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41 此生絕不會負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41 此生絕不會負你字體大小: A+
     

    門在這時被人狠狠地踹開,聲音巨響讓藍彩心嚇了一跳,只見南宮明承一臉憤怒地走了進來,彩心一愣,上前便拉住了南宮明承道:“堡主怎麼會來這裏?”

    “放手!”南宮明承的語氣將內心的憤怒一古腦兒爆發,上前便要去掀開帳簾,藍彩心撐開手攔住他,道:“不許你過去。”

    “滾開!”狠狠地將她推到一旁,藍彩心整個身體撞到桌角,疼得淚水在眼眶中打滾。

    南宮明承將帳簾掀開,那兩名大漢已將印兒的衣服扯破,見有人打擾,還沒回過頭,南宮明承雙手便將他們拉出,狠狠地往死裏將那兩個打得鼻青臉腫後,跪在地上忙討饒。

    “是誰讓你們這樣做的?”南宮明承此刻眼神已被激到最高峯,其實不用他們兩個說,他都已經聽冬香都解釋清楚了。他沒想到,這藍彩心刁蠻也就算了,或許是藍員外夫婦縱容所至,沒想到心機卻也如此重,如此毀了一個女人的未來,心腸之歹毒真是令人髮指。

    那兩大漢忙道:“是夫人。”

    “滾出去,不準再讓我看到你們,否則將你凌遲了喂狗。”

    那兩大漢見堡主饒他們性命,拔腿主跑。藍彩心見狀,死了心一般地軟坐在地上,她離成功只有一步,沒想到功虧一簣。她傷心欲絕地呆望着南宮明承將趙印從她眼中抱了出去。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藍彩心內心嘶聲吶喊着,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狂落不止。

    將印兒緊緊抱在懷中,回到了軒景園,南宮明承將她輕放在牀上,他的動作是那樣的輕柔,生怕驚醒了她。

    等她的嬌軀完全平坦在牀上後,藉着桌上那橘色的燭光,低頭俯視着她熟悉睡的姿容,那樣恬靜,那樣讓人心疼,如果他再晚來幾步,後果不堪設想,或是冬香沒來報信,他都不知道她會被她蹂躪成什麼樣。

    “對不起!”他緩緩貼近她的臉,輕聲地說了一聲。

    望着她的嬌脣,她熟悉誘人的體香,他情不自禁地吻上她兩片鮮嫩如剛結的櫻桃的小嘴,將脣貼於其上汲

    取芬芳。

    “不行。”南宮明承別過頭勉強壓抑住自己的慾望。他不能趁她弱勢之時強要了她,這不是大丈夫所爲。

    而就在此刻,印兒突然嚶嚀了一聲,在夢中綻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微睜開眼,突然拉住了南宮明承的手,道:“承郎——”

    “你醒了?”南宮明承在她醒後來起了身,準備離她一小段距離,沒想到卻被她從身後拉住了衣服,道:“不要走,不要走,好嗎?”她低聲哀求着,一雙深情的眼眸含着淚珠,水汪汪的讓人心疼至極。

    南宮明承不由自主地回過身,依言坐到牀上。沒想到此刻的印兒驀地用那雙溫柔的雙手環抱住他的身軀,那張小臉不住往他胸膛上磨蹭着。

    她在做什麼?怎麼會這樣?

    喉嚨含着異樣一般艱難地嚥了口氣,嗓門一陣發緊,他有多久沒要她了,很久了,想她想得緊,根本經不起她這樣引誘。

    她投懷送抱讓他激動無比,但動作卻讓人懷疑,他輕搖着印兒,關心道:“是不是不舒服?”

    “我好熱,我好想要!承郎,你快給我吧!”印兒每次的引誘都被他拒絕,竟然當着他的面哭泣起來,她勉強地瞪着大眼看着南宮明承,目光仍迷濛不清。

    “難道被下了藥?”南宮明承心一緊,還沒深入再思考,印兒已當着他的面,將身上僅剩的肚兜輕輕揭下,扔到他的面前,羞嗒嗒地雙手懷胸,一臉嫵媚地衝着南宮明承發出各種暗號。

    “你真確認要我陪你?”南宮明承看到如此暗示,身爲男人的他早已經等不及了。印兒那張俏臉瞬間逍起一朵紅去,含羞地點了點頭。

    南宮明承上前緊緊環住印兒的腰際,將那累積了許久的慾念猛然爆發出來,他將她輕推到牀上,將他所有的熱情投入。

    屋內春光旖旎。

    翌日清晨,不知睡了多久的印兒輕捂着自己發痛的太陽穴,微睜開眼,全身的痠痛讓她不得不翻了一下身,卻發覺自己睡的牀怎麼變了一個樣,忽想起昨晚自己被下了藥,下

    意識地望了一下全身,竟然赤裸裹在被子,嚇得起了身。

    她這才發現她的身旁正躺着一個男人,背對着,裸着身子,頓時淚水不停地滑落下來,她沒想到藍彩心竟會對她下藥,沒想到她竟然這樣對她。一想到自己昨晚莫名地失了身,覺得特別對不起承郎,想此,心一狠,衝着牀頭便使勁撞上去。

    南宮明承一聽到動靜,立馬起身,卻沒想到印兒竟將頭撞上冷冰堅硬的牀頭,鮮血頓時涌流出來。

    “你這是幹什麼?”南宮明承心疼地上前抱住了她,道:“你何苦這樣?”難不成就因爲昨晚的事如此想不開。

    “承郎,是你。”印兒微眯雙眸,一看剛剛背對他的男人是南宮明承,頓時傻笑了一下,便暈了過去。

    待她再次醒過來時,南宮明承那張日夜熟悉的臉出現在她眼前時,她微扯着嘴角笑了笑。

    “是你。”

    “難道我就讓你如此想不開?”南宮明承很生氣,很自責,若不是昨晚自己要了她,怎會讓她如此自殘自己。

    “不是的。”印兒有點虛弱地解釋着,她知道南宮明承誤會了。

    “我自以爲失了清白,對不住你,所以纔想到了卻自己一條賤命。”印兒的解釋讓南宮明承動容了一下,他回過頭,深情地輕扶着印兒頭上的紗布,心疼道:“怎麼這麼傻?”

    “我趙印兒此生只有你一個,絕不負你。”說着,便強撐着身子起來。南宮明承坐到牀沿,將她輕輕托起,攬入懷內,昨晚若不是他及時過去,按這小丫頭的脾氣,早上也許真得會做出這等傻事,心疼了一下,那雙大手輕撫着她的髮際。

    “以後不準這樣了。”

    “嗯,不會了。”印兒幸福地點了點頭,沉浸在他的柔情之中,突地一下,她猛睜開眼,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出了事的?”

    “冬香那丫頭過來相告的,若不是她,我恐怕早就失去你了。”

    “糟了。”印兒一驚,雙眼睜得老大,冬香是救了她,可她也害苦了自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