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昏迷不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昏迷不醒字體大小: A+
     

    陸景亦被扯着前襟,有些不爽,可臉上還是對陸乘風都不屑一顧,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無論從哪一方面都不是!

    兩人都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再次大打出手。

    陸乘風抓起桌子上的咖啡向陸景亦潑了過去……

    好在陸景亦反應極快,一個閃身及時的避開,眼看着那些咖啡灑了一地還冒着熱氣,他心中暗道,這男人可真是夠狠啊!

    隨即,他也捏起拳頭,一記重拳,狠狠的砸在對方的臉上,直打的陸乘風嘴角流血。

    “陸景亦,你居然!”陸乘風紛紛的抹了一下嘴角,擡手一看,蹭了一手的血,便打得眼紅了。

    他憤憤的蹲在地上,撿起地上的碎瓷片,向陸景亦伸過手去。

    陸乘風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伸手一劃,劃破了陸景亦的外套,還順勢割傷了他的手背。

    那一瞬間,一股劇痛蔓延了陸景亦的全身,他不由得皺起眉頭,鮮血順着他的手被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上,濺起一片殷紅……

    “不好了,有人在打架!”突然,咖啡廳裏一個正在買早餐的顧客看到了這一血腥的場面,不免瞪大眼睛,大聲喊叫着。

    隨即,咖啡廳裏的服務員們全眼朝這邊看了過來。

    他們全都緊張極了,真是沒想到竟然會有人在這種地方打架。

    眼看着陸景亦那鮮血淋漓的手,幾個女服務員嚇得尖叫起來,緊張的不敢上前。

    “經理,您快去看看,那邊有人打架了!”一個服務員壯着膽子趕緊去叫來了咖啡廳的經理。

    而此時,陸景亦和陸乘風的爭鬥還在繼續着。

    “可以啊,陸乘風,對我下手夠狠的啊?!”陸景亦嘴角上勾起一抹冷笑,狠狠的甩了一下手,手腕上的血被他摔得滿地都是。

    那些血滴一朵一朵的在地上綻開,像是觸目驚心的花。

    陸乘風使勁皺着眉頭,緊盯着陸景亦,那個狠狠的目光,恨不能再次將他逼入絕境,就像是曾經那般……

    他手上一直攥着剛纔的那個碎瓷片,此刻,瓷片兒的另外一頭還沾着不少陸景亦的血,血腥味兒彌散開,混着咖啡的香氣讓人有種不出的感覺。

    面對陸乘風,陸景亦也不甘示弱,不顧手腕上的疼又狠狠的捏起了拳頭,上去便狠狠給了陸乘風一拳,正好打在他的臉頰上。

    隨即,陸乘風的嘴角便滲出了血跡,他揮手又是一劃,簡直是心狠手辣,手上的瓷片再次在陸景亦的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一道。

    對於這種情況,陸景亦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捏着拳頭又開始反擊,雖然沒有陸乘風這般的下作,可對他下手也是極狠的,幾拳下去,已經打的他打得鼻青臉腫。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可陸景亦就是恨極了他,拳拳都砸在他的臉上。

    “陸景亦,你也太過分了吧!”陸乘風重重地哼出一聲,被打通的臉頰不由得抽.動了一下。

    陸景亦也喘着粗氣,手腕上的鮮血滴得到處都是,此刻他已經臉色發白,卻還是強硬的說道,“論過分,我跟你比起來恐怕要差得多了吧!”

    他想要努力勾着嘴角做出些笑容,可此刻臉頰的肌肉好像已經不聽使喚了似的,陸景亦強撐着一口氣,站在他面前。

    陸乘風也被陸景亦打的七葷八素,頭腦迷迷糊糊的。

    兩個人全都氣喘吁吁的,怒視着對方。

    餐廳的服務員和經理全都不敢上前,只敢站在遠處看着,這兩個人打的也實在太厲害了吧,再這麼下去恐怕要搞出人命來的!

    那經理看了半天,最終也只好壯着膽子向他們這邊喊了一句,“兩位先生,你們不要再打了,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再這麼打下去恐怕會出人命的呀!”

    所有人都對這經理的話表示認同,也擔憂的看向那邊依舊在支着架子大打出手的兩人。

    可他兩人就根本就沒理會別人的話,依舊在一意孤行。

    陸景亦擡手用力的扼住陸乘風的手腕,想要將他手上拿着碎瓷片打掉。

    陸乘風說什麼都不肯放手,回手一劃,險些再次劃傷他。

    陸景亦十分生氣,翻手又扯住了他的胳膊,這次兩人離的很近,陸乘風看準了陸景亦的脖子,將手中的碎瓷片聳了過去……

    陸景亦本來就已經很虛弱,此刻,他手上也沒那麼強的力道,一個慌神,就這樣被陸乘風劃傷了脖子,鮮血立刻就涌了出來,很快,他的白色襯衫衣領完全被鮮血浸染。

    看到這一幕,咖啡廳的經理可當真是慌了神,立刻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到兩人跟前,上去拉住了陸乘風的胳膊,“先生,您這是要幹什麼?再這麼下去真的會出人命的啊!”

