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兩種態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兩種態度字體大小: A+
     

    看着蘇小歌眼神放空,若有所思的樣子,木木不免在心中暗暗的盤算着,莫不是她和陸景亦舊情復燃了吧?要是那樣的話,倒也好,只有蘇小歌能夠幸福,自己倒是無所謂了!

    他繼續端詳着母親,並沒說話,可大眼睛滴溜溜的全是鬼主意,這就搞的蘇小歌卻更加的尷尬。

    “哎呦,你在那裏胡思亂想些什麼了,根本就沒有你說的那種事兒了,快點去洗澡睡覺,明天還要上學呢!”蘇小歌又趕緊把話題扯開,催着木木去洗澡,想着繼續打個哈哈瞭解,但無論如何,也逃避不了木木那犀利的眼神。

    儘管他莫再提這問題,可被他看的,蘇小歌卻依舊心有餘悸,總覺得木木看自己的眼神越發的像陸景亦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現在知道着急了?幹什麼回來的這麼晚?”木木很不滿意,嘟起小嘴巴,向洗手間走去,還帶着滿嘴的抱怨。

    蘇小歌看着他的背影真是無奈,自己本來還想去幫他洗澡的,可剛走到浴室門口,木木卻“砰”的一聲,將門關閉。

    “哎?你這孩子怎麼回事?媽媽要幫你洗澡的呀?”

    “哎喲我的媽,我現在都是5歲的孩子了,男女有別,你還是省省吧,我又不是不會洗澡!”隔着門板木木,衝着門縫對蘇小歌說道,還帶着極大的不情願。

    這搞的蘇小歌真是哭笑不得,“好好好,那你自己來……”

    她這顆老母親之心,簡直是被兒子搞得鬱悶到不行,只好又坐回到了沙發上,等待着兒子洗完澡出來。

    木木心想着,如果蘇小歌還對陸景亦有感情,那不如就讓他們兩個在一起好了,對於這事兒他也沒再過多的質問,只是自己還在暗中觀察着陸景亦,若是他對母親不好,自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宋映雪這邊回到家,公公婆婆還坐在客廳裏看電視,見她現在纔回來,不免有些擔憂。

    “映雪,你剛纔不是說出去買東西嗎?怎麼這麼久纔回來?”婆婆突然叫住了她。

    宋映雪有些無奈,眼神裏還帶着些許的疲憊,輕輕搖頭,“不好意思,媽,在外面有些事情耽誤了……”

    “那你吃飯了沒?都這個時間了,讓廚房再幫你做一點吧!”婆婆自然也是對她很關切,覺得她有點不對勁。

    宋映雪哪裏還有心情吃飯,使勁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剛纔遇到個朋友,在外面簡單的吃了些,我就先回房間了。”她使勁的在嘴角上擠出一點微笑,沒在給陸母說話的機會,便匆匆地上了樓。

    回到臥室,癱坐在牀上有些不知所措,回想到剛纔在餐廳裏見到陸乘風和蘇小歌面對面開懷暢飲和那些幸福的微笑,她的心情久久都不能平靜。

    一想到剛纔的那些事兒,就覺得一陣陣的頭疼,她甚至不知道待會兒陸乘風回來,自己要怎麼面對他,索性就一直這樣呆呆的在牀上躺着,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不多時候,陸乘風也從餐廳回到家,把車子停好,走進客廳,母親便也立刻叫住了他,“怎麼今天回來這麼晚?吃過飯了沒?”

    陸乘風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樣,帶着一臉盈盈的笑,對母親點點頭,“吃過了,今晚公司有點事,所以加了一會兒班。”他的語氣很是輕鬆。

    對於別人的說辭,他全都拿公事來搪塞,也沒跟母親解釋太多,只是還是難掩一臉的喜色,就好像加班對他來說是件多麼快樂的事兒。

    “你最近可是夠忙的,多抽些空關心關心映雪,你們都結婚這麼久了,就不想着趕緊要個孩子嗎?你年紀也不小了,等到你像我們這把年紀時,孩子才一點點,有你操心的時候!”母親有些無奈的對他搖頭,總是希望他們能把要孩子的事提上日程。

    畢竟已經30多歲的年紀,做父母的自然是要爲他着急。

    “哎呀,好了嗎?有這功夫你還是多看會電視吧,要不就把心思放在我爸身上,我還年輕呢,再說了,現在公司的事兒這麼忙,哪有那麼多的閒工夫?!”一提這事兒,陸乘風明顯就不高興,臉上的笑容隨即也都消失了,一張俊臉拉得老長。

    “你這孩子真是的,怎麼一跟你說這事兒就是這幅態度?!”

