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5 敢回來就弄死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5 敢回來就弄死她字體大小: A+
     

    月朗星稀,皎潔的月光傾泄在堡內不遠的荒漠之中,夜靜得怕,風卻異常大,篝火不安的抖動着,隱約能聽到風兒呼嘯的喘息着。印兒緊緊地拉了一下領角,出堡時根本什麼都沒帶,只能冷冷的縮一下來保暖着。

    洪喬見狀,慢慢地靠近她,將一件男人的衣服輕披在她的肩上。她的擡頭正好對上他動情的雙眸,“謝謝!”淡淡地說着,只是充滿感激。

    洪喬搖了搖頭,心領神會地又拉開彼此的距離。

    此時的風兒夾着沙再次襲來,他們兩個都隱隱聽到衆多馬蹄聲在不遠程處漸漸向他們逼近,而且馬蹄踏在地下的雜誌亂無序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直到他們二人一擡頭,便望見南宮明承竟率領着堡內兄弟直接狂奔而來。

    馬兒及時停在他們兩人前面。南宮明承從馬上一躍而下,站到了這該死逃跑的女人身邊,將一臉惶恐的趙印兒一拉,便是面對面的咫尺。他那雙凌厲的雙眸緊盯着她,本以爲她會如何快活,卻一眼看到那靈動的深潭的雙眸,怒道:“私奔?”接着便是嘲諷式的狂笑。

    “難道我就滿足不了你?”那邪肆的雙脣道出的一句句難聽的話都在深深地刺傷着印兒那顆一直思念他的心。

    她抿了抿嘴,本想解釋,卻不知如何說起,只能將那些話深深地卡在喉內。

    “堡主——”洪喬一見到印兒那樣弱小無辜地站在那令他奚落,想上前替她解釋來着,卻沒想到南宮明承一回頭,便是狠狠地給他一拳,頓時嘴角開花,血液從他的嘴裏滲露出來。

    “承郎,別……”一直沉默的她竟一開口就替他求情,這讓南宮明承受不了。

    “你沒資格這樣叫我,”他的雙眼冒出的綠光讓印兒驚了一下,“跟我回去。”他霸道地下着命,沒想到她卻搖搖頭,表示拒絕,那欲動不動的嬌脣讓他可氣,上前便狠狠將她攬入懷中,吻上那張令他想得發狂的蜜脣。

    真得很可氣,這女人竟然會選擇背叛他,南宮明承的心猛抽了一下,突然離開她的脣。他這是怎麼了,不是說了,追到她,要給她好看的嗎?爲何一看到她,那顆憤怒的心卻被她的雙眸慢慢融化着。一想此,竟將那還沉醉在他迷人的吻中的她一推,摔在那狂沙之中。

    “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都是,只能我不要你,不許你離開我。”他狂傲的臉道出那無情傷人的話時,讓印兒深傷不已。離去時他還是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再見面時他卻成了

    魔鬼。

    “堡主,你誤會印兒了。”洪喬被打倒在地,硬撐着爬了起來,南宮明承見狀,上前揮起拳又想狠狠給他一個教訓,卻沒想到拳剛揮下,趙印兒便擋在了洪喬的面前,那隻大而冒青筋的手差零點幾毫米就揮在印兒那如花似玉的臉上。南宮明承隱隱能從拳頭那裏感覺到她的沉而重的呼吸聲。

    “跟我回去,我免他一死。”南宮明承指着洪喬對着印兒說道,“或是我綁你回去,他難逃一死。”

    “我跟你回去。”很果斷地回答讓南宮明承很滿意,若不是一路上有人相助,他恐怕都追不上他們的腳程。

    南宮明承上了馬,伸出大手,印兒望了他一眼,便也伸出手,洪喬望着印兒就這樣又被他帶回去,滿眼寫着不捨,卻也無奈,他知道她的心永遠困在南宮堡出不來,出來了也是黯然傷神。如今她隻身一人回去,面對的不單單的錦娘一個敵人,還有剛嫁進門的藍彩心,洪喬在心裏只能祈禱她多福。

