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收回股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收回股份字體大小: A+
     

    手機響了,陸景亦撇着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劃開了接聽鍵。

    “景亦啊,公司的訂單出了一點問題,這事你知道嗎?”蘇錦天試探性的詢問。

    已經到了陸景亦和蘇夏夏要成婚的關鍵時刻,他也不願意因爲公司的事情搞得婚禮的計劃再次錯後,請柬自己都發出去了,要是真不成,怕是麻煩了。

    “您是說那筆兩千萬的訂單嗎?這事情我知道的,材料那邊我已經跟他們談好了,沒什麼問題,您放心吧。”陸景亦從容的解釋着,似乎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任何問題。

    他的嘴角難掩一絲輕蔑的笑,只笑他蘇錦天這個老狐狸,一輩子叱吒商場,到了現在居然抵不過自己的一句話。

    “是這樣就好,沒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呵呵呵……”蘇錦天,尷尬的笑出聲來,還狠狠的刓了一眼站在辦公桌旁邊的助理,覺得他給自己謊報軍情,實在生氣。

    可直到這筆合同的期限到了,那所謂的材料都沒有供應到位,這筆訂單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只是短短的幾天時間,蘇家的公司就在頃刻之間變成了一具空殼。

    按照那筆合同,需要蘇錦天連本帶利拿出六七千萬來補償對方!

    蘇錦天一下子傻了眼,癱坐在辦公室裏沒了主意。

    他努力的想要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只能把電話再次打到了陸景亦那裏。

    “景亦,你看公司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到底該怎麼辦?”他的聲音很是無力,帶着強烈的祈求,他實在是走投無路了……

    “叔叔您放心,我一定想辦法幫您把這些錢補上,不過六七千萬……確實數額太大了,我也只能拿出一部分,您也自己再想想辦法,咱們先把這個難關度過了纔是啊。”

    陸景亦很耐心的對這電話安慰道。

    蘇錦天一聽覺得心中頓時舒坦了不少,忙不迭的點頭,“好好好,那這事就太謝謝你了,等你跟夏夏結了婚,挽救把公司全權交給你來做。”

    他對陸景亦連連道謝,還大肆成怒,要把公司交給他,只道自己的眼光不錯,覺得確實沒有看錯他這個人,相信以後蘇夏夏跟着他一定會過上好日子。

    陸景亦從自己的公司裏拿出了四千萬,幫蘇家公司補上了這筆虧空,而蘇錦天也把自己家裏所有的錢全都補了進去,只是現在還差幾百萬。

    他實在走投無路,心急如焚,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又有一家海外公司想要收購蘇家的公司。

    蘇錦天也因爲還不上這筆賠款所有的錢全都打了水漂,公司頻臨破產,也只能被這家海外的公司收購。

    他從一個曾經高高在上的總裁,一下子變成了寄人籬下的員工,家裏的錢也分不剩,全都賠了進去,眼下別說是要給蘇夏夏辦婚禮了,恐怕生計都真的成了問題。

    自然的,這個隱藏在幕後的老闆就是陸景亦!

    所有的事情全都做得滴水不漏,即便知道公司破產,蘇錦天都沒有看出任何端倪。

    他很輕鬆的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步計劃,只是現在他只能獨自一人慶祝,卻一點兒都不快樂。

    “蘇小歌,你這個蠢女人,你現在在哪兒,看到我已經拿到蘇家公司了嗎,你要是肯回來,我就給你想要的一切……”

    陸景亦捏着一罐啤酒,蜷在沙發裏,雙眼發紅,已經喝了不少。

    他醉了,就更加思念那個蠢女人……

    蘇小歌一直在藍瀟瀟父親幫他們安排的住處,一連待了好幾天,也根本就沒有兌現對外公的承諾,並沒在第二天再去慕家的別墅。

    對於沒見過,她還有些思念,本想回去看看的,可是一想到慕月辰和白梅對自己的那副嫌棄的神情,蘇小歌就有點兒心寒。

    她又不願把這事告訴藍瀟瀟,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承受。

    蘇小歌突然接到了一個意外的電話,號碼是陌生的,她稍稍皺了皺眉頭,劃開了接聽鍵。

    “您好,請問是哪位?”

    “我是慕月辰。”電話那頭,慕月辰的聲音低低的,卻壓迫感十足。

    蘇小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聽着這不悅的語調,也不知道他好端端的要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難不成還是爲了之前那股份的事情……

    她心裏開始忐忑不安,小心的說道,“是舅舅?您找我有事?”

    “蘇小歌,我想你也是個聰明人,我也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說吧,你手上的30%的股份,想要多少錢?”

    果然,慕月辰想要說的就是這件事,他真是毫無任何一點遮攔,開門見山就跟蘇小歌直接提到了錢。

    這也是讓蘇小歌最爲擔心的地方,她的心就像被針紮了一下似的。

    錢真的是好東西,沒了錢自己根本沒辦法生活,可錢真的是萬能的嗎?

