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字體大小: A+
     

    “原來是這樣啊……”蘇小歌的母親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那天,那個男孩跟蘇小歌交換了聯繫方式,約定以後在一起玩的,可從那一別之後,他們就再沒聯繫上過……

    這些年,那個男孩也一直心心念念着蘇小歌,只是蘇小歌卻漸漸的將這件事情淡忘了。

    “小歌?在想什麼?你還記不記得?那時候你好像只有五六歲的樣子,在小河邊,我落水了,你救下了我?”陸乘風見蘇小歌有些出神,趕緊擡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蘇小歌這才恍然大悟,眉心抽.動了一下,轉過頭來怔怔的看着對面的男人,這才覺得這男人的容貌確實跟小時候的那個男孩有幾分相似。

    “原來那個男孩子是你呀!”她的嘴角一勾,眼神中也閃爍出了些光彩,那些事情電影一般的在她的腦海中顯現出來……

    一聽他這話,陸乘風滿臉的欣喜,“你想起來了,真的想起來了?!”他臉上掛着笑容,再次將雙手放在了蘇小歌的胳膊上,激動的輕輕搖晃着她。

    蘇小歌突然眉心一皺,剛剛被落後的車撞傷的地方,突然有些疼,“哎,別動別動。”她努力擡起手,想要阻止陸乘風。

    陸乘風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確實有些過激了,趕緊尷尬一笑,把手拿開,可依舊難掩自己的興奮。

    “太好了!真的是你啊,小歌,你可知道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辛苦……”他激動的語無倫次。

    “找我?”蘇小歌的臉頰不免抽.動起來,還擡手指着自己。

    當年的事情她已經忘了差不多了,沒想到陸乘風卻說他一直都在找自己,不免讓她有些尷尬。

    “就是呀,那天我們分別之後,我幾次給你打過電話,不過有時候是沒人接,有時候接了電話就說你不在,直到後來索性電話也打不通了,我也再沒有聯繫上過你……”

    陸乘風越說聲音越小,似乎很失望,默默的把眼眸垂了下去,繼續癱坐在地上和蘇小歌面對面。

    聽他這麼說,蘇小歌才慢慢的想到那個時候,其實他說的大概也在理。

    那時正好是蘇夏夏母女來家裏的前後,所以家裏的座機電話自己總是聽不到,或者是被她們母女接起,知道是找自己的,肯定不予理睬,到後來索性家裏的座機電話也就被換掉了,陸乘風會聯繫不上,自己也無可厚非。

    蘇小歌看着對面的男人說的如此情真意切,也不免皺了皺眉頭,“是這樣啊,我還以爲……呵呵……算了,現在這不是又見到了嗎?”她欲言又止,沒跟他做那麼多的解釋。

    聽到這話,陸乘風突然擡頭繼續換上了一副激動的笑臉,“是啊,現在終於又聯繫上了,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阿姨怎麼樣?”

    很多話哽在心尖,陸乘風實在沒辦法全都說出來,只能挑重點的問。

    他一臉期待的看着蘇小歌,現在真想好好的感激她,同時也感激一下她的母親,可提到母親,蘇小歌的眼眸便默默垂了下來,她輕輕嘆了口氣,不知該如何跟對方說。

    陸乘風也像是看出了什麼,突然眉心一皺,感覺自己說錯了話,“抱歉,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還是說阿姨她……”

    他還以爲蘇小歌的母親身體不好,所以提及了她的痛處,卻還沒想到她早就已經去世了……

    蘇小歌慢慢的仰起頭,尷尬一笑,“沒有,母親很多年之前就去世了……”

    儘管說的輕鬆,可誰也不能理解她心裏的痛。

    “啊?那真是抱歉,是我多嘴了,我們不提傷心事了,那你這些年過得還好吧?看你現在工作的還不錯,這些年……應該也沒少受苦吧……”

    莫名的,陸乘風覺得一陣心酸,他的話頓了頓,看着這樣優秀的她,卻突然很憂心。

    畢竟蘇小歌早早的沒了母親,想來日子也肯定好不到哪兒去,他只是一時間激動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對於她的過去,陸乘風有太多的事想要了解,而此刻面前癱坐着的女人在他心中卻如此的寧靜美好。

    他默默的看着蘇小歌的臉頰,心底裏像是被融化開了一半。

    蘇小歌只是彎彎嘴角,不知道跟他說什麼好。

    自己這些年的經歷實在一言難盡,不說別的,就光最近5年,就是她人生的一次顛覆,至於之前的事兒,她也不便再跟陸乘風細說,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沒什麼,我這些年過得還好。”她只能把所有的經歷化作輕輕一笑。

