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字體大小: A+
     

    “什麼叫我這個小孩子就不需要懂了?你倒是跟我說說嗎?爲什麼要那樣對他?他可是個壞人呀!”木木的眉心皺了皺,越發的不明白蘇小歌是什麼意思。

    “呵呵呵……”蘇小歌甜甜一笑,彎下身來在他柔.軟的頭髮上撫摸了下。

    “其實有些事情我不想跟你說的,我只是想讓那男人嚐嚐當年我所嚐到的一切。”蘇小歌的眼光突然一冷,眼前又浮現出了多年前她和宋天諭離婚時的場面。

    那時候那男人那麼不近人情,直到現在她還清晰的記得,當時他們從法院出來,他是如何逼迫自己簽下離婚協議的,全都像是刻在她的腦子裏一樣,現在自己已經放下了對他曾經的愛,心中也滿滿的都是恨!

    “媽媽,你的意思是說要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咯?”木木的眼珠突然轉了下,眨着大眼睛看着蘇小歌,在等待她給自己的回答。

    “哎喲,不簡單,你這個小孩子居然還會用這個成語?”蘇小歌有些驚訝,看着面前這麼點兒大的孩子也不由得心頭一陣驚喜。

    “我只不過是個5歲的小孩子啊,也不知道這樣用這個詞到底對不對,那到底對不對呢?媽媽。”木木的眼睛再次呼扇着,一臉質疑的看着蘇小歌。

    讓她有些錯覺,剛剛他脫口而出的那些話,其實也根本搞不清楚是什麼意思吧,索性便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你這個小鬼頭!”

    蘇小歌將木木摟在懷裏,輕輕敲了敲他的小腦袋,開心的笑了。

    木木這才明白了蘇小歌清楚的想法,雖然不知接下來她打算怎麼做,可也暗暗的對她讚許。

    只是蘇小歌心中多少還有些疑問,今天的事怎麼會發生的那麼偶然?冥冥之中似乎有人一直在幫助着自己……

    還是說這個宋天諭多行不義必自斃,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反正不管怎麼說,看到他們夫妻兩人搞成這個樣子,蘇小歌只覺得簡直就是活該!

    宋天諭和江月意中人被警察推到電梯裏,出了酒店,也很快將他們帶到警車上。

    坐進警車裏時,江月心中依舊憤憤不平,她狠狠的剜了一眼旁邊坐着的男人,“剛纔你跟那個女人在打什麼暗語?”

    此刻的江月也算是豁出去了,不在計較現在還當着其他人的面,反正今天的事情都已經鬧到這種地步了,也沒有必要再給誰任何面子,哪怕是自己的老公!

    “你又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哪有打什麼暗語?!簡直莫名其妙,好好坐着!”宋天諭對她有些不耐煩,見她當着警察的面又這樣質問自己,只是不屑的回了一句。

    旁邊的小三看到他們兩人這樣,也翻了個白眼,她不僅對江月心中記恨,更是對宋天諭很不屑一顧,這男人在這種時候根本就不會幫着自己,那跟着他還有什麼意義?

    宋天諭也看了看對面坐着的小三,眼神中還帶着些許的歉意,不過當下自己怕事沒什麼話好說,他心中一直還在想着酒店裏的蘇小歌,只想趕緊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好儘快去聯繫她。

    相比較起來,蘇小歌給他的吸引力也實在是太大了!

    “別以爲我剛纔沒看見你們兩個在幹嘛,明明就是在那比劃來着!”江月冷哼了一聲,對於剛纔的事她一直在耿耿於懷。

    “你搞搞清楚,現在是在警車上,別再給我丟人現眼,有什麼事情回去再說。”宋天諭的聲音放低了些,依舊帶着濃重的威脅。

    他現在不願跟江月多廢話,她給自己丟了這麼大的人,真是讓自己的顏面掃地。

    警察聽到這三個人又在後面開始議論,立刻就不悅起來。

    副駕駛上的那一個,轉頭看了一眼,眼神裏全是冷冽的光。

    宋天諭一直在注意着前面坐着的警察,見他們突然轉頭,連忙把手放在頭上,做出了一個抱歉的動作,“騷瑞,警官!”

