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八十章 趕他出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八十章 趕他出去字體大小: A+
     

    “不急,我還沒到上班時間。”陸景亦勾了勾嘴角居然坐到了沙發上。

    他不着急,可蘇小歌實在着急啊,他這是打算跟自己耍賴皮,還不打算走了?

    她轉過臉去對陸景亦咬了咬牙,努力使着眼色,希望他能看懂,識趣的離開。

    可陸景亦根本就是故意的,依舊是面無表情坐在那裏,平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好像這裏根本就是他的家,熟悉到坐在這兒姿勢都擺的異常舒服。

    現在當着藍瀟瀟的面,蘇小歌也不好跟他多說些什麼,見陸景亦這副樣子,蘇小歌使勁皺着眉頭。

    這個陸景亦實在是不給自己面子,一副揣着明白裝糊塗的樣子,真是欠揍。

    陸景亦,你這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蘇小歌撇了撇嘴角,背對着藍瀟瀟還在繼續給他使着眼色,可陸景亦根本就不理會這些,依舊穩如泰山。

    對於蘇小歌解釋的和自己之間的關係,陸景亦似乎有些不太滿意。

    藍瀟瀟分明就是看出了他們兩個之間的不對勁,而陸景亦似乎是捏住了蘇小歌的什麼軟肋一樣。

    這讓藍瀟瀟很是不高興,“我說這個鄰居啊,這大早上的你出現在一個獨居女人的家裏恐怕不好吧?”

    她故意走過來輕飄飄的問了陸景亦一句,眼神裏似是有些不屑。

    對這女人的眼神,陸景亦似曾相識,那次在醫院裏見她就曾經見過類似的眼神,只是當時只顧着着急並沒怎麼樣,這次自己也倒是抓到了機會。

    陸景亦的眉毛微顰,“哦,是嗎?剛剛不是還說遠親不如近鄰嗎?”

    “話雖這麼說不假,不過現在我來了,那就請你快些離開吧!”藍瀟瀟對他在這裏賴着不走也頗有意見。

    “作爲她的閨蜜,蘇小歌犯了胃病吐成那個樣子你都不知道,居然還在這質問我?”陸景亦的語氣突然清冽了許多,對於藍瀟瀟他也沒有多少太好的印象。

    這女孩怕是那種家境很好,一身公主病的類型。

    在陸景亦的世界裏,除了蘇小歌比較特殊以外,其他的女孩子她一概看不上。

    “吐了?小歌,你不是吧……”藍瀟瀟有些吃驚,突然轉過臉去對蘇小歌眨了眨大眼睛,還有點迷茫。

    對於懷孕,她也沒有太多的經驗。

    “沒事,沒什麼的,你別聽他亂說。”蘇小歌慌張開口。

    夾在兩個人中間,她也是尷尬異常,只想趕緊解決這些混亂。

    可陸景亦無異於在中間調事,“真的沒有?”他的聲音突然太高,讓蘇小歌的身子一僵,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看到蘇小歌對眼前這男人如此謹小慎微,藍瀟瀟就更加猶豫。

    她真是不得不懷疑起了這兩個人的關係。

    “這位先生,無論如何你只是個鄰居,我閨蜜的事兒怕是用不着你操心!”藍瀟瀟被陸景亦指責的有些不悅,轉過頭去張嘴質問。

    “連這點事兒都不知道,我看你這閨蜜當的也不過如!”此陸景亦哪裏受過這樣的指責,心下生煩,擡高聲音直懟藍瀟瀟。

    “你這人是不是有些過分,在別人家裏這樣大呼小叫的真的好嗎?這裏不歡迎你!快點離開!”藍瀟瀟越發看陸景亦不順眼,也跟着擡高音調,直接下了逐客令。

    陸景亦的目光驟然縮緊,他朝藍瀟瀟看去,他給蘇小歌面子並不願意再跟她多說什麼,況且她只不過是一個女人。

    “好了,我的事情以後不要你管,你快走吧。”蘇小歌只想一心趕走陸景亦,免得他等會又要抓着自己去醫院了。

    可不知道這話說出來爲什麼會突然觸及到了陸景亦的內心……

    “你說什麼?”他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側過頭對蘇小歌質問。

    “你沒聽清嗎?她說他的事以後不要你管,快點離開!”藍瀟瀟說着話直接來到門口拽開房門向外伸手,語氣毫不客氣。

    蘇小歌見狀也壯了膽子來到陸景亦身邊,扯起他的胳膊,連推帶搡的,兩人合力把他推出門去。

    房間門口,陸景亦轉過臉來看蘇小歌的眼神裏盡是失望。

    可蘇小歌完全沒當回事兒,毫不猶豫的就把房門關上了,眼神裏竟然有劫後餘生的慶幸。

    陸景亦的手攥成拳頭,骨節咔咔作響,難道她就這樣看不上自己?

