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零三章 半路殺出程咬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一百零三章 半路殺出程咬金字體大小: A+
     

    看着時間已經不多了,陸景亦沒辦法,只好先去應付蘇家的事。

    他匆匆開車來到帝豪酒店。

    門口已經圍了不少的記者,看來蘇錦天這次做的準備還真是不少,居然還找了媒體的人。

    陸景亦有些不悅,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他把車子停穩,拉着一張臉匆匆走進電梯,周圍的那些記者已經不斷的在拍照。

    陸景亦擡手擋着臉,實在不願讓這些不耐煩的情緒被那些該死的記者記錄下來。

    “親愛的,你可算是來了,人家都等你好久了呢,你快看看今天我這身衣服好不好看!”

    見到陸景亦的那一刻,蘇夏夏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她上去就給了陸景亦一個擁抱,之後還在他面前轉了一圈。

    今天的蘇夏夏打扮的真是很漂亮,畫了一個濃妝,頭上還戴了一隻水晶的王冠裝飾,精心盤過的頭髮顯得她十分端莊,尤其是身上的這套淡藍色的晚禮服,更是高貴典雅,直接讓她成了整晚全場的焦點。

    陸景亦勾勾嘴角,“夏夏,你今晚真美。”

    他的笑容甚至比女人還要迷人,讓蘇夏夏看得如癡如醉,挽着陸景亦的胳膊小鳥依人的去見柯麗華和蘇錦天。

    蘇小歌從公司出來,衝到路邊攔了臺車子,回家換了身衣服就直接來到了帝豪酒店。

    門口有許多記者,她有些不解,不知道這裏到底要發生什麼天大的事兒,居然還有這麼多人跟拍。

    蘇小歌看了下時間,距離7點還有10分鐘,她生怕自己遲到,就急急匆匆的踏進電梯直接來到三層的小禮堂。

    此刻,這裏已經有不少人了,看上去像是要舉行什麼儀式的模樣。

    裏面大概安排了五六桌的樣子,還坐了家裏不少的親戚和朋友,這麼大的陣仗到底是要做什麼?她再次確認一下這些都是自己人,才肯進來。

    蘇小歌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下,實在是不想跟家裏的那些親戚們寒暄,她還是這裏在努力尋找蘇錦天的影子。

    可人羣當中她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人居然是孫清陽!

    他怎麼來了?蘇小歌皺了皺眉頭又有些擔憂,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自從上次設計公司一別,已經好長時間沒再看到他了,這一次,見他也像自己一樣坐在角落裏,神情慌張地注視着舞臺上,像是在期待着什麼大事情發生似的。

    突然,舞臺上的燈亮了,蘇錦天舉着話筒從旁邊走出來。

    蘇小歌有些不解,這是在做什麼?要開晚會不成?

    “各位親人,各位來賓,大家晚上好!

    今天很高興,大家能夠歡聚一堂來見證我的愛女蘇夏夏和她心愛的男人陸景亦的訂婚儀式!

    這對孩子我是非常看好的,也希望能夠得到在座所有來賓的祝福!”蘇錦天臉上堆滿了笑,皺紋都擠在了一起,可比看着自己結婚時候開心的不知道多少倍。

    發言結束,蘇夏夏就挽着陸景亦的胳膊緩緩的走上舞臺。

    那一刻,蘇小歌完全被自己眼前的畫面驚呆了!

    陸景亦雖然還是穿着白天是的那身西裝,可在蘇夏夏旁邊,他顯得格外精神,而今晚蘇夏夏的裝束也驚心裝扮過,讓兩人看上去簡直如金童玉女般的般配。

    蘇小歌突然間覺得心裏好像有一把利刃在狠狠的剜着她的心臟,又似乎有一塊大石頭哽在喉頭,沒辦法嚥下去,也沒辦法吐出來。

    她的心裏猶如翻江倒海難受,甚至自己都找不到形容詞來描述,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陸景亦說不讓自己回家,原來他根本就是知道父親讓自己來,就是要參加他和蘇夏夏的訂婚儀式。

    可他之前爲什麼不跟自己說?他明明就是知道的,可爲什麼要瞞着自己!

    蘇小歌就像是鑽進了一個死衚衕一樣,一遍一遍的在反覆着自己,可是怎麼樣都理不出一個頭緒來,她只覺得眼眶越來越熱,眼淚一直在眼眶裏打着轉,直到看到陸景亦和蘇夏夏兩人滿臉笑容的站到舞臺中央,蘇小歌的眼淚才決堤一般的奔涌而出。

    這男人完全就是在騙自己,還說什麼逢場作戲,難道現在當着這麼多家人甚至是媒體的面,也說自己是在逢場作戲嗎?說不定明天就上了八卦頭條,他這戲做的是不是有些太足了!

