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不會是談戀愛了吧字體大小: A+
     

    另外一側的宋映雪聽着陸乘風這麼開懷的笑,心中便更難受了。

    他在自己面前從來沒這樣開懷的笑過,甚至就連一抹淺笑都難能可貴……

    她將手中的紙巾迅速捏成了一團,身子顫抖得不知所措。

    陸景亦看着她的模樣更是心疼不已,“你爲什麼不肯離開那個男人?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他皺着眉頭看着宋映雪,只想着女人對自己也提出些要求,她爲什麼和曾經的蘇小歌那般的相像!

    他多麼希望宋映雪能夠告訴自己,想讓他去打垮陸乘風!

    可面前這女人卻哭得如此憔悴,雙脣顫抖着,默默的吐出幾個字,“我只想跟乘風好好在一起……”

    聽到這話的那一刻,陸景亦真不知該給出什麼樣的反應。

    爲什麼自己在她身邊這麼久都始終得不到她的心,他的心裏也不免顫抖着,看着面前的女人,表情越發的冰冷。

    “你確定?”陸景亦默默的開口,心卻像是被什麼東西蟄痛一般。

    宋映雪的眼淚繼續流着,她緩緩的擡起眼眸對對面的男人點點頭,那表情異常認真,“我確定!”此刻她心中只希望陸景亦能夠幫助他。

    與陸景亦四目相對時,那眼神中還盡是乞求……

    看着眼前這女人這副樣子,陸景亦也是萬分心痛,在她面前,自己好像別無選擇,只能幫她了……

    他撇了撇嘴角,略顯無奈,可並未答應對方什麼,只是在心中默默的許下承諾,自己一定要幫宋映雪完成這個心願!

    他擡眼向陸乘風和蘇小歌那一桌看去,此時,面對面坐着的一對男女還在開懷大笑着,繼續聊着他們這些年各自的經歷。

    自然的,關於木木的事情,蘇小歌並沒有對陸乘風和盤托出,而陸乘風也向她隱藏了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

    儘管陸景亦聽得並不是很清楚,可是看到蘇小歌那一副笑靨如花,可要比跟自己在一起開心多了,就像是曾經,她在自己身邊什麼都不想的那些日子……

    不過,那已經離自己太遠太遠了……

    “怎麼像你這麼優秀,這些年都一直沒有結婚呢?”陸乘風覺得聊的差不多了,總算是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問題問的蘇小歌有些恍惚,她稍稍遲疑了下,卻還是沒有跟他講出關於木木的事情。

    “呵呵呵……這幾年不是一直在搞事業嗎?所以也沒有看到什麼心儀的男孩子。”蘇小歌緊張的抿了一口紅酒,並沒敢去看陸乘風的眼神,生怕他會看破了些什麼。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了,不過像小歌這麼優秀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男孩子纔會入得了你的法眼?”陸乘風越發的真誠語調放低了些,溫柔的面對着蘇小歌,含情脈脈的看着她,那眼神道和陸景亦的如出一轍。

    蘇小歌剛剛把臉轉過來,卻對上他這無限溫情的眼神,一時間有些恍惚。

    她的眼睛慢慢的瞪大,酒杯拿在手裏,有些不知所措。

    實際上這個問題曾經有宋天諭也問過自己,到現在蘇小歌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男孩子才能入得了自己的眼?隱隱約約的,心中還在惦記着某個人,只是和那人的曾經再也回不去了……

    蘇小歌低頭,莞爾一笑。

    “其實也沒什麼啦,隨緣吧,隨緣就好。”她簡單的回答着,只想矇混過關。

    可突然對面男人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你說,像我們這樣緣分是不是夠深?”陸乘風鼓足了勇氣,對着蘇小歌勇敢的說出這話。

    在蘇小歌聽來,他這分明就是在向自己表白吧?

    如果說宋天諭跟自己這樣說,蘇小歌根本就不齒,可是陸乘風也這樣說,就不免讓她有些緊張了……

    他那樣優秀,自己從沒想過要跟他如何。

    “啊?你說什麼?呵呵呵……”蘇小歌確實是緊張,竟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想打個哈哈矇混過關,可沒想到再去看陸乘風的眼神時。

    對面的男人依舊像剛纔那樣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這更加讓蘇小歌緊張不已。

    “小歌,你那麼聰明,怎麼可能不明白我是什麼意思?”陸乘風乘勝追擊,胸中這一腔炙熱的情感愈發的激烈。

    他甚至不顧自己已經有妻子的事實,執意向蘇小歌吐露愛慕之情。

    “哎喲,別開玩笑了,你那麼優秀,我不過是個設計師……我們不過是兒時的朋友罷了。”蘇小歌難免更加緊張,晃了晃手裏的酒杯,笑容有些尷尬。

    這只不過是久別重逢之後,和陸乘風的第二次見面,他就這樣對自己說話,未免讓她有些接受不了,索性,繞開他的話題,不再繼續說這事兒。

    陸乘風看着蘇小歌的一臉尷尬的表情,也不再執意爲難,“呵呵呵……那就讓我們先從好朋友做起吧!”

