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死了倒是痛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死了倒是痛快字體大小: A+
     

    “在想什麼?”藍瀟瀟索性把車子停到路邊,側過頭來細心的觀察着蘇小歌的表情,見她很是痛苦,也非常擔心。

    蘇小歌擡起頭對她搖了搖,“沒有,沒什瀟瀟……”

    “你爲什麼要這樣?爲什麼都到了這個時候還不肯對我說實話,你心裏是怎麼想的就怎樣跟我說出來吧。”

    她靜靜地看着蘇小歌,不知道這個女人心裏到底有多麼堅強,即便到了這種時候還在對自己隱忍,她甚至爲蘇小歌感到揪心。

    一想到陸景亦站在自己家門口那一副囂張的德行,藍瀟瀟就恨得牙根癢癢,難不成蘇小歌還在擔心就算是跟自己去了父親那裏,那男人還是會追過去嗎?

    這男人也真是死皮賴臉!即便是什麼都給不了蘇小歌,可爲什麼還要一直纏着她。

    藍瀟瀟甚至想不通這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男人!

    蘇小歌撇了撇嘴角,抿着嘴脣,一臉難色,“我是怕……唉……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一定會找到我。”

    “變態!”藍瀟瀟狠狠的咒罵,“除非……”她腦子一閃,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目光緊盯着蘇小歌,表情有些恐怖。

    蘇小歌不知所措,看着藍瀟瀟的目光,一臉的疑問,“除非怎麼樣?”

    “除非你死了……”

    蘇小歌的心裏“咯噔”了一下,藍瀟瀟是在講真的嗎?她的眼神左右搖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可轉念,蘇小歌何嘗沒有自殺過,她死了好幾次,不都是被陸景亦救回來的嗎?也許自己上輩子真的欠他的,要讓他這一輩子受這麼多的苦難來償還,說不定最後自己還真的會死在他手中……

    “你該不會以爲我真的讓你去死吧,怎麼可能?我的意思是,不如在他面前裝死,也好讓她對你斷了念頭。”藍瀟瀟的表情突然緩和了些,對蘇小歌解釋着。

    可是剛剛真的有那麼一瞬間,蘇小歌真的想死了,一了百了!

    “真死都能被他救出來,更何況是裝死,呵呵……”蘇小歌把臉轉過去,呆呆的看着前面。

    路上的車輛還在不斷的穿行,自己在這偌大的城市裏真的顯得非常渺小。

    也許,藍瀟瀟對她提供的這種方法根本就不管用。

    “沒關係,這一次我來配合你,肯定萬無一失!”藍瀟瀟認真的點點頭,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十分篤定。

    “真的嗎?真的能夠讓我離開他?”蘇小歌顯得很不自信,一臉期待的看着她。

    藍瀟瀟再次慎重的點了點頭,心中似乎已經有了方法。

    只是蘇小歌心中始終都做不好心理準備,不知道這樣到底能不能行。

    他們現在哪都去不了,只能先找了一家小一點的酒店住下來。

    晚上,藍瀟瀟也留在這裏陪着蘇小歌,她在自己身邊,還能安心些。

    但沒過多長時間,陸景亦就出現在了房間門口。

    “你這男人真是麻煩,怎麼哪裏都有你?”藍瀟瀟擋在門口,一臉不悅。

    陸景亦撇了門口的人一眼,還是努力的朝裏面看着,他始終不死心。

    蘇小歌驚恐的蜷縮在牀上,向房間門口打量,發現他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看着蘇小歌一臉擔驚受怕的樣子,陸景亦心中也有些不忍,沒有理會門口的女人,越過她朝屋裏喊話。

    “蘇小歌,你覺得不告而別,這樣合適嗎?”他身上帶着冷冽的氣息,明顯能夠看出此刻有多麼心煩。

    “有什麼合不合適的,她想去哪就去哪,這是她的人生自由,你又不是警察,還想控制別人的人身自由,簡直是可笑!”藍瀟瀟翻了個白眼兒,預期輕蔑,說什麼都不肯讓路。

    陸景亦不屑於跟她糾纏,並沒理會,而是繼續朝蘇小歌喊着,“就算今天你逃了,可是無論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憤憤的對蘇小歌說這話,咬着後槽牙的模樣讓人不寒而慄。

    “你走吧,我不想見你。”蘇小歌冷冷的扔下一句話,總是讓藍瀟瀟在門口替自己解圍,好像有些不妥。

    此刻,她只想讓陸景亦趕緊消失,真後悔那一夜自己做的蠢事。

    “聽見沒有?趕緊走吧!我在這裏陪着她,又不會怎麼樣,你影響我們休息了,快出去!”

    藍瀟瀟推了陸景亦一下,把他趕出房門,迅速的把門關閉,還鎖上了防盜鏈。抵在門口上還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只覺得這個男人實在可惡,居然能跑到這裏來威脅蘇小歌,簡直是太過分了!

