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十一章 被抓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十一章 被抓包字體大小: A+
     

    看着後備箱裏滿滿兩大袋子的東西,蘇小歌瞬間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走吧,快上車,我都要餓死了!”陸景亦一臉無奈的說道。

    到了公寓的地下停車場,蘇小歌先下了車,看了看後備箱的兩大袋子東西,裝作發愁的樣子,說道:“哎呀,早知道就不買這麼多了,這麼多東西,我一個人怎麼提得上去呢?要是能有個人幫忙就好了!”

    聽蘇小歌這麼說,陸景亦一臉黑線,徑直走到了後備箱,把兩袋子東西全都拎了下來,說道:“有話就直說,拐彎抹角的,你以爲我聽不懂嗎?”

    在此之前,蘇小歌已經腦補了一下陸景亦的魔鬼行徑,猜他肯定會讓自己一點一點的拎上去的,沒想到,陸景亦竟然主動當起了勞動6力,這讓蘇小歌樂不可支。

    不過,蘇小歌也不是傻的,假模假樣的也幫忙拿了一些東西。

    江月今天本來是看自己的好閨蜜的,她的好閨蜜被一個富商包養了,那富商還給那個女人買了一棟房子,而這棟房子就和陸景亦的公寓在同一個小區。

    中午了,江月和閨蜜本來打算出去吃點東西,剛到地下停車場,就發現了蘇小歌的身影。

    “誒?她怎麼會在這兒?”江月疑惑的小聲嘟囔道。

    上次見到蘇小歌,她還在流落街頭,到處找房子,現在怎麼搖身一變就住到這麼好的小區來了?

    很快,江月就發現了蘇小歌身邊的陸景亦。

    “那個男人是誰?”

    從這個角度,江月只能看到陸景亦的背影。

    “小月,你到底還走不走啊?自己在那瞎看什麼呢?”

    江月的閨蜜見她還不走,等的有些着急了。

    “哦,沒什麼,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江月敷衍的回答道。

    “什麼?你在這兒也有熟人?”

    “嗯,你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我過去打個招呼。”

    說完,江月掏出了手機,對着蘇小歌和陸景亦就是一陣狂拍。

    拍完之後,江月把手機收了起來,徑直走向了蘇小歌。

    “哎呦喂,我還以爲這是誰呢?這不是蘇大小姐嗎?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房子了?不過我聽說這裏的房租可是貴的很,不知道蘇大小姐能不能付得起呢?”江月一開口就冷嘲熱諷的。

    蘇小歌本來還在打趣陸景亦,見到江月,她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無蹤了。

    “我住不住得起這裏的房子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再說了,是誰把我害成現在這個樣子的?難道你自己心裏沒點數嗎?”

    雖然蘇小歌不知道江月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但蘇小歌知道,只要有江月在的地方,就一定沒什麼好事。

    “哎呀,你這可冤枉我了,我什麼時候害你了?反倒是你,害得我沒了孩子,我這還沒怪你呢,你反倒怪起我來了,還有沒有天理了?”江月陰陽怪氣的說道。

    陸景亦打量了一下江月,發現她確實是上次在醫院碰到的和宋天諭在一起的那個女人,瞬間覺得有些噁心。

    不過,陸景亦一直背對着江月,這讓江月的好奇心熊熊燃燒。

    “蘇大小姐,你身邊的這個男人是誰呢?難不成是你找的新歡嗎?你可千萬不能這樣呀,不管怎麼說,你現在也沒有和天諭離婚呢,這要是讓天諭知道你給他戴了綠帽子,你們之間就徹底完了!”

    講真,江月巴不得現在宋天諭就在現場呢,好,讓宋天諭親眼看看蘇小歌到底在外面幹了些什麼,然後趁機慫恿宋天諭跟蘇小歌離婚。

    蘇小歌看了一眼陸景亦,想起他上次對自己說過,曾經在醫院裏碰到過宋天諭和江月,而且宋天諭還稱呼江月爲自己的妻子,爲了不被認出來,徒增麻煩,陸景亦只能選擇一直背對着江月。

    “呵呵!我身邊的這個男人是誰和你有什麼關係嗎?江月,我不想跟你廢話,你還是趕緊走吧!”蘇小歌冷冷的說道。

    “怎麼?交了新男朋友,都不給我介紹一下嗎?你怎麼這麼小氣?要不要我回去和天諭說一聲?”

    江月一直用宋天諭來威脅蘇小歌,因爲她知道這是蘇小歌的軟肋。

    蘇小歌也知道自己現在住在陸景亦這裏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但又不想讓江月把這件事情告訴宋天諭,只得說道:“江月,你是不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你忘了上次在大街上是怎麼落荒而逃的了嗎?現在又上門挑釁,你怎麼這麼不長記性?”