    “麻煩你們幾位安靜點,很快就到警局了,待會兒你們可還要好好說說呢!”警察不屑的開口,看着他們幾個實在莫名煩躁。

    尤其是被抓破臉的那個警察,現在看江月的眼神全都是憤怒。

    隨即,警車裏安靜了下來,甚至只能聽見幾個人濃重的呼吸聲。

    安靜了一段,車子總算是來到了警局。

    到了這裏,江月就有些緊張了,她還沒進過這種地方呢,被警察扭着下了車,甚至有些顫.慄的往宋天諭身邊靠了靠。

    “老公,我……”

    “行了!現在你又知道害怕了,早幹什麼去了?!待會兒趕緊進去把事情交代清楚,看看人家那邊怎麼說吧。”宋天諭倒是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這種事情又不犯法的,他們不可能給自己判刑,頂多也就是罰些錢罷了。

    只要能儘早處理清楚讓他們早點離開就好。

    看到自己身邊站着的這個敗家娘們又打算往他身邊蜷縮,心中的怒意更加濃重了。

    坐到問詢室裏,幾個人分開做筆錄。

    一番詢問下來,他們也總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其實顯而易見,不過就是正妻捉到老公出軌的橋段,也沒什麼好審問的,只是針對江月打人這一情況,警察還是罰了他們幾千塊錢。

    當然,就連那個小三包括在內,也是一併處罰,所以這些事情就全都落在了宋天諭身上,他拿了雙份的錢才總算是把這件事情平息下來。

    三個人被從警察局裏請出去,站在馬路邊,那小三兒還一臉的抱怨。

    “今天真是倒黴,沒想到遇到你這個母慕天昊!”她的雙手環抱在胸前,此刻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完全沒了昔日的風采。

    “你這個狐狸精!你還有臉說,平時不知道花了我老公多少錢,現在你倒是美了,你等着,以後別讓我再遇見你!”江月狠狠的咬牙,擼起袖子指着那個小三的鼻子,又開始不斷的咒罵。

    “切,你以爲你是誰呀?以爲我怕你嗎?”小三兒也不甘示弱,反正自己也已經被這女人打成這副樣子了,也沒什麼必要再藏着掖着的了。

    “你這個狐狸精!爛.貨!賤女人!就知道勾引別的男人!”她依舊不忿,撿着難聽的話羞辱對方。

    “夠了!”突然,這話被宋天諭打斷,他站在兩人中間狠狠的捏着拳頭,手腕上的青筋都已經蹦起。

    這兩個女人在自己面前吵得實在太兇了,要不是他現在手邊沒車,早就一走了之了,哪裏還有什麼心情在這兒聽着這兩個女人在自己耳邊喋喋不休。

    “老公你說,我們兩個之間你到底選誰?”江月見他開口,趕緊往去往身邊靠了靠,順勢挽上了他的胳膊,作撒嬌狀。

    這種問題是讓宋天諭最頭疼的,什麼叫在他們中間自己要選誰,本來他對那小三兒還是挺喜歡的,只是現在搞成這個樣子,他誰都不想選。

    這幾年江月對自己是越發的不溫柔了,成天胡亂猜忌,現在又被她抓到自己的短處,讓宋天諭再如何面對?

    他很煩躁的將手從江月的胳膊肘抽了出來,“行了,別鬧了!”宋天諭不悅的皺着眉頭,在江月耳邊訓斥着。

    “好啊,我可算明白你是怎麼想的了,哼!讓這個小三兒滾蛋,我們現在回家,回去之後我再跟你好好算賬!”江月又突然被點燃,像個炮仗似的在大街上炸開。

    不免引得路人朝這邊側目,看到幾個人一副狼狽的模樣,恐怕誰心中對他們都沒有好的理解。

    宋天諭是最怕丟人了,看到有人朝這邊看,一直鐵青着一張臉,趕緊伸手攔下一臺出租車,一句話都沒說,一屁股就坐了進去。

    江月一驚,緊隨其後,也趕緊坐到了他旁邊。

    小三兒也想跟着擠.進去,自己現在這麼狼狽要她去哪裏?

    江月眼疾手快,突然狠狠的把門帶上,瞥着那個小三兒開口道,“司機!趕緊走!別讓這爛女人跟上!”

    司機從後視鏡裏看到坐起來的一對男女,這副狼狽不堪的樣子,後面還跟着一個衣着凌亂的女人,臉上居然還帶着些傷,他隱隱覺察出了些什麼,答應了一聲,就趕緊發動車子。

    “喂,你站住!你們給我停下!小三兒一臉的憤怒,朝着出租車離開的方向大聲喊叫着。

    可那車子開的很快,不多時後就消失在她眼前,她根本就沒辦法攔住,只能在原地氣得直跺腳,只嘆自己真是倒黴,居然跟上了一個這樣的男人!

    回到家中,孩子已經醒了,正在滿屋轉悠,找不到母親着急,氣急敗壞把家裏弄的一團糟,還哭得梨花帶雨。

    這一路上,夫妻兩人都沒在說話,氣氛很是僵硬。

    鬧了一場,江月心裏的情也算是消了大半,可還在耿耿於懷,尤其是他們在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刻,宋天諭還在想着跟那個長得很像蘇小歌的人打手勢。

    他們兩個肯定有事,這個該死的女人如果真是蘇小歌,那她肯定是攢足了臭美的資本,想要把宋天諭勾引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