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零四章 等來的救命稻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零四章 等來的救命稻草字體大小: A+
     

    “夏夏,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那麼喜歡你,爲了你我可以心甘情願做什麼都行,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孫清陽像是失控了似的,繼續使勁撕扯着蘇夏夏,一臉的急不可耐,這怕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如果蘇夏夏真的跟別人訂了婚,他知道自己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保安!保安!快來人把這個瘋子帶走!”柯麗華在一邊也是被這些事情搞得有些六神無主,慌張的跟着衝上來保護自己的女兒,還大喊大叫。

    現場很多親戚也忙着上來幫忙,一時間,舞臺上大亂,伴隨着一陣相機咔咔的聲音,蘇家的臉面可真是丟盡了……

    總算是有人找了酒店的保安,這才把孫清陽從這裏拉了出去。

    等到現場全都歸於平靜,蘇夏夏還是心有餘悸,剛纔還一副嬌羞模樣,這會兒早就嚇得臉色蒼白,躲在父親懷裏瑟瑟發抖。

    “爸爸,我真的不認識那個人,他是個神經病,是個神經病!”

    “好了好了,乖女兒,不要害怕,爸爸知道,爸爸都知道的,爸爸是不會讓他傷害你的,今天是你的訂婚儀式,爸爸一定要給你最好的,你放心!”

    蘇錦天摟着蘇夏夏輕輕在他背上拍着不斷的安撫,這才發現剛纔自己一直沒見到陸景亦。

    他突然皺起眉頭來回查看,可現場早就已經沒有了陸景亦的蹤跡。

    “陸景亦去哪兒了?”不得已,蘇錦天只能小聲問了柯麗華一句。

    柯麗華也恍然大悟似的,來回看了看,對蘇錦天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剛纔那麼亂,我沒看到,只顧着保護夏夏來着啊!”

    這下糟了!訂婚儀式少了男主角尷尬的可就不止一點點了。

    “夏夏,你先跟媽媽去後面休息室……”蘇錦天皺了皺眉頭,心中很是無奈,還朝柯麗華使了個眼色。

    柯麗華點點頭,先帶人走了。

    現在還這麼多人看着,蘇錦天總要收拾這個爛攤子。

    “各位來賓,實在是抱歉,今天出了一點點小意外,小女的訂婚儀式先延期,招待不週請多包涵。”他只覺得自己的臉都有些燙了,自己活了半輩子還沒出過這種事。

    來賓們再次譁然,當然也包括那麼些記者。

    蘇錦天只能先讓手下的人先把人們遣散,還吩咐那些記者不要胡言亂語。

    只是這樣的八卦頭條,誰捨得錯過?臨走時還有不開眼的記者一陣狂拍……

    陸景亦匆匆追出去,根本就沒有找到蘇小歌半點蹤跡,他只好開着車子先回家,可家裏也沒有蘇小歌的半點影子。

    這種時候,蘇小歌除非真的傻了,纔會回家吧……

    果然,他還是不懂女人。

    “這女人到底去了哪裏……該不會是又去了那個藍瀟瀟家吧?!”陸景亦皺着眉頭默唸了一句,也不知道這偌大的城市,蘇小歌還有多少去處。

    蘇小歌從酒店跑出來,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走着,風吹在身上涼涼的,也讓她那流滿淚痕的臉感覺到了一陣刺痛。

    她不想回家,那個家是陸景亦的,她不知道待會該如何面對他,只覺得被風吹的瑟瑟發抖,這樣的天氣本不該冷纔是,冷的也只是蘇小歌的心。

    她再次撥通了藍瀟瀟的電話,出了她,自己別無依靠……

    “喂,小歌啊!這大晚上的應該不會是想約我吃飯吧?”藍瀟瀟的聲音愉快的從電話那邊傳來,可半晌都沒有得到蘇小歌的回饋。

    蘇小歌扶着牆根慢慢的蹲下來,她抱着自己的膝蓋,蜷縮在那裏舉着手機還在不斷的抽泣,“嗚嗚……”

    “小歌?你什麼情況?你哭什麼?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你快跟我說說,先別哭了!”聽到哭泣的聲音,對面的藍瀟瀟直接炸了毛。

    她不知道蘇小歌遇到了什麼事,可她篤定又是個陸景亦有關!

    該不會是蘇小歌跟陸景亦攤牌之後,那男人耍無賴,並不想要她們母子吧?!

    想到這裏,藍瀟瀟真是殺了陸景亦的心都有!

