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開在牆上的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開在牆上的門字體大小: A+
     

    雖然嘴上這樣說,可他心裏卻一直在思考着關於蘇小歌的事。

    回到家中,陸乘風還不斷的在網上查了很多關於慕小歌的資料,瞭解了她很多的信息。他只是不能完全確定,這女人就是曾經救下自己的那個女孩……

    他心中一陣陣的激動,甚至查到了她此刻就在亦誠集團做事,真想找個機會當面問問她。

    亦誠集團是這幾年才撅起的新公司,可卻像是一屁無形的黑馬對陸氏集團的影響力巨大,多次搶佔了公司不少的項目,陸乘風早就已經開始留意了。

    蘇小歌這邊並未察覺有什麼人對自己投來什麼炙熱的目光,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她一直都細心的工作。

    關於那筆合同,蘇小歌十分上心,這個是她在陸景亦公司的第一筆合同,絕對不能掉鏈子,這不僅是關係到自己在B市的公司,而且還關係到作爲一個著名童裝設計師的地位。

    蘇小歌正趴在辦公桌上仔細的勾勒着畫稿,卻突然聽到辦公室的牆轟然倒塌,嚇得她手一抖,將畫筆扔到了一邊。

    她錯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堵牆,就真的開出了一道小門,有些哭笑不得。

    隨即,陸景亦便出現在了那個小門裏,擡手在面前呼扇着,牆倒塌時揚起的塵土。

    “咳咳咳!”他輕輕咳嗽了兩聲,“乾的不錯,找個保潔來把這裏收拾乾淨。”表揚着幫自己打穿了牆的工人師傅,陸景亦便把一張銀行卡遞到他手中。

    “好的,陸先生,我這就幫您找保潔過來。”

    那人接過陸景亦的銀行卡,畢恭畢敬的對他欠着身子,很快的將地上的磚塊混凝土收拾了一下,只留下一些灰塵。

    從辦公室退出去沒多久,便找來了保潔人員,不過十來分鐘的工夫,就將這裏打掃的一塵不染。

    全程,蘇小歌都坐在辦公桌上,怔怔的看着這一切,實在不相信陸景亦真的會把這裏的牆鑿穿。

    這簡直讓她莫名其妙,像是看神經病似的盯着一直站在那扇小門旁,欣賞的看着這一切的陸景亦,恨不得反手給他一個大嘴巴。

    看着這裏被收拾乾淨,蘇小歌才慢慢的站起身。

    陸景亦勾了下嘴角,對自己的設計很是滿意,他欣賞的對着這扇小門點了點頭,邁着輕快的步伐,便穿到了蘇小歌的辦公室。

    “陸景亦,你是不是瘋了?”蘇小歌紛紛的咬着後槽牙,對他的這種做法簡直不知該說什麼好。

    她該怎麼形容這男人現在的做法,是居心叵測?還是莫名其妙,更甚至說是,根本就是瘋了!

    陸景亦完全不懼有蘇小歌對他的質疑,邁了幾步便來到了蘇小歌的身邊,“瞧瞧我的傑作!”他一把搭上了蘇小歌的肩膀,轉過身,看着牆上出現的那道門,依舊掛着得意的笑。

    好好的辦公室被陸景亦毀成了這模樣,蘇小歌還能說什麼?

    “這有什麼可看的,你真是能糟蹋東西?爲什麼非要在牆上鑿扇門出來!”蘇小歌越發的生氣,時間扒拉掉了他摟着自己肩膀的手,往旁邊靠了靠,看看牆上的洞,又看了看陸景亦,說不出的憤怒。

    “呵呵,這裏是我的辦公樓,我想怎樣就怎樣!”他倒是說得輕鬆,目光全都落在蘇小歌身上,完全都是爲她鑿出來的。

    可蘇小歌寧可不要!

    只是這些話塞的她竟啞口無言,猶豫了半晌,纔開口道,“陸總裁,我想現在是工作時間,我還要工作,沒什麼事,麻煩請您回去,也希望您能夠儘快把這個大窟窿堵上。”

    蘇小歌不悅的瞥了一眼牆上的門,稱之爲大窟窿。

    “這樣不是方便一些嗎?免得我要讓你來我辦公室,還要打電話。”陸景亦扳過蘇小歌的身子,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使勁往懷中摟着。

    蘇小歌的眉頭莫名的縮緊,狠狠推着陸景亦,用整個身體在拒絕着。

    陸景亦的力氣極大,很輕易的就將她摟到懷裏,“幹什麼總是那麼拒絕?忘了我們曾經的關係了嗎?”他挑.逗的看着蘇小歌,並沒有放鬆手上的動作。

    “你少來這套,我可不是你的什麼助理,我現在也不歸你的公司管!你再這樣,我可以告你騷擾!”蘇小歌狠狠的咬着後槽牙,並沒有懼怕陸景亦的意思,只是一臉怒不可遏的樣子,讓他越發的欣喜。

