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裝模作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裝模作樣字體大小: A+
     

    她知道接下來肯定會是一副疾風驟雨,自己心中也多少做好了準備,可沒想到陸乘風一開口直接打了她個措手不及。

    “我覺得,我們還是離婚好了!”陸乘風重重地喘了口氣,緊盯着面前的女人,那犀利的眼神直接刺穿了她的心臟。

    宋映雪的眼睛驀然瞪大,“你,你說什麼……”她好像並沒聽懂陸乘風的意思,那一刻只覺得頭“嗡”一下的炸裂,身體裏也空蕩蕩的,好像心都被掏空了似的。

    “離婚!聽不懂嗎?”陸乘風的不悅情緒再次升騰起來,看着面前這女人,絲毫沒有一點疼惜的意思。

    他根本不顧念這麼長時間的夫妻情分,執意要跟她離婚。

    “爲什麼……爲什麼突然這麼說?”宋映雪心口疼的有些喘不上氣來,眼圈一紅,瞬間眼眶就溼.潤了。

    她想到了陸乘風會跟自己發脾氣,卻沒想到他會直接跟自己這樣說,這打擊對她來講實在是太大!

    “爲什麼?難道你心裏不清楚嗎?別以爲我沒看到你跟陸景亦眉來眼去,哼!一天天裝的這麼清高,跟外面那些女人有什麼不一樣,我們陸家是絕對不可能接受你這樣的女人!”

    陸乘風冷聲以對,那語氣裏全都是嘲諷,他並沒有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反倒是開始指責起宋映雪來。

    這話說的,宋映雪毫無反抗之力,她和陸景亦確實有些曖昧,可沒想到陸乘風竟然會揪着這事情沒完。

    她努力的搖着頭,眼淚肆意的決定。

    那一瞬間,她不知道有多崩潰,就算是自己和陸景亦關係親密,可她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陸乘風的事!

    自己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心心念唸的男人就是陸乘風,這一點陸景亦也是知道的呀!

    可陸乘風僅憑她和陸景亦的一句話,就這樣詆譭,宋映雪心中當真是不滿的……

    “不是,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陸景亦之間確實是朋友關係,不過我心愛的男人一直都是你呀,我,我在你身邊這麼長時間了,難道你看不到……看不到我對你的付出,看不到……我的愛嗎?”

    宋映雪的情緒十分激動,說話時斷斷續續的,聲淚俱下。

    陸乘風完全不領情,只是狠狠的瞥了她一眼,將身子轉過去,不屑道,“少在這兒跟我解釋這些,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宋映雪趕緊湊上前擡手挽住他的手臂,可陸乘風卻煩躁的一下子將她甩開。

    她腳下不穩,被狠狠甩出去,踉蹌了幾步,便跌坐在地上。

    別墅裏石徑的小路,隔的她生疼,可那些皮肉上的疼痛,遠遠比不上她心裏的痛苦。

    “不是,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乘風,我是愛你的,我自始至終都那樣深愛着你,請你相信我啊!”那一刻的宋映雪,覺得自己卑微極了,一直不斷的在跟丈夫解釋着,她的語言似乎也顯得那麼蒼白。

    陸乘風卻分外的絕情,瞥了一眼地上癱坐的女人,依舊覺得她是在自己面前裝可憐,便憤憤的拂袖而去,大踏步的走到門口。

    拉開門,客廳裏的父母並不約而同的向門口看了過來。

    玄關處,陸乘風憤憤的將自己的外套脫下,還掛着一臉的不悅。

    “乘風,不是說去參加酒會嗎?這麼早就回來了?”母親明顯有些意外,看着自己兒子這副樣子,稍稍皺了皺眉,這氣鼓鼓的模樣是在外面跟誰生氣了?

    隨即,陸乘風便大踏步的來到母親面前,“正好你們二位都在,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的了,我打算跟宋映雪離婚。”

    陸乘風長出了一口氣,把心中的事情全盤放在桌面上。

    父母一聽這事兒,不由得大吃一驚,就連表情都驚人的相似,張大嘴巴,眼睛也莫名的跟着瞪大,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陸乘風,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你說什麼?離婚?簡直豈有此理!爲什麼?”陸父愣了半晌,纔回過神來,憤怒的看着兒子,情緒也變得很差。

    他們怕是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眼中這麼成功的兒子居然也會有家庭問題。

    平日裏看着他們夫妻關係還不錯,尤其是對兒媳婦甚是滿意,可沒想到,兒子今天竟然要提出離婚!

