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60 想要知道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60 想要知道真相字體大小: A+
     

    夏菊謹慎地低着頭,低調地行走着,宛如一個做錯事的人一樣,避開所有人的注意,沿着去軒景園的路,疾步走着,當看到軒景園幾個大字就在眼前的時候,她欣喜了一下,嘴角那一絲笑意很是明顯,她鬆了一口氣,加快腳步地往那個目的地走去。

    兩個看守軒景園的婢女見夏菊走過來,一臉繃緊,問:“夏菊姐姐來這裏做什麼?”

    “姑姑讓我過來請堡主過去。”夏菊掩飾住緊張的表張跟那顆狂跳的心臟,扯着謊,顯然這句話剛說出來,那兩個看守的就開始交頭接耳,有點不相信她,其中一個向她投來質疑的目光,夏菊一見,立馬投以一個很坦然的笑容,表示她沒有心虛。

    “錦姑姑沒跟我們說過呀?”其中一個上前否定了夏菊的請求,然後轉過身衝着另一個道:“要不你去請示一下姑姑,如果真是姑姑的意思就讓夏菊姐姐進去吧!”

    一聽要去請錦娘,夏菊一下子慌了,立馬制止住了另一個人的腳步,叫道:“別去,別去。”

    那個剛要去找錦孃的丫頭不解地轉過身,夏菊慌笑道:“錦姑姑必是有緊急的事請堡主過去,你這一來一回的便耽擱了姑姑的正事,到時怪罪下來的話,你我都是擔待不起的,不是嗎?”

    那人一聽,瞥了一眼同伴,只見那人點了點頭,示意了一下。

    “好吧!”那人收回腳步,幫夏菊打開軒景園的門。

    夏菊見到那門開起,笑了笑,說了幾句感激的話之後,快步準備走進軒景園,可還沒踏進去,只見後背突起一陣冷風,接着便聽到了錦娘那尖銳熟悉可怕的聲音在夏菊的後背響起。

    “夏菊,這麼晚來找堡主什麼事?”錦娘顯然是有備而來,如果她輕易相信夏菊,那麼她也不會獨攬南宮堡權力這麼多年,甚至連堡主都對她深信不疑,她自然有她高明之處。

    夏菊嚇出了一身冷汗,她沒料到事情敗露的這麼快,不過發現了反而好,反正她也不必再她面前僞裝,不必在那樣虛情假意地笑着了,這樣想着反倒輕鬆,夏菊有點打定主意赴死的樣子,笑了笑,轉過身,見到錦娘,福了福,道:“姑姑!”

    “我問你這麼晚來這裏做什麼?”錦娘厲聲質問着。那雙可怕的雙眸瞪向看守的兩個丫頭,只見其中一個趕緊上來解釋道:“夏菊姐姐說是姑姑命她來請堡主的。”

    “哦?”錦娘聽到解釋後,那驚豔深紅的嘴角隱隱上翹,饒有興趣地笑了笑,上前便繞着夏菊走了好幾圈。猛地,她停住了腳,突捏住夏菊的下巴,看着那張幼稚、楚楚動人的小臉,不知是因爲緊張還是心虛而漲紅的雙頰,錦娘笑了笑,“你還真不在乎你孃的生死,那個賤人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

    讓你處處這樣維護她?”

    “姑姑,收手吧,這些年你也過得不開心,不是嗎?”夏菊被錦娘捏住下巴不得不跟她對視着,她鼓起勇氣道出了真心話。

    “這就是你要背叛我的理由?”錦娘有點不太相信,“我過得開不開心我自己知道,用不着你來管,你知道姑姑我最恨什麼?”錦娘狠狠地鬆開手,轉過身,夏菊的話的確戳中了她的痛處,這些年她過得很累,編織自己的夢爲何會這樣辛苦,她只不過是想要自己愛的男人屬於自己,爲何這麼難?

    “姑姑——”夏菊悲壯地輕喚着。

    “把夏菊帶下去。”錦娘背對着她,手一揮,後面兩個看守的丫頭怔了一下,很快便領命地過來押着夏菊。

    “姑姑,請你收手吧!”夏菊知道自己說動了錦孃的軟肋,只是她嘴硬不承認罷了,換作以前,錦娘是絕不會輕易放過再次背叛她的丫頭,可見她的心裏還是捨不得她,還是有良心存在,有軟的地方的。

    “帶走。”錦娘喝斥一聲,那個丫頭聽到厲聲,不敢怠慢,雙手扣緊夏菊的雙臂,欲將她帶走。

    沒到就在此時,南宮明承不知何時來到了大門,一臉迷霧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傷感道:“等一下。”

    南宮明承的聲音讓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夏菊一聽是堡主的聲音,立馬叫道:“堡主,夏菊有事要跟你說。”

    南宮明承很快便出了軒景園來到夏菊身邊,示意那兩個丫頭鬆開夏菊。錦娘見狀,趕忙將那兩丫頭退上,上前扶住南宮明承道:“明承,看你都沒精神,何故這時出來?”