    陸景亦冷着臉在門口站了好長時間,心中的疙瘩一直解不開,拿出手機給蘇小歌發了條微信。

    手機響起,蘇小歌緊張的拿起來一看。

    “就算你死了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她倒吸了一口涼氣,甚至能夠通過這些文字感受到陸景亦說話時的低氣壓。

    這些字眼寒冷的就像是冰霜,像是利劍,直擊蘇小歌心底最疼的地方。

    這男人到底是想幹什麼,如果他真的在意自己,那就說出來呀,可如果他不在意自己,爲什麼一直要這樣死纏爛打?!

    死了,死了倒是痛快!

    蘇小歌看着手機出神,突然覺得手上的力道一鬆,手機被藍瀟瀟拿了過去。

    她盯着屏幕,使勁皺着眉頭,“簡直豈有此理,怎麼遇上這麼個神經病!還總裁呢,白瞎了那張帥臉!”藍瀟瀟滿腹怨念。

    “好了,瀟瀟,別說這些了,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蘇小歌再也沒有力氣折騰,蜷縮在被窩裏,靠在藍瀟瀟旁邊才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安全感。

    這一夜,她一直都在做夢,夢見自己一直在跑,陸景亦一直在她身後追着,還一直在對她大喊,天涯海角都不會放過她。

    自己到底是欠他什麼,他非要這樣做……

    蘇小歌一直來回翻身,似乎是被困在夢裏了,醒不來,心裏卻壓抑的難受。

    第二天一早,她依舊早早醒來,頂着兩個黑眼圈,精神很不好。

    看着旁邊躺着的女孩還在甜甜的睡着,她真不忍心打擾,本打算輕輕的起來的,可蘇小歌一動,藍瀟瀟也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你這麼早就起來了?”她的聲音有些慵懶,明顯就是還沒睡夠。

    “我已經習慣了,你再睡一會兒吧。”蘇小歌轉過頭對藍瀟瀟勾了勾嘴角。

    “想好了嗎……”藍瀟瀟的聲音有點沙啞,卻還在惦記着蘇小歌的事兒。

    蘇小歌低下頭嘆了口氣,狠狠的在心裏下定決心,對她點了點頭,“想好了,你說怎麼做,我全都聽你的,只要能讓我離開他。”

    “那好,我們就計劃一場死亡。”藍瀟瀟拱了拱嘴吧來了精神,也坐起身來,雙手放在蘇小歌的肩膀上,對她認真點了點頭。

    “不過……我還有最後一件事兒。”蘇小歌擡起眼眸有點戀戀不捨。

    “你該不會是還想再跟他說什麼吧?”藍瀟瀟拱着眉毛有些爲難,腦子裏開始胡思亂想。

    昨天的事還歷歷在目,蘇小歌到底是爲了什麼居然還要跟這個男人糾纏。

    “不是,我是想……是想再回去看看我父親,畢竟,如果我死了,就……”她咬了咬嘴脣,不知道接下來的話該怎麼說。

    “他們那樣對你,你居然還想去看他?你這腦子裏到底裝的是什麼?能不能讓我打開看看。”藍瀟瀟搖着頭拍了拍蘇小歌的腦門兒,一臉的無奈。

    她真是替蘇小歌擔憂,爲什麼這個女人心總是這麼軟。

    “反正我都要死了,這是我心裏最後的一點掛念。”蘇小歌也拱了拱嘴角,流露出眼底最後一絲溫情,就好像自己真的要死了似的。

    “說的這麼可憐,那好吧……”看着眼前這個女人,藍瀟瀟似乎真的感受到了一種生離死別,不忍心再去拒絕她的要求。

    兩人驅車到了蘇家的別墅,一路上她的情緒十分緊張,正在猶豫着等會見到父親,自己要在說些什麼。

    可一想到父親對自己的那張冷臉,蘇小歌還是有些猶豫。

    要不然就遠遠的看看她們好了……

    蘇小歌的心裏除了慌張,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複雜情緒,總覺得這生活了20年的家,從今往後就不能回來了,還是挺難過的。

    可路就這麼長,車子開得再慢也總算是到了別墅門口。

    “你們在幹什麼?誰讓你們動我東西的!”

    蘇小歌看到家裏的傭人正在往門口的垃圾箱中扔東西,那些東西都很眼熟,可不就是自己留在家裏的那些嗎?

    除了一些衣服,被褥,用品,化妝品,還有幾個整理箱,也是自己在這個家僅存的物品了。

    蘇小歌出嫁之後很少回家,所以家裏已經也沒有多少太重要的東西了,可這些,她還是很熟悉的。

    自己還沒從悲傷的情緒當中緩過來,卻突然見到這一幕,蘇小歌含着話,就迅速的從車上跳下來,想要攔住他們的動作。

    藍瀟瀟趕緊把車子挺穩,皺起了眉頭。

    “大小姐,你可別怪我們,這是夫人讓我們扔的。”突然有人說話,兩個傭人一驚,可看着來人是蘇小歌,臉上露出了些輕蔑。

    他們對蘇小歌的態度也不怎麼樣,一邊把手裏的東西扔進垃圾箱,還一邊翻着白眼撇清責任。

    蘇小歌被他們這些話搞得很是不開心,剛纔還顧念着什麼心情,就在看到自己的東西被扔進垃圾桶的那一瞬間,全都煙消雲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