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額頭上的傷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額頭上的傷疤字體大小: A+
     

    醫生交代過的,要讓蘇小歌多吃些軟爛的食物。

    蘇小歌想坐起來,可掙扎了一下,還是發現身子很軟,根本就沒力氣起來。

    “躺着別動,我幫你把牀搖起來。”慕天昊一看這情況,眉心不由抽.動一下,放下手中的碗,來到牀尾,趕緊幫蘇小歌把病牀搖了起來。

    總算是能夠坐起身來,蘇小歌也覺得輕鬆了一些。

    她接過慕天昊遞給自己的米粥,輕輕地抿上了一小口,一陣溫熱襲來,讓她覺得十分愜意。

    “嗯,真好喝……“”蘇小歌不由得嘴角上揚,露出一抹笑容。

    “好喝就多喝一些,醫生說現在還不可以吃太硬的東西,所以我並沒準備那麼多。”慕天昊又趕緊從另外一個盒子裏幫蘇小歌出來了一些排骨。

    肉不多,湯不少,這也是按照醫生交代準備的的。

    一個大男人卻比一個女人還要細心的多,讓旁邊坐着的藍瀟瀟心裏有些酸澀。

    “嗯!”蘇小歌十分乖巧的又喝了一口粥,只覺得自己此刻幸福之極,他看了看錶哥,又看了看藍瀟瀟,和她抱着的孩子,不由得勾起嘴角甜甜的笑了。

    看着蘇小歌已經開始吃東西,慕天昊也算鬆了一口氣。

    他來到藍瀟瀟旁邊,輕聲對她說,“快,給我抱抱,我還沒抱我的大外甥呢!”

    “你個大男人哪裏會抱孩子,萬一傷到了怎麼辦?”藍瀟瀟把手中的孩子往旁邊一靠,嘟着嘴巴不願意給他。

    其實她根本就不是怕他會傷了孩子,只是覺得自己還沒抱夠,也還在吃剛纔的醋。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會傷了我大外甥!快!給我!”慕天昊不依,往前湊了一步,抓住了孩子的襁褓。

    “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話不要勉強好不好?”藍瀟瀟帶着一臉質疑,她並不想把孩子交給慕天昊,只是敵不過他的軟磨硬泡,可眼神依舊停留在孩子身上,生怕他手上力道重,會對孩子不好。

    慕天昊略帶嫌棄的看了藍瀟瀟一眼,基本上是用搶的了,才把孩子抱過來,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說我這麼溫柔,怎麼可能會傷到他?

    藍瀟瀟朝他翻了個白眼兒,一臉的嫌棄。

    “乖寶貝,快點兒來讓舅舅看看!我的大外甥喲!”接過孩子,慕天昊也是一臉寵溺,他甚至捨不得去俯下頭親吻着孩子,只是仔細的看着,卻覺得心中幸福一片。

    藍瀟瀟在旁邊依舊盯着他們,一些酸楚感覺再次浮上心頭,就好像是自己的珍貴物品被別人搶了去似的,還沒等慕天昊抱了兩分鐘,就又開了口。

    “你到底抱夠了沒有?趕緊把孩子放下吧,他還那麼小,總是這樣抱着不好的。”藍瀟瀟撇了撇嘴角,恨不得現在就把木木搶過來,也完全不計較自己剛纔一直抱着他了。

    “你不是吧,我才抱了還不到兩分鐘?有這麼嚴重麼?”這次換做是慕天昊不把孩子給藍瀟瀟了,他滿臉拒絕,往旁邊靠了一下,聲音裏全是不悅。

    “別說那麼多了,快拿過來吧!”藍瀟瀟往前一湊,伸手就要去搶。

    “呵呵呵……”蘇小歌在一旁笑出了聲,“你們兩個就別再搶來搶去的了,還是趕緊把他放下吧。”

    她輕輕搖了搖頭,被這兩個人逗的大笑。

    看着一個個都在爭搶,可手上的力氣卻很輕,都像寶貝似的仔細着木木。

    藍瀟瀟趁着慕天昊扭頭看蘇小歌,一把就把木木搶了回來,這小傢伙倒也不認生,誰抱着都行,居然還睡得那麼香甜。

    總算是把孩子抱回到了手裏,藍瀟瀟心中就踏實了許多不行。

    “哼!你們一個是媽,一個是舅舅,我倒是成了外人,我不管,我要做他的乾媽!”她撒嬌似的對蘇小歌嘟起了嘴巴,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

    “好好好,就依了你,你做乾媽好不好?”蘇小歌愜意的吃了些東西,臉上有多少恢復了一些血色,覺得身體好受了一些,回答藍瀟瀟的話語氣輕快了很多。

    “好,那咱們就這麼一言爲定,我可是孩子的乾媽了,以後你們都不許跟我搶!”藍瀟瀟拱了下嘴巴,一臉的驕傲。

    就好像是自己被賦予了某種神聖的榮譽似的,她的眼神又落在了懷中的木木臉上,那表情出了疼惜就省榮耀。

    “只要你不嫌棄我們麻煩,那我們這一輩子可就賴定你了喲。”蘇小歌故意開玩笑,看着藍瀟瀟如此疼愛自己的孩子,心中無限的感激。

    “怎麼你還打算過會離開我?”藍瀟瀟眉毛一挑,突然反問,帶着些質疑。

    “沒有,沒有,我怎麼敢離開你。”蘇小歌故作緊張,搖了搖頭,依舊眉眼帶笑。

    三天之後,他們被允許出院。

    蘇小歌的額頭上還裹着紗布,她一直沒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也不太清楚。

    產房裏發生的事恐怕只有守着她的那幾個醫生和護士知道。

    “護士,我這額頭是怎麼回事?”

