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合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合同字體大小: A+
     

    “好了,你就放心吧!還以爲我是5年前的蘇小歌嗎?”見藍瀟瀟終於不再執意堅持,蘇小歌趕緊對她勾着嘴角微笑,心裏也鬆了口氣。

    可她那一根緊繃的心絃,卻從來沒有放鬆過……

    畢竟要在陸景亦身邊工作的人可還是自己啊!

    木木在一旁倒是看到蘇小歌這般堅持,多少有些擔憂,看來母親是鐵了心,要在陸景亦身邊做事咯?剛剛自己說的那些話就是爲了讓藍瀟瀟勸勸她的,可沒想到,居然並沒成功?!

    既然是這樣,那自己就不如靜觀其變,也好藉着這段時間考驗一下陸景亦到底對蘇小歌如何?木木心中一直這樣想着,索性也就沒再繼續下去。

    當然,蘇小歌就像她承諾給藍瀟瀟的那樣,這些日子一直都在兢兢業業的工作,也並沒在陸景亦身上多放什麼感情。

    每天早上起牀,收拾好之後先送木木去幼兒園,之後再打車上班,窩在辦公室裏畫設計稿,給整個部門開開會之類的,所有的工作都顯得得心應手。

    她現在根本已經不懼怕在辦公室裏工作,而這些年的歷練,也讓她整個人成熟了不少,不會再像曾經的那個蘇小歌那般,做任何事情都唯唯諾諾。

    “來我辦公室一下!”突然,辦公桌上的座機電話響了,蘇小歌拿起聽筒,陸景亦的聲音便傳到了自己的耳朵中。

    她下意識的擡頭看了一下那堵牆,無奈的撇着嘴角,就好像陸景亦打着電話完全是多此一舉,他大概只要努力的敲牆自己就能聽見。

    “有什麼事嗎?陸先生?”蘇小歌拒絕單獨和陸景亦相處,想在電話裏把事情說清楚。

    “按我說的做!另外,在公司要像他們一樣叫我總裁!”男人顯得很嚴肅,聲音也不容置疑,塞個蘇小歌啞口無言。

    她只好默默的點頭,“知道了,總裁!”

    無奈掛掉電話,蘇小歌深吸了一口氣,才從位子上站起來,走到陸景亦辦公室門口輕輕叩門。

    “進來!”兩扇厚重的木門裏傳來陸景亦的冷冽的聲音。

    蘇小歌不免有些緊張,猶豫了一秒才推門進去,“總裁,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她踩着高跟鞋,優雅的走到陸景亦辦公桌前,語氣卻不卑不亢。

    陸景亦順手拿起自己面前的一沓文件,扔在了蘇小歌這一側,“看看吧,這是最新的服裝合同。”

    他突然開口,聲音中帶着些欣喜。

    蘇小歌着實沒想到陸景亦的動作竟如此之快,還沒一週,就有新的合同談成?

    她很意外,趕緊拿起了合同仔細閱讀,這還真是一筆不小的訂單,足足有幾千萬,讓她不免有些吃驚,陸景亦現在公司規模竟然已經這麼大了嗎,開口就是幾千萬上下的生意了?

    蘇小歌一邊翻着合同,一邊在心裏暗問,還下意識的擡頭看了對面坐着的男人一下,卻不想自己的目光對上了陸景亦正在盯着自己的眼神。

    她手上的動作一頓,感覺有些緊張。

    “你……幹嘛這麼看我?”她只覺得被陸景亦盯着的感覺,讓她臉頰一陣燥熱,現在自己一定是臉紅了。

    “你不看我,會知道我在看你?”陸景亦突然反問就像是小孩子在拌嘴一樣,這些話竟說得有些無賴。

    蘇小歌撇了下嘴角,有點無奈,真不願意在辦公室裏跟他吵架,索性只好繼續垂下頭去,不斷的翻閱着自己手上的合同。

    大概一分鐘,總算是瞭解了合同的細節,這才又擡起頭來,“好了,這份合同我已經看過了,接下來……”

    “接下來的事情就要看你了,我的大設計師!”陸景亦勾起一側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跟蘇小歌說話時總是會用這種表情,也不免讓她歌感到有些憂心,明明在電話裏,還那麼義正言辭的讓自己叫他總裁,和跟他面對面時,男人又換上了另外一副嘴臉,實在讓人搞不透哪個纔是他想要表達的。

