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八十七章 婚事,這麼快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八十七章 婚事,這麼快了嗎?字體大小: A+
     

    “喂,景亦,還是在忙嗎,我也不想打擾你的,可是父親和母親知道了我們昨天的事,說是晚上要你來家裏吃飯,想跟你好好談談婚事呢。”電話裏蘇夏夏的聲音甜到可以慮出蜜糖。

    婚事?這麼快了嗎?

    蘇小歌離這比較近,電話裏的聲音她是聽得一清二楚,心裏也跟着“咯噔”了一下,看來他們兩個已經生米煮成熟飯,結婚也是順理成章。

    可是自己算什麼……

    蘇小歌輕蔑的一笑,陸景亦還緊鎖着眉頭。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他還是不得不做出那副關切和溫情,必須要先把穩住蘇夏夏這邊的情況。

    收購蘇家的公司計劃已經提上了日程,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離開這女人,再也不用每天過自己不想要的生活了。

    “是嗎?那晚上下班我就過去吧。”

    眼看着陸景亦可以用這樣一副厭棄的表情,說出這麼深情款款的話,蘇小歌也真是甘拜下風,他的演技真高,不知道他在自己面前到底演了多少出好戲。

    蘇小歌覺得自己真傻,居然還相信他跟自己說的這些話。

    “那好,親愛的,我晚上可就等你了。”蘇夏夏一時高興,居然也沒跟陸景亦計較他剛纔掛斷了那麼多次的電話。

    “好,我這邊還有事,晚上說。”

    陸景亦這邊匆匆結束了電話,才趕緊轉臉正視蘇小歌。

    剛纔的那些話他又沒說完,心裏實在煩躁至極,索性就直接關了手機,打算認真對待。

    可是好像一切都來不及了,蘇小歌對於那些也再沒了興趣。

    陸景亦張嘴還要繼續說話,蘇小歌突然擡手做出了一個制止的動作,“夠了,你什麼都別說了,我想一個人靜靜,你走吧。”

    “是一個人靜靜,還是打算一個人跳樓?”聽她這麼說,陸景亦的聲音再次冷了下來。

    他的問題總是讓人那麼難以回答。

    他這話是在太過惡毒,蘇小歌並不願再繼續跟他爭辯。只覺得自己昨晚做的那些事情實在太過愚蠢,她半晌都沒再繼續說話。

    “昨天晚上的事……我很抱歉,我並不知道你在家裏準備了這些……”

    “夠了!”提到昨晚的事,蘇小歌簡直要被自己蠢哭了,陸景亦卻還幾次三番揪着不放,讓她更加沒了心情,憤怒的從牀上下來,推着陸景亦就把他趕出門去。

    蘇小歌在裏面把房門反鎖,陸景亦的鑰匙開了半天,始終無果,只能回到自己家。

    聽着門口沒了開鎖的動靜,蘇小歌又給自己蒙上了被子,總覺得這樣身邊纔有些依靠似的。

    沒多久,蘇小歌突然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還以爲是陸景亦打來的,索性連地方都沒動,根本就沒看手機上的來電號碼。

    電話一直在響,那音樂聲繼續,擾的蘇小歌有點煩躁,她使勁撐起被子矇住頭,也不願意再動。

    她現在的心情很差,好像被陸景亦打亂了所有的計劃。

    電話響了足有一分鐘,那音樂聲才總算停止。

    蘇小歌剛喘了一口氣,電話又繼續打了過來……

    “這個陸景亦!真是太自以爲是了,他覺得他很瞭解我嗎?!”蘇小歌在心裏暗嘲了一句,還冷哼了一聲。

    可是電話一連打了好幾個,蘇小歌的心裏竟莫名其妙的有些軟了。

    只要他這次能哄哄自己,她還可以再給他一次機會……

    每一次,蘇小歌都可以選擇妥協退讓,好像根本沒了底線,可是這次她又錯了。

    蘇小歌往前挪了挪身子,從牀頭上把電話拿了過來,上面顯示的號碼卻是藍瀟瀟的。

    “是瀟瀟?”蘇小歌有些猶豫,不知道該跟藍瀟瀟說些什麼,可是手還是不自覺的劃開了接聽鍵。

    “喂,小歌你幹嘛呢?這麼半天才接電話!”藍瀟瀟的聲音有點着急。

    “沒什麼,剛纔去廁所了……”蘇小歌隨便胡謅。

    “哦,這樣啊,昨天到底怎麼樣?有沒有跟陸景亦把這事情挑明,他是怎麼說的,你們兩個現在是不是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馬上就去領結婚證了?”

