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拖油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拖油瓶字體大小: A+
     

    木木親眼看着陸景亦吃過飯之後從這餐廳出去,自己這邊也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對那一對夫妻輕輕一笑,準備告別。

    “非常感謝您二位能夠讓我坐在這裏和你們一起共進午餐,我爸爸現在有事出去了,那邊只剩下母親一個人,我要過去陪她了。”木木站起身,拿上自己的餐盤,不想給這餐桌留下任何一點不好的印象。

    “怎麼,你父親走了嗎?我們怎麼沒注意到……”那女人似乎有些不捨,伸手想去挽留。

    可木木已經站起身來,對他們稍稍點了點頭,“是啊,剛纔父親已經去工作了,他工作很忙的。”木木也回頭朝蘇小歌的座位上看了一眼。

    女人順着木木的目光看到那個沙發座上確實只剩下了蘇小歌一人,索性也是很無奈的,對他說,“那好吧,你真是懂事,如果我們也能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那該多好……”

    女人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神有些暗淡,她不捨的看了看木木,又把目光落到了自己先生的身上,一臉的言不由衷。

    “會的,女士,您這麼善良,一定會有一個像我一樣可愛的小寶寶的。”木木似乎看懂了些什麼,卻又並沒那麼確定。

    趁對方沒再說什麼,木木趕緊轉身離開,回到了蘇小歌旁邊,在她對面落座。

    蘇小歌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看着木木過來,有些驚慌得不知該說什麼好。

    見蘇小歌沒開口,木木撇了下嘴角,挑着眉頭,故意質問,“剛剛那個男人是誰?”

    蘇小歌腦子裏亂七八糟的,還沒有總結出詞彙來,不知該如何去跟木木解釋,突然被他這麼問道,心中莫名的尷尬。

    “呵呵呵……剛纔,剛纔那男人……剛纔什麼男人?”蘇小歌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突然很想矇混過關,居然語氣一改,變成了反問句。

    “媽媽,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誠實了?從小你可不是這樣教我的,剛剛你明明就是跟一個男人在那裏把我的冰激凌吃掉,還跟他面對面坐着吃了一頓午飯呢,別以爲我沒有看見,要不是我從這離開給你們兩個提供的機會,恐怕你現在還在下不了臺吧!”

    木木瞪着大眼睛,一直延遲的盯着蘇小歌,到讓她更加的尷尬,竟不知該說什麼話好。

    木木說得頭頭是道,也讓蘇小歌啞口無言。

    “你這個鬼靈精,我剛纔,剛纔……”半晌,她纔開口,只是依舊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不斷的在心中拼湊着那些語言,可是總覺得解釋出來都很蒼白。

    她總不能告訴木木,那就是你的親生父親吧?

    雖然蘇小歌曾經也希望能給木木一個幸福的家,可眼下好像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時機,現在她沒有辦法再回到陸景亦的身邊,他身邊已經有了別的女人,而木木也只可以跟自己在一起生活了。

    從小,蘇小歌就覺得虧欠這孩子很多父愛,現在這種感覺也愈發濃烈了起來。

    他逐漸的長大了,懂事了,看到別的小孩子都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也時常會跟自己提到過這些,只是每一次蘇小歌都是含糊其詞的矇混過關。

    這一次竟然讓他看到了這些,還那麼多事都幫自己解圍,又讓蘇小歌心中更加愧疚起來……

    “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要跟我說那是你領結的新歡?”木木突然開口又跟蘇小歌指了一條很莫名其妙的路。

    蘇小歌的眉頭莫名的縮緊,“你知道什麼叫新歡嗎?你這個小孩子!”她被木木搞得又氣又樂。

    這小孩子總是會跟自己說這麼莫名其妙的話,而且最近從他嘴裏聽到的新鮮詞彙倒是越來越多了,自己還從來都沒有想過和陸景亦或是新歡,卻被木木一語點破,讓蘇小歌是又羞又惱,竟也不知該如何反駁。

    說是新歡,倒不如說他們之間是舊愛。

    “新歡嘛!可不就是才交上的男朋友咯,你們……該不會是真的吧?不過我看那男人倒是還挺帥的,你如果想跟他發展發展,我也並不是那麼不開明的人,畢竟你也一把年紀了,再不把自己嫁出去,恐怕以後帶着我這個拖油瓶就沒辦法了。”

    木木無奈的攤了下手,表示自己對蘇小歌的終身大事也很關切,表示蘇小歌還要一直帶着他,也讓他挺不好意思的。

    看着這個小孩子說大人話,蘇小歌一時間又覺得臉紅起來,“你這是在說什麼話,我怎麼可能會交男朋友,在說了你也不是個拖油瓶,你是媽媽最乖的孩子!媽媽喜歡你還來不及呢,幹什麼這麼說自己,你,你這個小孩子一天到晚腦子裏都在想些什麼啊!”

