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生神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生神童字體大小: A+
     

    他是越來越看不懂這個女人了,只覺得她並不是自己能夠駕馭得了的人。

    答應了?沒經過自己的同意?!蘇小歌心想着,這先斬後奏的人是你吧!

    可這話只能爛在肚子裏,卻沒辦法說出口。

    蘇小歌長嘆了一口氣,撇了撇嘴角,一臉的無奈,自己之前還答應了人家呢,就算現在想反悔確實也不怎麼好。

    “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只能去參加了……”畢竟現在還關係到公司的利益,蘇小歌也沒得選擇,只好答應了下來。

    “這就對了!好好幹哦!”吳總對她做了個加油的手勢,搞得蘇小歌一臉尷尬,總算是把他盼出去了,心情才稍稍好了些。

    她在公司呆了一整天,也沒有多少特殊的事情要做,只是在自己辦公室裏畫畫設計稿,可心情一直錯綜複雜。

    一想到要回到A市,腦子裏總是不自覺的會想到陸景亦那張冷峻的臉。

    蘇小歌越發的想知道他這五年過去了,到底都在做些什麼,現在會長成什麼樣子,公司是不是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那男人是否還那樣冷酷無情……

    越想心中越混亂,蘇小歌是覺得手上的筆都不聽使喚了似的,畫在草稿紙上的東西並不是自己想要的。

    蘇小歌撇了下嘴角,把手上的畫稿團成一團,煩躁的扔在一邊。

    整整一天時間,她桌子上團了無數個紙團,地上的垃圾桶也快要被她塞滿了,辦公室裏的情況顯得有些狼狽。

    而木木卻跟着藍瀟瀟在遊樂場裏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天,他們幾乎體驗了所有的遊樂設備,藍瀟瀟倒是玩得興致飽滿,木木卻總像是不開心的樣子,一副憂心忡忡。

    “你這小鬼頭又在想什麼?怎麼好像並不開心呢?”藍瀟瀟買了兩隻冰激凌,一邊遞給面前的小男孩,一邊對他挑了挑眉頭。

    木木接過冰激凌,舔了兩口,和藍瀟瀟一起坐在旁邊的長椅上休息。

    “覺得我媽最近情緒有些反常嗎?”他的問題猝不及防。

    原來木木根本就無心在遊樂場玩耍,到這兒來無非也是爲了躲避上學,他還在憂心着自己的母親。

    說到底,這些年他都一直在好奇自己的身世,爲什麼別的小孩子有父親,可自己只有母親和乾媽?

    藍瀟瀟坐在旁邊側着身子上下打量着這個小大人一般的男孩兒,只覺得他每次跟自己說出來的話,似乎都像是一個成年人那樣的有深度。

    不過現在聽到他說這些,倒也覺得十分欣慰。

    看來這些年蘇小歌確實也沒白疼他,這小傢伙年紀小小的就知道擔心自己的母親,藍瀟瀟倒是對他刮目相看了呢!

    舔了一口冰激凌,藍瀟瀟覺得舌尖涼涼的,感覺還不錯。

    “那你有沒有想過讓你媽再找個男人?”藍瀟瀟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跟木木去說這話。

    她覺得他肯定能夠理解自己的意思吧。

    果然,木木的眉頭一皺,眼神上下打量着自己,倒看的藍瀟瀟有些莫名其妙。

    “幹什麼用這樣的眼光看我啊?”她心虛的舔了一口冰激凌。

    “你突然會跟我這麼說,就證明你一定知道這中間是怎麼回事吧?”木木這孩子也是準備和藍瀟瀟開門見山,既然都已經提到了這兒,他也沒有什麼好藏着掖着的。

    眼神犀利的看着藍瀟瀟,讓她覺得有些後悔說了剛纔的話。

    “呵呵呵……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咱們要不要去玩那個?”她看着木木,堆了一臉的笑。

    再次舔了幾口冰激凌,藍瀟瀟把目光斜向一邊,不敢再去看他,只想趕緊轉移話題,隨手指了指他們對面的海盜船。

    “乾媽,這就是你不地道了,說話沒有你這樣說的,再說了玩那個會不會太幼稚?”木木無奈,順着藍瀟瀟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

    那個海盜船正在大幅度的擺動着,上面坐着一衆吱哇亂叫的年輕人,自己也確實有些看不下去,他纔不屑於這些東西。

    木木從四歲就開始掙錢,甚至和黑.道聯手有自己的產業,直到現在已經略有小成,一直都在蘇小歌身邊細心保護着,只是根本就不會有人相信,他這麼小小的年紀能做出這些事情來。

    以至於他很滿意藍瀟瀟一直叫他神童來着。

    當然,藍瀟瀟和蘇小歌也並不知道這些……

    “在你眼裏就沒有不幼稚的東西,你這個小孩子!”藍瀟瀟長嘆了一口氣,雖然木木給她的感覺總是很成熟,可是她還是不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神童這麼一說。

