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54 愛一個人沒有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54 愛一個人沒有錯字體大小: A+
     

    又是一個十五的夜,那輪明亮的圓月掛在明朗的星空之中,顯得那麼耀眼,南宮明承倚在窗臺邊,望着那輪明月,輕嘆息着。不知道圓月下的她是否還能想起他們曾經的美好?印兒,你在哪裏,爲何這兩年來杳無音訊,是在躲他還是另有原因?

    “你走開,我要見堡主。”從軒景園外忽聽到藍彩心那野蠻的聲音在外響起,好好的雅性立馬被破壞怠盡,南宮明承關上窗,不想讓這污穢的聲音傳入耳內,如不是她的破壞,如今會是這個局面嗎?

    藍彩心看到那扇本開着的窗戶在她聲音傳出後重重關上後,傷心地沉下臉,低下頭去,她知道,她在南宮明承的印象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這些都要拜錦娘所賜,若不是她當初的挑唆,她也不至於落得如今這個地步。

    “四夫人,你還是回去吧,錦姑姑吩咐我們……”那些丫頭們個個表情爲難,也是奉命行事罷了。藍彩心真是有些苦笑不得,她如今就好似瘟神一般,走到各處都遭人嫌。

    也罷,如果這就是上天的懲罰,她接受,可她也不能讓錦娘那麼好過,她要告訴南宮明承,趙印兒還活着,今天就在南宮堡內出現,即使自己受傷,也要讓敵人痛苦萬分。

    藍彩心轉過身,正準備擡腿離去,卻剛剛好看到錦娘很優雅地緩步走來,身後的夏菊端着一個托盤小心翼翼地跟在她的身後。

    錦娘見到藍彩心,輕蔑地看了她一眼,沒理會她,視她如無物一般,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錦娘難道不想知道我今天爲什麼要來找堡主?”藍彩心最見不得她那騷樣,那得意勁,若不得使得陰招,她能爬到五夫人位置上。

    “願聞其詳!”錦娘扯着那紅得刺目的薄脣,微微笑着,一臉的不屑。

    “我怕說了,錦娘晚上就睡不着覺了。”藍彩心也投給她一個陰險的笑臉,對付這種人,以前是沒有籌碼,現在有了,她有了,她不怕了。就算南宮明承不愛她也好,現在她無所謂了,困在這無愛的婚姻裏,她寧可要得一紙休書。

    “是嗎?”錦娘不相信地繼續保持着剛剛那股

    陰笑,她的心理素質相當不錯,看來並沒有被嚇唬住。

    “我來告訴堡主,趙印兒她回來了。”藍彩心挑眉笑道,她不信了,錦娘聽到這個消息還能這樣穩坐泰山。

    果不其然,錦娘驚了一下,連後面的夏菊也嚇了一跳,手上托盤也跟着顫動了一下,那碗黑乎乎的湯水頓起漣漪。

    “她在哪?”錦娘聲音發緊了一下,急問道。

    “如果我說了,那這遊戲要怎麼繼續呢?”藍彩心故意放出信息給錦娘知道,趙印兒現在在她控制之下,她別想輕舉妄動。

    “你以爲你這樣說,我就相信你的話了?”錦娘也不是吃素的,她很快就調整好的自己的情緒。

    “信不信由你,如果你真那樣自信,就讓我跟堡主見一面。”藍彩心很自信地說着,錦娘知道她這是激將法,這丫頭跟她來這招,她還嫩着。

    “行,不過你得帶印兒過來,我才能讓你跟堡主見上面,否則休談。”錦娘微斜嘴角很厲害地說着。

    “你狠!”藍彩心忿忿地說着,轉身便離去。

    眼見她一走,錦娘那顆懸掉的心瞬間鬆了一下,趙印兒沒死,在藍彩心那裏?不可能,怎麼可能,水流那麼湍急,她怎麼可能沒事?如果她說得是真的,那也得想個辦法,不能讓她跟堡主見面,否則現在的一切都將付諸東流,甚至會永遠失去他。

    錦娘想着,剛要提步,卻發現站在一旁的夏菊臉色發白,眼神一直瞅着托盤中的湯藥,如果趙印兒進入南宮堡,夏菊會不會已經知道,這丫頭舉棋不定,說不準她也知道趙印兒出現這件事?

    “夏菊——”錦娘驀地喚了一聲正在發愣的夏菊。

    “在,在——”夏菊沒想到錦娘突然喚她,一緊張,連續性地回答了幾個在後,才緩過神,害怕地擡起雙眸,看了一下錦娘後,又發虛地沉下頭來。

    “你知道姑姑我最憎恨什麼。”威脅了一下。

    “夏菊不敢。”夏菊嚇得直接跪在地上,雙手將托盤舉得老高,擋住了自己的表情。

    “我不希望你陽奉陰違,如果

    被我知道的話,下場你是知道的。”錦孃的話一落,夏菊的淚水似珍珠般不停的落下,那纖弱的肩膀也微微地動着。

    錦娘上了樓,夏菊也跟着上去。推開門,一進去,便看到南宮明承手拿着毛筆正在練着書法。

    “明承,這麼晚了,還有這雅性?”錦娘溫柔地笑了笑,回頭示意夏菊將藥放下,讓她出去。

    夏菊一切照辦後,便出了門。

    門關上。

    錦娘回頭將那碗藥水端到南宮明承書桌旁,微微笑道:“明承,把這碗藥喝了。”

    南宮明承冷冷地望了一眼那黑不溜秋的藥水,“我沒病,喝什麼藥?”

    “這是強身健體的,是補藥。”錦娘耐着性子解釋着,跟了他這麼久,肚子絲毫沒有動靜,她很想替他生個一兒半女,除了給他調製補藥之外,她自己也天天吃着那些有助懷孕的藥水,雖苦,但希望仍在,她就有動力在。

    “不喝,倒掉。”很無情地拒絕,那雙深邃的黑曈帶着不奈煩,“自己的問題不要強加在別人身上。”

    錦娘一聽,怔住了。他在嫌棄她不能生養嗎?難道在說所有問題都出在她的身上。聽此,那雙懷有希望的雙手垂了下來,是呀,趙印兒當初不就懷有身孕,這說明南宮明承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問題,有問題的是她。當初在青樓時,她被老鴇硬逼着打過幾次胎,難道是那個時候落下的毛病。想到此,害怕無助的淚水悄然滑落下來。

    南宮明承的毛筆驀地停在宣紙上,靜了許久未動,後輕放一旁,回過頭,望了一眼錦娘,淡淡地道:“我不是故意說那些話傷你的。”

    錦孃的眸光陡地黯了下來,哽咽道:“你沒錯,沒錯。”這些年來,他膝下無子無女都拜她所賜,如今她似乎嚐到了那種孤獨的滋味。望着這兩年悄然爬上他眉頭的那些歲月,錦娘內心突然發酸了一下,她這麼做是不是錯了?沒錯,愛一個人是不會有錯的,錦娘很快便給自己找了樓梯下。安慰完自己後,心情倒也舒暢許多,他沒子嗣,可她錦娘會一輩子陪在他的身旁,愛他,疼他,照顧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