    蘇小歌緊張的有些不知該說什麼好,被木木搞得有些語無倫次,胡亂說出一大堆。

    木木依舊挑着眉頭,不可思議的看着她,“什麼嘛,你看你這緊張的模樣,分明就是被我說中了呀!”

    他故意挑.逗的看着蘇小歌,真沒想到居然跟剛纔陸景亦看自己的眼神如出一轍……

    這便更加讓蘇小歌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你那是什麼眼神?到底是跟誰學的?成天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我看還是應該趕緊把你送到幼兒園去!對哦!你剛纔還說我一把年紀!你媽天生麗質,纔不是一把年紀!哼!”

    蘇小歌的嘴角不自覺的抽.動了一下,就像是被別人踩到了什麼軟肋似的,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抓不到有力的話去回擊木木,只好抓他的話柄,還順便提到幼兒園。

    這幼兒園可是木木的致命傷,他根本就不屑於去那種地方,面對那些幼稚的小朋友和幼稚的幼兒園老師,趕緊擡手擋在身前拼命的搖晃。

    “不要不要,我可不想上幼兒園,你還是饒了我吧!好了好了,我不想八卦你的事情了,就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好嗎?你不老,在我心裏你永遠都是青春無敵美少女好嗎?”木木有些慌張,語速加快了不少,明顯是一臉受了驚嚇的模樣。

    這才總算讓蘇小歌鬆了一口氣好,“這還差不多,只要你不每天在我面前胡說八道,那我暫時可以考慮放你一馬,這段時間就先不送你去幼兒園了,反正你這鬼靈精知道的東西這麼多,恐怕那些幼兒園的老師都沒辦法駕馭你。”

    蘇小歌默默的對他翻了個白眼,雖然這樣說,可心中還是無限的疼惜着。

    她從來就不不會對木木發脾氣,頂多也只是被他的語出驚人驚訝到罷了。

    木木鬆了一口氣,把剛剛擡起的手轉了個彎,放在自己的胸口撫了撫,一臉受驚之後的劫後餘生。

    “好好好,只要你不送我去幼兒園,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吃飽了沒有?吃飽了我們還是回去吧,我看此地不宜久留呀。”木木緊張的環視了一下四周,總覺得這裏危機四伏似的。

    “那好吧,你乖乖的,咱們回去休息。”蘇小歌站起身來,拉上他的小手,準備離開。

    路過那對夫妻餐桌旁邊,木木還笑笑的對他們點了點頭。

    那夫妻看了看木木,眼神裏也有些寵溺,隨後又把目光落在蘇小歌的臉上。

    蘇小歌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抿了一下嘴脣,跟對方點點頭也沒說話,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纔的事情,只好趕緊拉着木木離開了。

    “你認識那兩個人?”電梯裏,蘇小歌還在質問。

    “不認識啊。”木木若無其事。

    “不認識還能跟人家一起吃飯?還聊那麼火熱?”蘇小歌是越發崇拜這個這兒子了。

    “不認識就不能在一起吃飯嗎?”木木倒是很坦然,聳了一下肩膀顯得很無辜。

    “好好好,能,能!你厲害行了吧!”蘇小歌實在是被他打敗了,也不願意再跟他計較,索性也只好帶着木木回去。

    一天除了工作之外居然還要跟這個小鬼頭鬥智鬥勇,也真是讓這個做母親的很是爲難。

    人家的小孩子都是小孩子,自己生出來的這簡直就是個天山童姥嘛!居然心智和思維都要比自己還成熟,也不知道這是說燒了什麼香,拜錯了哪門子菩薩了……

    不過像他這樣的小孩子,交流上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障礙,這一度讓蘇小歌驕傲不已。

    她現在心中倒是有些矛盾,一面爲自己有這樣一個聰明的孩子感到驕傲,另外一面又有點覺得他過於聰明瞭,自己什麼事情都瞞不住他。

    回到房間,蘇小歌躺在牀上還在回憶着剛纔陸景亦跟自己一起吃飯時的經歷,雖然交流的很少,可是他的字字句句都能夠撩撥蘇小歌的心絃。

    這男人這是幹什麼又要來挑.逗自己?看來幾年前,自己的那份苦心算是白費了……

    蘇小歌悵然若失,心頭不由的煩躁。

    木木脫了鞋子,爬到牀上,枕在蘇小歌的胳膊上,不願看到他這副表情,俏皮的一笑,“媽媽,你在想什麼?難不成還在想剛纔那個男人嗎?”他明明知道蘇小歌是在想陸景亦,所以才故意這樣發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