    “那我先送你去醫院吧,剩下的事我們慢慢坐下來再聊。”陸乘風依舊帶着激動,疼惜的看着蘇小歌,上去扶住她的肩膀,打算將她拉起來。

    蘇小歌也就由着陸乘風的力氣慢慢撐着站起身來,手拄在他的車頭上,這才站定了腳步,她活動了一下胳膊腿兒,覺得並沒那麼嚴重,還是拒絕了他的請求。

    “算了,還是不去醫院了,我這會兒在上班呢,恐怕也不太好耽誤。”蘇小歌撇了一下嘴角,有些無奈向馬路對過看了一眼。

    此刻陸景亦可沒看這邊,正揹着身子不知在想些什麼。

    自己這邊都出了這麼嚴重的事兒,陸景亦根本就沒意識到?

    突然,一陣莫名的心酸直衝心窩,蘇小歌只覺得自己此刻很無助,不過看到面前站着的男人,她還是彎了彎嘴角,沒表現的太多。

    “確定不用去醫院嗎?我看你的情況好像不太好,還是去檢查一下,放心。”陸乘風很擔憂,實在不放心蘇小歌就這樣回去。

    不過是上班而已,又不是不可以請假的,還是身體要緊。

    對於亦誠集團,陸乘風已經多方面的做過調查,最近一段時間,這個公司又重新開闢了童裝行業,並迅速崛起,已經上市,甚至連一個月都沒有,股價就暴漲,擠壓了A市的金融板塊,也對陸氏集團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陸乘風也一直在擔憂着這個問題,可今天在這兒看到蘇小歌,他還是覺得很興奮。

    此刻,蘇小歌就是撐起亦誠集團童裝行業的骨幹,他甚至想要將她挖到自己公司來!

    蘇小歌搖搖頭,無奈的說道,“不用了,沒什麼事,休息一會就好。”

    陸乘風拗不過她,只好點點頭,“那好吧?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任何問題,一定要記得打給我。”

    隨即,他趕緊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名片,恭恭敬敬的遞到蘇小歌手邊。

    蘇小歌接過的名片一看,不由得吃了一驚,“陸氏集團的總裁?真是久仰大名!”

    她在A市生活了這麼多年,自然也對這陸氏集團有些瞭解,這可是一家很大的上市公司,堪稱是A市最大的公司。

    只是這些年已經慢慢的不如從前,被陸景亦的亦誠集團擠壓的,完全沒有昔日的榮光……

    可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至少在A市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

    聽她這麼說,陸乘風稍稍有些羞澀,垂下眼眸不好意思去看她,“瞧你說的,這不過是個家族企業,又不是我一手創辦的。”

    確實,陸氏是家族企業,傳到陸乘風手裏,也已經10來年,可這些年發展的,並不如鼎盛時期那麼輝煌。

    想到這兒,陸乘風不免有些慚愧。

    “不管怎麼說,陸氏也是一家那麼大的公司呢,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陸氏的總裁呢,呵呵……”蘇小歌慢慢恢復了輕鬆,對陸乘風笑笑。

    “那也給我個你的聯繫方式吧!”陸乘風這才擡起頭,向蘇小歌索要電話,他真誠的看着對方,可不希望這次再跟她失去聯繫。

    蘇小歌也只好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他。

    陸乘風如獲至寶一般的捧着那張名片,仔細的來回看着,最後才默默的吐出一句話,“這次……該不會再聯繫不上你了吧?”

    他當真是有些害怕這次一邊在再跟蘇小歌失去聯繫……

    “啊?不會不會的,這就是我私人的電話,不信你可以現在打打!”蘇小歌有點尷尬,對方就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一樣。

    見他這麼說,蘇小歌趕緊再三.保證。

    “那就好,呵呵……”陸乘風總算輕鬆了一些,“要不這樣,你在哪裏上班?我送你回去好了。”

    這裏是城郊,他也不知蘇小歌怎麼會到這兒來,索性別想送她回去,正好也看看這亦誠集團到底有多麼輝煌。

    可蘇小歌剛想否定,突然,一雙大手扼住她的手腕。

    “我看就不用了!”男人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

    一轉臉,她正好對上了陸景亦的犀利的目光。

    明明剛纔這人還揹着身子,怎麼這麼會兒功夫就突然出現在她眼前了?

    也許是自己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陸乘風身上了,沒顧得看他吧,蘇小歌不免有些驚訝,瞪大眼睛看着他。

    陸乘風一怔,看到突然出現的陸景亦,也不免有點兒驚訝,“你是……”

    對於陸景亦,他倒是略有耳聞,也在網上查過他的資料,只是突然見到本人,也着實讓他意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