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墨菲定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墨菲定律字體大小: A+
     

    “請進!”蘇小歌朱脣輕啓對門口說道。

    只是推門進來的人,卻讓她心頭不由得一驚。

    是陸景亦!他怎麼來了?

    蘇小歌覺得自己的心口猛烈的跳動着,好像那顆心臟馬上就要從嗓子裏跳出來似的。

    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墨菲定律嗎?

    “你,你怎麼……”那一瞬間,蘇小歌的腦子似乎不受控制了,差點就脫口而出自己認識陸景亦的事實。

    她剛剛決定要做好慕小歌,可不曾想在看到陸景亦的那一刻,心裏所有的堅強全都土崩瓦解。

    蘇小歌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還以爲他這些年一直都在苦苦的尋找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來到A市的消息,就火速趕了過來。

    可沒想到這男人接下來的話,卻完全粉碎了蘇小歌對他殘留的一絲絲希望……

    “你好,慕小姐,我沒別的意思,只是希望您作爲這次比賽的評委能夠給我點面子……”陸景亦開口,還是那樣的冷酷,那種早就已經習慣的語氣,現在聽起來卻很陌生。

    蘇小歌聽他這麼說話,似乎是還沒看出自己的身份,她趕緊坐直,身子正了正神色直面陸景亦做出一副陌生的神態,打斷他的話。

    “這位先生,請問您是組委會的人嗎?”

    陸景亦搖頭,他看着面前的女人,覺得越發熟悉,這不就是曾經跟自己朝夕相處的那個蠢女人蘇小歌嗎?她怎麼會搖身一變成了這次大賽的評委?她……不是已經死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景亦之前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突然被眼前的一切所驚呆,他真想揉揉眼睛,看看自己是否看錯了。

    只是在對方面前怕是不能做出這愚蠢的動作。

    “既然您不是去組委會的人,還是請您不要來我們評委的休息室,爲了避嫌,請您出去。”蘇小歌始終掛着一臉的陌生,並沒對陸景亦表現出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特殊對待,而且她現在只想趕緊把他趕出去。

    陸景亦看她卻越發的篤定,這女人就連說話的態度都和蘇小歌一模一樣!

    他仔細看着蘇小歌額頭上的那塊紋身,卻越想越不對勁。

    像蘇小歌那麼傳統又保守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在自己的臉上紋身?

    陸景亦一邊篤定,卻一邊在動搖,可是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女人身上給他一種特殊的感覺,是除了蘇小歌,誰都不能給自己的那種感覺……

    “你……是不是蘇小歌?!”陸景亦突然開口,嚇了蘇小歌一跳。

    她心中倒吸了一口涼氣,陸景亦真是看出來了?

    她很想他就去摸摸自己額頭上的紋身是否還在,可又怕欲蓋彌彰,使勁壓制住自己激動的情緒,做出一副平淡的態度,對陸景亦皺了皺眉頭。

    “蘇小歌?剛纔旁邊房間的人也管我叫這個名字,我張的很像你們說的那個人嗎?”

    雖然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可依舊難掩陸景亦心中的好奇。

    “不可能,別裝,你就是蘇小歌!”他的語氣低沉了下來,臉也冷了不少。

    “先生,您在這裏亂說些什麼?我看您是認錯人了吧,如果沒什麼事的話還請您出去。”聽着他的語氣篤定了很多,蘇小歌有些心虛,她一直都在想把陸景亦從自己的休息室趕出去。

    她總覺得這***在自己面前,甚至讓她他連呼吸都沒辦法順暢。

    “說!你到底是不是蘇小歌!蘇小歌,你在這兒裝什麼不認識我?”陸景亦越看越出神,默默的走到了蘇小歌對面,隔着茶几怔怔的站在這兒,居高臨下的看着這個女人。

    她身上的這種感覺實在讓自己太過熟悉了,這女人居然還在跟自己裝作不認識,實在是讓陸景亦越發覺得可笑。

    可蘇小歌還在堅持着最後一絲底線,煩躁的搖了搖頭,“我根本就聽不懂這位先生在說什麼,如果您還不離開,我可要叫大賽的保安了!”

    蘇小歌十分不悅,翹着二郎腿保持着自己剛纔規整的坐姿,儘量不表現出什麼激動和尷尬的情緒,只想讓陸景亦知難而退。

    可誰知陸景亦突然隔着茶几撲了上來,那動作囂張的嚇了蘇小歌一跳,“啊!陸景亦!你!”

