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裝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裝醉字體大小: A+
     

    這便讓蘇小歌的臉紅得更厲害了,似乎能滴下血來。

    大家看着蘇小歌這副反應,分明就是知道了什麼的模樣,又不約而同的一起起鬨。

    “對呀,既然你們這麼登對,不如干脆就在一起好了!”

    “就是的,你看,慕總監和總裁大人多麼般配啊!”

    “對呀,在一起!在一起!”

    不多時候,這場慶功宴的主角就換了,倒成了陸景亦一手策劃的表白現場。

    大家全都在其他們的哄,這些年輕人異口同聲,實在搞得蘇小歌下不來臺。

    “哎呀,你們這是幹什麼?不是,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啊!”她被大家搞得有些六神無主,實在不知該再怎麼解釋下去,只好不斷的揮手,一臉的便祕表情。

    可肩膀卻還在被陸景亦勾着,有些分.身乏術。

    此刻,陸景亦就是把這醉酒裝到底了!竟還擡起頭來對着大家笑了笑,那笑容分明就是得意的很。

    只是,全場也只有木星辰能夠看得明白……

    可剛纔陸景亦瞪他的那一眼,只讓他看破不說破,依舊坐在另外一側,和他們一起看着總裁接下來的動作。

    “哎呀,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不要,不要再說了!”蘇小歌一直再解釋,可根本就於事無補,只好想木星辰投去求救的目光。

    這搞得整個慶功會折騰了兩個多小時,蘇小歌一直都處在尷尬當中,飯也沒吃飽,最後還是木星辰出馬,才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

    送走了所有人,這裏就只剩下了陸景亦和她。

    “喂!你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剛纔什麼話都不解釋?”蘇小歌沒好氣的訓斥着,她狠狠地皺着眉頭,使勁搖晃着陸景亦的肩膀,對剛纔的事情依舊十分生氣。

    陸景亦醉醺醺的靠在椅子上,眼神迷.離的看着她,“什麼……什麼事?”

    他迷迷糊糊的,被蘇小歌搖的有些心煩意亂,內心稍稍抽.動了一下,卻並沒有生氣的意思,他心中實在得意,自己這次的演技怕是又要爆棚了。

    “不要在這裝傻!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沒醉!你給我醒醒,別在這裝下去了!”蘇小歌重重地喘了口氣,總覺得陸景亦是在裝醉。

    至於他的酒量,自己雖然不清楚,可總覺得並不應該這麼小纔是,她不能確定,只是在詐他。

    陸景亦心中莫名一緊,動作稍稍一頓,可必須要把這把戲耍到底纔是,他大手一揮,差點碰到蘇小歌,“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要回家!”

    他強撐着扶着桌子想站起來,可身子剛剛起了一半兒,腳下一軟,又重重地跌回了椅子上。

    蘇小歌心頭一驚,看見擡手扶住陸景亦,看來這傢伙是真的喝醉了。

    她很是無奈,撇着嘴角長長嘆了口氣,“你這個傢伙,剛纔就跟你說了不能喝還喝那麼多,這下喝醉了,我看你怎麼辦!哼!”

    蘇小歌分明是在指責陸景亦,可又像是自言自語。

    最後沒辦法,只好將他扶了起來。

    陸景亦腳下不穩,站着時身子來回晃着,蘇小歌想讓他站着,可他就故意倒向她這邊。

    “你幹什麼?能不能好好站着?我,我送你回去還不行?”蘇小歌有些緊張,看着那男人朝自己這邊倒了過來,心中很是絕望。

    這個木星辰現在到底去哪兒了?明明說好出去送別人的,怎麼還不見他回來?

    蘇小歌朝門外張望了一眼,滿臉的擔憂。

    “慕小姐,我來了!”突然,木星辰從外面跑了回來,還喘着粗氣,趕緊來到蘇小歌旁邊,從她手中接過陸景亦。

    陸景亦轉過頭,突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那眼神犀利的就像是利劍一般,直戳他的心窩。

    木星辰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身子一顫,索性趕緊放開了手,又讓陸景亦輕而易舉的砸向了另外一邊。

    “啊,木星辰,你!”蘇小歌這邊剛覺得肩上的分量輕了兩秒鐘,可突然又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迫力,直接跌在了身上。

    她大喊一聲,質疑的看着木星辰,搞不懂他這是在做什麼?無奈的也只能先扶着陸景亦的身子,把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好歹這樣還能稍稍輕鬆一些。

    “實在抱歉莫小姐,我突然想到了還有一些事兒,必須要先趕回去處理,總裁大人這邊,就麻煩你了!”說完這話,他沒再敢做片刻的停留,幾乎是拔腿就跑,瞬間就消失在了蘇小歌面前。

    蘇小歌甚至感受到他消失時帶起的風吹動了她額前的髮絲。

    “喂!木星辰!你給我站住,站住……”蘇小歌努力擡手,向木星辰消失的方向狠狠抓了一下,可她不僅手上的動作慢,而且話音還未落,木星辰就已經出了宴會廳的大門,只留下無助的自己和身上扛着的高大男人。