    陸乘風的眼光依舊不屑,他向門口瞥了一眼,正巧此時,宋映雪踉踉蹌蹌的進門。

    剛纔跌在地上摔得生疼,她還是掙扎了半天才爬起來的,手心擦破了些皮,此刻還有一些血跡往外滲着,縱使身上的衣着很是華麗,可也掩蓋不住她這副狼狽的模樣。

    聽到門響,父母也下意識的向門口看去。

    此刻站在門口的女人,被三雙眼睛莫名的盯着,只覺得緊張得頭皮發麻。

    “爸,媽。”宋映雪弱弱的開口,趕緊擡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痕。

    陸母立刻起身,來到門口,一把一扯住宋映雪的胳膊,“映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兩個是不是吵架了?怎麼非要離婚?”

    陸母瞥了一眼站在沙發旁邊的陸乘風,又趕緊將目光落在宋映雪身上,拉着她的胳膊,一臉的語重心長。

    可宋映雪一聽這話,眼淚又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從眼眶當中涌出。

    她使勁的搖着腦袋,像是個撥浪鼓一般,“媽,不是,不是這樣的,我並沒有想過跟乘風離婚,我愛他……”

    宋映雪慌不擇言,竟有些語無倫次了。

    陸乘風瞧着她這副模樣,不禁更加生氣,“裝模作樣!哼!”他不悅的瞥了一眼宋映雪,語氣十分不屑的嘲諷。

    “你這是什麼態度?什麼裝模作樣?在說什麼?”陸乘風的話搞得父親一頭霧水,也站起身來,和他面對面的訓斥着。

    父母兩人都覺得這事情怕是有些嚴重,根本就不是兩個人吵架那麼簡單。

    “你們還是問問她在外面做了些什麼吧,不要賴到我頭上,反正這婚我是離定了!”陸乘風意志堅決,重哼出一口氣,說完這話就打算回臥室去。

    可剛一轉身,父親卻直接扼住了他的手腕,“給我站住!話還沒說清楚就想走,沒那麼簡單!”

    他努力的壓制住陸乘風這股氣,說什麼都不肯讓他離開。

    旁邊的宋映雪哭得梨花帶雨,哪裏還說得出話來。

    “好了,映雪,你先別哭了,好好說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有什麼矛盾是不能解開的?”母親忙着在一邊安撫宋映雪的情緒。

    他們兩人是說什麼都不可能看着兒子就這樣離婚的。

    宋映雪拼命的搖頭,“我,我沒有,是乘風誤會我了,可是,可是他……”宋映雪的眼淚再一次決堤,至於陸乘風和蘇小歌的事,她當真是不好說出口。

    “好啊!你這女人,在這兒等着我呢,是嗎?我就知道你根本沒有表面看上去的那麼善良,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就不隱瞞大家了,我喜歡上了另外一個女孩子,我想跟她在一起。”

    陸乘風不屑的看了宋映雪一眼,隨即又換上了一臉的義正言辭,既然現在她知道了,那還不如自己攤牌,對於蘇小歌,他是認真的!

    即便今天在這酒會上看到了陸景亦與蘇小歌的頻頻互動,可他依舊不死心。

    自己找了她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緣分使然,讓他們再次相遇,陸乘風是說什麼都不肯再錯過這次機會,他必須要爲蘇小歌付出些什麼。

    首當其衝的,宋映雪就變成了炮灰……

    “你說什麼?你喜歡上了別人,我打死你這個負心漢!”陸父一聽他這話。火氣立刻上揚,擡手就要去打陸乘風。

    他萬萬都沒想到自己兒子嘴裏能夠吐出這些話來!

    陸父已經50多了,身材自然是沒有陸乘風挺拔,他這一巴掌揮下去,陸乘風便擡手扼住他的手腕。

    “爸,您這是幹什麼?”陸乘風瞪着一雙大眼睛,怒視着自己的父親,完全是一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模樣。

    宋映雪在一旁哭的便更兇了,她沒想到這事兒,陸乘風居然可以這麼冠冕堂皇的跟父母說出來,此刻就算是有公婆給自己撐腰,可丈夫的心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了,又能夠有什麼用呢?

    她的眼淚越用越多,甚至哭得臉頰生疼,這種感覺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體會了,可是現在陸乘風把這事情放到了桌面上,讓她更加無地自容。

    “乘風,你這是做什麼?映雪到底哪裏對不起你了?你居然要在外面做這些事情,你可讓我這做媽的臉面往哪裏放呀??”陸母一聽陸乘風的話,眼淚也不由得奪眶而出。

    他們當真是沒有想到兒子居然出軌喜歡上別人,他們也不管陸乘風喜歡上的人到底是誰,總之他現在是有婦之夫,會喜歡別人就是不對的事兒。

    “媽,難道現在你沒看到嗎?可不只是我喜歡上別人這麼簡單,你們的好兒媳婦你也在外面做了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兒,所以既然我們彼此不喜歡,趁着年輕還是不要互相耽誤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