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44 錦娘暗害趙印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44 錦娘暗害趙印兒字體大小: A+
     

    洪喬將印兒輕放至牀上,輕輕將她擋在臉上的髮際撓至耳後,深情的端詳着她的秀臉,錦娘站在其身後,冷冷地觀望着,笑道:“你可真是個癡情種。”說完,上前將洪喬推開,她坐到牀沿,洪喬愣了一下,眼神流露出緊張地光茫,問:“姑姑想幹什麼?”

    “給她把一下脈。”錦娘淡淡地說着,她其實也不知道爲什麼要給她把脈,可是手還是不由自主的搭在她的脈線上,聆聽着她血液的跳動帶來的身體的信息。

    洪喬自知錦娘沒那麼好心,自己也便多放了一個心眼,眼睛時刻不曾離開錦娘那細纖細的手。只見她表情凝聚了一下,緊鎖着眉頭,搭完脈之後又不敢確定,再次又搭了一次脈。

    “怎麼了?”洪喬如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起來,直到錦娘嚴肅地站了起來,道:“趙印兒懷有兩個月的身孕。”

    “身孕?”洪喬聽到此消息,頓覺腦子一片空白,他愕然地望着躺在牀上的印兒,不禁握緊拳頭。

    “我不能留下她。”錦娘眼波流轉,眼裏暗藏峯茫,洪喬一聽錦娘此話,心一驚,緊張問:“姑姑你答應過我,會成全我們的。”

    “我是答應你,我可沒答應趙印兒懷有堡主的種。”錦娘那雙鋒利的眼神閃過洪喬的臉頰,淡漠地望着他,道:“你知道我的,絕不可能給自己製造麻煩。”

    見到眼前情景,洪喬心慌了,他是親眼看到錦娘如何對付前三個夫人的,神不知而鬼不覺般,如果她想對印兒對手,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想到此,心突然涼了半截。

    “還有一個辦法,我開副藥,打掉她肚中的孩兒。”錦娘淡淡地說着,眼中卻閃過一抹冷意,看似她好意放過趙印兒,當然不可能就這麼簡單,如果藥性烈一點,到時母體跟孩子都保不住也是不能怪她的,到時再將此事推到藍彩心的身上,也不會被人發覺。

    “不行。”洪喬斷然拒絕,雖然印兒懷有他人的身孕,做爲男人他是十分不舒服的,甚至有點怨恨。但是他知道,她已經失去了第一個孩子,如果再失去第二個,將來可能會喪失做母親的機會,跟在錦娘身邊多年,她的爲人洪喬十分清楚,她怎麼可能輕易就妥協,搞不好到時怎麼死的都很難說。

    “不行也得行。”錦孃的態度也很堅決,有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感覺。

    就在此時,洪喬蹙起劍眉,目光飄向遠方,不知在思索些什麼,默了好一會兒,他終於回過頭來,道:“我有一個辦法,既可讓堡主死了對印兒的心,你也可以不用再讓手沾上血腥。”

    “什麼辦法?”錦娘有點不相信有這種法子。

    “我對外宣稱,印兒肚子裏的孩子是我的,你只要將月份說到是上次她跟我離堡的時間便可對堡主交待。堡主一向最恨背叛他的人,到時肯定不能原諒印兒做出這種恬不知恥的事,也絕不會再去糾纏於她。”洪喬的辦法的確戳中了錦孃的心懷,她怎麼就沒想到這個辦法,是因爲她不知道洪喬願不願意犧牲自己,還有當初的計劃並沒有懷孕這個突兀的事伯。如今想來,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錦娘眼光閃爍了一下,就是除去了趙印兒,還有一個藍彩心,雖說她不成氣候,可也是明媒正娶過來,得想一個辦法能夠一箭雙鵰是最好不過的了。

    “那也好,就這麼辦吧!”錦娘掩蓋心中的驚喜,淡然地回着。沒過多久,她又反悔了,如果以後趙印兒將生下的孩子帶回南宮堡,跟堡主解釋一切,那今日不就白忙活,或許到時連自己現在的地位也保不住。想到此,錦娘打了一個冷顫,不,她不能冒這個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謝謝錦姑姑。”洪喬以爲錦娘接受了他的建議,很是感激地握拳相謝。殊不知錦娘根本就不允許自己留下禍根,必要時,連洪喬這個得意的徒弟也一塊送走,到時按剛纔洪喬的說法,便是一個殉情罷了。