    出院之前,護士來幫蘇小歌換藥,她躺在那裏積極的配合,卻依舊滿是質疑。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你自己碰的。”那個護士也覺得莫名其妙,一邊幫蘇小歌換藥,一邊回憶當時的情況,一直皺着眉頭,記憶似乎很模糊了。

    他們只記得那天蘇小歌生產時大出血是很危險,這些小小不言的傷,恐怕也沒放在心上。

    她很麻利的幫蘇小歌換完藥,又纏上了紗布。

    “好了,小姐,藥已經把你換完了,如果你要辦理出院的話,現在就可以去找醫生了。”護士點點頭,口罩之下露出了一點點笑容。

    “好的,謝謝……”蘇小歌還帶着些迷茫。

    護士欠了欠身子,很快就從病房裏退了出去。

    蘇小歌擡手在額頭上的紗布撫了撫,努力回憶着生產時候的事情,只覺得自己的記憶有點模糊,好像自己是爲了看孩子才起身不小心碰到了什麼東西,至於具體的情況,她也記不太清了……

    WWW●ttκд n●℃O

    爲了這個孩子,還當真是九死一生啊,蘇小歌看了一眼嬰兒牀裏的孩子,抿了下嘴脣,心中有些酸澀。

    辦完出院手續,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回到家。

    幾天之後,蘇小歌把紗布拆下來,傷也已經恢復了,也不疼了,只是額頭上被縫了三針,就像是一條小蜈蚣趴在那裏似的,真是難看。

    蘇小歌對着鏡子悵然若失,她長長的嘆了口氣,心中無限的惆悵。

    “嘆什麼氣,好好的給我坐月子,不許胡思亂想哦!”藍瀟瀟站在門口,聽到蘇小歌房間裏有響動,趕緊過來看看。

    蘇小歌趕緊給勾起嘴角,佯裝出一臉的笑容。

    “沒事,你想太多了。”她故作輕鬆,不願意讓別人擔心。

    藍瀟瀟看了看蘇小歌又看了看她旁邊梳妝檯上的鏡子,“行了,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先別想那麼多了,好好的養好月子,所有的事等以後再說好嗎?”

    她並沒說太多,對於蘇小歌額頭上的傷,她也不太瞭解,不過她可是知道女人坐月子是一輩子當中最重要的事兒,所以每天竟揀着開心的哄她,只想讓她好好的養着。

    雖然慕天昊幫蘇小歌請了月嫂,可藍瀟瀟還是忙前忙後的,一直都在精心照顧着。

    即便這樣,慕天昊總是隔三差五的就過來幫蘇小歌帶許多吃的,有時還會親自下廚,真是不知道這樣一個堂堂的富家大少爺,居然還有這等手藝?到底是什麼鬼人設……

    藍瀟瀟對他是越發的又有了些好感。

    看着襁褓中的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蘇小歌也覺得十分欣喜。

    木木能夠被留下,也就是這個意外,自己曾經幾次三番想要打掉他,沒想到現在他生出來居然會如此可愛。

    她現在腦子裏什麼都不想,也只剩下了一日三餐,全都圍着孩子轉。

    至於什麼陸景亦……蘇小歌只把他押在自己心底,不願再拿出來了。

    時間不快不慢,兩個月,一天一天的從指縫中溜走,蘇小歌的身體也慢慢的恢復了,因爲要餵奶,所以每天吃的多了一些,自然身材也比之前豐滿了許多。

    一切恢復的都很好,只是額頭上的傷疤,愈發明顯了。

    開始時還好,疤痕不會微微發紅,不過現在就在額頭的左上角,像只6條腿的昆蟲趴在那兒,蘇小歌每次照鏡子時都覺得心煩不已。

    “小歌,今天我們要不要出去逛街?好久都沒有出去了,一起啊,帶上木木。”藍瀟瀟看到蘇小歌最近心情一直都不太好,還以爲是產後抑鬱症,所以總是想辦法去逗她開心。

    一連兩個月,蘇小歌一直都窩在家裏,足不出戶,臉色都比以前白了許多。

    蘇小歌放下孩子,看了藍瀟瀟一眼,對她輕輕搖頭,“還是不了,我這傷疤……”她擡手把頭髮拔了一下,掩蓋住那條傷疤,只覺得自己臉上有了疤,破了相,根本沒辦法見人。

    現在除了每天逗逗孩子,基本上沒有任何娛樂項目,就連手機都看的很少,自己也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摸過畫筆了,不知道技藝有沒有退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