    一揮鞭,南宮明承那醫赤色駿馬長嘶一聲,踢腿便跑了起來。而跟隨南宮明承的那些兄弟卻沒及時跟上,他們見堡主馬一跑遠,個個都從馬上下來,磨拳擦掌地靠近洪喬……

    “你叫趙印兒?”他的呼吸觸碰到她敏感的耳垂,印兒別過臉,沒回答。

    “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你告訴我,你爲什麼嫁進南宮堡?”南宮明承很想從她的嘴裏知道真相,他寧可相信她是一個毫無心機的女人,也不希望得知她真的只是因爲錢多而替嫁進來。

    印兒不語,她不知道怎麼解釋,她知道藍彩心跟錦娘肯定都跟他解釋過了,她若是說出真相,讓明承將藍彩心趕了回去,藍員外會作何感想?臉一沉,紅脣始終沒有動過。

    馬的繮繩一勒,馬兒痛苦地再次長嘶後便停住了腳,在原地打轉了幾圈後,南宮明承雙手緊緊拽住繮繩。

    “難道過往一切不過是我自作多情罷了,還是你逢場作戲的功夫了得?”他的再次發問帶着絲絲嘲諷,讓印兒的心深傷不已。

    “算我逢場作戲好了。”憋了許久卻道出讓他誤會的話來。

    “很好!”南宮明承似笑非笑地扯着嘴角,“原來一切不過是你這個女人施捨給我的憐憫罷了。”

    “不是的。”印兒那絲絲淚水滑落下來,看到他如此痛心,她的心比他更痛,“對不起。”她唯一能做的只能說對不起,她還以爲能一輩子陪在他身邊,如今他真正的妻

    子嫁進來了,也是她退出的時候,他的強求只是增加她的難堪罷了。

    “放了我,彼此都會好點。”印兒拭去淚水,淡淡地說道。

    “我不會這麼容易就放你離去的,我要讓你看看我跟藍彩心是如何恩愛,兒女成羣的。”南宮明承再次揮鞭,馬兒迅速地往南宮堡方向跑去。

    此時的藍彩心正拿着鞭子,對着藍苑內那些開着燦爛的花朵狠狠的抽打着,花瓣落了滿地,她還是不解恨。

    錦娘從大老遠就看到她幼稚的表現,不禁心裏冷笑了一下,緩緩地走了過來。

    “勿須動氣,傷着了身體,如何去對付敵人?”

    “敵人?”藍彩心停手,瞅了一眼錦娘,“我有什麼敵人?”

    “趙印兒呀!”錦孃的話讓藍彩心震驚,她不解地正視錦娘,問道:“她不是走了?”

    “堡主去追她了。”錦娘淡淡地說着,悄瞥了一眼夏菊,身後的夏菊立馬上前道:“夫人爲所不知,那趙印兒的媚功極其了得,從她進堡的第一天,堡主就被她深深迷住了。”

    “印兒我知道,她答應離開是絕不會回來的。”藍彩心憑着對印兒的三年相處,還是瞭解她的行事風格的。

    “那我們打個賭,若是她回來的話,你會如何?”錦娘見她已經進局,奸奸地假裝誠懇地問着。

    “她敢回來,我就弄死她。”藍彩狠狠地說完,抽起鞭子再次甩向花叢。

    就在此時,一個丫頭小跑過來,衝着錦娘福了福,又向藍彩心請了安後,道:“堡主回來了。”

    “可帶了什麼人?”錦娘很有自信地問着。

    “是的,堡主把另一個夫人帶回來了。”

    “下去吧!”在得到確定的答案後,錦娘揮揮手讓那丫頭下去,轉過臉面對藍彩心,只見她一臉緊繃,整張臉緊擰住,手裏狠狠地拽着鞭子,提步就準備往外衝。

    錦娘見狀,趕緊拉住了她,搖了搖頭,道:“堡主可不喜歡看到女人如此粗魯。”

    “我忍不下這口氣。”藍彩心氣得眼淚快從眼眶中奔出。

    “衝動可不會讓堡主愛上你,懂嗎?你得從長計議,不可莽撞。”錦孃的話如同蜜一般甜,哄得人一愣一愣的,讓藍彩心這個倔強的女孩瞬間便臣服在她的話下。

    “你要幫我,錦姑姑。”藍彩心一副沒心機地傻樣,衝着錦娘說着。而她卻在不知不覺中成了錦孃的一枚新棋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