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三十章 賺錢的工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三十章 賺錢的工作字體大小: A+
     

    “我是他的老闆,我自己的員工我會負責!”陸景亦的目光極其犀利,鷹隼一般像要洞察對方的心。

    他一把從陸乘風手中扯過蘇小歌的胳膊,將她拉入自己懷中,那動作親暱得完全不像是在對待自己的員工,分明是向對方宣誓主權。

    蘇小歌不免有些煩躁,眉頭莫名的皺緊,“陸景亦,你,你幹嘛……”

    自己剛剛可是出了一場小車禍,這樣突然被陸景亦抓住手腕猛的拽到懷中,不免讓蘇小歌有些吃痛,她咬了下後槽牙,強忍着那些痛想從他手中掙脫。

    可陸景亦根本就沒給她這個機會,手拉的死死的一點活動空間都沒給她。

    陸乘風站在對面,看着陸景亦這些粗魯的動作,不免有些擔憂,“先生,不管你是老闆還是什麼,至少應該對女孩子憐香惜玉些。”

    他臉上掛着不悅,真想還手將蘇小歌拽回來,可擔憂着她身上的痛楚,並沒去做這樣的蠢事。

    “我看這就不勞這位先生的擔憂了,你剛剛撞到我的員工,我還沒找你算賬呢,這些話,也不用你囑咐!”陸景亦的態度依舊十分冰冷,根本就沒給對方好氣,也根本沒顧及蘇小歌想要從和他的懷中掙脫,只是我行我素的繼續了自己的動作。

    “十分抱歉,我剛剛確實撞到了這位小姐,不過我說了要送她去醫院了。”聽他這麼說,陸乘風趕緊言歸正傳,帶着些歉意再次提出要送蘇小歌去醫院觀察。

    畢竟她現在這樣子誰都不相信,她完全沒事。

    蘇小歌的眉心也稍稍抽.動了一下,自己可不想去醫院浪費時間,她剛纔已經活動了,胳膊腿兒骨頭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受了些驚嚇,頂多也就是些皮外傷,簡單的包紮一下就好了,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她唯恐自己的事情穿幫,所以必須要堅持己見。

    “不用了不用了,我剛剛都說過了,不用去醫院,我現在還在上班呢,不如就先回公司吧!”蘇小歌看了看陸乘風,最終又把目光轉回到陸景亦身上。

    知道自己掙脫不了,索性也就放棄了,就是這樣一直被也扼着手腕,讓人有些不舒服。

    至少,目前她對陸乘風的印象還不錯。

    “我的員工這樣勤奮工作,是該表揚還是該表揚呢?”陸景亦突然垂下頭對上蘇小歌的目光,眼神中閃爍出了些異樣的光。

    蘇小歌看不到他對自己的疼惜,倒像是一種奸計得逞的得意感。

    她稍稍眯了下眼睛,若有所思。

    今天上午的所有事都覺得莫名其妙,難不成真的會有這般的巧合?

    沒在等陸乘風說話,陸景亦卻突然摟上了蘇小歌的肩膀,轉身做出離開的動作。

    “小歌,我們……”陸乘風突然開口,伸出手去想要拉過蘇小歌。

    奈何陸景亦的動作太快,根本就沒讓他抓到。

    陸景亦第一次和陸乘風的正面接觸就搞得不歡而散,可他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男人對蘇小歌並不是那麼簡單,他的心中便更加得意。

    “瞧瞧你,讓你買個可樂,居然還給我出了車禍?!”陸景亦撇着嘴一臉的嫌棄,斜晲了一下旁邊的女人,絲毫沒關心她的身體。

    蘇小歌很不服氣,“還說呢,要不是給你買可樂我會出這樣的事兒,這算是工傷,我所有的醫藥費你都要給我報銷!”她也冷哼一句,心中很是不服氣。

    回頭看了一眼,站在那兒的陸乘風,轉過頭時,眼神還掃到了他車底下那兩瓶被壓壞的可樂,心裏莫名的煩躁。

    隨着兩個人漸行漸遠,陸乘風再也聽不到他們在議論些什麼了。

    可這普通的員工,怎麼可能跟總裁的關係搞得如此親密?他們肯定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

    陸乘風越想越是妒忌,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直到看着他們走到馬路對面坐到車子裏,他還是不肯罷休,依舊在馬路邊等着,最終,陸景亦的車子消失在馬路的盡頭,他才肯坐回到了自己的車廂裏。

    剛剛車子不過是擦傷了蘇小歌的一點外皮,還好他及時停下,這會兒他發動車子並沒有任何的答案,回去路上還滿是不服氣。

    對於蘇小歌,陸乘風是一見傾心,真是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在這兒遇到她,心底裏不斷的升騰起了對她的愛慕之情,也從沒想過他們的相遇是誰過意的設計。

    陸景亦將蘇小歌送進車裏,踩下油門,心裏依舊對她擔心不已,“你到底怎麼樣?確定沒事兒,要不要送你去醫院看看?”

