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離婚?想的容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離婚?想的容易!字體大小: A+
     

    陸乘風說這些話的時候極其冷靜,就像是已經考慮了很久的樣子,情緒絲毫沒有受到任何人的影響。

    這越發的讓他的父母着急,“你想離婚?沒那麼容易!”陸父咬咬後槽牙,臉色也黑了下來。

    陸氏集團曾經在他的手中十分輝煌,再怎麼說,他也是個叱詫商場多年的風雲人物,就算是現在退居二線,過起了清閒的日子,可也絕對不會被陸乘風威脅。

    他那咬着後槽牙怒目圓睜的樣子,當真是分外駭人!

    陸乘風見父親真跟自己生氣了,心中莫名的有些緊張,只是蘇小歌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撼動的。

    “那如果我就要離着婚呢?”他也瞪着一雙大眼睛和父親僵持起來,從牙縫裏吐出幾個字,字字誅心,態度堅定的很。

    老子還沒死呢,你想要離婚,除非等我死了!”陸父也不含糊,竟用自己的生命來威脅陸乘風。

    這話逼得他是在啞口無言,拳頭捏的“咔咔”作響,卻只能重重地哼出一聲,轉過頭大踏步的向樓梯上邁去。

    隨後,客廳裏的一衆人只聽到一陣“噔噔噔”的急促上樓聲,緊接着,便是“咚”的一聲沉悶的關門聲,那聲音裏盡是不悅。

    這期間,宋映雪的眼淚一直都沒有停止過,那些淚水就像是從心底裏面流淌出來的苦水一般,無論多少都不足以表達她此刻心裏的委屈。

    隨着陸乘風的離開,客廳裏也逐漸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宋映雪不斷的抽泣聲。

    陸母無奈,只好先把宋映雪拉到沙發邊坐下,輕輕地拍着她的手背,繼續安慰道,“好了,孩子,你就先別哭了,有我和你爸爸給你做主呢,乘風是肯定不會離這個婚的,你放心好了!”

    陸母看着兒媳婦心疼,一直在說好聽的安慰。

    宋映雪也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在這件事情上,她還當真是要指望自己的公公婆婆了,畢竟,她和陸乘風的婚姻也是兩大家族的聯姻,談到離婚也不是那麼簡單吧。

    陸乘風回到臥室,將房門反鎖躺在牀上,拿着手機,又開始不斷的給蘇小歌發起了微信。

    經過家裏的這一場爭鬥,此刻他的心情越發不爽,不過看到和蘇小歌的對話框時,這纔好受了一點。

    蘇小歌這邊剛剛平靜下來,閉上眼睛,才進入夢鄉,卻突然聽到了手機響聲。

    她的眉頭稍稍皺了皺,眼也懶得睜開,伸手不悅的向枕頭邊摸索去,藉着手機屏幕發出來的一點亮光,蘇小歌才努力的睜開眼睛,輕輕揉了揉,看到是陸乘風給自己發來的微信,心情也不免有些煩躁。

    “我知道今晚的事不是真的,我也希望你能夠相信我的誠意,我是真的喜歡你,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小歌。”陸乘風考慮再三按下這些字時,一直努力的皺着眉頭,希望蘇小歌能夠給自己一個肯定的回覆。

    蘇小歌這邊剛睡着,突然被打擾醒的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差了,想到晚上陸乘風和宋映雪之間的事兒,她無奈的撇了下嘴角,怕打擾到身邊正熟睡的木木,只好轉過身去,窩在被子裏,在手機上輕輕的按着。

    “實在抱歉,我們只不過是朋友,我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你有個那麼好的老婆,請你珍惜。”蘇小歌並沒有多想,只是按照自己最初的意識在手機上按下了這幾個字。

    當陸乘風看到對方發過來的這兩行文字時,心中失落極了,真是後悔今晚自己爲什麼要帶宋映雪去參加那個莫名其妙的酒會!

    倘若這世界上有賣後悔藥的,陸乘風一定會不惜重金買下吧。

    “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我和她的婚姻不過是兩家的聯姻,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我們不過是名義上的夫妻,我心裏只有你一個人!”陸乘風拋開了所有,甚至不惜在蘇小歌面前將自己的姿態放低。

    他緊緊的捏着自己手機的手心已經清出了些汗水,心裏緊張的等待着。

    蘇小歌只是輕嘆了口氣,稍稍側身,看了一眼身後躺着的木木,也很無奈,躺着這麼聊下去,自己今晚還要不要睡?索性把手機關了靜音,扔到一邊,轉過身來繼續摟着兒子睡覺。

    此刻,也只有這種方式才能斷了對方的念想吧。

    在這件事情裏,蘇小歌覺得自己處理的,應該還算是妥當吧……

    睏意襲來,她他也沒想那麼多,很快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陸乘風發過去的信息像是石沉大海一般,等了10來分鐘都沒有在等對方的信息。

    他並沒有放棄,打算再給蘇小歌發一條,可這邊字還沒有打完,手機郵箱突然提示他收到了一封郵件。

    陸乘風正在打字,無意間點到了那份郵件,隨即,郵件內容便呈現在他的眼前。

    裏面是一份關於陸景亦身份的調查報告,在最顯眼的位置上,寫了關於陸景亦的真實身份。

    看到這裏,陸乘風不由得一驚,他竟然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陸氏集團的二少爺!

