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裝柔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裝柔弱字體大小: A+
     

    她知道他現在這麼煩躁,難免又是因爲蘇小歌的事兒,可這些自己絕對不能放到檯面上來說,不僅是不給自己男人面子,同時也是在貶低自己的魅力。

    宋映雪是大家閨秀,沒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像江月那樣撒潑的。

    陸乘風自然是沒什麼好氣,正愁沒人發泄,這女人卻偏要往槍口上撞,他不悅的擡眼瞥了門口站着的人一眼,看着她這副樣子,心中就更加的煩躁,“沒什麼!不用!”他拒絕宋映雪對自己的提議,也不希望他碰自己。

    “那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你心情這麼不好,我能做些什麼讓你心情好一點的事?”宋映雪又往前走了兩步,靠陸乘風進了一些。

    可他見到女人的動作,卻“噌”的一聲站了起來,“我說不用了,你是沒聽懂嗎?”他突然變得極其煩躁,斜眼撇着宋映雪,那些表情簡直像要吃人。

    宋映雪莫名的緊張起來,她真想好好問問陸乘風,他現在這樣煩躁到底是不是因爲蘇小歌!

    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整日都讓他這般的憂愁。

    宋映雪緊張的抿着嘴脣,默默的垂下頭去,雙手交疊在身前,卑微的樣子,簡直像個女傭,一點都沒有陸家少夫人的模樣。

    “你餓不餓?廚房裏準備了晚餐,要不我們下去吃吧?”半晌,她又像是找不到什麼話題似的,支支吾吾的開口。

    陸乘風像是沒聽見她說話一樣,突然扒拉了她一下,不悅的朝洗手間走去。

    宋映雪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搡到一邊,往後踉蹌了幾步,跌在了牀上,碰到了腳,生疼生疼的。

    她不由得將眉頭鎖緊,疼出了一頭冷汗,卻不敢叫出聲來。

    眼看着陸乘風走進浴室,不多時候便傳來了“嘩啦嘩啦”的水聲,她在外面甚至能夠聽到他不悅的嘆息聲。

    宋映雪心中莫名的痛,甚至要比撞到腳的痛還要難過了許多……

    她一直呆呆的坐在那裏,擡起腳來默默的抱着,許久之後,腳已經不痛了,可是她的心卻依舊痛得說不出話來。

    宋映雪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看到陸乘風披着一條浴巾,溼漉漉的頭髮從浴室出來,她才慢慢有了反應。

    只是她甚至不敢去看那男人的身體,輕輕咬着嘴脣,低頭繼續說道,“你現在洗澡會不會不舒服?要不還是再吃點東西吧,時間還早,這麼早休息,恐怕……”宋映雪緊張的語無倫次的,不知該說什麼。

    陸乘風煩躁不堪的看了她一眼,“夠了,別在這裏唧唧歪歪的,要吃飯自己出去吃!”

    隨即,他便忿忿的往前走了兩步,一把扯起宋映雪的胳膊,將她從房間直接推了出去,重重的關上門,把她一個人留在門口。

    站在那裏女人莫名的心酸,眼眶一熱,突然有股暖流從眼角流了出來。

    她站在門口,像根棍子一樣杵着,也不知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

    宋映雪默默的擡起頭胡亂的在臉上抹了兩把,不願意讓這眼淚在肆意的決堤,等下被公婆看到了,肯定又要擔心了……

    陸乘風不悅的躺回到了牀上,依舊在對陸景亦的事情耿耿於懷。

    在門口杵了半天,宋映雪才默默的下去吃飯。

    “乘風最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你們兩個的關係好像有點……”陸母還是不放心,撇着嘴角小聲在宋映雪耳邊問道。

    對於這事,自己沒敢聲張,唯恐宋映雪臉上掛不住。

    聞言,宋映雪使勁的搖搖頭,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沒有了,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較忙,所以乘風會心情不好,他說太累不想下來吃了,待會兒我給他單獨準備一些,媽,您就不用擔心了。”

    宋映雪趕緊對她安慰着,可不想被婆婆一直揪着自己的事情沒完沒了。

    “那好吧,如果乘風對你不好,媽媽會替你撐腰的!”陸母輕輕在宋映雪的手背上拍了拍,對她倒是關心的很。

    她這兒媳婦,當時可是自己千挑萬選的,一直就對她很是中意,所以,這時候自然也是對她疼愛有加的。

    最近陸乘風總是吊着一張臉,不免讓陸慕也有些不悅。

    吃完飯,宋映雪讓廚房單獨幫陸乘風準備了晚餐,她端着飯菜回到房間。

    此刻,陸乘風已經翻身睡了過去,她聽到了均勻的呼吸聲,站在牀邊有些緊張,不敢去打擾他,生怕他會再對自己像剛纔那般的疾言厲色。

    宋映雪無奈,像個傻子一樣端着餐盤站了半天,最後還是默默的將餐盤放到了茶几上。

    餓着肚子睡覺,他的身體怎麼能夠吃得消?

