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栽贓陷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栽贓陷害字體大小: A+
     

    聽她這麼一說,宋映雪也像是跟她找到共同話題似的,心中莫名的一緊,“你的意思是說,你老公也在外面有花頭?”她的眉心稍稍皺着,不可思議的看着對面的女人。

    江月無奈的撇着嘴角,輕輕點頭,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樣,“可不就是嗎?那一次我還抓到了呢……”

    她無奈的拱起嘴巴,微微垂下頭,也覺得說起來是件很丟臉的事兒。

    “什麼?你居然抓到了……那……你是怎麼做的?原諒他了嗎?”宋映雪不免有些緊張,轉過身來湊近江月壓低了聲音,似乎是打算再對方身上取取經了。

    兩人也因此找到了共同話題,竟然像是久別重逢的姐妹一般,雙手捏在了一起。

    “那不然還能怎麼樣?只能是原諒了唄,女人出軌可怕的很,可是男人就這麼容易被原諒……不過我還有個祕密要跟你講的,看見了沒!那邊那個女人!她就是個小三兒,還妄圖介入我和我老公之間的婚姻,哼!”

    江月的目光突然變得十分犀利,湊近到宋映雪的耳邊,對她輕聲唸叨着,還指了指蘇小歌,那一副嫉惡如仇的表情就像蘇小歌當真是她的殺父仇人一般。

    宋映雪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我老公好像跟她也有關係……”她默默的從嘴中吐出了幾個字,說完之後又覺得有些後悔,只是這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是無論如何都收不回來了。

    “什麼?你說她還想破壞你們夫妻間的關係嗎?”這話不免讓江月很是吃驚,眼睛莫名的瞪大,不可思議的看着宋映雪。

    蘇小歌這是要打算腳踩多少隻船呀?

    宋映雪委屈的很,也只好再次點了下頭,那無奈的樣子也在向別人昭示着她的脆弱。

    “好啊,這女人當真是不怕有人給她點顏色看看了!”江月緊緊的咬着後槽牙,拳頭也莫名的亂了起來,眯着眼睛盯着依舊在陸景亦身邊站着的蘇小歌,對她的憤恨瞬間爆棚。

    “你想怎麼做?宋映雪看了江月一眼,只覺得她心中的怒火可是要比自己燒的高了許多。

    看來她說的這話沒錯,蘇小歌是當真想要介入他們夫妻間的關係,這女人怕也是忍無可忍,已經到了極點吧!

    想想自己也同樣的可憐,宋映雪心中對蘇小歌的憤恨驟然增加了不少,也學着江月的樣子咬緊了後槽牙。

    兩人一拍即合,在密謀着如何去對付蘇小歌……

    因爲剛纔那兩個女人吵架的事,總算是支走了陸乘風,蘇小歌這才鬆了口氣。

    陸景亦依舊不允許她離開自己的視線,這不免讓她歌有些煩躁,“你這是要幹什麼?一直要這樣摟着我像什麼樣子?!你看看人家,那些別的女人不都坐到一邊去了嗎?”

    蘇小歌有些後悔,覺得自己跟着來錯了,絕對喪失了這場酒會的意義,只想趕緊掙脫。

    “哎?你跟其他人怎麼能夠一樣!你是這全場最閃亮的女人!沒看到你走到哪裏都會引起一衆男人的側目嗎?”陸景亦平時小氣慣了,可沒想到今天卻會如此的大方勁,不嫌棄別人看蘇小歌了。

    “哪有?亂說些什麼!人家不都三三兩兩的在那邊談事情嗎?誰像你一樣。”蘇小歌一直用一副很嫌棄的目光看着陸景亦,手還不斷的在他的大手上扒拉着,只是動作不敢做的太大,唯恐會被別人看見,實在不給陸景亦面子。

    “我跟他們怎麼能一樣呢?”陸景亦向蘇小歌挑了下眉毛,有點不服氣似的。

    那副居高臨下的看着蘇小歌笑容的模樣,真的讓人出神……

    蘇小歌一直和他保持這種動作,也實在是太過心慌了,“哎呀,你就放開我一下吧,我又不會走丟,我要去廁所!”

    她只好編出了一個不容拒絕的理由,總算是被陸景亦放開了,蘇小歌這才長舒了兩口氣,趕緊去了洗手間。

    出來時,還仔細的在鏡子面前照了照,看到妝容並沒什麼問題,卻還是不太放心的,拿出粉撲輕輕在臉上拍了拍,生怕給誰丟了面子似的。

    蘇小歌對着鏡子裏的自己笑了笑,可出門時差點和江月撞了個滿懷。

    “哎喲,你這女人怎麼走路不長眼睛的?”江月似乎是故意和蘇小歌撞上的,可卻責怪起了對方,她不悅的看着蘇小歌,故意拿腔拿調的訓斥着。

    蘇小歌實在是冤枉,自己剛從洗手間出來會看到她纔有鬼,她是懶得再去跟江月犯話,知道這女人的脾氣總是不依不饒,索性只是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抱歉,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你。”

    說完,蘇小歌還在等着她對自己一番疾風驟雨般的咒罵,可沒想到,江月只是朝她翻了個白眼,“下次走路看着點!”

