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見證他們的幸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見證他們的幸福字體大小: A+
     

    陸景亦並沒說話,只是側過頭來上下打量了蘇小歌一眼,那眼神似乎在告訴她,根本就沒必要這樣做。

    “看什麼,你沒聽到我說話嗎?你就在小區門口停車好了,我自己走進去。”蘇小歌再次重複了一下自己的要求。

    眼看着馬上就要到小區門口了,她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兒,唯恐陸景亦不理會自己的要求,居然又鬼使神差的想去扯住他的胳膊。

    陸景亦的表情突然一變,有些不愉快,車速總算是慢了下來。

    他踩下剎車,把車子靠在路邊距離蘇家的別墅區門口大概只有幾百米的距離挺穩,蘇小歌這才長長舒出一口氣,還好他沒直接開進去。

    “車禍出的不夠,還想再來一次?”陸景亦不悅的斥責道。

    “不是,我只是想不想引起什麼誤會,你先過去吧,我自己走過去就好。”她抓着手包趕緊開門,下了車也沒給陸景亦任何反應的機會。

    這種事情,當然是要自己果斷一些,不然等會兒依照陸景亦的脾氣,肯定直接把車子開到家門口。

    萬一蘇夏夏在門口等着,撞見了他們,恐怕就更加難解釋了……

    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蘇小歌可沒那麼多的腦細胞去解釋這些事情。

    陸景亦按下車窗,拉着臉打量着旁邊站着的蘇小歌,“你確定?”

    她認真點頭,“當然確定,你先進去吧,我一會兒就過去了。”

    算了,這樣也好,倒是省了一些麻煩,反正來蘇家吃飯也全都是麻煩事,陸景亦也不想再給自己莫名找些什麼困難。

    看着他的車窗緩緩的升了上去,蘇小歌的心裏還是聽到了碎裂的聲音。

    這不就是自己要求的嗎?跟陸景亦又有什麼關係?

    他的車子再次發動,漸漸離開了自己的視線……

    反正自己也用走的,根本就沒有他開車快,這下也總算是安全了吧。

    蘇小歌擡腿繼續往前走,看着這熟悉的小區門口,她也長長的嘆了口氣,即便自己的童年並沒有多麼愉快,可這畢竟是她生活了20年的家。

    家?這個詞對於蘇小歌來說好像概念越來越模糊了……

    印象當中,她有個疼愛自己的母親和……曾經也曾愛過自己的父親,可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變了,父親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他,而母親,也永遠的離開了自己。

    蘇小歌越走越覺得腳下的步子沉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從停車的地方到蘇家的別墅不過一千米的距離,她硬是走了20多分鐘。

    陸景亦停好車,朝後面張望了下,根本就沒有看到蘇小歌的影子,他撇了撇嘴角,心裏唸叨着,“這女人走的也實在太慢了!”

    可他根本就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車速,一千米,根本就是兩分鐘的事兒。

    聽到門口有車子響動,蘇夏夏果然率先開門出來迎接。

    “親愛的,你終於來了!”蘇夏夏踩着精緻的漆皮高跟鞋朝門口去迎接。

    她張開雙臂的模樣,歡脫的像只小燕子。

    陸景亦見到她,也趕緊換上了一張笑臉。

    蘇夏夏上去就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還想繼續墊起腳尖去親吻陸景亦,可他根本就沒這個意思,一直直着身子,女人夠不着,也就只能躲開了。

    “實在抱歉夏夏,前兩天我確實身體不太舒服……”

    “哎呀,還是先別說這些了,你出了車禍嘛,我沒在你身邊照顧已經很遺憾了,怎麼樣?現在身體好點了沒?”蘇夏夏見陸景亦對待自己也有一些歉意,覺得心裏不是滋味兒,趕緊疼惜的看着他,手還在陸景亦臉上撫摸了一下,真怕車禍撞花了他的俊臉。

    陸景亦心中有點兒噁心,把她的手攥在手中,輕輕點了點頭,“現在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只剩下了一點點傷,醫生說還是再需要休息幾天。”

    “那就好,那你回去再好好休息一些日子,可千萬別拿自己身體開玩笑!”蘇夏夏細心的叮囑,依舊是一臉的擔憂。

    陸景亦點點頭,“好了,咱們還是趕緊進去吧,叔叔他們不都等着呢嗎?”他也不願意在這裏跟蘇夏夏做過多的糾纏,沒別人盯着的時候,這女人對自己實在太過大膽。

    隨即,蘇夏夏晚上陸景亦的胳膊也就進了房間。

    “是景亦來了啊,快點進來坐!”蘇錦天人進門,狀率先開口。

    陸景亦點點頭,也陪上笑臉,開始不斷的寒暄。

    蘇錦天關心那天陸景亦怎麼會突然走掉,可自己這邊理虧也不敢問。

    而陸景亦也不可能說自己是出去追蘇小歌了。

    一個不問,一個不說,他們居然也就根本就沒再提這事。

    和這一家人在客廳裏聊了十幾分鍾,還沒見蘇小歌進門,陸景亦心中不免擔憂,可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暗自在心裏替蘇小歌捏了把汗。

    “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就這麼點距離,十幾分鍾了都還沒走到?”

