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61 大結局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61 大結局一字體大小: A+
     

    夏菊前面帶着路,一路上的氣氛就如同一盞搖曳在微風的燭光一般,時刻怕它熄滅掉一樣。當他們來到百草園時,只見那扇平日裏緊關的大門卻敞開着。

    錦娘也是一愣,她明明吩咐下人將他們轉移的,這些丫頭做事太不小心了,連個門也不帶好。

    夏菊走過去,本想把門縫開大一點,沒想到竟看到百草園內躺着堡內的四個丫頭,頓時嚇得叫了一聲。南宮明承聞聲快步過去,同樣也被嚇了一跳。

    “錦娘,你來解釋一下,這到底怎麼回事?”南宮明承厲聲質問道。錦娘更是一頭霧水地走了過來,這一探頭便也嚇得不清。到底怎麼了,這四個丫頭怎麼會躺在這裏,難道說被洪喬他們逃脫了?這樣也好,如果逃走了,找不到他們也便了活證,接下來的理由就任由她編。

    “我也不知道呀,明承。”錦娘裝作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夏菊,你來解釋,這到底怎麼回事?”南宮明承將矛頭轉向夏菊,只見夏菊也是一頭愣。正當大夥都沉入迷霧之時,後院突然竄出一個黑影來,待衆人擦亮眼睛時,原來來者正是洪喬。只見他緩緩地走入他們的視線,陰沉地聲音加上多年的滄桑顯得那樣疲憊不堪。

    “我來解釋。”洪喬說道。

    “你——”南宮明承氣不打一處來,上前便緊拽住洪喬的上衣,冷厲的目光恨不得將這個男人碎屍萬斷了不可。

    洪喬倒是不慌,因爲他覺得南宮明承可憐得可笑,一直活在錦孃的陰險之下而不自知,這些年來妻子一個一個離去,他卻怪到自己的克妻,頓時呵呵地傻笑着。

    “你笑什麼?”南宮明承大聲質問他。

    “我笑你傻,堂堂一個南宮堡的主人,竟然被一羣女人玩在手心裏,難道不傻嗎?”洪喬的話徹底激怒了南宮明承,他那隻緊握的拳頭在他這句嘲諷的話落下之時便狠狠地甩給他重重的一拳。頓時便見得血花噴濺。

    南宮明承也不知道自己會下如此重手,他瘋了,是的,他瘋了,看到眼前這個拐走自己女人的男人,他怎麼能不恨,怎麼能不衝動,他恨不得將他宰了才解恨。

    “怎麼,你就這麼兩下子?”洪喬拭去嘴角的血漬,仍一副嘴硬的樣子,這輩子他最愛的女人成了他南宮明承的妻子,好不容易將印兒留在身邊,雖說她暫時失去記憶,可當夢醒之時,她嘴裏心裏喊得永遠只有一個南宮明承。

    “印兒呢?”

    “你有本事保護她嗎?”

    “這是我的事。”南宮明承

    拽緊着洪喬的衣領,“不管怎樣,她都是我南宮明承的妻子。”南宮明承的話讓錦娘深受打擊,這兩年來無怨的付出,爲了他,雙手沾滿血腥,竟還是頂不過一個丫頭來得重要。她無奈地笑了笑。

    “妻子?”洪喬反問着,突然猛笑了起來,“如果我記得沒錯,你好像明媒正娶的正是現在還住在藍苑裏的藍彩心吧?”

    “我問你,印兒在哪?”南宮明承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那雙野獸的雙眼,如果此刻有人敢再挑釁,或許他會讓他體無完膚的。

    “我在這。”遠處傳來一聲震憾的聲音。來者正是趙印兒,她牽着年幼的女兒緩緩地走過來,她將剛剛的一切都看在眼裏。

    “印兒?”南宮明承鬆開了洪喬,眼裏帶着一絲驚喜,上前便想去拉住久違的愛人的手,沒想到印兒冷冷地甩開他的手。

    “當被錦娘推下冰冷湖水之後,趙印兒這個人便死了。現在這個印兒只是洪喬的妻子,而不是南宮明承的女人。”印兒帶着女人來到洪喬身旁,望着他那嘴角未乾的血漬,掏出手絹便要去擦,沒想到洪喬臉一撇,躲過了印兒的好意。

    Wωω •T Tκan •¢ ○

    她恢復了記憶?洪喬傷感地、苦楚地笑了笑,現在她是在可憐他嗎?