    他在蘇小歌的家門口站了足足有三分鐘,陸景亦才咬了咬牙回到樓下。

    不知怎的,陸景亦的心情極其鬱悶。

    也許是因爲蘇小歌剛纔的動作,也許是因爲她剛纔對自己的神眼……

    回到自己的公寓,脫了衣服就走進了浴室,陸景亦把水龍頭開到最大,讓那些溫熱的水直澆到身上,衝了半天,他還是覺得心裏不爽,擡手憤憤的在牆壁上狠狠一拳。

    拳頭上的痛楚蔓延陸景亦的全身,這才讓他稍稍清醒一些。

    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竟然會覺得自己這麼不開心?!

    樓上房間裏,看着陸景亦出去,蘇小歌這纔算是鬆了一口氣,趕緊靠在門框上擡手扶了扶胸口,恐怕剛纔他們之間的對話繼續下去,自己還真是不知道再說什麼了。

    今天也多虧了藍瀟瀟在,給自己壯了膽子。

    “親愛的,說說吧,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爲什麼大早上的他會在你家裏,而且你這桌子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藍瀟瀟指了指桌子上的飯碗。

    此刻她就像是偵探上身,目光犀利,站在廚房本打算把自己給蘇小歌帶過來的早餐打開,卻發現餐桌上擺了兩個碗,明顯這就是剛纔那個男人和蘇小歌一起吃早餐了。

    蘇小歌卻居然說他是自己的鄰居,再傻的人也能看得出來一個陌生的鄰居怎麼可能在自己家裏用早餐?

    況且她可是自詡情感經驗豐富的藍瀟瀟呢,會看不出這點事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纔那一顆懸着的心剛剛落地,卻又陷入到了藍瀟瀟的質問當中,蘇小歌真是尷尬異常,臉上的笑很是不自然,這個簡直就是纔出虎口,又入狼窩呀。

    看着藍瀟瀟那犀利的眼神,蘇小歌還有點猶豫。

    “交代什麼?剛纔不是說了嗎,他是鄰居,樓下的。”

    蘇小歌只想岔開話題,趕緊來到餐桌旁邊想着把這些罪證儘快消滅。

    她擡手去拿起那隻飯碗,藍瀟瀟卻直接把她的手按在那裏,“幹什麼?想毀屍滅跡不成?!”

    她的問題實在太過犀利,大眼睛直盯着蘇小歌,把她盯的又羞又臊。

    她還是頭一次被藍瀟瀟盯到會有這種感覺……

    蘇小歌的手僵在那裏,嘴角尷尬的抽.動着,“什麼毀屍滅跡啊,說那麼血腥幹嘛?

    只不過看你都給我帶來早餐了,我就不用吃這些了唄。”她支支吾吾的說道這話再次試探着想把那裏的兩個碗收拾了。

    “快得了吧你,剛剛那個男人是不是在你家裏吃早飯了?”藍瀟瀟一針見血,目光根本就沒從蘇小歌的臉上移開半分。

    她觀察着蘇小歌的表情,只想得到些什麼她想要的信息。

    蘇小歌神色慌張,不好意思去看藍瀟瀟的眼神,只能將眼眸下垂,緊張的左顧右盼。

    “不是真的吧,他大早上的就來你家裏吃早餐?”藍瀟瀟見蘇小歌這副模樣,直接把她的手抓了起來,在自己身前搖了搖,好提示蘇小歌趕緊看着自己。

    ωωω●ttκǎ n●¢〇

    蘇小歌被藍瀟瀟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搞得有些驚慌,忙不迭的擡起頭來去看她,見她一臉,不可思議也覺得自己無言以對,只好對她點了點頭。

    在藍瀟瀟面前,自己就像是個透明人一樣,什麼都瞞不住。

    “有沒有搞錯?大早上的哎!現在才7點多啊!這樣真的好嗎?”藍瀟瀟搖搖頭,覺得實在是不可思議。

    雖然蘇小歌沒說什麼,可她的動作已經告訴了自己,她想象的那些畫面也許都是真的。

    “行了,瀟瀟,你就別說這些了,我還沒吃早飯,快讓我看看你給我帶了些什麼吧。”蘇小歌趕緊把手從藍瀟瀟的手中掙脫出來,迅速的將桌子上的碗收拾到一邊,還藉故自己餓了,想岔開話題。

    藍瀟瀟聽她這麼一說,纔給了她個喘.息的機會,忙着把自己給蘇小歌帶回來的早餐先擺到桌子上,坐到一旁看着她吃飯。

    “剛纔聽那男人說你在家裏吐了好幾次,到底怎麼回事?”畢竟藍瀟瀟還是擔心蘇小歌多一些,對於剛纔陸景亦說的話她很在意,恐怕蘇小歌的身體真出了什麼問題。

    蘇小歌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咬了咬嘴脣不太好意思,“好像……是因爲懷孕。”

    她之前在手機上查了,這些症狀應該是懷孕導致的,自己並沒有多少經驗,只能求助於網絡。

    “這就是傳說中的……孕吐嗎?那他該不會是因爲這個才大早上的來這兒了吧?”藍瀟瀟繼續猜測,一顆八卦的心思全都寫在臉上了。

    既然知道是孕吐,並不是因爲胃病,她也就沒剛纔那麼擔心了,一臉好奇全都在陸景亦身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