    說完,蘇小歌拉着陸景亦準備離開這裏。

    沒想到,江月一下就把蘇小歌拉住了,說道:“上次在大街上是你顛倒黑白,那些人都是被你迷惑了,你別以爲我不知道!”

    蘇小歌冷笑一聲:“呵呵!被我迷惑了?我那些話說的是真是假,你心裏最明白了,不是嗎?江月,你已經搶走了我的丈夫,又破壞我的家庭,你現在到底還想怎麼樣?我不想跟你廢話了!”

    說完,蘇小歌轉身就走。

    江月仍不放棄,她今天一定要弄清楚蘇小歌身邊的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江月剛準備去拉陸景亦,就被陸景亦用一隻手隔開了。

    見狀,蘇小歌順勢一推,江月腳下沒站穩,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了。

    見蘇小歌和陸景亦雙雙離開,江月恨得很大:“蘇小歌,你等着,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蘇小歌懶得理會江月,趕緊和陸景亦一起上了電梯。

    進了電梯後,蘇小歌才鬆了一口氣,說道:“幸好剛剛你一句話都沒說,要不然就麻煩了。”

    “哦?有什麼麻煩的?”陸景亦明知故問道。

    “你忘了?上次你不是跟我說過在醫院裏碰到過江月嗎?”蘇小歌好奇的問道。

    “是啊,那又怎麼樣?”陸景亦看似不以爲意的問道。

    “難道你根本就不怕被她認出來?”

    “對呀,我有什麼好怕的?”

    “那你剛纔爲什麼不幫我?”

    “我爲什麼要幫你?”

    額,這下,蘇小歌徹底凌亂了……

    江月的出現徹底摧毀了蘇小歌今天的好心情,就連做飯也變得迷迷糊糊的。

    陸景亦一邊吃着,覺得菜的味道有些不對,問道:“蘇小歌,你今天炒菜是不是忘放鹽了?”

    蘇小歌還在想着今天中午在地下停車場碰到江月的事,還有她說的那些話,根本就沒注意陸景亦說了些什麼。

    “啊?你說什麼?”蘇小歌呆愣愣的問道。

    陸景亦翻了個白眼:“我說,你今天炒菜是不是忘放鹽了?”

    蘇小歌趕緊嚐了嚐,恍然大悟般的說道:“額,沒錯,這道菜確實忘放鹽了,那你就別吃這個了,吃其他的吧。”

    陸景亦也知道蘇小歌在擔心什麼,打趣的說道:“怎麼,一個江月就把你嚇成這個樣子了?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宋天諭的原配嗎?我還從沒聽說過原配竟然害怕小三的。”

    從來都只有原配打小三的份兒,陸景亦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小三欺負到原配頭上來了。

    聽到陸景亦這麼說,蘇小歌無奈嘆氣:“江月在天諭面前一直都裝出一副柔弱的樣子,就像上次明明是她自己摔倒流產的,卻非要把責任推到我的身上,讓天諭誤會我。”

    一想起以前發生的那些事,蘇小歌就覺得全身都發冷。

    “誤會?你確定那只是誤會嗎?你都被婆婆從家裏趕出來了,可宋天諭依舊對你這麼狠心,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爲他心裏現在已經有了別的女人?”陸景亦冷冷的說道。

    身爲男人,他也最瞭解男人,陸景亦知道,宋天諭之所以會對蘇小歌這麼不管不顧,完全是因爲心裏根本就沒有她。

    聞言,蘇小歌點了點頭,苦澀的笑了笑,說道:“你說的沒錯,他之所以這麼不在乎我,就是因爲心裏有了江月。”

    看到蘇小歌這個樣子,陸景亦覺得他們之間的話題有些沉重,用筷子敲了敲盤子,皺着眉頭說道:“別的我不管,你現在既然是我的貼身助理,領着我的工資,那就得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以後不許再出現這樣的狀況了。”

    蘇小歌沒有反駁,乖乖點了點頭:“嗯,知道了。”

    下午,陸景亦一直都在書房,中途只是讓蘇小歌上去送過兩次咖啡,完全沒有出來過。

    蘇小歌只要一閒下來,就會想起江月和宋天諭的事,心情極差,索性便回到房間裏看起書來了。

    另一邊,江月被蘇小歌推倒在地的整個過程都被她的閨蜜看到了。

    “小月,這是怎麼回事啊?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啊?她怎麼敢把你推到地上?”

    江月的閨蜜叫李馨兒,三年前被本地的一個富商包養了,過着吃穿不愁的生活。

    “馨兒,這件事你就別管了,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江月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土,眼中全是憤怒。

    見江月臉色這麼難看,李馨兒嘆了口氣,說道:“小月,不管那個女人是誰,你也不能讓人家這麼欺負你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