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字體大小: A+
     

    “沒想到堂堂的著名的設計師,竟然也是這種愛貪圖別人小便宜的人!”她立刻幫腔,想對蘇小歌落井下石。

    蘇小歌這才恍然大悟,“我說怎麼剛剛你那麼好打發呢?原來是在這兒等着我呢,呵……”她嘴加上勾起一抹淺笑,總算是想明白了剛纔的事兒。

    “少在這狡辯,快把我的項鍊交出來,不然我待會兒就報警,把你抓到警察局去!”江月的眼睛瞪大,威脅着蘇小歌。

    她現在可是不懼怕警察了,因爲上次被帶到警局去的經驗,倒是學會了用這招維護自己。

    “呵呵呵……你還真是有趣。”蘇小歌對她不屑一顧,自己沒做過的事她從來都不會背黑鍋。

    “好啊!你居然還在笑!你這個搶人老公的小三兒,你有什麼資格!”江月成功的被蘇小歌的輕蔑激怒了,直接口不擇言的對她破口大罵。

    全場人一聽這話全都皺起了眉頭,又開始議論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不是陸景亦的女朋友嗎?怎麼又成了勾引別人老公的小三兒?”

    大家饒興致的在旁邊圍觀着,縱是這些上流社會的年輕企業家,可還是敵不過人性的弱點,他們八成是在八卦一出好戲。

    尤其是這些人還都帶來了女伴,女人的力量果然是不容小覷的,居然還在這裏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這說的是怎麼回事?那女人不是陸總的女朋友嗎?”

    “誰知道呢,不過是個女朋友而已,也許之前做過別人的小三兒呢!”

    “你看我就說吧,像她這樣的女人多半也就是小三出身,不然怎麼能夠那麼有手腕攀上陸景亦這種大咖呢!”

    這些女人們不斷的議論紛紛,對蘇小歌的印象不怎麼好,他們多半也是在嫉妒人家能夠和陸景亦走到一起。

    從剛纔的安靜變成現在的人聲鼎沸,整間監大廳像是要被這些女人們的議論擡起來了似的。

    蘇小歌聽到了這些話不免心頭一陣煩躁,“我說宋夫人,可別搞不清楚你自己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想要玩栽贓陷害這一手,我看你還是換個場合吧!”

    她毫不猶豫的揭穿了江月,表情異常的犀利,絲毫都沒有放鬆自己的態度。

    “哎呀,你這個小三兒還真是厲害呢,把你的包交出來讓我翻翻!要是從你身上找到了我丟的鑽石項鍊,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江月知道蘇小歌現在變得如此牙尖嘴利,她想着趕緊坐實了對方的罪名。

    “怎麼?是想待會兒在我包裏偷偷放個項鍊再說是你丟的嗎?”蘇小歌依舊沒有多少懼色,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這個氣急敗壞的女人,反倒是顯得心平氣和了許多。

    瞧着旁邊站着七嘴八舌正在議論的人們,她依舊是一副義正言辭。

    陸景亦在旁邊欣賞的看着蘇小歌,總覺得也許根本就用不到自己出手,她就能很輕易的擺平這些事情了吧。

    “你胡說,明明就是你拿了我的項鍊,快點給我交出來!別在這兒裝腔作勢的,你這個女人偷不到人就開始偷我的東西!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之前的那些事情!”江月被蘇小歌氣的夠嗆,趕緊跟旁邊的宋映雪使了個眼色,希望她能幫幫自己。

    宋映雪接收到了某種信號一般,趕緊開口,“你要是根本沒拿別人的東西,爲什麼要怕別人搜?這裏面分明就是有貓膩的!”

    她咬了咬牙,繼續對蘇小歌在那陷害,引導着輿論指向她這邊。

    “就是!既然你沒拿別人東西,翻翻怕什麼的!”人羣當中突然多了個異樣的聲音。

    蘇小歌向人羣裏掃了一眼,表情有些不悅,她真是不知道自己的東西爲什麼要被別人去翻。

    “我說了!我沒有拿你的任何東西,也根本不可能讓你翻我的包!”蘇小歌咬緊牙關,表情比剛纔更加堅定了許多。

    她是說什麼都不可能向對方妥協就是了!

    “既然你不讓翻,那肯定是有問題的,一定就是你拿了她的項鍊!沒想到你竟然是個這樣的人,虧我之前還那麼崇拜你呢!”宋映雪看蘇小歌的眼神裏分明全都是嫌棄,根本就不像是崇拜她的樣子。

    “崇不崇拜我那是你的事,不過我沒做的事我絕對不會承認!”蘇小歌繼續堅持。

    陸景亦倒是越看越有意思了,這女人的性格還是像之前那樣,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兒,他的嘴角上輕輕勾起了一抹笑意。

    可就在此刻,江月就像是狗急跳牆了一般,一下躥上前來,扯住蘇小歌的包,打算搶過來。

    宋映雪可沒有像她這麼沒教養,看到這一切,也不免皺緊了眉頭。

    “你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聽不懂話,我說過我沒有做,你爲什麼還要這樣……”蘇小歌被江月的動作驚訝到花容失色,身子不免往後踉蹌了一步,手裏還死死地抓着她的包,就像是再保護着自己最後的底線。

    倘若自己的包要是被江月搶了過去,她一定會趁機栽贓的!

