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6 心深深地爲他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6 心深深地爲他痛字體大小: A+
     

    他在前面大步走着,她在後面小步跟着,很小心很怕的樣子稍稍地瞥着他那堅實的後背,他先進行入堡內,她的腳步卻停在堡外,緊張地望着那大門上的三個字“南宮堡”。南宮明承瞬時停住了腳,轉過身,不由分說,上前拉住她的手,將她拖至堡內。

    “我自己會走。”見到衆兄弟跟丫頭的異樣目光,印兒欲抽回手,沒想到他卻握得如此緊,深怕她會再跑一般,心裏想着,便甜了一下。

    “別在笑什麼?”雖沒看到她的表情,卻能感受到她的心情,不自覺的問了一聲後,印兒急忙搖頭,“沒呢!”

    他怎麼能知道她在想什麼?她只不過是在內心深處偷偷的樂了一下。越是進堡,她越是心慌,逃過一次的她如今會被他安排在哪?

    “帶我去哪?”印兒不安地問着,她心知肚明,堡內有那麼多人不歡迎她,她的歸來只不過是多餘的,也許只會增加無謂的紛擾罷了。

    “藍苑。”簡單明瞭的兩個字。

    “可是……”印兒停住了腳,另一隻手也拉着南宮明承的手,南宮明承終於還是停止前進,轉身望着她,她還是那嬌小迷人,一副無辜的可憐樣子,跟當初第一次見時差不多,可心情就差多了。

    “怎麼了,藍苑不想住?”南宮明承的嘴角微微上揚,原來她也懂得什麼叫害怕。

    “不是,可是小姐……”印兒頓了頓,立刻改口,“夫人住那,我……”

    “你想多了,我只不過是想給彩心多安排一個丫頭罷了,你替嫁之前不就是她的丫頭嗎?”南宮明承的話如同刺一般深深地扎進印兒的內心深處,生痛着,表面卻假裝沒事人一樣地笑了笑,“是呀,我是丫頭,應該伺候人。”語氣中含着淡淡的憂傷。

    南宮明承沒想到她會如此逆來順受,一氣之下竟將她拉至懷中,怒視着她,笑道:“你可真是能忍得住氣。”

    “謝謝堡主的誇獎。”印兒的倔強讓南宮明承很是發火,他沒想到她的嘴可以那麼硬,看似柔弱的外表下面卻隱藏着她那顆堅強的意志。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知她甚少,或是說理解她還不夠徹。

    “很好!”南宮明承像是接受挑戰似的笑了笑,放開她,沒再次拉起她的手,同樣,一前一後,沿着小路一直進入藍苑。

    藍彩心剛剛準備出去瞧瞧看看出了什麼情況,誰曾想,還沒跨出

    藍苑,就看到南宮明承帶着印兒朝她這裏走來,心裏頓時怕了一下,難不成他想讓印兒來頂替她?一想到此,整個臉都緊繃了起來。

    直到南宮明承來到跟前,她都忘了笑,只能傻望着南宮明承身後的趙印,狠狠地瞪着她,眼光似乎在說,走了就別回來,還回來幹嘛。

    “彩心呀!”南宮明承溫柔地喚着她的名字,讓本來正在怒火中的藍彩心嚇了一跳,有點受寵若驚地回望着南宮明承,這是什麼情況,難道他不是來趕她出藍苑的?難道他對自己也是有感情的。

    “怎麼了?”南宮明承見她發愣,上前輕摟着她的肩,用手摸着她的額頭,道:“不舒服?”

    他的溫柔他的體貼在藍彩心眼裏是那樣難能可貴。印兒看在眼裏,酸在心裏,將雙眼瞥向另一邊,不想去看他所謂的恩愛。

    “既然不舒服,就讓趙印兒留下來照顧你好了?”南宮明承手捏着藍彩心的下巴,眼角稍稍偷瞥了一眼趙印兒,沒想到她竟然敢視而不見,真是豈有此理。

    “什麼?”藍彩心驚了一下,轉過臉看着印兒,“你說讓她來照顧我?”

