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八十五章 生米煮成熟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八十五章 生米煮成熟飯字體大小: A+
     

    聽完這話,蘇夏夏才心滿意足的笑了,看來自己這一招還真是管用,生米煮成熟飯,陸景亦果然鬆了口,他還真是個挺負責的男人呢。

    蘇夏夏心裏美滋滋的又摟上了陸景亦的脖子……

    蘇小歌從樓上下來,還拿着陸景亦家裏的鑰匙,準備去一探究竟。

    剛從樓梯上拐過來,就聽到了陸景亦家開門的聲音,約麼到現在已經快到他上班的時間了,蘇小歌心想正好,還省得自己去開門了呢,打算直接站過去質問。

    可是眼看着從陸景亦家出來的居然是個女人,蘇小歌心裏漏了一拍,那人就是蘇夏夏!

    蘇小歌的腳步突然頓在那裏,她心虛的趕緊往後一躲,在牆壁後面藏了起來。

    她的心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只覺得腦子一下短路。

    她根本就沒有做好在陸景亦家裏看到蘇夏夏的準備,眼下這信息量也實在是太大了,這麼早從陸景亦家裏出來,不用說也知道,蘇夏夏是昨天晚上在她家過夜了,這種事蘇小歌經歷的太多,所以完全用不到別人解釋。

    “哎呀,親愛的,人家的腿有些疼呢,不想走路……都怪你昨天晚上……”

    蘇夏夏那嬌嗔的聲音那樣刺耳,蘇小歌狠狠的攥着拳頭,指甲都深深的嵌到肉裏去,眼淚不爭氣的再次奪眶而出。

    她不知道爲什麼聽到這些話心裏會那麼難受,陸景亦現在至少還是蘇夏夏名副其實的男朋友,自己連他的一個地下情人都算不上,甚至沒有這麼難受的資格……

    “好了,你就別再說昨天晚上的事了,怪讓人難爲情的。”陸景亦揉揉蘇夏夏的頭髮一臉的寵溺。

    雖然他並不記得昨天晚上自己到底跟蘇夏夏是怎麼樣,不過現在還是應該把戲做足。

    蘇家的公司還沒到手,陸景亦現在可以爲了這件事兒多付出一些。

    陸景亦這話一出,蘇小歌就哭得更兇了,怕人聽見,她狠狠的咬着嘴脣,不敢出聲,甚至把嘴脣都咬出了血,心裏空蕩蕩的,涼意佈滿全身,讓她貼在牆壁上根本動彈不得。

    聽着越來越近的高跟鞋聲,突然消失在了電梯口,蘇小歌才悄悄從牆壁後面探出頭來。

    陸景亦側身踏進電梯,卻對上了蘇小歌那淚眼迷.離的眸子。

    他的目光不由得一緊,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怎麼又哭了?難不成聽到了自己剛纔和蘇夏夏的對話?

    覺得陸景亦的情緒忽然不對,蘇夏夏關切的問道,“親愛的,你怎麼了?怎麼突然不太高興?”

    陸景亦趕緊強打精神,對她搖了搖頭,依舊是一臉溫情,“怎麼會呢?只是突然想到公司裏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不如我先把你送回去吧。”

    蘇夏夏乖巧點了點頭,陸景亦迅速的上了車,一路飛馳把她送回家中。

    他還在擔心着蘇小歌的情況,見蘇夏夏進了別墅,索性調了車頭,再次回到了公寓。

    看着電梯門緩緩的關閉數字一層一層的下降,蘇小歌順着牆壁默默的蹲在那裏嚎啕大哭起來。

    她並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哭什麼,只是覺得心裏難受到不行,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甚至要比自己和宋天諭離婚來的還要讓人痛徹心扉。

    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裏到底哭了多久,眼睛都生疼生疼的,臉頰上全是淚痕。

    蘇小歌覺得在這兒自己完全動彈不了,腦子裏空空的,什麼想法都沒了。

    有鄰居過來,看到她這副樣子,不由得皺眉,“小姐,你沒事吧?”

    忽然有人開口,蘇小歌還抱着最後一絲希望,以爲是陸景亦掉頭回來,可擡頭看去卻是其他的陌生人。

    她擡手擦了下臉上的淚痕,對那人搖了搖頭。

    爲了證明自己沒事,她扶着牆壁慢慢的站起來。

    鄰居有點無奈,着急外出,也就匆匆離開了。

    空蕩蕩的樓梯間,還是隻有蘇小歌一個人,這次,她實在沒有力氣爬樓了,只能乘電梯回到家中。

    蘇小歌只覺得腦子根本就控制不了身體了,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在做什麼,開了門十分木訥的一路回到臥室,蜷縮在被子裏,眼淚還在不斷的涌出。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她再一次在心裏恨恨的咒罵。

    不明白爲什麼要相信陸景亦會喜歡自己?

    藍瀟瀟說的也根本就不對!