    她心中的天平搖擺不定,不知該往哪面傾斜……

    “舅舅,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蘇小歌的態度也冷靜了下來,語氣冷冷的回敬道。

    “我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知道嗎?你這次回來不就是爲了要錢嗎?!”慕月辰根本就沒有往好處想蘇小歌,也從來沒有想過她回到慕家可能是爲了什麼親情。

    慕月辰是個久經沙場的商人,在他眼中所有的事情不過是利益關係,自己和妹妹分別了那麼多年,現在蘇小歌好端端的出現在慕家,不是爲了錢還能是什麼?他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蘇小歌一瞬間有些失落,她很傷心,被別人這樣說,自己很委屈,可她也不想去解釋什麼,只覺得自己有些累。

    “股份嗎?舅舅想要?”蘇小歌挑了下眉毛,聲音裏帶着戲謔,故意這麼問。

    “當然!”慕月辰並不喜歡別人這樣威脅自己,可現在他還不想這麼快激怒蘇小歌。

    “那抱歉,這是母親給我留下的遺物,多少錢我都不會賣的!”蘇小歌咬了咬牙,彷彿看見母親就在自己身邊對着她微笑,可是旁邊卻是舅舅那張冷漠的臉。

    她絕對不會爲了錢把母親留給自己的這些東西出賣給誰的!

    即便這30%的股份真的值很多的錢,可是對於蘇小歌來說不值得一提。

    慕月辰大怒,拳頭攥的咔咔作響。

    “蘇小歌!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輕易的把股份還給我!”

    “什麼叫把股份還給你?這一部分就是母親的東西,我只不過是把它當作母親的遺物好生保管着,並沒有你想的那麼齷齪。”

    生氣的也包括蘇小歌,她同樣咬着後槽牙一字一句的從牙縫裏擠出這些字,態度絲毫不甘示弱。

    “那好吧,我知道你父親對你不怎麼樣,你也想有個溫暖的家,如果你肯把這30%的股份交出來,我不僅會給你一筆錢,而且還會給你一個溫暖的家,你可以回到慕家別墅入住,也能享受到親情。”

    慕月辰努力的壓制住自己胸中的怒火,他從來沒有像這樣被一個年輕人威脅過,即便對方是蘇小歌,可他現在也覺得自己的忍耐到達了極點。

    如果他在敢再說一個不字,那慕月辰一定會立刻爆發!

    蘇小歌聽着他那威脅的語氣,心中很是不屑。

    “舅舅的言外之意是說,如果我不肯交出這筆股份,就只能流落街頭了,對嗎?”蘇小歌對他一頓冷冷斥,不由得反問。

    這當然是慕月辰的意思,只是這話被蘇小歌說出來,讓他很不自在。

    “蘇小歌,你別得寸進尺,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別以爲我沒辦法弄到那30%的股份!”慕月辰憤怒的大手一揮,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咚”的一聲,隔着手機,蘇小歌都聽到了他憤怒的拍桌子聲。

    她能夠想象的出來,慕月辰此刻的表情是什麼樣的……

    想到之前他對自己的冷嘲熱諷,再加上他現在的這幅態度,以及在慕家別墅吃飯時,白梅對自己的神情,所有種種浮現心頭,蘇小歌不由得搖了搖頭。

    “不!我絕對不會交出股份的!”她冷冷的撂下一句話,沒等對方再說什麼便直接按下了掛斷鍵。

    “蘇小歌,你……”

    “嘟嘟……”

    慕月辰的話還沒說完,便聽到了聽筒裏傳來的忙音,他憤憤的將手機拿離開耳朵,定睛一看,電話已經被掛斷。

    他生氣的把手機扔在桌子上,“蘇小歌!你這個女人,爲什麼跟你母親一樣倔強!”慕月辰咬牙切齒,狠狠的攥着拳頭,又想到了曾經慕月柔的那張倔強的臉。

    現在的蘇小歌真的跟當初的她如出一轍!

    當然,蘇小歌拒絕了拿出那30%的股份,也就只能按照他說的,流落街頭,她始終都沒辦法回到慕家……

    還好,有藍瀟瀟在身邊,不至於讓她沒地方落腳。

    “怎麼了?剛纔是誰打來的電話?”藍瀟瀟聽到了蘇小歌房間裏的響動,本來不願打擾,可是聽見她越講越急,也不免擔心起來。

    她還以爲是那個該死的陸景亦又通過某種方式找到了她,心中不由得一驚,來到門口輕輕的推開房門,見到蘇小歌一臉憤憤的模樣,忙着安慰她,真不希望蘇小歌會告訴她這電話是陸景亦打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