    她居然輕輕地撂下一句這話,就往旁邊一側身,走進洗手間裏去了。

    這倒不免讓蘇小歌感到有些驚訝,這女人竟然也有這麼好對付的時候?

    算了,自己還是不要自討沒趣了,索性並沒多想,又趕緊回到了大廳裏。

    自己在這還沒跟陸景亦說上兩句話,大廳的一側突然有人尖叫了一聲,“啊!我的項鍊,我的項鍊去哪兒了?”

    這聲音實在太過熟悉,蘇小歌眉心一皺,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江月正驚慌的摸着自己空蕩蕩的脖子,隨即又趕緊翻開自己的手包,急匆匆的檢查着。

    宋映雪還在一邊幫腔,“你先彆着急,看看是不是落在哪裏了,怎麼好端端的項鍊會弄丟呢?”

    “我也不知道呀,剛纔我就是去了個洗手間,出來就沒有了……”江月根本就不顧這裏是酒會的大廳,在這裏扯着嗓子大喊着。

    引來了旁邊不少人的側目,所有人全都將目光投向這邊,倒搞得她們莫名成了這現場的焦點似的。

    宋天諭有些不悅,嫌棄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你這女人怎麼自己的東西都看不住,那麼大的項鍊會弄丟?”

    被別人這樣注視着,宋天諭覺得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壓低了聲音,卻還是很嫌棄的訓斥

    也不知道江月到底是怎麼回事,出來時那麼仔細的打扮過,戴上的那條鑽石項鍊還是去年她生日時非要跟自己討來的禮物,花了他不少的錢,她一直要把這東西寶貝的很,怎麼可能說丟就丟了?

    江月嫌棄的看了宋天諭一眼,暫時沒跟他發作。

    宋映雪也沒回到陸乘風身邊,倒是在江月這裏做出一副很着急的模樣。

    “那你剛纔去廁所了,有沒有去廁所找過的?”宋映雪依舊皺着眉頭,很是擔心。

    江月努力的點點頭,“廁所那邊我已經找過好幾次了,確實沒有啊,可怎麼辦?那條鑽石項鍊我一直都非常喜歡的,還是我老公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呢!”

    她着急的都快哭了……

    蘇小歌看着兩人的表現,不屑的撇了下嘴角,“這是電影節的紅毯嗎?怎麼還飈上演技了?”

    她自言自語,陸景亦卻在一旁發笑。

    “宋夫人,我看你還是先彆着急,大家又都沒有離開,這說不定是掉到大廳的哪裏了吧,不如我們大家都幫你找找?”旁邊有人耐不住開口。

    畢竟宋家的企業做的也不小,有這種機會誰不想多巴結巴結。

    總算是成功的引起了別人的注意,江月心中十分得意,她趕緊慌張的擡起頭來,努力的向對方點了點,“那當真是太謝謝你了!

    麻煩大家都幫我找一下吧!謝謝各位了!”

    她雙手合在一起跟大家作揖,表示感謝,自己也蹲在地上仔細的查找着,就好像是她真的丟了什麼特別貴重的東西一般。

    見到許多人配合,宋天諭便更加覺得無地自容,他趕緊蹲下身湊到江月耳邊,“你的項鍊真的丟了?在這鬧什麼呢?在這搞得這酒會不得安寧的!”

    “你給我閉嘴,我丟了東西當然着急啦!”聽到丈夫說着話,江月不悅的訓斥着,還冷冽的瞧了他一眼,唯恐他壞了自己的好事。

    蘇小歌無奈的撇了下嘴角,只覺得他們當真是在作妖。

    她可不想被這件事情攪和到當中來,只想帶着陸景亦往旁邊退一退。

    可對方分明就是衝着他們來的,任蘇小歌再怎麼逃都沒辦法逃避……

    江月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起身,朝蘇小歌這邊走了兩步,上前一把扼住她的胳膊,“說!到底是不是你!”

    她突然對蘇小歌言辭犀利,這一聲大喊也引得不少人的關注,還有很多人都在地上幫她尋摸着,聽到這話也趕緊站起身來,不解的看向蘇小歌。

    蘇小歌才更加納悶吧,這事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這演戲還有互動了?

    她帶着一臉的不可思議,“你在說什麼?”

    蘇小歌怕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到宋映雪會在這種場合栽贓陷害自己吧!

    “居然還不承認?!剛剛在洗手間那邊你跟我撞在了一起!說吧,你是不是趁着那會將我的項鍊拿走的?我說剛纔怎麼覺得有些彆扭呢,就是你!一定就是你!”江月突然咬緊牙關,一口咬定蘇小歌就是偷了她項鍊的那個人,再次向她大喊着。

    隨即,宋映雪也趕緊湊到了這邊,不悅的看着蘇小歌,藉機嘲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