    黑夜已悄然籠罩大地,印兒緩緩睜開眼,便見到洪喬託着腦門正在燭光旁小憩着。見此,她輕腳下了牀,想趁他不注意逃出去。來到門口,剛打開門,卻看到門外一個女影赫然站在她的面前,她擡起頭,一望,是錦娘,驚了一下,退後兩步,卻也不敢出聲。

    錦娘右手拿着一塊手絹,陰險的笑容掛在兩頰,上前便捂住了印兒的嘴,不讓她出聲,沒想到她掙扎了兩下,便沒了知覺。錦娘將她的手挎在肩上,扶了出去。

    等她再次甦醒過來的時候,她已躺在江邊,月黑風高,冷氣冰涼刺骨,讓人膽顫心驚,印兒全身一縮,有點怕地望了一下四周,便見到錦娘拎着一盞油燈緩緩地走了過來,當燈光照在她的臉上時,她也能清晰地看到錦娘那張錐子精緻的臉,她也是個美女,美得有點不是很自然。

    “你很怕我?”錦娘得意地扯了扯嘴角。

    “你到底想怎麼樣?”印兒抖着膽問着。

    “你知不知道我跟堡主是怎麼相識的?”錦娘站起身,將油燈放置印兒的腳步,回憶起了當初與南宮明承第一次相見的時候。

    “我從小生在杏林之家,習得一身醫術,卻沒想到家道中落,被人賣進煙花之地,受盡榮辱。直

    到他的出現,讓我看到了人世間的美好。卻沒想到你們這些賤女人竟然想將他從我身邊奪走。”剛剛還是平緩的口氣,轉眼間變得猙獰厲聲地喝斥着,她轉過身,將印兒身邊的油燈奪走。

    “你們這些人都該死。”錦娘冷冷地宣判着她們的罪責。

    印兒沒想到錦孃的身世如此淒涼,爲她惋惜之後卻也爲她自私變態的愛戀感到害怕,“難道看到你的恩人傷心受傷,你就開心。”

    “只要沒有你們的存在,我會永遠守護在堡主身邊,呵護他,愛着他,一生一切永不變心。”錦娘有點自欺欺人地自我幻想着。

    “錦娘,我真替你可悲,你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愛。”印兒的聲音不緊不慢,不急不躁,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望着那個可悲的女人,此生一直生活在自己幻想的愛情之中,深到不能拔,卻只能以傷害別人來替自己取樂。

    “你懂什麼?”錦娘再次兇狠地靠近,她揪緊印兒的領口,變態地笑了笑,“知不知道後面這條江,百鶯死的時候,我將她的屍骨扔了進去。”

    “百鶯?”印兒心一怔,頭皮有些發涼,錦娘真得瘋了,她太可怕了,怎麼可以這樣,人死應該入土爲安,她爲何要這麼做。

    “現在你也去陪陪她,她一個人肯定很寂寞,需要找個伴。”錦娘望着那潺潺的流水,冷冷地扯着嘴角,微微地笑出聲來。

    “你想幹什麼?”印兒害怕地挪動着身子,退後了兩步。

    “我想幹什麼,你看不懂嗎?我想讓你去給百鶯陪罪,若不是不喝補藥,豈會讓百鶯白白地犧牲。”錦娘那變態的表情突然大笑起來,她扔掉手上的油燈,上前拽住印兒的衣角,將她拖至江邊,印兒雙手緊緊地拉住了錦孃的衣角,心驚地求着:“姑姑,求你了,你是行醫之人應懸壺濟世,你的手上沾染了太多血腥了,千萬不要再犯糊塗了。”

    “多沾你一個又何妨,怪只怪你要替嫁過來,毀了我的一切,我絕不原諒。”錦娘無情地鬆開手,印兒雙手緊抓着錦孃的衣角,卻沒想到錦娘那薄紗的衣服根本不經拉,只聽到一聲“刺拉”的聲音,印兒掉進了急流當中。

    “印兒——”洪喬遠遠地嘶聲叫着,但爲時已晚,他一醒來就發現印兒不見,到處查看後,才發現原來她在這裏。

    洪喬迅速地跑了過來,想都沒想直接跳入水中卻救印兒。

    錦娘沒想到洪喬會趕來,也沒想到洪喬會癡到不顧水流湍急而直接跳進去,先是一怔,後淡淡地笑了笑,道:“也好,省得到時找不到藉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