    他看着這女人拒絕自己的模樣,跟那個曾經的蘇小歌並不一樣,他倒是越來越欣賞她了。

    他看了一眼蘇小歌辦公桌上扔的到處都是的手稿,又看了看懷裏的女人,不禁輕輕一笑,這才放開了她。

    蘇小歌總算是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喘了兩口粗氣,趕緊推推搡搡的將陸景亦從那個大窟窿裏送了回去。

    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還是側過頭來,對蘇小歌露出一抹挑事問的笑,好像是在跟她宣戰一般。

    蘇小歌咬咬牙,環視自己的辦公室,最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把一隻空的文件櫃堵了那裏,心裏還暗暗的咒罵着,“陸景亦你個神經病,怎麼現在心思都沒用在工作上,竟又搞出這些莫名其妙的事兒!”

    她看着靠在牆上的辦公櫃,總算鬆了口氣,有這東西擋着,也不至於讓人看到自己辦公室裏還有這麼大一個窟窿吧……

    而另外一邊聽着蘇小歌一直費勁在擡櫃子的陸景亦,心裏卻樂開了花,他很快定了兩張白色牆皮,一邊一張的,將這兩邊的門擋住,不仔細看,完全看不出牆上有個一人寬的小門。

    蘇小歌也着實是被他的辦法折服的五體投地,這男人每天都在變着心思的找自己麻煩,還說他不是爲了整蠱自己纔跟公司聯合的?!

    可一想到那些擺在手邊的合同,蘇小歌又無奈。

    有了牆上的這道小門,陸景亦要來找蘇小歌時就更加方便了許多,根本就不用出辦公室,就可以輕而易舉的進到隔壁這邊。

    經常,蘇小歌正在埋着頭仔細的畫着設計稿,一擡頭那男人就出現在自己面前,正在用一種欣賞的目光看着自己。

    前幾次,蘇小歌無一例外的被他這樣盯着嚇到,可看的多了,她也就習慣了。

    “不錯嘛,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做出這麼多的設計稿!”蘇小歌一擡頭,陸景亦正拿着自己的幾張設計稿出神,竟還帶着一臉的讚許。

    她嫌棄的看着那男人,又把目光落在自己的畫稿上,不斷的描繪着。

    “你懂什麼設計?”蘇小歌低頭翻了個白眼,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陸景亦似乎有些不服氣,“我怎麼不懂?”

    他說的沒錯,蘇小歌離開自己的這幾年,他一直也都在研究這些東西,直到後來遇到了宋映雪。

    而她又和蘇小歌一樣,也是做設計的,陸景亦對於這些,自然是略懂一二,雖然並沒有蘇小歌他們做的這麼精,可也是有一定的欣賞水準的。

    聽完這話,蘇小歌默然擡起頭,眼底有些失望。

    他說的對,他現在的女朋友宋映雪不正好也是做設計的嗎……

    “幹什麼那麼看着我?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陸景亦突然將蘇小歌的畫稿拍在桌子上,雙手撐着面前的辦公桌,俯下身去湊近她。

    蘇小歌的身子不自覺的往後傾了傾,儘管辦公桌足夠寬,可這男人突然湊近自己還是讓她覺得有點尷尬。

    “胡說八道什麼呢?誰吃醋!”蘇小歌有些言不由衷,她心中竟真的感受到了一絲酸楚。

    隨即,她趕緊將這些念頭壓了下來,自己不是已經和陸景亦劃清界限了嗎?絕對不可以再因爲這些事情擾亂了她現在的夢想!

    “呵呵呵……你最好是沒在吃醋,現在可是工作時間,慕小姐最好不要胡思亂想喲。”陸景亦衝她挑了下眉毛,分明就是在挑.逗,可說出的這些話真是欠揍!

    蘇小歌狠狠的朝她翻了個白眼,拿腔拿調道,“總裁大人,既然知道現在是工作時間,就不要在這裏搞這些有的沒的,請你離開我的辦公室!我還要工作!”

    她的聲音就像是在在無形中控訴自己對陸景亦的不滿,可還真是一待到機會就想着敢他走,她是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跟陸景亦這樣獨處。

    “好啊,不過你可要賣力工作喲,可別讓我花了那麼多錢都打了水漂。”陸景亦看着蘇小歌的表情依舊。

    蘇小歌卻還是能夠讀懂他語氣裏對自己的質疑,憤憤的冷哼了一聲,不再理會。

    這第一次的設計,蘇小歌從用料到剪裁全都是自己親自把關,所以無論是質量還是設計也都萬無一失。

    一週之後,第一批的訂單被趕製出來,陸景亦給對方的公司交了差,索性三天之後,便收到了幾百萬的進賬。

    “總裁,對方的貨款已經給我們打過來了。”辦公桌旁,木星辰對陸景亦點了點頭,很仔細的向他彙報這批童裝項目的進項。

    一切都像陸景亦想象當中的順利,雖然暗處理他確實做了不少的動作,不過。這批訂單裏蘇小歌絕對功不可沒。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