    蘇小歌的心情很亂,只覺得腦子嗡嗡的,好像自己本來就不應該屬於這裏,自己今天晚上爲什麼非要到這裏來?真是可笑之極!

    “非常感謝各位來賓今天能夠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我和夏夏兩個人的訂婚儀式。”

    陸景亦的聲音依舊那麼有磁性,是蘇小歌很熟悉的腔調。

    他面對蘇夏夏時慣有的溫柔以及那一抹殺死人不償命的笑容,都在告訴衆人他們有多麼的相愛。

    可蘇小歌卻覺得自己對他好像越來越不熟悉了,他還是每天都跟自己生活在一起的那個男人嗎?自己怎麼越來越看不懂他了……

    蘇夏夏在他旁邊依舊一副小鳥依人模樣。

    蘇小歌只覺得耳朵逐漸聽不見的聲音,視線也被自己的淚水模糊,她狠狠攥着拳頭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只要稍微一喘氣眼淚就再也沒有辦法控制住。

    即便,現在她已經把妝容都哭花了……

    陸景亦說的話向臺下看去,眼神掃到角落裏一個暗處,他居然看到了蘇小歌!

    他的眉心稍稍抽.動一下,這女人爲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她明明告訴自己要回家的啊。

    陸景亦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剛纔那麼帥氣的笑容也僵在臉上。

    他看着蘇小歌的滿臉的淚痕,也猜到了她心裏的想法,看來這次自己又要花一大快的功夫去跟這個蠢女人解釋這些了!

    陸景亦在心裏暗暗嘆了口氣,可是眼下他在臺上,也沒辦法再去解釋。

    撂下話筒,陸景亦瀟灑的拿出戒指,折射着燈光,那枚鑽戒發出耀眼的光芒,閃閃的灼人眼眸。

    蘇小歌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指頭不敢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手指上的齒痕很深,可她卻根本感覺不到疼。

    蘇夏夏也被陸景亦的這枚鑽戒驚呆了,這才感覺到陸景亦對她是真的好,趕緊把手伸向他,只希望他能快一點把自己帶上。

    陸景亦的目光還是掃向一邊,他看着蘇小歌的眼淚心裏就不由得揪痛。

    “親愛的,你看什麼呢?快幫我把戒指戴上吧。”

    在衆目睽睽之下,蘇夏夏本不想說什麼,可見陸景亦拿着戒指的手頓在那裏,便湊到他旁邊小聲提示。

    陸景亦突然對她勾了下嘴角,打算繼續手上的動作。

    蘇小歌實在看不下去,突然站了起來,靠着牆根兒逃也是的,跑出禮堂。

    陸景亦的眼眸突然緊縮,這女人,怕是真的誤會了!

    “等等!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突然間孫清陽從人羣當中竄了出來,直接衝上舞臺,一把扯住蘇夏夏的胳膊。

    蘇夏夏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嚇得花容失色,驚慌的大喊,“啊,孫清陽!你怎麼……你,你來這兒幹什麼?”她使勁的掙扎,想往陸景亦懷中靠,希望他可以保護自己。

    “我不同意你跟他在一起,我不同意你們結婚,我喜歡你,夏夏,你是我的!”

    孫清陽死死的扯着蘇夏夏不肯放手,他實在沒辦法眼睜睜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其他男人訂婚,即便自己根本就比不上人家,可是他還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她。

    陸景亦無動於衷,依舊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這一切,心裏還在想着剛纔跑出去的蘇小歌,不知道這個傻女人又會去做什麼傻事。

    全場的來賓譁然,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站起來像是看好戲似的議論紛紛。

    蘇錦天見狀,趕緊衝了上來。

    “你是誰?趕緊給我離開,不然我報警抓你!”他一手扯着蘇夏夏,一邊想推開孫清陽,還使勁瞪着眼睛恐嚇他。

    “叔叔,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不希望她跟這個男人在一起,我喜歡夏夏,我們兩個人以前就在一起,關係一直很好的,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我發誓我是這世界上最愛她的男人,絕對要比這個男人對她好一萬倍!”孫清陽有些語無倫次。

    “你在這胡說八道些什麼!神經病!,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快趕他走趕他走啊!”蘇夏夏使勁往蘇錦天懷裏靠,在急於撇清和孫清陽的關係。

    在這種場合下,她他怎麼可能說自己認得孫清陽?那些攝像機不斷的在對着他們兩個拍照,這讓蘇錦天覺得場面有些失控,很是不悅。

    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真怕事態再嚴重下去,也真是後悔叫了這麼多媒體記者。

    身後的陸景亦中哼出一聲,直接掉頭也摸着牆根兒從人羣當中跑了出去。

    他現在一心只想找到蘇小歌,生怕她再幹出什麼傻事。

    現場一度失控,以至於大家都不知道這場儀式的男主角,陸景亦去了哪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