    “夏菊,你剛剛爲何讓錦娘收手?錦娘難道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南宮明承顯然聽到了一部分,錦娘更是被南宮明承的話嚇得手心都開始冒汗,她更是緊張地望着夏菊。

    “姑姑沒有對不起我。”夏菊低着頭不敢看錦娘,她怕到時自己又忘了來此的目的,一再地心軟卻助長了錦娘狠毒,索性她就硬到底,即使說出真相,相信堡主也不會拿錦娘怎麼樣的。

    “那你爲何勸錦娘收手?”南宮明承不顧錦孃的拉扯,欲在夏菊那裏得知真相。在他眼裏,錦娘樣樣完美,可如今竟有人勸錦娘收手,他倒很想知道是什麼事叫錦娘如此緊張,甚至手掌的力氣隨着夏菊的開口更加有力了,說明她心裏真的很在乎夏菊嘴裏說出的事。

    “說說看,錦娘到底做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南宮明承似以鼓勵的語氣輕聲對夏菊問道。

    夏菊不敢擡起頭,小心地回道:“姑姑她……姑姑……其實一切都不關姑姑的事,我只是過來坦白的。”夏菊的忽擡頭剛好與錦娘那雙害怕的雙眸相對,夏菊衝着錦娘傷感地微微一笑,道:“姑姑

    一直照顧我娘,我感激她還來不及,這些年來,我視她如親人,愛她,敬她,爲了她可以一切不顧。”

    夏菊的話一字一句如同箭一樣,射向錦娘,她不可思議地望着夏菊,不懂得她到底要說什麼,爲何扯着不相關的事說着。

    “哦,原來如此。”南宮明承也鬆了一口氣,衝着錦娘放心一笑。

    “我做了跟白鶯姐姐一樣不可原諒的事情。”夏菊的話讓錦娘不敢相信地望着她,接下來說出的一切更讓錦娘心痛不已。

    “我對不起堡主,對不起印兒夫人,當初印兒夫人不是跟洪喬一起走的,是我,是我讓人去殺夫人,卻沒想到洪喬救走了夫人,從此消失無蹤……”夏菊還沒說完就隱隱聽到寂靜的夜裏,南宮明承那雙緊握的雙拳發出了“吱吱”的響聲,那對吃人的雙眼緊緊地盯着夏菊。

    “我自知罪孽深重,不可原諒,我現在就是過來贖罪的,”夏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幾個響頭後,一擡頭便見得那迷人的額頭上絲絲血漬。

    “我之所以讓姑姑收手,是讓姑姑別替我隱瞞了,姑姑這些年來爲了隱瞞這件事已經很累了,爲了保護我,爲了疼惜我,她扛下了一切。”夏菊滿臉的淚痕讓南宮明承根本不敢相信她們唱得是哪齣戲,白鶯如此,夏菊如此,不斷地禍害着他身邊的人,而錦娘次次知悉一切,卻一次次縱容,難道這背後還有着一雙黑手沒站起來。

    南宮明承正深思着,不敢相信地看着錦娘,錦娘那雙狹長的雙眸中竟是淚水,她搖着頭望着南宮明承,一方面她替夏菊心疼着。她那樣對待夏菊,沒想到她竟跟白鶯一樣傻,一樣傻到替她扛下所有罪。

    “印兒夫人跟堡主的女兒被奴婢關在百草園的後院內。”夏菊的話讓正怒目望着錦孃的南宮明承震驚地轉過頭來。

    “你說什麼,我有女兒?”顯然南宮明承不能相信,他的命運讓他已經認命,縱是沒有子嗣也沒關係,家安人健便好。而此刻夏菊竟說他有女兒,有女兒?內心欣喜一下,他又不解了,趙印兒明明跟自己說跟人跑了,她生的女兒有何證據證明是他南宮明承的?

    錦娘也被夏菊的話嚇到了,難道當初推下急流她沒流產,而自己抓到的那個孩子竟是南宮明承的女兒,難怪那雙眼神那樣熟悉,讓她不敢痛下殺手,原來如此。

    “是的,如果堡主不信,可親口問夫人。”

    “我自然會問。”南宮明承憤怒地咬緊牙齒,“將夏菊帶下去。”

    “明承,你要幹什麼?”錦娘心一緊,上前問道。

    “我想知道真相,只是希望這個真相只是像夏菊說得那樣簡單。”顯然一次又一次的袒護已經幫不了錦娘。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