    江月分明就是咬緊了牙關,突然一個發力,一下子便將手包從蘇小歌那邊搶了過來,嘴角隨即掛上了一抹得意的笑,趁機很快的將包拉開,手伸進去的一瞬間,也將手心裏捏着的鑽石項鍊一併放了進去。

    “好啊,你這個女人!這項鍊明明就在你這兒!”江月表情一變,便從蘇小歌的包中提出來了一條很漂亮的鑽石項鍊,在大廳裏燈光的映襯下還閃閃發光。

    蘇小歌環抱雙臂,紛紛的冷哼出一聲,“哼!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要翻你的包,你說你沒做過,現在人家從你包裏翻出了自己的項鍊,你又說是欲加之罪,你這女人還真是會狡辯呀!”宋映雪再次開口,惡狠狠的盯着蘇小歌,這下總算是能讓她當衆出醜了。

    陸乘風和宋天諭也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切,他們都覺得蘇小歌並不是這樣的人,可沒想到江月還真從她的包裏翻出來的項鍊……

    “你們看我就說吧,肯定是那個女人拿了人家的項鍊!”

    “沒想到剛纔還裝的那麼清高,現在人贓並獲了,看她還有什麼話好說。”

    議論聲再次響起,大家全都對江月的動作表示驚訝。

    有些人不相信蘇小歌是這種人,可沒想到自己確實看錯了她,在事實面前,怕是蘇小歌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眼看着情況馬上就控制不住了,陸景亦清了下嗓子。

    “咳!我說這位小姐,你說你的項鍊是我女朋友偷的,有什麼證據嗎?”陸景亦開口,聲音十分冷冽,他不悅的咬着後槽牙,那鷹隼一般的眼睛就像是已經看穿了一切。

    “證據?你沒看到我從她包裏拿出來了我的鑽石項鍊嗎?還需要什麼證據?大家可都看着呢!”宋映雪不悅的看着陸景亦,也不斷的在給自己打氣兒。

    “哦,是嗎?那這鑽石項鍊又是什麼時候到她包裏去的?”陸景亦的眼睛驀然瞪大,盯的江月心裏發毛。

    “幹嘛?會瞪眼了不起啊?以爲誰不會呢!”她也努力的將眼睛睜大,瞪着面前的陸景亦,甚至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

    “呵呵呵……瞪眼是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我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呢,這鑽石項鍊是什麼時候跑到她包裏去的!”陸景亦再次犀利的重複了一下自己的問題,聲音莫名的放大,幾乎是在對對方嘶吼。

    這不免嚇了江月一個寒顫,她的身子不由得顫抖了一下。

    宋映雪也癡癡的盯着陸景亦,有些回不過神來,她還沒見過陸景亦這般的疾言厲色,竟也莫名的覺得緊張。

    由於陸景亦的一聲大喊,也讓剛纔還在議論紛紛的人羣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大家屏住呼吸,都在等待着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兒。

    人羣裏,誰也不敢再議論什麼,生怕真的會惹怒了陸景亦。

    自然蘇小歌也被陸景亦驚呆,她向身旁看了一眼,陸景亦正緊盯着江月,那一刻,她心中突然有些甜蜜,有一種被保護的感覺,隨即再次轉過頭來看向江月時,卻看到她有點不知所措。

    蘇小歌上前一步,從她手中將自己的手包拿了過來,將拉鍊拉上。

    大家都沒再開口,這裏的氣氛突然顯得很是尷尬。

    “如果這位小姐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那不如我們就找一下酒店的經理,讓他幫我們調個監控。”陸景亦再次開口,語氣可比剛纔緩和了許多。

    江月心中莫名的緊張,她擡手擺了下,“我看就不用了,既然我的東西都已經找到了,也沒有必要多此一舉了吧。”

    “那怎麼可以?既然你說我的女朋友拿了你這麼珍貴的東西,自然是要還你個公道了!”陸景亦依舊一臉的嚴肅那樣子,分明就不像是在幫對方討公道。

    蘇小歌撇着嘴角偷笑了一下,她明明就是知道這項鍊絕對不是自己拿的,倘若真是調取監控來,江月肯定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所以她纔會如此的拒絕吧。

    “公道自在人心,大家都已經看到了。”江月的腦子也在飛速的旋轉着,提起手裏的項鍊向大家展示了一下。

    反正所有人都已經看到了那項鍊是從蘇小歌的手包裏被拉出來的,調不調監控的,已經沒有什麼大用了。

    她故技重施,是想着再次製造輿論,給蘇小歌些壓力,可陸景亦偏偏就不怕這些。

    wωω•Tтka n•Сo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