    “胡說八道,趙印兒,我錦娘一向做事光明磊落,何時將你推到湖裏了?”錦娘一聽趙印兒一開口便將她的罪惡說了出來,立馬上前撇清一切。

    “錦姑姑真是貴人多忘事。”印兒轉過身,面帶笑容道,“南宮堡的大夫人,二夫人,包括我身邊的雨寧難道不都是喝了你送來的補藥都突然暴斃的嗎?”

    “那是百鶯做的事,不是我。”錦娘倒是臨危不亂,還不忘把髒水往已死的百鶯身上潑。

    “那推我入湖之事也是百鶯變成鬼魂嗎?”印兒若不是被逼到死角,她也絕不會孤注一擲與錦娘來個魚死網破。

    “那是夏菊做的,是她,都是她,她都已經承認了。”錦娘退後兩步,靠到牆角,此時的她像只甕中的鱉,衆人懷疑的眼神她都不怕,唯一一個人的眼神,她卻不得不在乎,那就是南宮明承,他由始至終目光一直停留在印兒身上,直到印兒道出這些年人他身邊重要的人一個個離去乃是錦娘所爲時,他不淡定了,那對陰沉的黑曈夾雜着複雜的情緒。

    “你讓人偷聽了我跟夏菊的談話,知道我記起了一切,趁夏菊離去,便讓那四個丫頭前來殺人滅口,可你萬萬沒想到,洪喬哥先下手爲強,反而將她們制服。我本想平平安安地跟洪喬過完此生,可你做賊心虛,生

    怕我會回來報仇,竟然將我們全都綁來至此。”印兒的話讓南宮明承聽得不明不白,什麼記起一切,到底在說什麼?

    “錦娘,印兒說得……”南宮明承話未落就被錦娘打斷,她上前便拉住南宮明承的手使勁地搖道:“她明明是在爲自己的不貞找藉口,明承,你千萬不要相信她。醫者父母心,我錦娘怎麼可能會用自己所學的醫術去害,絕不會,我發誓。”

    “好呀,你發誓,如果你沒做傷天害理之事,你將不得好死,你錦娘沒推我落水,將天打雷劈,你發誓,你敢發毒誓,我趙印兒將所有一切一筆勾銷,今生今生不再與你爭南宮明承。”印兒那雙大眼帶着多年的委屈跟痛恨,逼得錦娘有話卻說不出。

    “你說呀!”憋屈的淚水在那聲怒吼過後便涌落下來,爲何讓她想起一切,爲何讓她再次與南宮堡扯上關係,讓她渾渾噩噩地過着生活不好嗎?難道註定這輩子與他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糾葛嗎?或是她自私地抹掉了恩恩與南宮明承那絲血緣關係。

    “不用說了。”南宮明承狠狠地甩掉錦娘那雙沒有血色的小手,冷冷地笑着。看錦孃的表情,他已明白一二,這些年她的獨斷,她的決絕,她所操控的一切他都可以忍受,因爲她一切只是爲了南宮堡的利益着想,沒必跟她較真。當年之事他也曾懷疑過錦娘,但是這些年她的仁心仕術在附近這一帶也是有口皆碑的,他倒寧願相信當年就是百鶯操作了這一切,而錦娘只是被矇在鼓裏罷了。

    南宮明承無力地回過頭,如今故事不過是重演一遍,然而物事人非,什麼愛人呀親人都變得那樣不堪一擊讓人痛苦。

    “明承——”錦娘心疼地喚着提步準備離去的南宮明承,夏菊見狀,上前扶住了有些支撐不住的錦娘。

    “我只不過是愛他,只是愛而已,這一切有錯嗎?”錦娘嘶聲裂肺地哭嚎着,“我愛他,用我生命的全部愛着他,沒有自尊,沒有自我,只是爲他一個人存在,沒想到這麼些年來竟是得到如此回報。”

    “姑姑,別哭了。”夏菊安慰着,也跟着哭泣。

    “你沒錯,只是你愛錯的方法,一廂情願的愛怎麼可能換回兩廂情願的回報?”印兒說完,便轉過身不想去看這個可憐的女人,因爲她自己同樣可憐,可惡,傷害了兩個愛她的男人。

    她走近洪喬,想去攙扶他,可還是被他冷冷地拒絕了。

    “不用你管,去找你的南宮堡主吧!”說完,便倔強地挺着身子離去。印兒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後面,一同離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