    陸景亦壓在蘇小歌的肩頭狠狠偷笑了下,這個木星辰真是讓他頭疼,好好的回來幹什麼?找的理由還如此的蹩腳,要不是看着他及時跑了的份上,陸景亦甚至覺得自己明天肯定會扣他工資。

    “天哪,這都是些什麼事兒!”蘇小歌長長的嘆了口氣,自言自語,一邊拉着陸景亦的胳膊,一邊撇着嘴角無奈的看了看靠在自己身上迷迷糊糊的男人。

    她也只能咬咬牙,先送他回家了……

    像他這種情況,自己實在沒辦法讓他一個人走的。

    最終,蘇小歌還是對他心軟了。

    “回家,回家!送我回去。”陸景亦偷笑了一下,隨即又做出那副醉眼迷.離的模樣,在蘇小歌耳邊不斷的唸叨着。

    “好好好,現在就送你回去,真是麻煩死了!”蘇小歌一臉的不悅,可身體還是很誠實,就像是挑着一副重擔一般,慢慢的拖着陸景亦,走出酒店。

    看了眼停在車位上的豪車,她嘆了口氣,怪不得這男人剛纔一定要跟自己一起來呢,原來是想到自己肯定會喝醉。

    可想到他剛纔在自己耳邊輕聲問的那句,“今晚開心嗎?”蘇小歌又覺得有些於心不忍,看來這男人做這些全都是爲了自己……

    她實在是沒辦法再跟他繼續生氣,也只好很費力的打開車門,慢慢將陸景亦塞了進去。總算回到了駕駛座上,蘇小歌才長舒了口氣,只覺得身上的擔子瞬間就輕了,可還是累的她肩膀上肌肉緊繃。

    躺在後排座上的陸景亦趁着車廂裏的灰暗,再也掩蓋不住心中的偷笑,一直欣賞的看着蘇小歌。

    她本來還想問一下陸景亦現在住哪兒的,可看他這副醉醺醺的樣子,恐怕自己問了,他也不見得能夠答出來。

    無奈的搖搖頭,蘇小歌只好按照記憶裏陸景亦之前住的公寓開車回來。

    那棟公寓,她雖住的時間不長,可印象卻極其深刻。

    這幾年陸景亦確實並沒有搬家,他一直就住在這棟公寓裏,似乎還在守着些什麼……

    費了好大的力氣纔將陸景亦弄回了家,扛着他去二樓臥室時,蘇小歌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看你平時也沒這麼胖,怎麼就這麼沉?”蘇小歌死死地咬着牙,總怕自己一個不留神,會跟陸景亦一起從樓上滾下去。

    可陸景亦卻故意把自己身上的重量全都砸在她身上,眼看着距離他的臥室門只剩下了最後幾米,蘇小歌咬牙堅持着,手腕上的青筋都已經鼓起來了。

    她發誓,要不是因爲陸景亦現在喝多了,她一定會把它扔在樓道里的!

    總算把他擡回到臥室,蘇小歌本想將他輕輕放在牀上的,可手僵硬的不聽使喚了,突然一鬆手,兩個人一起重重地跌在了牀上。

    陸景亦趁機翻了下身,卻把蘇小歌壓在身下。

    “啊!你!你這個神經病,快起來!”蘇小歌突然一聲尖叫,本能的想將陸景亦推開。

    可看到他這副醉醺醺的樣子,是又覺得自己的表現實在太過激了,她懸着的一顆心絲毫不敢放鬆,看着陸景亦這副模樣,依舊讓她很緊張的不知所措。

    “蘇小歌?你回來啦?”突然,陸景亦輕輕的開口,聲音綿綿的,看蘇小歌的眼神裏盡是溫柔。

    蘇小歌有些錯覺,這男人到底喝多了沒有?

    她怔怔的看着他,那一刻,就好像他們兩個又回到了幾年前……

    “你說什麼?你到底喝多了沒有?”緩了一會兒,蘇小歌才反應過來。

    陸景亦的嘴脣卻突然朝自己靠了過來,蘇小歌一慌,趕緊一推,將他推到一邊,自己也慌張的抓着牀單,想要站起身來。

    陸景亦一擡手牽住了她的手腕,“這些年你過得好不好……”他的聲音低沉,卻依舊帶有磁性,就像是一個濃重的音符,迴盪在蘇小歌的耳邊。

    本來只想逃開的,她卻突然被陸景亦的一句話又搞得莫名的緊張。

    她轉過頭去看着躺在那裏的男人,依舊在眼神迷.離的盯着自己,竟有些錯覺,難不成這男人是酒後吐真言?

    這一次,她並沒那麼快想要去掙扎,而是默默的看着他,“你……說什麼?”蘇小歌輕聲反問着,思緒一下子又被他帶回到了幾年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