    他唯恐對方真會在自己店裏搞出人命來,也不顧一切,只得先將那兩人拉開再說。

    陸景亦只覺得眼前有些黑,腳下站不穩,倒下之前,他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擡起腳來重重地在陸乘風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腳。

    “嗯……”陸乘風發出一聲悶哼,也重重地跌在地上,沒力氣再爬起來了。

    之後陸景亦被倒在了血泊當中,他虛弱的喘着氣,眯着眼睛看着對面的人,努力咬了咬牙,想讓自己清醒過來,可由於失血過多,後面的事,陸景亦全都不知道了。

    眼看着陸景亦倒下了,經理真是被嚇壞了,撒開拉着陸乘風的手,來到陸景亦旁邊,輕輕搖晃他的胳膊,“先生,你還好嗎?先生?你醒醒呀!”

    經理的額頭上立刻滲出了豆大的汗珠,看着陸景亦脖子上的傷口緊張至極,萬一他真的要死在自己店裏那還了得?!

    木木剛到幼兒園,便得知道自己查到的關於陸景亦的信息被竊取了,不由得心頭一緊,他心裏總覺得隱隱的不安,索性立刻調查了陸景亦現在的位置,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老師,我想去一下廁所。”幼兒園中,木木舉手向老師發出請求。

    他已經在念大班了,上廁所這種事已經不需要老師跟着。

    隨即,老師便對他點點頭,和藹可親的說道,“好的,快去快回哦。”

    木木乖巧的點了點頭,悄悄地溜出了教室。

    他並沒有去廁所,而是溜出了幼兒園,逃也似的來了路邊,趕緊打上了臺車子,按照自己手機上的定位,迅速的找到了陸景亦和陸乘風約見的咖啡廳。

    他一直躲在暗處裏,瞧這兩個人大打出手,也不由得爲他們捏了一把汗。

    看着陸乘風這副小人的作爲,木木煩躁不堪,他心中暗道,像這樣的人是完全沒有資格追求自己的母親的!

    他一直在暗暗的替陸景亦加油,可看到他流了那麼多的血,木木的眉頭一直緊鎖,趴在一個沙發坐後面,眉頭都擰成了疙瘩,真的擔心陸景亦會被傷到。

    眼看着陸景亦失血過多倒下了,木木的表情一變,立刻想上前制止,可突然看到那個經理出手阻攔,自己還是努力忍住了。

    他緊緊的捏着拳頭,對陸乘風咬牙切齒,儘管他現在已經躺在地上站不起來,可木木還是很討厭這人。

    瞧着地上躺着的男人,面色蒼白,木木也很替他擔心,不知道蘇小歌知道了會不會擔憂……

    那個經理正搖晃着陸景亦的身體不知所措,他的手機便從口袋裏滑了出來。

    經理慌慌張張的趕緊撿起他的手機,想去幫他聯繫家人。

    最近,他便在通話記錄裏找到了他經常聯繫的對象,將電話打了過去。

    蘇小歌這邊正撫在辦公桌上耐心的畫着設計稿,可突然電話響了,是陸景亦的手機打過來的。

    她不悅的翻了個白眼,只覺得這男人當真是莫名其妙,只隔着一堵牆,而且牆上還有門,卻要給自己打電話?

    蘇小歌無奈的撇了下嘴角,隨即還是劃開了接聽鍵,“總裁大人,有什麼吩咐嗎?”

    沒等對面說話,蘇小歌便輕飄飄的問道,還以爲陸景亦會因爲剛纔的事情又跟自己搞事情。

    可對面傳過來的並不是陸景亦的聲音,那個咖啡廳的經理呼吸很是急促,一面着急的看着躺着的男人,一面緊張的跟蘇小歌說道,“您好,請問你認識這手機的主人嗎?他出事了!”

    對面慌張的語氣着實嚇到了蘇小歌,之前,她並不是沒接到過類似的電話,可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的情況嚴重了許多。

    蘇小歌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兒,“你說什麼?他出事了?怎麼回事?”她使勁平靜自己的情緒,想要看看這次情況到底嚴不嚴重。

    對方一直慌慌張張的,甚至有些語無倫次,“這位先生,他,他跟別人打架,受傷了,現在昏迷不醒,請問你是他的什麼人?妻子還是女朋友還是……哎喲,不管是怎麼樣,請您先到這邊來一下吧!”

    經理甚至不知道自己脫口而出的都是些什麼話,只想趕緊給陸景亦的家屬聯繫一下,唯恐他在自己的店裏真的出了事,自己會承擔相應的責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