    電話那頭藍瀟瀟的聲音忽然一轉,像是鬼馬精靈一般猜測着昨晚的事,順理成章的直接把劇情推到了高.潮。

    當然蘇小歌也希望如他所說,只是一切並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樣……

    她並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索性半晌都沒有說話,舉着手機呆呆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嘴角上剛剛被自己咬破的傷痕還在隱隱作痛。

    “喂?小歌?親愛的?你在聽嗎?你能聽見我說話嗎?”藍瀟瀟以爲是信號不好,自己說了這麼半天對方都沒有任何迴應,覺得有些奇怪,不斷的在電話一邊嘗試喊蘇小歌的名字。還皺着眉頭自言自語,“啊來?難道信號不好?樓層太高了?”藍瀟瀟一腦袋的問號。

    突然蘇小歌輕哼道,“你想的也實在太多了,昨天晚上根本什麼都沒有,我怎麼可能會傻到去跟他把這件事情說清楚。”

    蘇小歌趕緊控制住自己那些愚蠢的想法,平復了一下情緒,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

    “啊?怎麼會這樣?昨天我們明明說的很好,你怎麼又改主意了呢?”藍瀟瀟實在是失望至極,她不僅僅是急於給蘇小歌肚子裏的孩子找個父親,更是想要她收穫自己的愛情。

    “誰跟你說的好好的,我根本就沒有答應什麼啊。”蘇小歌口是心非,嘴角打着抖,卻否定自己做過的那些事。

    她把被角死死往裏掖了掖,使勁裹在柔.軟的被子裏才能讓她有一絲的溫暖。

    此刻蘇小歌的心怕是早就涼透了……

    沒有得到有效信息的藍瀟瀟也是失望透了。

    接下來的兩天,蘇小歌足不出戶,一直把自己放在家裏。

    陸景亦不死心,每天都會按時來。

    他掏出鑰匙在門上不斷的扭.動,可蘇小歌卻在房間裏面反鎖了,他根本就開不開門。

    “這女人是想要做什麼?!”陸景亦自言自語,可表情卻十分緊張,他生怕蘇小歌一個人在家又出了什麼危險。

    “星辰,幫我叫個開鎖的來公寓!”

    木星辰莫名其妙接到陸景亦的電話,居然是要他找個開鎖工匠去公寓。

    難不成他沒帶鑰匙?自家的總裁什麼時候迷糊成這樣?木星辰皺了皺眉頭,滿臉的質疑和迷茫。

    “總裁要開鎖的幹嘛?沒帶鑰匙嗎?”

    “那麼多廢話幹什麼!”陸景亦並不太開心,隔着電話木星辰都能感覺到他那股威懾力,索性趕緊把嘴閉上。

    自己也實在是太得意忘形了,居然還敢多嘴!

    木星辰匆匆的幫陸景亦安排了一個開鎖的工匠來到蘇小歌的公寓門口。

    “先生,是您找的開鎖?”開鎖師傅站到走廊,見陸景亦一個人在房門口躊躇着,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端倪。

    “這家!幫我把門打開。”陸景亦不想多說話,一貫的冰山臉。

    “先生,我可能要覈實一下您的信息。”

    陸景亦有些不耐煩,直接把鑰匙掏出來扔在那個開鎖的面前,“這是我家,我有鑰匙,裏面有個蠢女人把自己反鎖在家裏,我怕她跳樓自殺!”

    他的話極其冷漠,說的自己並不關心房裏的那個女人。

    可開鎖的師傅是個過來人,一聽這話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居然勾着嘴角對陸景亦笑話起來,“先生,是不是跟夫人吵架了?”

    陸景亦沒好氣兒,悶悶的哼出一聲,他並不想解釋那麼多,隨便這個陌生人怎麼以爲吧,反正現在的情況大概也就是這樣。

    那個師傅直接從包裏拿出工具,準備開鎖。

    一邊進行手上的動作,他還一邊對陸景亦勸說,“這個我可就要說你兩句了,你們這些小年輕的現在脾氣都很不好,動不動就要吵架,兩個人在一起本來就是應該互相包容,互相理解的,有時候多說句話就能化解一場誤會,也省的還要在讓我們來幫你們開鎖,呵呵呵……”

    開鎖師傅自顧自的在這裏說話,陸景亦卻根本理會他半分,此刻他一直擔心着房裏蘇小歌的安全。

    那個修鎖師傅說完之後根本就沒人迴應,倒是覺得有些尷尬,只能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拿了幾個工具,簡單的動了幾下就把鎖直接打開了。

    “咔噠!”陸景亦聽到一聲門鎖打開的聲音,不由得再次把眉頭鎖緊,直接上去推開門,大步就往屋裏邁。

    “哎?先生,您還沒結賬。”

    “去找給你打電話的人!”陸景亦默默扔下這一句話,把開鎖匠關在門外,直接朝樓上走去。

    這一天,蘇小歌都滴水未進,臉頰蒼白,嘴脣也沒了血色,整個人迷迷糊糊的蜷縮在被窩裏,模樣狼狽之極。

    見有人進門,蘇小歌的眼皮稍稍擡了一下,看到陸景亦的身影,她把目光偏向一邊,完全不想理會眼前的男人。

    陸景亦看她這副模樣,直接把被子從蘇小歌身上扯了下來。

    “你要幹什麼?我說了不想見你,爲什麼還要到這兒來!”蘇小歌突然間爆發,對着陸景亦大喊一句,聲音完全是嘶啞的。

    “既然死不了,能不能好好活下去!”陸景亦也對蘇小歌大喊一聲。

    他不想跟她吵架,只想讓她好好的生活,可是,卻因爲蘇夏夏的事,兩個人這兩天一直都擰擰巴巴。

    “這是我的事,不勞陸先生多費心。”蘇小歌還在嘴硬。

    “先喝點水!”陸景亦隨手遞過來了些溫水。

    “不渴!”蘇小歌死死咬着牙關,擠出兩個字。

    誰料陸景亦突然間就欺身過來一把,抱住蘇小歌的脖子,緊跟着薄脣就吻了上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