    她繞過牀邊,慢慢的轉到陸乘風這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胳膊,“乘風,乘風,你醒醒,先吃點東西再睡……”

    宋映雪儘量把自己的聲音放的輕柔,唯恐自己會嚇他一跳。

    陸乘風此刻剛剛睡下,還沒睡的太踏實,突然被人叫醒,不免身子一顫,睜開眼時,看到宋映雪那張放大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他立刻便皺起了眉頭。

    “你這女人到底想要幹什麼?我睡個覺你都要這麼打擾嗎?”他一開口便是一副疾言厲色,扯着嗓子對宋映雪大喊了兩句。

    宋映雪被他嚇的往後踉蹌了幾步,一個沒站穩直接跌坐在地上。

    陸乘風覺得她是在自己面前裝腔作勢,重哼出一聲,“幹什麼?在我面前裝柔弱嗎?”他不悅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絲毫沒有半點憐香惜玉,也根本就沒打算去把她扶起來。

    宋映雪心中一涼,自己爲了陸乘風可以掏心掏肺,他卻居然覺得自己是在面前做戲,那一刻,她只覺得心中委屈極了,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她默默的垂下頭,就這樣坐在地上,感受着身下傳來的冰涼,就如同她那顆跌入冰窖的心。

    “哭什麼哭?我是怎麼你了嗎?總是這麼哭哭啼啼的,像個喪門星一樣!”看着宋映雪這個德性,陸乘風越發的煩躁不堪,不悅的坐起身來,要不是因爲她是個女人,真恨不得再上去給上她兩腳。

    對於自己不喜歡的女人,他當真是提不起半點興趣。

    若不是還有婚姻這層保護在,他絕對不會多看宋映雪半分。

    聽到這話,宋映雪趕緊努力的搖搖頭,“不是的,乘風,我只不過是……”

    “覺得委屈是嗎?委屈你可以從家裏離開!”陸乘風突然被她逼得口不擇言,竟揚言要將她趕出家門。

    這話嚇得宋映雪趕緊閉上嘴,心提到了嗓子眼兒,只覺得此刻心口冰涼冰涼的,也不知陸乘風說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猶豫了下,見到陸乘風又想要躺下,這才趕緊開口,“乘風,等等,我剛給你端來了晚飯,你多少吃一點,餓着肚子休息,對胃不好……”

    宋映雪的眉頭稍稍一皺,一皺帶着一副對陸乘風的關懷體貼。

    陸乘風根本就沒理會,又瞥了她一眼,眼神裏分明就是嫌棄,才重重的躺了回去,翻了個身,再次留給了她一個後背。

    宋映雪在那裏坐了很久,直到身子僵硬的,沒了知覺,才掙扎着慢慢的爬了起來。

    這一夜,她甚至連牀都沒敢上,蜷縮在沙發裏沉沉的睡了過去。

    睡着之後,眼淚還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直不斷的往外涌出。

    直到自己第二天早上醒來,陸乘風已經離開了,可她的眼睛腫得像一對銅鈴一般……

    早上蘇小歌醒來,十分高興,她在考慮要不要今天去公司藉着陸景亦給自己送花的機會,對他鬆鬆口,多少給他一點機會?或者再找個合適的時機,跟他提到關於木木的事?

    索性上班的路上蘇小歌一直都是美滋滋的,竟還跟着車載音響,哼起了音樂。

    木木坐在後排座上看着後視鏡中那個笑逐顏開的女人,猜想她一定是在想着關於陸景亦。

    瞧着她這副幸福的模樣,木木心裏倒也替她高興。

    送完了孩子,蘇小歌很快就到了公司,像是平常一樣,又收到了花。

    這每天不同的一大把花束,讓那個前臺女孩對她羨慕不已,不過和自己和蘇小歌差了可不止的八條大馬路,就算是羨慕也沒有多少用處……

    蘇小歌捧着這束花高高興興的回了辦公室,這次她並沒有扔掉,捧在手中仔細嗅了嗅,反而是像陸景亦一樣,找了個瓶子,插了起來放在電腦桌旁邊,還仔細的擺弄了下。

    聞着鮮花散發出來的清香氣息,很是心曠神怡。

    不多時候,陸景亦便來到了她的辦公室,他還在納悶,怎麼今天蘇小歌沒把花丟到垃圾桶裏。

    看到蘇小歌將那一大束花插到瓶子裏,陸景亦倒是有點驚訝,難不成是昨天對她說的那些話起了效果,這女人終究還是對自己心軟了?

    “今天太陽倒是打西邊出來了嗎,竟然自己找了個瓶子把這些花插起來了?”陸景亦從牆上的小門出來,邁着穩健的四方步,朝蘇小歌走了過來,嘴裏還帶着些打趣。

    他饒有興致的看着坐在辦公桌上正在做思索狀的女人,不免勾着嘴角一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