    “有何不妥,她不是你的丫頭?”南宮明承微微扯着嘴角,性感地笑容讓藍彩心差點迷失在他的帥氣當中,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有魅力,讓人不愛都不行。

    “就讓她留下吧!”藍彩心迫於南宮明承的所謂“好心”便不情願地將印兒留在藍苑。

    “如果她有什麼做的不對,你儘管說,知道嗎?”南宮明承的言外之意讓印兒心寒,她知道他在氣她,想報復她,無所謂了。

    “那我們上樓,昨天讓你一個獨守空房,爲夫感到很抱歉。”南宮明承挽着藍彩心轉身朝二樓走去,眼睛卻始終還停留在她的身上,沒想到她站在原地不動,於是轉過臉,便對着她吼道:“還不上樓伺候夫人?”

    藍彩心不解地推了推南宮明承,“我們夫妻之間的事幹嘛讓她一個外人進來伺候。”

    “我想讓她給你沐浴一下,最好是鴛鴦浴更好。”南宮明承故意將聲音調大,好讓她也能聽見,他達到了效果,印兒她聽得很清楚。

    於是上前福了福,道:“奴婢這就去準備。”

    印兒轉過身,準備出藍苑,卻跟從外頭剛進來的冬香碰了個正着,冬香嚇了一跳,望着印兒好一會兒,才激動地跳了起來,跑過

    來抱着印兒又是哭又是笑道:“你真的還好好的,印兒。”

    原來這冬香還以爲她被剋死了,印兒無力地笑了笑,道:“是呀,命硬。”如果不是她的謹慎也許早就跟傳言中一樣,被他剋死了。

    “趙印兒,你還不去準備。”藍彩心在背後怒氣命令着。

    背對着藍彩心,衝着冬香夫奈地聳了聳肩,笑了笑,“我去準備洗澡水了,晚上再聊。”說完,提步就出了藍苑。

    當燒得熱水放滿整個桶時,藍彩心穿着那性感的肚兜,下身裹着薄紗,白皙的小腳輕踏着地緩緩地回頭望着躺在牀上的南宮明承望了望,在印兒的攙扶之下,很舒服地躺進浴桶裏,泡着澡。

    “幫我捏捏。”藍彩心閉着眼享受着,還不忘讓印兒給她捏兩把。印兒一聽,立馬上前,很乖巧地替她鬆着筋骨。

    “想不到你的手還是這麼巧?”藍彩心不得不由心地說這一句,這半年來,她一直想着她這雙巧手,沒想到今天一天局面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想來心情就甚好,可是好了之後,她又有點納悶,爲何他會如此對待她?還是其中另有陰謀?想此,藍彩心頓時睜開雙眼,往後望了一眼印兒,只見她正一臉無暇地認真地替她捏着肩。

    藍彩心再次轉過頭,鬆了一口氣,希望是自己多慮。

    泡澡真的是一件舒服的事,這樣被人按着想不睡都難,彩心緊閉雙眼,放鬆地沉沉地有點想睡的樣子。

    印兒捏得滿頭是汗,加上水蒸上來的霧水,臉頰雙盤已溼透,她很想去擦拭,又怕一停等一下會遭罵,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沒想到一雙大手無聲地從她的腰邊伸過來,突然抱住了她,印兒一驚,手過於用力,將將藍彩心一下子就捏醒了過來。

    “哎喲!”藍彩心疼得立馬清醒過來,一回頭,便看到南宮明承站在印兒身後,驚訝地望着他們兩個,問道:“你怎麼站在她身後?”

    “我不是站在她身後,我是看你睡着了,來抱你上牀休息了。”說完,南宮明承從屏風上抽了一件披風,將藍彩心從桶中赤裸抱出。

    印兒望着他曖昧地抱着另一個女人的時候,那顆冰封的心被他那雙詭異的眼神射穿粉碎着。原來她的心還是深深地痛着,痛得快呼吸不了了。

    見他們帳簾垂下,藍彩心那低吟的聲音,聲聲那樣刺耳地射中她的心。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