    討論的結果並沒總結出個所以然來,所幸他們約莫着蘇小歌也快下班了,只好悻悻的返回家中。

    蘇小歌進門,剛坐下,藍瀟瀟就帶着木木興沖沖的衝了回來。

    “你們這一天都野到哪裏去了?玩瘋了吧?!”蘇小歌看着一臉興沖沖的兩個人破門而入,還帶着些不悅。

    這一天她一直都在憂心自己要去A市參加設計大賽做評委的事情,不曾想藍瀟瀟又帶着木木在外面真的瘋玩了一天。

    “沒有啦,我們只不過是去遊樂場玩,並沒有到處亂跑,我一直都跟乾媽在一起,很聽話的,不信你問乾媽啊!”木木趕緊做出一副小孩子的幼稚模樣,站在蘇小歌面前拍了拍胸膛跟她保證,還順手扯了下藍瀟瀟的裙子。

    他那幼稚的眼神,眨巴眨巴的看着蘇小歌,只讓她覺得對這個小孩子實在是發不出一點點的脾氣。

    “就是,他乖的很呢,我們就在遊樂場玩了呢!”藍瀟瀟也趕緊幫腔。

    蘇小歌點頭,再次把目光投降木木時,還是覺得他眼神當中就住着另外一個陸景亦……

    蘇小歌突然被他這眼神驚呆,癡癡的看着他,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木木瞧着自己母親這樣子,覺得有些陌生,稍稍皺了皺眉頭,眨巴了下大眼睛,試探性的問道,“媽,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蘇小歌這才恍然大悟,趕緊勾的嘴角對他露出一抹笑容,“呵呵呵,你聽話就好,聽話就好……”

    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木木說剛纔自己在走思,也只好胡亂扯出些理由,對他露出了一個老母親般的微笑。

    藍瀟瀟見狀也鬆了一口氣,索性就坐到了蘇小歌旁邊,“小歌,怎麼剛纔看你一副憂心忡忡的,該不會是這一整天都在擔心着我們吧?把孩子交給我還能出了什麼事兒啊!再說了,也不看咱木木多聰明,一般的小毛賊哪裏是他的對手?”

    藍瀟瀟故意跟她開玩笑,打趣的說道,目光又斜瞥了一下站在蘇小歌對面的小男孩。

    木木有些不悅,朝藍瀟瀟拱了拱鼻子,“乾媽,我哪有你說的那麼身強體健?!”

    “你這小孩子,就是分不清好賴話!”藍瀟瀟也學着他的模樣,拱了拱鼻子,自己見識就是個孩子頭模樣。

    蘇小歌看了下木木,也有些無奈,“其實是這樣的,我接到了一個設計大賽組委會的邀請去做評委。”

    她把自己接下來的工作簡單的和藍瀟瀟說了,可是說這些話時,,眼神裏全是落寞語氣裏帶着些憂鬱。

    “這挺好的呀,不是經常有比賽邀請你去做評委嗎?這次有什麼不一樣,怎麼看着你好像不太高興似的。”藍瀟瀟一眼就看出了蘇小歌這次的不尋常,挑着眉毛,仔細打量着她的表情。

    “其實也沒什麼特殊的,只不過這次比賽的地址是在A市。”蘇小歌擡頭看了一下藍瀟瀟,又垂下眼眸,唉聲嘆氣道。

    “A市?”一聽到這城市的名,藍瀟瀟也像是被點着了火似的,眼神莫名犀利起來。

    她瞪着蘇小歌,語氣裏全是驚訝和拒絕,瞬間就明白了她才惆悵什麼。

    木木看着他們兩個,不知這兩個人在對着自己打什麼啞謎,明明還說拿自己當小孩子的,可是說話卻如此謹慎。

    不對!他們兩個肯定有什麼貓膩兒!

    木木沒說話,乖巧的坐到了蘇小歌身邊,側着身子眨巴眨巴的看着旁邊的兩個人。

    蘇小歌撇着嘴角有些無奈,對藍瀟瀟點了點頭。

    “那你真的決定要去了?”藍瀟瀟擔憂的反問了一句,似乎是在勸蘇小歌。

    可她卻別無選擇,她不僅親自答應了組委會,而且公司也已經和那邊簽了合同,自己不去,怕是不行的。

    真是怪自己沒拿這比賽當回事,早知道應該先問清楚地址的……

    蘇小歌嘆了口氣,“我沒有什麼選擇,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她的語氣裏帶着身不由己,藍瀟瀟一聽便知。

    雖然蘇小歌現在是一個很知名的童裝設計師,可也被公司聘請,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她的表情顯得有些慌張,總覺得蘇小歌再次回到自己的故鄉,肯定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至少蘇家的人還在那裏……

    至少陸景亦還在那裏……

    藍瀟瀟的心中五味雜陳着,她不希望蘇小歌回去,可自己也沒辦法,總不能耽誤工作不是。

    木木略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兩個人,始終都沒說話,之後還迅速的在網上查了許多關於A市的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