    他是發自內心的擔心她,雖然這一切不過都是自己策劃的,可蘇小歌畢竟是這場計劃當中唯一的犧牲品,他總覺得心裏過意不去。

    蘇小歌轉過頭,朝他翻了個白眼,“幹什麼?剛剛不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嗎?這會兒後悔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剛剛坐在地上,擦破了些皮,此刻確實還在隱隱作痛,好在他身上並沒什麼太嚴重的傷。

    “我這不是怕你倒下了,我花的那些錢就打了水漂嗎?可知道跟你們公司的這筆合作,你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喲!”

    陸景亦再次側過頭,輕飄飄的看着蘇小歌,說那話時的表情簡直就像是個唯利是圖的地主老財。

    “什麼?又是這話?我在你心裏不過就是賺錢的工具?!”蘇小歌突然暴走,怒視着陸景亦,生氣的大喊。

    本來她就已經十分責怪陸景亦自己出了車禍都沒在第一時間出現,可現在他又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不免讓她一陣心塞,這男人可真是過分!

    真的就像是幾年前那樣,就連這說話的表情都一點兒沒變!

    蘇小歌現在真是悔不該當初,爲什麼一直要聽之任之?早知道這樣,早就該一走了之,她氣的胸口不斷的上下浮動,對陸景亦咬牙切齒。

    “幹什麼這麼生氣啊,我不過是說些事實罷了,慕小姐該不會以爲我很關心你吧?”陸景亦並沒有生氣,反倒是挑着眉毛戲謔的看着蘇小歌。

    可蘇小歌卻把他的這些話當了真,心裏突然很失落,原來陸景亦自始至終就沒有關心過自己,就像是幾年前那樣,一面在這邊哄騙着自己,另外一面又和蘇夏夏有了孩子……

    也不知道這些年過去,蘇夏夏的孩子到底怎麼樣了,會不會和木木一樣大,是不是也很可愛……

    有那麼一個瞬間,蘇小歌就有些衝動想要去見見他們的孩子,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那根本就是場子虛烏有的烏龍事件。

    蘇小歌只得又對他狠狠翻了白眼,轉過頭去不再理會。

    陸景亦說歸說,還是帶着蘇小歌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門診,幫她把傷口仔細的包紮好,這才重新返回公司。

    蘇小歌並不領情,走回到辦公室就聽到手機的響聲,掏出手機一看,是陸乘風發過來添加微信好友的消息,她不由得勾起嘴角,很快通過對方的驗證。

    “小歌,你好,我是陸乘風,剛纔的事確實不好意思,你走的實在太匆忙了,還有很多話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

    陸乘風也已經回到了辦公室,他無心工作,只是一心在想着蘇小歌。

    蘇小歌忙着拿起手機回覆,“沒什麼,我並沒什麼大礙。”

    打字時,她還勾着嘴角,一想到剛剛陸乘風那個帶着歉意的表情,她就覺得他羞澀的就像當年的那個大男孩。

    “沒事就好,不過你額頭上和胳膊上的擦傷,還是要包紮一下的。”陸乘風依舊在擔心着她,只怪剛纔陸景亦把她帶走的太突然了,此刻他只能在手機的另外一邊,仔細的叮囑着。

    “好的,我知道了,剛纔回來傷口已經包紮過了,不必太擔心。”蘇小歌看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紗布,這會兒已經不疼了,所以也就沒放在心上。

    “那就好,改天我們見面,一定會好好向你致謝的!你看看我這人當真是恩將仇報,當年你救了我,我現在去撞上你,哎,真是的……”陸乘風自怨自艾着,語氣有些落寞。

    想想自己做的這些事,也着實是有點撓頭。

    “在幹什麼?現在可是上班時間,你居然在這沒完沒了的玩手機?!”

    不知何時,陸景亦像個修羅一般出現在蘇小歌面前,垂着頭,居高臨下的看着他,那眼神閃爍着邪惡的光。

    蘇小歌被他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把手機反扣在桌子上,還有些心有餘悸。

    “幹什麼?!你也知道是在上班時間,幹嘛隨隨便便又來我辦公室!”剛纔蘇小歌一直都在跟陸乘風聊天,根本就沒注意到陸景亦竟又穿過那堵牆,出現在自己面前。

    饒是平時她這樣慣了,可現在自己在跟其他男人聊天,此刻,不免有些心虛,她眼神閃爍,不敢面對陸景亦緊盯着自己的目光。

    可陸景亦卻偏偏怔怔的看着她質問,“我平時又不是沒來過你辦公室,現在這麼緊張,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陸景亦的眼睛一眯,俯身往前一湊,從蘇小歌手中搶過手機。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