    “瀟瀟,我……我……”蘇小歌抽泣着,身子直髮抖,根本就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好了親愛的,你先別說了,你在哪兒,我去找你。”藍瀟瀟咬了咬後槽牙,強壓着火氣說道。

    “我在……帝豪酒店……公路對面……”蘇小歌看了看四周,除了這間酒店之外,也並沒有什麼標誌性的建築行。

    “我知道了,你在那等着不要亂跑,我馬上就到!”藍瀟瀟憤憤的掛斷電話,拿上包就要出門。

    “瀟瀟,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兒呀?”見女兒一副匆匆忙忙樣子,母親想攔住她,可藍瀟瀟一腳已經跨出了門。

    “沒事,媽,我出去找小歌玩。”

    她火急火燎的,一點兒不像是要出去玩的模樣。

    “哎,可是……”母親的可是還沒說完,就聽到了大門重重地關閉聲音。

    藍瀟瀟母親搖了搖頭,實在搞不懂這些年輕人心中的想法,只是奈何自己根本就攔不住女兒,也只好作罷。

    那天蘇小歌的不告而別,她還有些擔心,只希望她們別出什麼事纔好。

    藍瀟瀟急匆匆的衝出門,按照蘇小歌說的地址過去找她。

    蘇小歌依舊蜷縮在牆根上不斷的抽泣,她現在只想藍瀟瀟能夠快速趕到這裏,給她一個肩膀,讓她靠一靠……

    剛纔那一幕還一遍遍的在蘇小歌腦子裏回放着,陸景亦手中舉着那枚耀眼的鑽戒面對蘇夏夏時的笑容,全都像是鋼刀一般,一下下的刓在蘇小歌的心上,她甚至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形容此刻內心的痛苦。

    我這是怎麼了?爲什麼看到這些心裏會這麼難受……

    蘇小歌一直都不敢承認自己對陸景亦的感情,可是直到現在她才覺得心裏是真真兒的疼。

    也許他根本就沒在乎過自己的感受……

    既然這樣,還是選擇放手吧!

    蘇小歌突然長長的喘了口粗氣,只覺得心裏涼到極致,甚至失去了任何希望,眼淚就像是奔涌的洪.流,不斷的在臉頰上滑落,讓她無論如何都控制不住。

    和陸景亦之間的關係就此打住吧!

    蘇小歌在心裏狠狠的做了這樣一個決定,她把頭埋得很深,只想使勁的蜷縮在一個角落裏,一點都不想動。

    突然,一隻手輕輕的在蘇小歌肩頭一拍,她心裏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自己的救命稻草來了!

    在這種時候,也只有藍瀟瀟還能夠想着自己,來保護自己。

    她把頭稍稍擡起來了一點,卻看到一雙黝黑鋥亮的男式皮鞋。

    蘇小歌的心裏剛升騰起來了一點點希望,瞬間被其他的東西代替,她想拒絕,卻又想去觸碰。

    順着那雙鞋在網上看去,筆挺的西褲,白色襯衫,帥氣的西裝……那男人的眼光當中帶着幾分擔憂。

    “都說了不讓你來,爲什麼還要跑到這裏來?看到這場面好受?”陸景亦厚重的磁性聲音再次傳到蘇小歌的耳朵裏,就像是警鐘一樣在她耳邊想起。

    明明那樣熟悉,卻讓她感到那麼陌生……

    她對面前的男人搖頭,嘴脣顫抖着,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你這女人怎麼就是不明白我的心意?”此刻的陸景亦也很是不悅,不知道該跟蘇小歌從哪裏解釋。

    看着面前的女人哭成了這個樣子,他的心一下一下的揪痛着。

    他俯下身去想把蘇小歌拉起來,可她的手死死地抱在腿上,使勁件蹲在地上,怎樣都不肯起來。

    見到他的那一刻,蘇小歌的眼淚再次加大流量,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淚腺會有這麼發達,竟然有眼淚分泌出來,自己一定是被陸景亦下了什麼魔障!

    可這個男人一次一次的給她希望,卻又一次一次讓她傷心,蘇小歌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夠結束,她給陸景亦的機會已經太多了,可每一次,陸景亦總是能夠做出讓她失望的事情來。

    即便有的時候他真的對自己很好,可是那又如何?現在他已經和蘇夏夏訂婚了,他們兩個是有婚約的人,自己又算什麼?肚子裏的孩子又算什麼?!

    蘇小歌的腦子很亂,那種不斷被腦細胞撕扯的感覺真的讓她痛不欲生。

    她知道陸景亦根本就給不了自己什麼了,與其這樣,爲什麼還要再次原諒他?

    看着眼前的男人,蘇小歌只覺得陌生,不想跟他說話,也不想讓他再碰自己。

    她不斷的搖頭,不斷的後退,暗暗的使勁撇開陸景亦的手,希望他趕緊離開自己,再也不要出現在自己面前!

    那男人見蘇小歌這副模樣,也生氣了,像是發了瘋一樣,付下身,直接將蘇小歌抱在懷中。

    “陸景亦,你個神經病!你放開我!”蘇小歌突然開口,大喊聲撕心裂肺。

    “不是不說話嗎?現在終於有反應了?”陸景亦嘴角一撇,情緒比剛纔還激動。

    剛纔蘇小歌的無動於衷讓他心急如焚,現在總算是給了自己的反應,他擡腿走向車子,要帶她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