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4 誰是真正的新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4 誰是真正的新娘字體大小: A+
     

    南宮堡再次迎娶藍府千金成了雲州城的佳話,迎親隊伍之壯多是前所未有的,藍彩心風風光光地上了八擡大轎,浩浩蕩蕩地出了雲州城。藍家的鞭炮聲聲聲響着喜悅,當隊伍緩緩地前行着,嗩吶聲、鑼鼓聲讓雲州城都沉浸在歡樂的喜慶當中時。卻在不遠處,印兒那雙發紅的雙眼正在望着那高興的迎親隊伍悄然地落着淚,爲何兩次婚禮能這樣截然不同。

    洪喬輕拍着她的肩,安慰道:“該放手勿須留戀!”

    印兒仍盯着隊伍的前行,苦苦地笑了笑,尋思着:是呀,既選擇成全,就該瀟灑一點。可她的心好痛,痛到不到呼吸,陣陣的抽着,她知道這輩子都會這樣,永遠不會有好的那一天。

    當那隊伍的影子慢慢消失在眼前後,她才緩緩回過頭,有點看破紅塵的笑了笑,“平生不會相思,纔會相思,便害相思。”

    洪喬一連聽到好幾個“相思”之詞,內心一陣發酸,卻也不再相提,此生能與她再相聚,能相守在她身邊,足矣,他相信,天長日久會有時,只待她回心轉意便可。

    此時不知情的南宮明承早已經堡外等待多時,見隊伍一來,精神抖擻着,當花轎一落,媒婆就上前討個喜錢先後,便行了一切的禮。他的心裏只想着風風光光讓彩心嫁給他,此生與她相守到白頭,永生不離不棄。

    紅燭帳內,那耀眼的燭光讓照着滿屋的亮,一道朦朧的新月掛在明朗的天際,藍苑內的花香隨着微風輕灑房內,把這夜吹出了莫名的詩意來。此時,門輕推開發出絲絲響聲,隨着那沉穩的腳步漸漸逼近。那張紅蓋頭被一雙大手徐徐掀開。藍彩心也是一副嬌羞的小娘子一樣,將頭沉得極低。

    “彩心——”南宮明承如春風般和緩,看着那可人兒將頭低着,便坐到牀上。只見她將臉轉向相反一邊,根本沒看清今日新婚之夜她是何妝扮。輕摟着她的柳腰,將臉輕託過來,捏起她的下巴,讓他好好

    看看才隔了一天就想念無比的她。藉着燭光的亮度,眼前這位妝容精緻的女子卻讓他嚇了一跳,她根本不是藍彩心,南宮明承一驚,迅速站起身,瞪着她,怒斥道:“你是何人?”

    藍彩心本以爲憑她的姣好容貌,是斷不會讓該男人覺得吃虧,如今見他如此吃驚還語氣沉重地質問她時,那火爆脾氣一上來,她便將頭上鳳冠放至一旁站立起身道:“我就是藍彩心,名副其實如假包換的藍家千家藍彩心。”說完,便理直氣壯站在他面前。

    “你不是!”冷冷地很果斷地否認後,便抽腿準備離去。

    藍彩心見狀,上前便將他扯住,不服氣道:“你不就想找趙印兒嘛,告訴你,她已經走了,跟她的情郎私奔去了。”

    聽到她如此污衊他心目中的“藍彩心”,南宮明承一轉身,狠狠地怒目着她,只見藍彩心根本沒準備收口,見他回過頭,得意了一番繼續道:“我藍彩心也算配得上你,論家世,論樣貌,我們都是絕配。當初要不是趙印兒那個賤人趁我生病時替嫁過來,如今也不會多生如此多的事端來。”

    “她在哪?”南宮明承沒理會她的誹謗,語氣中帶着生硬跟不悅,他不想動手打女人,可如果眼前這個女人要再說一句她的不好,或許她真的會動手破例教訓她。

    “不是跟你說了,她跟她的情郎私奔了,她根本就不愛你,如果真愛的話,她也絕不會將你拱手相讓。”藍彩心的這句話戳中了南宮明承的軟肋,他沒想到他真心相待,卻換得她如此回報,心沉了一下,臉色黯然。

    “承郎——”藍彩心見其言有效,上前柔聲叫着。

    “你不配叫。”南宮明承狠瞪着她。

    “我不配,難道趙印兒就配。全雲州城的人都知道你南宮明承娶的是我藍彩心,而且我們也拜過天地,成了正式夫妻,難道這一切你都可以撇得乾乾淨淨?”藍彩心的咄咄逼人跟印兒的善解人意

    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南宮明承不想再與她糾纏,轉過身就大步流星而去。

    藍彩心沒想到南宮明承會如此對她,見他無情轉身將她一個滯留在房,軟坐在地,委屈地哭了起來。

    南宮明承剛出新房,就見到錦娘帶着夏菊緩緩而至,看來她似乎是知道內情的。果不其然,她一靠近,就關心地問道:“堡主,新婚之夜,這是準備去哪?”

    “各個都瞞着我,我這麼相信你,你卻一直不告訴我實情。”南宮明承咬着脣,閉着眼小思着,睜開眼後,便越過錦娘準備離去。

    “堡主可知道趙印兒是跟何人離去的?”錦孃的話讓南宮明承止住了腳步,他很想知道答應,最終還是回過頭來。

    “夏菊,告訴堡主。”錦娘一聲令下,讓一旁嚇得有些哆嗦的夏菊怔了怔,才緩緩擡起頭,道:“夫……趙印兒是跟洪喬一同離去的。他們似乎早就相識,兩人在堡主不在時,總會偷偷相會,而且洪喬還將堡內許多銀兩盜走,兩人已遠走高飛。”

    夏菊的話一字一字地傳進南宮明承的耳中,如同刺般扎得難受,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握成拳,狠狠的,青筋直冒。

    “堡主何必爲如此女人大動肝火,讓她離去纔不會讓南宮堡蒙羞。”錦娘見到夏菊的話起了效果,頓時再分析着結果,扇風點火一下。

    “她在哪?”南宮明承憤怒地質問着,他要當面問問,這女人何以將他的一腔愛意看得如此虛設一般。

    腦熱的南宮明承根本不知道此時印兒卻跟着洪喬在月黑風高之夜只能在野外露宿。

    “不知道。”錦娘淡淡地回了一句。

    南宮明承轉身離去。

    隔了一小會兒,堡內一傭人小跑過來,道:“稟姑姑,堡主率着一些兄弟出堡了。”

    “知道了。”錦娘揮了揮手,黑色的瞳內冒着一股冷氣,她狠狠地瞥了一眼旁邊的夏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