    “我知道了,沒什麼事我就先去工作了。”蘇小歌不想跟他多說話,隨便他怎麼樣,只是稍稍欠了一下身子,打算轉身離開。

    可不曾想陸景亦突然站起身來,衝到蘇小歌面前,擡手就勾住了她的腰身。

    蘇小歌倒吸了一口涼氣,搞不懂陸景亦這又要做什麼,“你,你要幹嘛?”她本能的往後退,可腰卻被陸景亦死死地箍着,只好往後傾着身子,躲開陸景亦湊進自己的臉頰。

    那動作就好像兩個人在跳一支交誼舞最後擺的造型。

    “沒什麼,幹什麼最近一直躲着我?你要是再這樣,我就只好在牆上開一扇門了。”陸景亦垂着眼眸看着倒在自己臂彎上的女人,嘴角上鉤了些,說出來的話簡直讓蘇小歌不知該如何回覆。

    他這完全是在跟自己耍無賴呀?!這男人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

    “你神經病啊!”蘇小歌趕緊直起身子,狠狠的搡了他一下,從陸景亦的懷中掙脫,下意識的往後踉蹌了幾步,總算是抵在了他的辦公桌上,才停下腳步。

    她緊張的看了下陸景亦背後的牆,真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這男人向來都是說一不二,既然他有了這種想法,難保他不會付諸於行動……

    “記住,這可是在公司,隨便罵你的總裁是神經病,可是會有很不可思議的後果的!”陸景亦再次湊近蘇小歌,依舊保持着剛纔那副眼神瞧着她。

    讓蘇小歌覺得無比尷尬,臉瞬間就紅透了……

    她不知這是因爲陸景亦的逼迫,還是因爲他這樣盯着自己看,明明說出來的話這樣有危險性,可那眼神卻完全出賣了他。

    蘇小歌真是越發的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想要怎樣了……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嘛!

    這次,她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只是感覺推開了陸景亦,逃也似的衝出了他的辦公室,腦子裏卻還在迴盪着剛纔他對自己的話。

    看着蘇小歌跑出去,陸景亦勾着嘴角對門口笑了笑,又轉過身去,環抱雙臂,擡起一隻手捏着下巴,仔細的在牆上打量着。

    總算是坐在椅子上冷靜了十幾分鍾後,蘇小歌這顆心才踏實了下來,想到之前藍瀟瀟給自己的忠告,她還是抓起了案頭的鉛筆不斷的開始勾勒着設計稿。

    很快,那筆合同的腳本已經給她發到了郵箱,蘇小歌特很快就着手按照這次合同的要求去工作了。

    整整一個下午,她都心無旁騖的在工作,臨近下班時,卻又接到了宋天諭的電話。

    蘇小歌手上一緊,看着來電號碼有些不悅,也不知這男人這幾天是不是一直理不清他和江月的關係,已經有兩三天沒給自己打電話了。

    她冷冷的嘲笑了下,便放下畫筆,接起電話

    “慕小姐,你好!”對方有點迫不及待。

    “宋先生?怎麼剛好今天有時間給我打電話?”蘇小歌裝的有些意外。

    電話那頭的宋天諭一聽到蘇小歌的聲音,立刻心花怒放,似乎壓抑了一整天的情緒,也在這一刻,全部都被釋放了。

    “其實沒什麼,還是因爲上次的事,想跟慕小姐值錢的,只是這兩天擔心你的工作比較忙,所以這個時間打給你,不會太打擾吧?”宋天諭依舊彬彬有禮。

    “什麼上次的事呀?宋先生還是不要放在心上了,本來也不是你的不對啊。”蘇小歌勾了勾嘴角,那聲音隔着信號進入宋天諭耳朵中,只覺得對方簡直完美無瑕。

    “呵呵呵……不知慕小姐現在忙不忙?晚上我想約你一起吃個飯。”聽蘇小歌這麼說,宋天諭總覺得跟她的關係拉近了不少,說話也隨便了一些,很直接的提出了邀約。

    蘇小歌彎了下嘴角,欣然答應下來,“也好,我馬上就要下班了,不如等下我們見面再說。”

    聽她答應的如此爽快,宋天諭喜出望外,還以爲自己要再費上一番周折,沒想到對方竟這麼快就答應了?看來他真的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好,那我們等會兒見!慕小姐在哪裏上班?我這就過去接你。”宋天諭忙着接話,生怕蘇小歌在反悔似的。

    “我現在在亦誠集團工作。”她拿捏好分寸,及時拋出陸景亦公司的名號。

    宋天諭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之前還在一家酒店門外看到陸景亦和蘇小歌拉拉扯扯,可沒想到,現在她卻在那男人的公司下工作,這可對他的震撼不小,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宋先生?聽得到嗎?”沒聽到那邊的回話,蘇小歌故意反問,裝作是信號不好的樣子,

    “啊?聽得到,原來慕小姐現在在亦誠集團工作呀,呵呵……那好吧,我待會就過去接你。”宋天諭吱吱嗚嗚的,總算是才把剛纔的情緒圓了回來。

    掛掉電話後,心中還久久都不能平靜,也不知蘇小歌和陸景亦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他越是這樣想,越加重了自己心中的念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