    他舉起手中的酒杯,蘇小歌也不好拒絕,只好也把酒杯舉起。

    兩人的酒杯再次相撞,像是達成了某種協議,更像是再慶祝什麼。

    坐在另外一邊的宋映雪,越發聽不清楚他們說的是什麼,可是那聲清脆的聲音,卻傳入了她的耳朵中。

    她不免好奇,轉身一看,兩人正在四目相對,含情脈脈的喝着杯中的紅酒,她便更加傷心……

    對於之後的事兒,宋映雪實在看不下去了,先陸乘風一步離開了這間餐廳。

    “哎,你這麼着急幹什麼?我送你!”陸景亦緊隨其後,但很快走出餐廳大門。

    蘇小歌和陸乘風只顧着聊天,根本沒有看別的地方,也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兩個。

    夜裏的涼風吹痛了宋映雪的臉頰,陸景亦在她身後扯住了她的手腕,她卻像是有些不舒服似的,想要收回手。

    陸景亦還是強行帶着她坐進車裏,一路將她送回了陸家別墅,這時候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去關心她了……

    “今晚……謝謝你。”宋映雪走下車,默默的垂下眼眸,對陸景亦表達着謝意。

    “你明明知道我想聽的並不是這些!”陸景亦在她身邊難得的柔情。

    宋映雪心中也不免有些緊張,擡起頭看了他一眼,臉頰上的眼淚已經乾涸,只是面容裏還帶着些悲傷

    她輕輕搖了搖頭,“抱歉,景亦,其他的……我什麼都給不了你。”她無奈的撇了下嘴角,只好轉身離去。

    陸景亦站在陸家別墅門口,一直向裏面張望着,不由得捏緊了拳頭。

    自己本應該是這裏的主人!

    餐廳裏,陸乘風及時的轉過了話題,沒有讓他和蘇小歌之間的關係太過尷尬,反正來日方長,追求女孩子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兒。

    “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我想還是儘快回去吧,明天還要工作的。”蘇小歌並沒吃多少東西,卻唯恐自己在這待的時間太久了,木木再次着急,索性便提出了自己要回家的打算。

    “那好吧,今天我們就先到這兒,改天再約!”陸乘風有些意猶未盡,卻並沒耽擱,也捏起紙巾擦拭一下嘴角,所有的動作都是發自內心的紳士,這纔像是那種大戶人家該有的修養。

    蘇小歌對他輕輕點頭,便也恭敬的站起身來。

    兩人走出餐廳,夜風習習吹的蘇小歌身上一陣舒爽,走到自己的車子邊對陸乘風擺了擺手,便坐進了車裏。

    看着她離開,陸乘風才坐回到自己的車子裏。

    蘇小歌撇着嘴角笑了笑,總覺得今晚的約會讓她感覺有些奇妙,她自然是能夠明白陸乘風的意思,心中竟鬼使神差的盤算着這男人到底值不值得託付終身?就像他們今晚看的那場電影一樣,男女主角最後還是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了。

    可是一想到木木,蘇小歌又稍稍撇了撇嘴,那畢竟是個甜蜜的負擔……

    回到家,蘇小歌依舊帶着些眉飛色舞。

    “我說媽媽,你最近可是越來越忙了,每天都要忙到這個時候嗎?”木木明顯是帶着些情緒的,見到蘇小歌進門便開始奚落着她。

    “沒有啊,我今天不過是有事,所以纔回來的晚了些……”蘇小歌進門見到木木又開始挑剔自己,忙着跟他解釋。

    木木看她居然還帶着興高采烈,不免皺起了眉頭,“當真是有事兒?我看……你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老媽。”他看着蘇小歌的模樣有些滑稽,環抱雙臂,擡起一隻手捏住下巴像是大人在考慮事情的模樣上下打量着,那目光犀利的,就像要洞穿她的心。

    蘇小歌不免尷尬,趕緊迴應道,“你這個小鬼頭!懂什麼叫談戀愛嗎?”她擡手在木木的頭髮上揉了揉,這個小傢伙的心思可真不是一般的成熟。

    今晚跟陸乘風約會的事兒,一下子涌上心間,蘇小歌怎麼能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他這樣明確的向自己表達愛慕之情,還真是讓自己不免有絲絲心動,只是,她暫時還不能答應他。

    自己對他的瞭解還太少,而且她還沒辦法向別人說出關於木木的真實情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