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3 惡人自會有惡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3 惡人自會有惡報字體大小: A+
     

    剛走出藍苑,迎面就看到了錦娘,只見她春風得意般地走了過來,望着印兒笑了笑,嘲諷至極。印兒不想與她多做計較,提步欲走卻被她攔了下來。

    “何必這麼麼着急離去,不與我道別便走?”錦娘那張濃妝豔抹的臉帶着僵硬的表情狂笑着,一副已經勝券在握的優越感。夏菊站在後面,也替印兒不值地盯着她,她縱是有百般同情她,也是絕不敢忤逆錦孃的。

    “我與姑姑本就沒交情,何來道別?”印兒用力甩開錦孃的手,轉過身正視着她。只見錦娘不慌不忙地笑了笑,諷刺地扯了扯嘴角,“你也嚐到了失去的滋味?我錦娘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

    “承郎不是東西,我也從未想過從你手裏搶過任何不屬於你的東西。”印兒有點氣憤地回道,“從來沒有,有的只是錦娘你自己的假想罷了,縱然是我離去,你也不會得到承郎,因爲你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愛。”

    “你——”錦娘沒想到會被她數落,瞪着眼,揮起手,欲給她一巴掌,手停留在半空中卻沒揮下,那個死丫頭竟然閉上眼等着她來施刑。

    印兒見狀,睜眼,不躲,見她愣住了,反而將臉湊過去,衝着她大聲道:“打呀,難道打了我你就能將我在承郎的心目中永遠抹殺掉?”

    錦娘沒想到一個小小丫頭如今也敢對她這樣大呼小叫,真是小看了這丫頭,原來兇起來倒也是一塊料。她放下手,發緊的臉衝着她再次笑了笑,蹙眉道:“我是不能抹殺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但我可以抹黑你在他心裏的形象。”

    “隨你。”印兒很果斷地用兩個無所謂的字眼回了錦孃的威脅,這讓錦娘多多少少有些受不了,本以爲可以過來奚落一番,卻沒想到被這丫頭氣得夠嗆。

    “錦姑姑,我再奉勸你一句: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印兒講完後,許久積在心中的沉悶一下子就舒發出來,這麼久了,一直活在她的陰影之下,有怨言卻不敢抒發出來,只能默默隱忍,一切都只是

    爲了他罷了。如今快離開了,決定要放下後,便也不再畏懼,一切都不重要,只想將心裏闡述出來。

    “我也有句話讓你明白,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錦娘那雙狹長的雙眼帶着仇恨的快感對着印兒隱隱一笑,眼神是那樣可怕,她從見過一個女人能散發出那樣的厲光,像要將她射死一般。她視她如猛虎,其實她比猛虎更加讓人心驚。

    收了收心情,不帶任何衣物,便頭也不回地出了南宮堡,一路上還有那些丫頭跟傭人衝着她叫着“夫人”。她以最甜美的笑容迴應着每一個不知情的他們,或許這是她最後一次這樣光明正大的出去,明天將會有另一個藍彩心重新嫁入南宮堡,她不祝福,但不阻止,她可以消失。

    剛出堡沒幾步,洪喬便跟了上來,看樣子跑得很快,笑着氣卻提不上來。

    “怎麼沒等我就走了?”洪喬追上她不解地問着。

    “何必跟我出來,只能徒增煩憂罷了。”印兒本就這樣想,今天只不過是隨口這麼一說,沒想到他還真當真,看到他背後那些衣物,看來也有精心準備一番。

    “我不能再讓我失去你了,印兒。”洪喬突握住那雙冰冷的小手,伸手輕撫着那蒼白動人的小臉,道:“三年前是老天爺瞎了眼,讓我失去你,如今我絕不再放手。”

    “何必?”印兒垂下眼睛,望在地上,洪喬雖看不清那雙動人的雙眸,便那如密梳般的睫毛正在不停地上下動着,他知道她在猶豫之中。

    印兒多想告訴她,三年前只當他是兄長一般,三年後亦是如此,從未改變,如今雖身離堡外,但心寄堡內,這輩子與堡存亡,他能帶走的不過是她的凡人軀體罷了。

    “走吧!”牽着她的手,她沒反對,沒抽回手,只任由他默默的牽着,走着,前進着。前方雖遠,也許會有更多的坎坷,或許有人相伴倒也是好的。

    而在堡頂上,一雙眼睛正在邪惡地望着他們離去。

    夏菊很是不解地望着錦娘,再

    瞅了瞅堡外不遠的兩人,“姑姑這樣做是何意?”爲何要去通知洪喬印兒離去,讓他們兩個一塊離去,難不成她心裏還是有一絲疼惜那個女人的。

    錦娘微扯着嘴角笑着,“男人最恨的不過就是背叛,既然她命那麼賤,怎麼弄都死不了,那就讓她心中的男人來將她處於凌遲。”

    錦孃的話如寒冬般的冷,將夏菊的心一下子就冰封住了,她很怕地,本能地退後了兩步,望着錦娘站在堡頂時那得意笑的時候,情不自禁地頭皮開始發麻。

    而此刻的南宮明承根本不知道他的愛人已經悄然離去,還在軒景園內看着那些事務,認真地處理着,偶爾想起印兒的主動表現,也會悄悄地偷笑着。

    夏菊很匆忙地小跑進來,門也沒敲,直接來到堡主面前。

    “堡主——”夏菊急促地輕喚道。

    “何事?”南宮明承擡頭輕瞄了她一眼。

    “夫人她走了。”夏菊這是過來通風報信的,她真的看不慣錦娘那樣喪心命狂,於是見到錦娘稍不注意時就過來給南宮明承報信。

    “走了?去哪?”站起來身,緊張地詢問着。

    “回藍府了。”錦孃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根本沒等夏菊回答,她已經先發制人地回了話,還走了進來,那對冷眸緊緊地盯着夏菊。

    夏菊沒想到她會來得如此快,嚇得呆呆地沒法再說一句話。

    南宮明承一聽原來是回藍府後,便笑了笑,輕鬆道:“彩心跟我說過了,沒關係,明日我便將她接回。”說完,夏菊那緊繃的臉一直都沒舒緩開,她默默的低着頭,輕看着錦娘那雙移動的小腳在她面前來回的穿梭着。

    “夏菊心急,打擾了堡主的事務,還不下去。”錦孃的話就如同利劍一樣,刺過她的心,夏菊顫了一下,都忘記福了福,便退了出去。

    錦娘那波瀾不驚的臉剛剛還平靜如常,見夏菊那叛徒一出去,瞬間出現憤怒的雙眸,那黑瞳裏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寒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