    緊張之下,她脫口而出叫出了陸景亦的名字,驚慌的看着雙手牽制着自己肩膀的男人一臉的恐懼。

    而此刻陸景亦的手居然摸到了蘇小歌的脖子上。

    “你要幹什麼?”蘇小歌一臉拒絕,手扒在陸景亦抓着自己脖子的手腕上使勁掙扎着。

    “呵……我就說你一定是蘇小歌,竟然還在這裏跟我裝不認識?”陸景亦怔怔的看着身下的女人,手上的動作沒再繼續。

    那一刻,男人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他只覺得心頭五味雜陳。

    這女人幾年之前莫名其妙的去世了,可現在又這樣莫名其妙的回到了自己身邊,他費了那麼長的時間已經將她放下了,慢慢打開心門,讓其他的女人走進自己的心中,可爲什麼他剛剛接受了另外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卻又突然闖回到了他的世界裏?!

    這是她在懲罰自己嗎?

    蘇小歌脖子上的那顆痣是做不得假的,完完全全暴露了她的真實身份。

    “這位先生,我看你是你真的瘋了,你放開我!”蘇小歌還在堅持着最後一次底線,狠狠的推了陸景亦一下。

    可陸景亦的手扯住了她的脖領,出神的看着她。

    “臉上的紋身能作假,可是脖子上的這顆痣卻做不得假吧!”陸景亦勾了一下嘴角,薄脣輕啓,眼神落在蘇小歌脖子上的那顆痣。

    曾經,他和蘇小歌之間的關係那麼親密,所以纔會對她身上所有的地方都會如此熟悉,當然也包括她脖子上這麼細小的地方。

    蘇小歌一陣尷尬,趕緊擡手擋在了自己脖子上,臉不由得一紅。

    “陸景亦,你到底夠了沒?”她放棄了,再次喊出了陸景亦的名字,也算是默認了對方的猜測。

    他這才收了手,居然坐到了茶几上和蘇小歌面對面,一點兒都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看着面前的女人,陸景亦的心中波濤洶涌,真不知道下一個動作自己到底該做什麼好。

    “你到底想幹什麼?”蘇小歌被他看得發毛,咬了咬嘴脣,有些緊張。

    終歸是在這個男人面前,自己還是沒有辦法做到瀟灑的不屑一顧。

    “這次比賽有個女孩叫宋映雪,我希望她能夠得第一。”陸景亦並沒有跟蘇小歌做太多的寒暄,而是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果不其然,他還是像曾經那樣爲達目的誓不罷休,根本就不管蘇小歌現在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

    蘇小歌在心中輕輕舒了口氣,還好他並沒有在揪着自己沒完沒了,他找自己也是爲了其他的目的。

    明明心裏不希望他再跟自己糾纏,也如願聽到了他的目的,可爲什麼心裏就那麼難受呢……

    “你這話的意思是想要收買我咯?”蘇小歌收起了心裏的酸澀,擡起眼眸對他反問。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我記得你是個很聰明的人呢!”陸景亦挑起嘴角對她反問,眼神當中還帶着些戲謔,讓蘇小歌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從前。

    “這怎麼可以?我作爲這次大賽的評委,絕對不能徇私舞弊!如果你想讓誰得第一就能得第一,對其他的參賽選手一點都不公平!”

    蘇小歌憤憤的說道,也不知自己是在生陸景亦的氣,還是在在意他替別的女人收買自己。

    “去你的什麼公平正義,你現在居然跟我說這些話,你該不會忘了你自己的真實身份吧,呵呵呵……蘇小歌!居然改了名,紋了身,不過不管你變成誰,你永遠都是蘇小歌,是那個落魄的蘇家大小姐!”

    陸景亦竟撿着能戳中蘇小歌心思的話說,他並沒有過多的計較蘇小歌是如何死裏逃生又如何活到現在,更是如何改名換姓成了知名設計師的,他只是關心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

    蘇小歌看着他的薄涼的眼神,心裏不由得一片寒意。

    “陸景亦!你不要太過分!”她眯着眼睛,拳頭也攥緊了,緊盯着眼前的男人,只覺得有些不值。

    陸景亦居然還是這樣未達目的誓不罷休……

    “呵呵呵,更過分的還在後面!蘇小姐該不會是忘了我們之前的種種吧,不會忘了你婚內出軌主動勾引我,又在我牀上和我夜夜承.歡的事吧?”

    他突然眯着眼睛猛的湊到蘇小歌面前,擡起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將她的臉仰起來和自己的目光正好相對。

    蘇小歌心頭不由得一驚,倒吸了口涼氣,這男人居然無情的跟自己說這些話!

    “你是在威脅我?”她並沒懼怕,只是心中無限怨念,咬牙切齒道,聲音也異常的冷酷。

    縱然陸景亦這般薄情,可也是一驚,蘇小歌怎麼變成現在這樣子?

    他並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情緒,只是依舊捏着蘇小歌的下巴,默默對她點頭,“就當是威脅吧,不過如果宋映雪能夠得第一,我一定不會虧待了你,這些就算作是給你的酬勞,事成之後再給你加一倍!”

    陸景亦緊盯着她,勾起一側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一張銀行卡,隨手輕蔑的扔在茶几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