    一家人,對於蘇小歌隻字不提,所以陸景亦也不好發作。

    “景亦啊,之前的訂婚儀式確實是我們沒把安保工作做到位,才讓居心叵測的人鑽了空子,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簡單在家裏吃頓飯好了,就當是你們把婚事定下來了吧!”

    蘇錦天再次提到這事兒,陸景亦也點了點頭,反正不就是個訂婚嗎?又不用負法律責任,一個鑽戒的事兒自己還是掏的起的。

    他趕緊從口袋裏把之前準備好的那枚鑽戒拿了出來,趁着蘇小歌還沒來,不如就先給蘇夏夏帶上吧,免得一會兒那個蠢女人看到這一幕,又會情緒激動。

    蘇夏夏見陸景亦掏出那個精緻的首飾盒,異常激動,眼睛直放亮光。

    裏面的東西早就應該屬於自己,就是因爲那個該死的孫清陽讓她多等了好幾天。

    “砰”的一聲,陸景亦側過身把盒子在蘇夏夏面前打開,嘴角上勾起一抹明媚的微笑。

    “這是……”蘇夏夏緊盯着盒子裏閃閃發光的鑽戒。

    “這就是之前我們訂婚儀式上的那枚鑽戒!之前的事兒我們就不提了,夏夏,現在我正式的把它送給你。”陸景亦耐着性子,儘量把這些話說完。

    對面坐着的蘇夏夏早就激動道不知所措,擡手捂在嘴巴上,一副激動到不相信這件事是真的的表情,臉上也不知是因爲腮紅打的重了,還是因爲太過激動,兩團紅暈久久不能褪去。

    柯麗華和蘇錦天也在對面看着這一幕。靠在一起,跟着激動起來能看到女兒重新拾獲幸福對他們來說夜是件很值得慶幸的事兒。

    陸景亦把那枚戒指取下來,蘇夏夏就很自然的把一隻手放平在他面前,她是多麼希望陸景亦能夠儘快把它給自己帶上呀!

    可就在這一瞬間,蘇小歌突然從外面推門進來,站在玄關處朝里正巧看到這戲劇性的一幕。

    陸景亦正握着蘇夏夏的手,打算給她帶鑽戒。

    蘇小歌只覺得好像有一把刀子猛的刺在了她的心口上,那種冰涼冷厲的感覺又讓她像是掉進了根本摸不着邊際的沼澤,身子一點一點的下沉,完全找不出任何拯救自己的辦法。

    她就這樣怔怔的站在玄關處,一臉茫然。

    所有人聽到開門聲也朝門口看去,陸景亦的表情一僵,捏着戒指的手力道也大了些,恨不能此刻就在蘇小歌面前把它捏碎。

    柯麗華站起身來,堆了一臉的笑,“是小歌回來了呀,快進來,快來一起見證景亦和你妹妹訂婚吧!”

    她故意這樣說,還破天荒的朝蘇小歌走過去,挽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沙發處。

    可並沒有人給她讓座,大家的表現,就像蘇小歌只是個外人的樣子。

    她居然就這樣怔怔的站在這兒,目光一直都盯在陸景亦手中拿着的那枚戒指上。

    此刻陸景亦的心情也十分複雜,這女人怎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要在這時候來?!自己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她的目光。

    本以爲就藉着這個當口把戒指給蘇夏夏算了,可是這時間差,自己好像還是沒打對。

    “訂婚?你們之前不是已經……”沉默了半晌,蘇小歌突然開口,心中還有些猶豫。

    訂婚儀式那天,她跑的太早,根本就沒有看到後面發生的事兒,所以現在又看到這一幕,除了震驚之餘,還有諸多的不解。

    陸景亦心中有些猶豫,只有他知道那天蘇小歌早早的就從酒店跑出去的事,只是這些天他也並沒有再跟她去解釋這些,免得這女人再不依不饒。

    其他的三個人還以爲蘇小歌知道那天孫清陽突然出現攪和了訂婚儀式,以爲她在這裝,臉上都掠過了一絲不屑的表情。

    柯麗華隨即就把這點心思壓了下來,今天叫她來,可不是爲了說這事的。

    “那天在訂婚儀式出了一點點小意外,所以景亦的意思是在給夏夏補一個求婚了。”

    柯麗華的話,在她說起來是十分愉快的句子,可聽到蘇小歌耳朵當中卻像是針一樣,一下一下的猛烈的刺在她的心尖兒上。

    這竟然是陸景亦的意思,還真是有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