陸乘風看到蘇小歌和木木面對面,不由得心頭一緊,“小歌,這是?他想要掙扎着站起來,可扶着旁邊的椅子,自己也只是起了一半,卻又重重的跌了回去。

    面對木木,他表示吃驚,也不能確定這孩子和蘇小歌的關係。

    木木回頭去輕飄飄的看了陸乘風一眼,那眼神當中還對他很是不屑,剛纔他和陸景亦打鬥的全程自己怕是看得清楚,現在這男人在這裏裝得這麼虛弱,實在讓木木不齒。

    蘇小歌並沒跟他解釋很多,目光裏也全是坦然,索性便將手搭在了木木的肩膀上,轉過身去,對那醫生繼續說道,“好了大夫,我現在沒事了,他的傷嚴不嚴重?”

    蘇小歌的情緒比剛纔平復了許多,剩下的便是關心陸景亦的傷勢。

    “這位先生身上被劃傷了好幾條口子,現在已經失血過多昏迷了,需要去醫院縫合。”醫生也替陸景亦捏了把汗,剛纔他已經檢查過他的傷勢,此刻陸景亦的情況確實非常嚴重。

    蘇小歌擔憂的向擔架上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男人,便向醫生點了點頭,“那好,請快一點!”

    醫生也不管對方和這病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了,帶着他們一併上了救護車。

    隨着救護車的警燈亮起,伴隨着鳴笛聲,他們一路狂飆,很快就來到了市中心醫院。

    急診室門口,醫護人員匆匆的將陸景亦的擔架擡了下來。

    蘇小歌緊隨其後,先從救護車上下來,又將木木一併抱了下來,母子兩人匆匆的跟在這些醫護人員的身後。

    急診室內,有幾名護士推出來了醫療牀,將擔架上的陸景亦擡了下來。

    那一刻,蘇小歌看着男人那蒼白的臉色,心裏不由得揪痛。

    所有的醫護人員動作都十分麻利,一路小跑將陸景亦推到了急診室裏。

    蘇小歌和木木母子也趕緊追上了他們的腳步,直到急診室門口,醫生一個轉身向母子攔在那兒,“好了,小姐,這裏是不允許家屬進的,請您在門外稍等。”

    蘇小歌擔憂的看着醫生,對他請求道,“好,我知道,求你們一定要救救他!”

    剛纔看着那些醫護人員將陸景亦擡進時,他脖子上的那道傷口觸目驚心,此刻就還有血向外滲出,蘇小歌再次將心提到了嗓子眼兒,生怕他當這事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自己可是經歷過生死的人,也怕他的生命會很脆弱……

    “小姐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力的!”說完,醫生便閃身進了急診室。

    蘇小歌的身子一軟,只覺得頭有些暈,她踉蹌了一下。

    木木見狀,及時的扶住了她,“媽,你還好吧?”他擔憂的看着蘇小歌,扶着她的胳膊將她拉到了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蘇小歌的身上沾滿了陸景亦的血,雖然已經乾涸了,可在她身上依舊殷紅一片,模樣狼狽得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