    “怎麼……怎麼會這樣?”陸乘風心頭一緊,自言自語出聲來。

    “咚咚咚!”敲門聲隨即響起。

    陸乘風這邊還沒回過神來,便下意識的擡頭向門口看了一眼,這個時間會來敲門的,除了宋映雪還能有誰?

    “乘風,你開一下門,好嗎?”宋映雪那柔弱的聲音隔着門板響起。

    陸乘風很是不屑,如果他想讓對方進來,就不至於在進門時反鎖了。

    “不用了,你去客房睡吧。”他很快穩定住自己的情緒,向門口低沉的訓斥了一聲。

    門外的宋映雪咬着嘴脣,心中莫名的痛苦,“乘風,我們有什麼話好好說好嗎?只不過都是一場誤會,我想我們可以說清楚的。”

    宋映雪還是在平時那副模樣對陸乘風的態度很好,聲音軟綿綿的,怕是哪個男人都會被她這樣子打動。

    只是陸乘風心中裝着蘇小歌,絲毫都不肯買她的帳。

    他憤憤的喘了下中氣,門外那麼寧靜的聲音對他來說很是聒噪,“別逼我對你發火!”他在門口大喊了一聲。

    嚇的宋映雪身子再次不由得一顫,緊張的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本來陸乘風還以爲宋映雪已經走了,可門外的聲音再次響起時,他直接怒了,還沒等對方說完話,他便直接扯着嗓子大喊一聲,“滾!”

    這一聲直接讓門外的聲音戛然而止,宋映雪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此刻的她甚至無助到不知該怎麼辦,默默的蹲在了門口,抱着雙腿,不斷的哭泣着。

    夜已經很深了,自己居然被丈夫隔着門板訓斥,她當真是不知所措。

    也不是過了多久,才慢慢的摸索到了隔壁的客房……

    可這一夜,宋映雪一直靠在牀頭心裏裝着事兒,一直也沒睡着。

    她是越發的憎恨心的蘇小歌,想到之前江月跟自己說的話,越來越覺得蘇小歌過分,這樣的女人,自己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她發誓,自己一定要維護自己和陸乘風的婚姻!

    直到早上,宋映雪又頂着兩個紅腫的眼睛慢慢的起了牀,可陸乘風早早的就離開了家,等她回到臥室是,對方已經不知去向。

    宋映雪匆匆的下了樓,問過廚房,才知道他連早飯都沒有吃。

    整個晚上,陸乘風都一直在想着關於陸景亦的事情,早上天一亮,他便爬了起來。

    雖然整夜都沒睡好,身子還是疲憊,可一想到陸景亦,陸乘風不得不打起12分的精神來。

    想到當年的事情,他依舊心有餘悸,匆匆的洗漱完畢之後,趁父母還沒起牀,趕緊離開了家。

    早上蘇小歌起牀時,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昨晚被自己關了靜音的手機,還好,之後陸乘風便一直沒再給她來過信息。

    蘇小歌長嘆了口氣,這才放心了一些,心想着也許對方是想明白了吧。

    她還是像平時那樣,照顧完孩子,將他送到幼兒園去,便匆匆的來到了公司。

    這些生活對蘇小歌來說早就已經形成了習慣,雖然有時候也會覺得平淡,可很充實不是嗎?如果能夠一直這樣下去,蘇小歌倒也何樂不爲。

    只是,她的生活當中總是會有起起伏伏的波浪……

    剛進到公司,就在大廳裏遇上了陸景亦。

    前臺叫住她,送給她鮮花時,陸景亦也在旁邊。

    雖然沒有任何人挑明,可那前臺已經猜測出這花八成是和陸景亦有關係,看來總裁大人和蘇小歌確實關係不一般!

    “慕小姐,您的花!”

    蘇小歌當着陸景亦的面從前臺手裏接過花,不免有點尷尬,嘴角稍稍抽.動了一下,對她點點頭,“好的,謝謝你了!”

    “慕小姐,真是羨慕你這好福氣,這花……該不會是總裁大人送的吧?”就在蘇小歌湊近自己拿過花束的那一刻,前臺那女孩神神祕祕的往她耳邊一湊,小聲唸叨了一句,還挑着眉毛看了陸景亦一眼,那神情裏除了羨慕嫉妒之外,更多的是八卦的意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