    一時間蘇小歌有了一種厭世的感覺。

    她看着臥室的窗子出神,慢慢從牀上下來,打開窗子,一陣風直接撲到她的臉上,那些眼淚浸溼的臉頰被風刺的很疼,只是那些痛楚永遠都比不上她心上的傷痕。

    蘇小歌朝樓下看了看,這裏是22層,從窗戶往下看去,樓下的一切都像是螞蟻那樣渺小,正像是自己一樣,渺小的讓人從不在意。

    蘇小歌長長嘆了口氣,也許只要自己從這跳下去,一切就都解脫了。

    之前他跳海被陸景亦救了,後來割腕又被陸景亦救了,聽了藍瀟瀟說的話還以爲陸景亦真的那麼在意自己,可現在他卻和蘇夏夏同牀共枕,還說什麼全都是爲了蘇家的公司。

    自己真是信了他的邪,以爲他只是跟蘇夏夏逢場作戲的。

    可一切都是謊言,她怎麼會再去相信一個男人對自己說的這些話?!

    蘇小歌爬到了窗臺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打算縱身一躍。

    “蘇小歌,你是瘋了嗎?”突然間,陸景亦那雙有力的大手直接摟住了她的腰,一下子把她從窗臺上抱了下來。

    將她扔在牀上,陸景亦又趕緊去把窗戶關閉,眼看着哭成這樣的蘇小歌,不由得心中針扎似的疼。

    “你來這兒幹什麼?”蘇小歌剛纔一直都在恍惚想着要跳樓,根本就沒有聽到樓下有開門的聲音,也完全沒有注意到陸景亦急速跑上階梯時的響動。

    “我不來這兒,你是又打算跳樓嗎?好好的房子,居然要把它變成凶宅,你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整天就知道自殺!到底是有什麼天大的事兒過不去?”

    陸景亦實在生氣,對着蘇小歌就開始訓斥他,甚至忘了自己急匆匆跑回來的目的。

    “我不是說了我的事兒不要你管,還是多去關心關心蘇夏夏吧!”

    “你這女人腦袋是不是真的有問題?難道你不知道我是在跟她逢場作戲,在得到蘇家的公司之前,我必須要那樣對她。”

    陸景亦一臉嚴肅,只覺得自己明明已經跟蘇小歌解釋的很清楚了,可是這女人好像真的轉不過來彎兒似的。

    “我不要聽你跟我再說這些,早上你們兩個從房間裏出來明明有說有笑的,你當我是傻子嗎?”蘇小歌也發了狠似的,對陸景亦大喊。

    她到現在還忘不了那個畫面,蘇夏夏那一臉嬌嗔的模樣,站在陸景亦旁好不親密?就算之前的種種陸景亦都說是假的,可是他們兩個的關係是真實存在的,親眼看到的事總不能說是假的了吧。

    陸景亦分明就是在打着收購蘇家公司的名義,順便不惜犧牲蘇夏夏。

    “動動你的腦子好不好?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陸景亦一時生氣可還是不願跟蘇小歌做過多解釋。

    “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看着陸景亦直到現在還那麼冷酷的嘴臉,蘇小歌的眼淚就不斷的涌出,可話說到了嘴邊卻還是那麼倔強。

    她現在都想趴到陸景亦的懷裏,好好的哭上一場,希望他還是像之前那樣溫柔的摟着自己,哪怕只要哄哄自己也好。

    可蘇小歌也實在是太過倔強了,她根本就沒辦法做出那些動作。

    “有的時候你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實!”陸景亦的聲音冷冷的。

    “那你說什麼纔是事實?”

    陸景亦湊近蘇小歌,卻被她一把推開,甚至身子在牀上還往後靠了靠,極力的拒絕着。

    對於現在蘇小歌都這麼不理智,陸景亦很是生氣,他重重的哼出一聲,不打算再繼續說什麼話。

    見他不願意在跟自己解釋,蘇小歌也只能繼續默默流淚。

    現在她甚至哭不出聲音來,而剛纔對陸景亦喊叫出來的聲音裏也帶着嘶啞。

    陸景亦見蘇小歌這模樣又覺得很是心疼,慢慢冷靜下來,只好在遞給了她一張紙巾。

    蘇小歌冷哼,把臉偏向一邊,根本就不領情。

    陸景亦咬了咬牙,起身把窗戶鎖死,憤然轉身離開,還重重的把門關上。

    這一動作讓蘇小歌身子不由得一驚,看着陸景亦關上的門,蘇小歌的心理防線徹底崩塌,只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陸景亦這次肯定是放棄自己了吧……

    也許他們兩個日後也不會再有什麼見面都可能了吧……

    蘇小歌突然停止了哭聲,自顧自的傻笑起來,那笑聲讓蘇小歌自己都覺得有點可怕。

    陸景亦十分氣憤,出了門直接來到樓下。

    他並沒打算真的離開,萬一蘇小歌再出了什麼問題,恐怕自己追悔莫及。

    這女人這麼傻,要是真的再想不開怎麼辦?就算自己剛纔在她面前那麼生氣,可還是很擔心。

    陸景亦恍然大悟,自己這不是回來不是打算跟蘇小歌解釋昨天的事的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