    “好了,媽,我加了這麼長時間的班,有點累了,就先上去了!”陸乘風打斷了母親的話,急匆匆的向樓上跑去。

    現在這種時候,也只有躲開才能夠制止的住母親的喋喋不休。

    看着陸乘風“噠噠噠”的跑上樓梯,陸慕一副惋惜的模樣。

    若不是因爲當年的事兒,此刻,她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也不用把心思全放在一人身上……

    她無奈的搖頭,輕輕地嘆了口氣,“哎,你說這孩子怎麼就這麼不聽話呢?要不是當年……”

    “好了,別再想當年的事了。”陸父在一旁急着開口,輕輕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及時的制止住了她的想法。

    對於那些事兒,他也在心中耿耿於懷,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也是該放下了。

    陸目擡頭看向丈夫,依舊帶着一臉的悵然若失。

    陸乘風急匆匆的上了樓,想好好的洗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可一開門看到宋映雪正在牀上躺着。

    本來聽了母親的話就心生不悅,看着這女人此刻的動作,他不免煩躁的,重重的喘了口氣,表情更加難看了。

    宋映雪聽到開門聲,趕緊從牀上彈了起來,立刻換上了一副好臉,“乘風,你回來了,今天怎麼加班到這麼晚?吃過飯了沒?要不要我去吩咐廚房再幫你準備一些?你最近實在太操勞了,公司的事兒,真的那麼忙嗎?”

    那一瞬間,宋映雪拋開了所有,只想對陸乘風好。

    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陸乘風卻突然逮到了她的話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質疑我沒忙公司的事兒嗎?”

    他這是明顯帶着心虛,纔會這樣反問的,可語氣卻十分冷冽,不容置疑。

    宋映雪不由得一驚,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緊饒頭搖頭,“不是,怎麼會,我只不過是覺得你最近工作的太辛苦了嘛!”她委屈的看着對面的男人,只覺得此刻的他好像很陌生,自己是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此刻他對自己這樣的冷漠無情,可一想到剛剛在餐廳裏,他對另外一個女人那副笑逐顏開的模樣,宋映雪的心就像是被刺刀劃上一樣,狠狠的疼。

    她多麼希望,自己的丈夫也能在自己面前笑的那樣開懷,可結婚這麼長時間,他從來沒有對自己這樣過。

    “別一天天的沒事胡思亂想!”陸乘風瞥了他一眼,依舊帶着一臉的不悅。

    這些語言像是利劍一樣,刺穿宋映雪的心,讓她心中怎麼能不難受?

    伴隨着陸乘風的冷言冷語,宋映雪也只好恭敬的對他點了點頭。

    愛情本就沒有對錯,在任何一段愛情當中,認真的那一方,一定就是最後輸的人。

    她甚至不敢質疑陸乘風今晚的事,這是一副謹小慎微的樣子,刻在心中卻無限怨念的憤恨着蘇小歌,總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女人帶來的。

    “還不讓開?!”見她沒動,陸乘風不悅的斥責。

    那聲音像一記驚雷又在宋映雪的頭頂炸響,她不由得身子顫抖了下,腳下的步子沉重的推開了一點,帶着一副不知所措。

    陸乘風走到衣架邊,只是憤憤的解開領帶,脫下衣服,走進了洗手間,根本就沒再理會宋映雪。

    宋映雪不知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會讓他這般的反感,她不覺得自己那裏比不上蘇小歌,也許只是沒有她的名氣大罷了,可是那女人居然厚顏無恥的勾引自己的男人,她絕對不可以容忍!

    聽着洗手間裏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宋映雪呆坐在牀邊,向那個方向看着,她咬咬牙,確定待會陸乘風出來一定要更加倍的對他好。

    她的手一直捏着自己的衣衫,不斷的揉搓,等了半個小時,陸乘風才擦拭着溼漉漉的頭髮,從洗手間裏走出來。

    宋映雪直接起身便撲了上去,依偎在陸乘風的懷中,嬌聲道,“乘風,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很累,可畢竟我們都結婚這麼長時間了,不如我們還是抓緊時間要個孩子吧,到時候我也能一心都撲在孩子上,不再惹你心煩。”

    她說的一臉情深意切,手還不斷在陸乘風光着的臂膀上游走着。

    夫妻兩個人,房間之內說這些話本就不過分,可卻讓陸乘風覺得一陣心煩意亂。

    “怎麼好端端的又提這事兒?我說了最近工作太忙,哪裏有這個心思,我要早點睡了,你也趕緊休息吧!”

    他不悅的抹了下頭髮上的水,憤憤的把手上的毛巾扔到一邊,一把推開了懷中的女人,自顧自的走回牀邊,坐在那裏,來回的扒拉了幾下頭髮,覺得乾的差不多了,便倒頭躺在牀上,只留給依舊站在原地的宋映雪一個後背,也根本就沒顧及她的情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